优美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一十六章自顧不暇鑒賞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大龙龙旗,云字帅旗,营将令旗,安西都护府旌旗,在二十多万新军六卫将士的注视下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在程凯几人举起的千里镜镜筒之中,南宫晔,张默以及一干相熟的老故人已经呈现在了他们的眼中。
放下千里镜的程凯六人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虽然早就从斥候的口中得知有一支六七万兵力的弟兄队伍跟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可是赶来的速度依旧超乎了他们的预料。
在二十万多万兵马的注视下,六七万人马的骑兵分批停在了新军六卫东侧二里地左右的原野之上,张望着只是在城外列阵的新军六卫骤然松了一口气。
相比新军六卫甲兵齐全,士气激昂的二十万将士,南宫晔,张默两人麾下的六七万弟兄则是轻装简从,只带了干粮跟水囊和作战兵刃之外,其余的一概没有。
七万骑兵面带浓重的疲倦之色,打眼一瞧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昼夜兼程朝着颍州紧赶慢赶奔赴而来。
程凯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周围的周宝玉五人:“虽然咱们先行多日,可是作战器械影响了咱们的速度,否则也不会前脚刚到,他们后脚便紧随而至了。
还好王爷提前给咱们传来了书信,否则如此尴尬的局面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程哥,现在咱们怎么办?”
“他们不动,咱们也不动,按照王爷的吩咐行事。”
“程哥,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戎马生涯十余年杀出来的荣华富贵,就这样被一撸到底,你甘心吗?
说实话,我想不通王爷是怎么想的。”
“谁知道呢,不过咱们应该坚信王爷的为人,咱们跟在他身边效力这么多年,他亏待过咱们了吗?
不管怎么说,王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奉命行事就是了。”
几人交谈间,南宫晔张默两人连亲兵都没有带,纵马朝着新军六卫的阵营这边纵马奔袭而来。
“吁!”
两人勒住马缰停了下来,望着以柳承志为首的程凯他们六个跟身后的三十位营将目光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柳承志犹豫了片刻对着两人点了点头:“舅爷,表舅!”
南宫晔,张默两人一愣,看着柳承志的目光更复杂了。
南宫晔沉默了良久,翻身下马朝着柳承志走了过去。
“孩子,成乾,相信老夫为人的话,移步一二如何?”
柳承志,柳成乾哥俩对视了一眼,转身看了一眼颔首低眉的程凯六人默默的点点头,翻身下马跟在南宫晔身边朝着远处走去。
三人缓缓的停了下来,南宫晔目光纠结的望着哥俩。
“承志,成乾,你们父王的事情舅爷在路上接到了大帅的传书,具体情况也全都了解了。
对于他的遭遇,老夫深感痛心,也知道这件事需要给你们一个交代。
舅爷保证,无论如何都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交代。
舅爷厚着老脸求你们了,真相没有大白天下之前,别干糊涂事好吗?
这天下不止是朝廷的,也是你们父王苦心孤诣,辅佐两代先帝励精图治十几年才打造出来的盛世山河。
你们一旦干了糊涂事,天下乱了,你们父王一辈子的心血也完了。
倘若你们父王在天有灵的话,看着他一辈子的心血毁在了你们一时糊涂的行为之下,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为了天下万万百姓苍生,罢兵吧。
舅爷求你们了。
成乾,你母妃乃是当朝三公主,舅爷的亲外甥女,你身上也流着李家皇室的血脉,你母妃肯定也不希望看着李家江山在你们哥俩的行为之下崩塌下来的。
给朝廷一个机会,给你们的表哥一个机会。
将真相调查出来,还给你们父王一个公道。
三代人的心血才凝聚出来的乾坤盛世,不能乱啊。”
哥俩望着南宫晔目光中满是恳求的模样,对视了一眼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截止目前,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哥俩也是一无所知,全都是遵从老爹的书信交代,听从六位叔伯的意思行事。
如此情况,让自己哥俩如何敢擅自做主答应南宫晔的恳求。
小园春来早
沉默了良久,柳承志咬了咬嘴唇:“舅爷,让我考虑考虑如何,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给你答复。”
南宫晔目光挣扎的点点头:“好,只要你们不下令干糊涂的行事,舅爷什么都答应你们。”
“多谢舅爷,我们就先回去了。”
随着哥俩的回还,南宫晔张默两人也跟程凯六人点头示意了一下,纵马朝着自己的兵马阵营赶了过去。
一时间,颍州城外的原野之上,双方兵马各占一处地方驻扎下来,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
城中王府。
宋清将三炷高香插入香炉之中,目光感伤却又疑虑重重的看着眼前的棺材。
三弟真的已经薨逝了吗?
宋清十几日之前就已经赶到了颍州城中,却没有立刻赶到王府悼念,而是在城中的客栈中蛰伏了起来。
他有些不太相信三弟真的遇刺身亡了,希望能查出点什么。
然而最终宋清失望了。
十多日以来他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明三弟尚在人世的蛛丝马迹。
“大哥,夫君在天有灵的话,知道你能赶来北疆为他送行,也该瞑目了。”
齐韵芳心别扭至极的说着违心的话语,宋清出现的太过突然,齐韵还没来得及告知夫君。
也不知道夫君是否想要大哥知道自己尚在人世的事情,只能跟应付北疆官员一样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
“三弟他…….他走的还安详吗?”
“等小妹见到之时,夫君他已经走了几日了,入殓的时候神色还算安详。”
“奴婢参见王妃!”
“何事?”
丫鬟看了一眼宋清,拉着齐韵朝着堂外走去。
宋清也没有介意,叹息着环视了一眼灵堂。
如此布置,三弟或许真的英年早逝了吧。
片刻之后,齐韵重新走了进来。
“大哥,夫君生前跟你一直交好,很多事情都是你们在商议,他在书房遗留了很多的文书,小妹也看不懂,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丫鬟方才汇报,说她不敢擅自清理书房。
要不你帮小妹去处理一下吧,看看什么需要留下来,什么能给夫君下葬的时候放到棺椁里面。
小妹这边去安排酒菜,顺便待会让姐妹们出来给大哥见一下丧礼!
夫君的遗物就交给大哥处置了。”
“唉,节哀顺便。
三弟的遗物交给我就行了,我尽快给你们挑选出来。”
“有劳大哥了,书房的位置大哥也熟悉,小妹去准备宴席了。”
宋清点点头,神色沉重的朝着内院的书房赶去。
如今王府中的模样,不相信三弟薨逝都不可能了。
昔日在王府住了大半年,宋清轻松至极的赶到了书房之外。
望着熟悉的书房,宋清不由得有些唏嘘。
半年前自己还在这里跟三弟高谈阔论,一幕幕好似昨日才发生的一样,转眼之间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推门迈入书房,有些感伤的宋清立刻看到了站在眼前直盯盯的望着自己的柳大少,猛然打了个寒颤,双手抬在胸前下意识的惊退了两步。
“咿……呀…..呀……..啊…….啊…….”
“大哥,你来陪我了,我一个人好寂寞啊。”
宋清听着柳大少冷飕飕的话语,吞咽着口水将目光看向了地上的影子登时反应了过来。
“狗日的柳明志,老子问候你家先人,你把老子中腿都下软了!”
柳大少看到宋清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甩了甩手兴趣缺缺的朝着书桌后走去。
“你怎么来了?”
“老子当然是来看看你到底死没死,你狗日的果然没死,全天下都被你欺骗了。”
柳明志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宋清:“京城的情况如何?”
宋清接过茶水,没好气的白了柳大少一眼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人心惶惶的,没乱也差不多了,真的是陛下对你出的手吗?”
“嗯!是陛下的手笔!”
“进府之前城外的动静我听到了,想来你也听到了,真的要走这一步吗?”
柳明志苦笑着点点头:“陛下先对我不仁的,兵马都回来了,我没有退路了。”
宋清眉头紧皱了起来:“据说云老帅麾下的先锋兵马也已经赶回来了。
真要开战的话,胜算怕是不好说啊。”
柳明志双手合十沉默了一会,抬眸平静的看着宋清。
“那就让他们自顾不暇!”
“你要怎么做?”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