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八章 就揍你讀書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皇妃在娱乐圈当顶流
放在桌子上的时候,苏晚晚还愣了一下,他出门都没带包,文件是从哪儿拿出来的?
但是她并没有多长的时间去想这件事,因为这份文件的分量惊住了所有人。
“爸,妈,这份文件是J·集团的百分之五十六的股份,J·集团是我的私人集团,景氏的股东多,没有办法拿出那么多的股份,但是J·集团可以,这个是我个人给晚晚的聘礼。”
一次性拿出百分之五十六的股份,相当于直接把这个公司送给了苏晚晚,而且J·集团,J·集团是什么集团啊。
苏政民还是苏氏总裁的时候,就不止一次的说过想要认识认识J·集团的总裁,却没想到这竟然是自家人。
在坐的除了苏晚晚和苏璟还有景老爷子,没有人知道J·集团是他的,纷纷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J·集团是你的?”苏政民的语气惊讶,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表情了。
景深点了点头,“它是我大学的时候拿来练手的,后来家里出事,我就回来接手家里的公司,这个公司就先交给了职业经理人管理,也是这几年才开始重新接手的。”
他的话说的轻描淡写的,但其中的辛苦只有自己能知道。
苏凛和苏墨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没发现自己的心态上不自觉的有了些佩服。
苏政民则是十分的激动,直接站了起来走到了景深的身边。
“原来J·集团的总裁就是你啊,我早就想见见你啊,没想到竟然是一家人,好,好啊!”
激动过后,苏政民才反应过来。
“这个股份太多了,我们不能收,太贵重了。”说完,他就把股份往景深的方向推了推。
景深却又推了回去,神情诚恳。
“在我眼里,晚晚被这些股份重要的多,所以他们并不贵重,我此生能娶到晚晚,是我最大的幸事。”
他伸手牵住了苏晚晚的手,两只手交握在一起,三家的长辈看到了以后都是满脸的笑容。
“好,那这个股份就让晚晚自己保存,反正是你们夫妻的事,我们啊,就不过多参与了。”
这些事情说完以后,终于开始吃饭,吃着吃着,虞秋又和两个老爷子聊到了一起。
“这个黄道吉日我找人算过了,最近的一个日期是两个月后,您二位觉得呢?”
“两个月后?好啊,我老头子是觉得越快越好,孩子们呢?”
三人的视线齐齐的看向苏晚晚,苏晚晚夹着菜的手顿了一下,点了点头,“我都行,我正好最近没安排工作。”
“那就这么定了!”虞秋笑了笑,“哎呀,终于要结婚了。”
红粉军团(夏树) 夏树
她充满慈爱的笑意看着两个人,开心的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一顿饭吃完,白斯言送两个老爷子回去,虞秋和苏政民也回去,但苏璟和苏凛苏墨三人却依旧站在那里,苏昭则是站在那里看戏。
“等下一起去喝两杯?”苏璟的声音传过来,虽然是问句,但话语中却有着一股不可反抗的意味。
景深听见以后挑了一下眉,应了下来。
“妹妹,你先回去。”
“二哥……”
“接下来是男人的事,你在不好。”
苏晚晚还想说什么,景深转过头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放心,回去吧。”
看到他都这么说了,苏晚晚只能点了点头,随后警告性的看了一眼苏凛,然后给苏昭一个眼神,就离开了这里。
五人离开这里后,也没有去酒吧这种地方,直接去了苏璟在外面的公寓。
公寓里早已准备好了酒,五人一到,苏凛就先熟门熟路的把酒拿了出来摆在了桌子上。
“今天开始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为了庆祝一下,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苏璟也没说什么,反倒是把酒打开,给景深先倒了一杯。
“我们苏家就这么一个女孩儿,我们也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尽管我们并不想让妹妹这么早就嫁人,但是妹妹选择了你,我们也不会说什么。”
苏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对你,我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对晚晚好,但凡让我们知道你有一点对妹妹不好,就算家人再不同意,我们也会把妹妹抢回来。”
景深拿起面前的那一杯酒一饮而尽,随后看着四人神色郑重。
“晚晚是我求了两世才求来的,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她,你们放心,绝对不会给你们把人带走的机会的。”
苏璟听到他的话,拿起酒杯和他的空杯子碰了一下,同样一饮而尽。
接下来的时间,苏凛和苏墨便找机会就给景深敬酒,以各种各样不同的理由敬了不知道多少杯以后,景深终于有些醉了的样子,但苏凛和苏墨也同样趴在了那里,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欺负我妹妹,我就揍你。”
“对,揍你,揍的你让你爷爷都不认识你……嗝儿……”
看到他们这副样子,苏璟和苏昭把他们扶着进去了房间里,又走了出来。
“我送你回去。”苏昭说道。
景深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苏昭又把景深扶到了门口。
“阿璟,你照顾一下他们,我等下就回来。”
“好,你开车小心。”
两人说完,就走了出去。景深迷迷糊糊的跟着他走了出去,在上了车以后,苏昭突然笑了出来。
“行了,别装了。”
话音落下,景深就转头看了过来,刚刚的醉意消散的无影无踪,对着苏昭偏头笑了一下。
“我要是再不醉,苏璟就该上了。”
“你总得让他们出出气的。”苏昭开着车说道。
“我知道。”
一时无话,再开口时,就已经到了他们住的公寓的楼下。
“既然你没醉,我就不送你上去了。”
景深点了点头,两人就此分别,他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此时已经近晚上十二点,苏晚晚正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心中却有些担心。
二哥和三哥向来不太喜欢阿深,如果他们为难阿深怎么办?
思来想去,刚想打个电话,门口处就传来了一阵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