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異常樂園-第七十三章 命運無常與十萬極光鑒賞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坐落于冰川深处的极光城,绝不是一处适宜生存的人类家园,即便这里也分布地热资源,毗邻山脉也存在雪地猛兽,但哪怕再算上酷寒之地其余三座据地上供的特产,维持十万人的规模也已是极限,再多便会产生种种问题。
不过,如果要在苦难罪域中找一座风景绝佳的据地,那么极光城必然榜上有名,寒天雪地极光缭绕,让整座据地犹如仙境,若不是地理位置太过偏僻,便能吸引一些外来强者在此游历、定居。
“终于回来了!”
鸣人,你知道吗
看着愈发靠近的极光城,矿场管事心潮澎湃,正值壮年的他,自从被派往神奴聚落,便有十年时光不曾归来,此番受命返乡,心情比小队中的其余五人激动得多,也复杂得多。
他很想见一见阔别多年的朋友,看一看父母留下的住所,回味记忆中的那些画面,却也担心朋友接连亡故,住所被人占去,美好回忆彻底成为泡影。
听闻城门上的守卫遥遥喊话要求验明正身,矿场管事定了定心神,随即道出身份与来意,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明显对火石运抵颇为振奋的守城军士,却并未立刻允许雪色雄鹰飞入城池,而是神色为难的要求火石护送队,先在城外等候。
略作思索,矿场管事便断定,这是极光城主的要求,想到并未化解的潜在矛盾,便也没有多说什么,出言安抚了急不可耐的五位队员,接着对阿努说道:“小哥别着急,我们会顺利通关的。”
“嗯。”阿努点了点头,淡然目光越过城门,望向洒落极光的梦幻城池,寻找着不可捉摸的命运。
与此同时,火石护送队成功抵达的消息,也被禀报到极光城主那里。
“阿难非但没有问罪,反而主动送来了火石?”
极光城主心思浮动,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放弃叛教,但一想到自己能成为寒地极光的神明侍者,跳动心脏便直接恢复了残酷冷硬。
“来得正好!”极光城主的狭长眼眸忽而有光芒闪过,隔空确认雄鹰背上没有值得忌惮的气息,便立刻对左右说道,“传我命令,让城中信徒全都去神庙领取火石,不分老幼,不论贫贱,如果有人还敢抗命,那就直接捉拿!哼,今天本城主要亲自主持拾梦祭祀,祈愿伟大的梦境主宰早日苏醒,绝不容许信徒懈怠。”
有约
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好不做作,令城主心腹们误以为他突然转性,不再抗拒取代主祭的阿难,纷纷行动起来,按照极光城主的要求,动员城中信徒全部聚集到神庙祈福。
准许入城的消息,迅速传到城门所在。
矿场管事不疑有他,按照极光城主的要求,驱使雪色雄鹰飞向拾梦神庙。
此刻,他也觉得极光城主确实有意缓和矛盾,便暂且按捺心中担忧,可让他不解的是,将盛放火石资源的空间容器交付过后,却被神庙人员要求在手腕系上一根线。
“这是……”
矿场管事眉头微皱,看着散发美丽光芒的长线,莫名觉得有些奇怪,而小队中的几位成员,也全都表示不曾见过。
“这是城主大人的要求,他说系上这种长线,能够更好为伟大的梦境主宰祈愿,让我们的信仰之音跨过虚空,直接传到祂的耳边。”神庙人员如此解释道。
“这么神奇?”
矿场管事越发奇怪,但不论他如何观察,都看不出长线端倪,又因为接下来还要配合分发火石资源,便只好将闪闪发亮的光芒长线系于手腕。
“小哥,事出突然,我们几个暂时抽不开身陪你了,要不我给你找个向导?”矿场管事一脸歉意的看向,同样系上光线的阿努。
为了避免过多注意,阿努也披上了件黑色毛皮,他对矿场管事摇了摇头:“没事,一起参加祭祀也挺有趣的,我先到旁边逛一逛,就不打扰你们了。”
“稍等,拿着这块火石吧,小哥你身体好,用它暖暖手也行啊。”
阿努并未拒绝矿场管事的一番好意,接过一块成色极好的火石,便离开了神庙门前。
此时,有越来越多的信徒涌入神庙前的宽阔广场,排队领取御寒火石,而他们每个人在领到火石后,便会被要求系上光芒长线,渐渐令广场四处遍布美轮美奂的绚丽极光,放眼望去,人人如仙,许多爱美的女孩,甚至极度渴望的表示,如果能一直保留光芒长线就好了。
“她们的要求,倒是不难达成,等一会儿被光线吞噬,不就能永远保留了?”
一道听不出起伏,却散发着嘲弄气息的声音,出现在阿努心中,他看了眼光线手链,默默发问:“这究竟是什么?”
独行剑 司马翎
亿万科技结晶系统
“寒地极光分化出的极光虫,属于冰虫的神灵变种,别看现在只是一条线,等到寒地极光神念一起,就能瞬间喷出光丝形成光茧,将这里的人类信徒变成寒地极光的养料。”那道声音不带感情的解释道。
阿努闻言,心头一紧,想到不久之后,那一张张欢喜面庞就要成为古神食物,眉峰便不由得拧起:“能阻止吗?”
后宫佳丽
“阻止?为什么要阻止,寒地极光好不容易现身,怎么可能再把它惊走?你还想不想救下阿苦了?”
“我……”阿努嘴唇微张,眼神茫然,“为了救下阿苦,就一定要这么做吗?”
“倒也不是,但留给你的选择,非常有限。”那道声音并未隐瞒,“实话告诉你吧,阿苦和寒地极光都因为命运之外的意外,活了下来,虽然后者的命运终点,因为变数出现被提前了,但祂确实到了死期,再让祂存活下去,就有可能扰动更大范围的命运流转,所以杀了祂,你会得到来自命运的奖励!”
“一个本该死亡的人,却占据了命运长河的一个节点,当祂真正死去后,命运长河会产生回流填补节点!用我交给你的办法,采集到寒地极光死亡瞬间的命运回流,就能助你斩开笼罩阿苦的灰雾,届时,阿苦隐姓埋名藏身世外,便可最大限度躲开命运的追杀,如果他不想东躲西藏,我也有办法让他取代另一个人的命运,活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上!”
听到这番惊人秘辛,阿努心神慌乱至极,即便成为病村狱卒的他,能对食骨团伙毫不留情,但眼睁睁看着十万人因此送命,肩头依旧产生难言沉重。
“可惜,虽然你的命运重新归位,但那场意外还是对你产生了重大影响,你本该因为阿苦和家人的死亡,成为绝情绝性的孤魂野鬼,现在反而残留下毫无意义的天真!”
那道声音无情的嘲讽着阿努的犹豫:“我预见到阿苦的未来,会成为媲美游世古神的存在,所以你至少需要用一位游世古神的命运回流,来破除阿苦的命运灰雾!你觉得这个世界,有多少本该死去且真身残破的游世古神,等你动手呢?就算短时间内你能找到第二个,那位命运难辨身份不明的士兵七十九号,一旦发现了我的把戏,还会放松对你的监视吗?”
留守病村的士兵七十九号,始终在暗中关注阿努,此番阿努能离开病村遁入冰川,全是仰仗那道声音遮蔽命运的诡异手段。
阿努此前听那道声音介绍过,士兵七十九号的命运是强行融入古神世界命运长河的,在他身上看不到没有过去,也看不到未来,命运色彩也完全被黑雾遮掩。
现今变数频发,便是因为这些外来者搅乱了正常的命运流转,所以,阿苦才会活下来,寒地极光才会活下来,瘟疫之地的诸多病患才会活下来。
阿努深深地记住了这些,也明白自己还远远未到能够掌控命运的时候,便重重的吸了口气,随即轻声叹道:“我……明白了。”
随着阿努决定逐渐放弃原本姓名,属于人类本身的良善性格,也渐渐离他远去,这一刻,他是真的做出为救阿苦牺牲十万的冷酷决定。
那道声音非常满意阿努的转变,语调中蓦地透露戏耍得逞般的气息:“哈哈,我忘了说,盯上寒地极光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一个命运蒙尘的倒霉鬼,以及两个看不清根底的变数,或许,那两个变数会让极光城的命运,走向对我们更加有利的方向。”
“变数?”阿努不解说的是谁。
“就是上次你在病村见到的狂医和他的小跟班啊!”
声音解释道:“狂医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继承了一道在未来才能开启的命运,整个苦难之地与瘟疫之地,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他至少占了九成关系!而且,他的身上还存在另外一道,隐约和古神世界有些关联的命运,你说奇不奇怪?可更奇怪的还在后头呢,这两道命运其实都不是他本人的,一个出身不明的变数,同时承载两个外人的命运,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我只能说,这应该和他的体质有关!”
“刚刚听矿场管事他们说,狂医阁下体质非凡,被疫病母体选做新的神子宿主,所以才能顺利的混入毒池。”
“不不不,你说得那些只是外在表现,我看到的却是本质!狂医和他的小跟班,看着像人,但实际上都不是真正的人……算了,不解释了,他们存在的方式,不是我现在能看清的,也不是你能理解透彻的,总之,狂医这个变数,需要你格外重视,他背后的存在,恐怕比巅峰时期的梦境主宰还要高到不知哪里去。”
那道声音说到这里,忽然变得有些犹豫:“至于狂医身边的那个小跟班……”
“怎么了?”阿努好奇问道。
“看不透,她的命运比狂医还要复杂,其中甚至出现某个大人物的影响,像是继承自外人,却出现与自身高度融合的现象。而继承不属于自己的命运,最是忌讳这个,日后失去自我都算小事,无法再度跳出这段命运,那才真叫要了命,你如果能救出阿苦,便需要万分警惕这一点。”那道声音如此告诫道。
阿努点了点头,注意不再放于心底,转而认真的看向广场上的道道面孔,对于自己方才生出的漠然之心,感到羞愧,却又不是那么的无地自容。
阿努知道,自己的心态改变了,被命运长河推动着回到本来的方位上,不过他依旧希望,自己能慢一点成为【异灵】,而这十万信徒的生死结果,便会决定他舍弃人性的时间早晚。
“狂医阁下,希望你能带来好的改变吧。”
……
挡住雪色雄鹰的城门守卫,自然挡不住灵鸦白夜,但考虑到有可能惊动寒地极光和邪龙,余烬用无相行者对自身外形、实力、气息乃至装备,都进行了一番精心修饰,木偶少女也再度化为意志烙印,跟随余烬深入极光城中。
“上次去冰川牧场,就觉得这里环境挺好,没想到极光城的风景更加美妙,尼娜,要不要我在城中观景的最佳位置,建一座房子啊?我现在是拾梦神教的二把手,这些要求能够随便提。”
“好呀!”
“对了,病都那边其实也能搞一个海景房,病都都主说得没错,整个苦难罪域就属那里的碧海蓝天最纯粹。”
“嗯,也不错!但你如果觉得,这就能把我拐走,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木偶少女看破了余烬的想法,笑嘻嘻的说着,“好啦好啦,房子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把邪龙找出来!他似乎也在躲着寒地极光,气息更加难找了,我们要怎么办呢?”
“这还不简单?等着寒地极光主动现身不就好了?虽然邪龙和病村底下苟着的那位,也会一起出手,但只要拖到援兵抵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消停的。”
余烬自信无比的说道,他对那位援兵的实力抱有极大信心,听闻极光城主要在神庙广场为梦境主宰召开祭祀,便顺着人群流动的方向,抵达广场所在,旋即猛地眼神一凝。
因为在木偶少女的意志加持下,他看到每位信徒的手腕上,都蛰伏着一条进入假死状态的极光虫,显然,那寒地极光的真正目标,根本就不是便宜老师猜测的割裂版图,而是要用十万民众的生命弥补自身伤势,极光城主也丧心病狂的决定助纣为虐!
“该死!寒地极光该死,极光城主更该死!”
余烬暗自骂了一声,本着当一天和尚就好好撞一天钟的理念,目前还是神教高层的他,当然不会放任十万信徒惨死在自己眼前,只是贸然动手,不仅会打草惊蛇,甚至有可能让惨剧提前发生。
寒地极光作为古神,没有人性可言,见势不妙解除假死的事情,绝对能做得出来。
虽说让十万极光虫瞬间醒来吞噬信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伤亡上千,却是祂能随手办到的事情。
木偶少女凝声问道:“要不要联系阿难呢?我可以触发他留在空白圣经上梦境之力,通知这个消息。别着急,我们的时间还有一些,极光城主之所以大费周章的召开这场祭祀,为的是把十万信徒尽数献祭给寒地极光,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动手的。”
余烬跟着人群,不动声色的走向神庙,领取火石和极光虫,并且做出了放弃求助自家老师的决定。
不是他想见死不救,而是他觉得单靠自己,便能阻止这一切。
“这第一次神阶巅峰的寂灭瘟疫,索性就用在那些极光虫的身上吧,以我现在的控制力,完全能将瘟疫危害限定于极光虫的族群中!不知道,寒地极光为了分化出这十万极光虫,耗费了多少真身血脉呢,既然动了不该动的食欲,就别怪我先把祂的牙给崩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