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ptt-第三百三十七章 改命分享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鬼门关处阴森森,牛头马面守大门。亡魂跟随鬼差去,凡医难救赴黄泉。
顺着引魂路,一路亡魂按顺序排着队,在勾魂使者的引导下在鬼门关处交换生与死的文碟。凡人不过百年,过了鬼门关照例要去黄泉路。
“见过尊座,不知尊座大驾,容我等去禀告十殿阎罗。”
牛头马面是比较高级的阴司,虽然不曾见得界域阎王的真面目,可是这森森的幽冥气却让它们心颤不已。
重生之公子倾城
和十殿阎罗一样的阎罗大印,却比他们足足强上千倍的气息,它们甚至都不敢妄加猜测,只能以尊座相称。
凡人的亡魂浑浑噩噩,只是处于本能的意识,纷纷在勾魂使者的拉扯下让开了一条路。待他们乱哄哄的排好队,只见锁魂链一拉,引魂路前跪了一地。
“界主亲临,快让十殿阎罗前来相迎,若敢有所怠慢,休怪牵连整个地府!”阎王恨不得一只手直接伸到阎罗殿把坐镇的十殿阎罗都给抓来。
“哎……就不急着叫阎罗前来,先去这片幽冥界逛逛也不迟。”西门天一只手搭在阎王的肩上,轻轻的拍了拍。
阎王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他根本就不敢回头正视西门天的眼睛,而是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整个引魂路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西门天迈开步子,仰头望向鬼门关三个大字,推开由万千厉鬼之魂组成的大门,直接走了进去。
阎王则顿了下来,乖乖的等他越过自己一段距离,才悻悻的跟了上去。
等到他们进入鬼门关之后,引魂路前的威压才骤然减轻,但勾魂使者们仍然趴伏在引魂路上,一动也不敢动,更不要说抬头了。
牛头则是有些好奇,听这声音的来源像是一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年轻人才能让比十殿阎罗厉害的幽冥界大人物如此害怕?它偷偷抬起了头,向鬼门关里面瞄了一眼。
唔,只是一个穿着白衣的普通人,身上一点修为都没有,看着和凡人没有什么差别。在牛头的面前,西门天的大小就像是人族眼前一只普通的小老鼠一样。
但牛头可不敢真的这么想,要是他这颗牛脑袋一抽说出这种话,说不定就会被西门天轻易碾碎。
黄泉路上无老少,雾蒙蒙的看不见前后左右,就算是修仙者的神识也难以窥破迷雾。不过这由阴气组成的障眼法根本对西门天以及身后的阎王没有任何用处。
“三万年前,我走过这条路。”西门天望向四周只能前进无法后退的鬼魂,想起第一次踏上这条路时的感受。
三万年了,早已今非昔比。三万年前,他冒着被阴司抓住的危险来闯地府,被陆判官打得险些丧命,活下的几率无异于海底捞针。
三万年后,自己身为界主,掌管奉天界的一切,就算是整个奉天界的阎王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倘若三万年前自己就有这等修为,就不会出现当时的事情了。
“是,是。”阎王不知西门天此言何意,只得顺着他的话风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八荒界一带的地府之前所选阎罗会为了讨好帝君会徇私枉法,将一个本不该真灵泯灭的仙人……”
苏琴虽是仙人下凡,因为仙气的原因违反了八荒界的规则,但元婴并不算得上是亡魂,阴帅强行插手八荒界之事充分反映了地府的态度。
“这事也不怪你,四处看看吧。”西门天收住话头,让陡然激动的情绪平定了下来。毕竟,这幽冥界已经被他掀了个底朝天,想要寻仇,也无处可寻了。
就这么一路走着,越过了重重阴雾,就抵达了望乡台。原本此地被西门天放离火烧成白地,如今也已恢复如初。无数亡魂都透过望乡台,回望自己的家乡亲人,有不少痛哭流涕。
“秦广王参见界主、阎王。”通天的鬼气忽然弥漫在望乡台的周围,秦广王虚幻的身影逐渐变得凝实。他顾不得阎罗威严,对着西门天遥遥一拜。
随后其余九殿阎罗也纷纷赶来,在秦广王身后向屹立在望乡台上的白衣青年拜了过去。
西门天星目中的杀意一闪而过。秦广王顿时感觉似被万道利剑刺中,当时吓得魂飞天外,脑海中魂魄碎裂的阴影挥之不去。
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敢轻举妄动,而是保持拜下的动作等待界主的发话。界主要杀他,根本不需要理由,就像随意碾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我想看看兰蕙怎么样了。”西门天从来不是滥杀之辈,继任秦广王无罪,不该由他来承担上一任秦广王该承受的的怒火。
得到界主的示意,十殿阎罗站了起来,束手而立,像是有些不知所措。
“还请界主移步阎罗殿。”阎罗王见其他九位阎罗都干站在那儿,只得硬着头皮对西门天说道。
他们不知道界主口中的兰蕙究竟指的是谁,但是听这语气想必关系是非同一般。
西门天在仙界修炼那九千年,就是在等他的女儿。但她却迟迟没有在升仙台出现,必然是渡劫失败了。
作为一个父亲,虽然承诺仅让她平平淡淡度过一生,但骨子里依然不愿让她后世受苦。
毕竟修仙者寿元一到,地府就会将魂魄勾走,以忤逆天道之罪再视杀孽轻重罚去十八层地狱消孽。刑罚期满,就会送入轮回,重投六道。
殭屍 女友
从望乡台到极具威严的阎罗殿,不过是瞬息之间。只是如今阎罗大位上坐着的既不是阎王,也不是阎罗,而是一个白衣的年轻人。
奉天界阎王和这十殿阎罗都侍立在阎罗大位之下,等待判官的到来。西门天把玩着阴界特殊材质的惊堂木,随意瞄了一眼。
受宣的判官拿着生死薄匆匆赶来,赶至阎罗殿位前作了长揖。西门天右手一挥,徐兰蕙的相貌和特征就打入判官意识之中。
“她是我的女儿,我想看看她现在的状态。”
无限之被动系统 丶浊浪东流
“遵命。”判官听令,鬼眼从额前裂开,一边翻动着生死簿,一边手执着判官笔。
忘記 呼吸
模糊的场景呈现在大殿之中,只见一个相貌俊秀的小丫头手中拿着稻花正在田野中奔跑。
“此女这世叫李晓芸,居农户之家,前世性善,却有失手小瑕。因此十七、二十五、三十二会有小灾,渡之则平安一生。”判官恭恭敬敬的汇报道。
“改了。”西门天一拍惊堂木,旋即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