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農場 起點-第1019章 我就沒有害怕過

超級農場
小說推薦超級農場超级农场
随后,陈佳和把发生的事情给陈远文简单的说了一下。
当然,他并没有说是自己准备强抢刘佳宁被打了,而是说自己与刘佳宁谈得很开心,结果张亮强行介入,而且还把他打了。
“哼,我陈家的人,可不是谁想欺负就能够欺负的。”
陈远文冷声说道:“这件事情的错不在你,我会让他给你一个交待,要是这人交待拿不出来的话,我会直接把他弄死,算是给你报仇。”
很显然,陈远文与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德性。
“爸,你多带些高手过来,这小子身手了得,我这么多的保安,竟然在片刻之间就被他打倒了。”陈佳和提醒道。
“放心,我把郑大师和李 大 师两人都给叫上了。”
陈远文开口说道。
能够被称作为大师的人物,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他们都是一流的武者。
这两位大师,是陈家的供奉。
就像当初陆家有三名一流武者的供奉一般,现在陈家也有两名一流的供奉。
“真的吗?太好了!”
陈佳和激动得飞起,他很想从地上跳起来拍大腿叫好,结果才准备一动,就发现自己的膝盖被碎掉了,他这一用力,痛得几乎晕死了过去。
“放心,我心里有数。”陈远文回道。
听到自己老爸的话,陈佳和放下心来,而后他就让自己和自己的保安等在了金威大酒店的外面。
大概半个小时后,陈远文带着人出现在了现场。
当他看见陈佳和那悲惨的模样的时候,一股无力的怒意从他的身上升腾了起来。
在电话里面他只知道自己的儿子很惨,非常的惨,但是 现在看到了陈佳和的现状之后,他觉得这才是所谓的惨。
重生 五 十 年代 有 空間
“儿子,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一个公道,我要让打你的付出双倍的代价,他敢打断你的双腿,我会打断他的双手双脚。”陈远文向自己的儿子保证道。
在他的身后,同时跟着十余名武者。
说完之后,他转身,对着郑大师和李 大 师拱手道:“两位大现,你们也看见了,现在我的儿子被打成了这样子,我希望 各位能够为我儿找回公道,我感谢不尽。”
说话的同时,陈远文对着郑大师和微李 大 师微躬身。
郑大师与李 大 师始终只是陈远文的供奉,所以他们不敢托大,跟着回礼,保证道:“陈家主放心,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呵呵,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陈远文笑道,同时他又对着陈佳和问道:“他们人呢,现在离开了酒店吗?”
“我派人偷偷把产后门都守着的,现在他们还没有离开酒店,我猜测他们正在吃饭。”陈佳和推测道。
“行,我知道了。”
陈远文点头,对着下面的人吩咐道:“来人,抬着少爷,我们去给他报仇。”
很快,两名陈远文带过来的保安把陈佳和放在了临时的担架上面,接着抬着陈佳和,跟着陈远文向张亮所在的包间走去。
轰!
陈远文出现在张亮的包间外面,直接一脚把张亮包间的门给踹开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刘佳宁给吓了一跳,倒是张亮显得特别的镇定。
因为他已经猜到了陈佳和肯定会带人过来。
“就是你把我儿子打成了这样子?”陈远文过来之后,用质问的口气对张亮说道。
张亮低垂的眼皮抬了抬,开口说道:“这位老人家,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你儿子的膝盖,可不是我打的,而是他自己手下的保安看不下去他为非做歹,所以对他出手了。”
王牌男友
“你要不信,可以问他自己,他的膝盖,是我打的,还是他的手下打的。”
“你的膝盖是谁打的?”
陈远文的目光放在了陈佳和的身上。
醫 后 傾 天
“是我手下的保安打的,不过是他威胁了我的手下打的。”陈佳和不好意思的说道。
本来陈远文是带着怒意来准备一鼓作气把张亮给拿下的,结果经过这样一个小插曲之后,他的那一鼓作气的气势受到了干扰。
“小子,总之我儿子的膝盖是因为你的原因被打碎了,现在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待才行。”
陈远文对着张亮说道。
“哦,你要什么交待?”
张亮根本没有要理陈远文的意思,随口问了一句,继续在那里吃菜。
“哼,我要你亲自打断自己的双腿,至于你的双手,等会我儿子会来亲手打断。”陈远文说道。
“我要说不呢?”张亮挑眉问道。
“不?”
陈远文愣了愣,随即开口说道:“告诉你,我是陈家的家主,我陈家怎么发迹你可以去打听打听,你要是敢不按我说的做,我敢保证,我可以把你的家人都给悄悄的弄死,另外,你旁边的女人应该是刘佳宁吧,我今晚会把她给抓起来,等到我儿子的身体好得差不多了,我要让她侍候我儿子一辈子。”
“至于你,到时候依然会被我收拾的。”
“这样说来,我们是没得谈了?”
张亮背对着陈远文,把筷子放在了桌子上。
“没得谈,我儿子的膝盖金贵无比,你就算是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都比不上我儿子的两条膝盖。”
陈远文说道:“我知道你能打,但是那能有什么用,你就算是再能打,有郑大师和李 大 师能打吗?”
“恐怕你连什么人被尊为大师都不知道吧?”
“实话告诉你,只有实力达到了一流的武者,才能够被称为大师,害怕不?”
清君侧:皇帝陛下太放肆 俞衫
“害怕,我就没有害怕过,你嘴里的郑大师和李 大 师,在我的眼中,一文不值。”
这时候,张亮站了起来,准备出手。
“呵呵,是吗,年轻人,我在你的眼中一文不值?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样的实力,竟然敢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来。”郑大师闻言,非常的不高兴,站出来说道。
旁边的李 大 师也被话道:“我也想知道,你说这么狂妄话的自信来自于那里,等会我会割掉你的舌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大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