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326、發財相伴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此一时彼一时也,猪肉荣,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帝都人,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王小栓鄙夷的看了一眼猪肉荣,讥笑道,“何吉祥大人从宫里出来以后,直接把何瑾,就是那老个死太监的外宅给抄家了,金银珠宝太多,最后还是黎三娘的手底下帮着搬出来的,都不知道有多少箱子。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老子一直在边上瞧得清清楚楚。
听说之后江重的家,吏部侍郎秦同的家也被抄了,东西也是成箱成箱搬出来的。
这一回啊,咱们王爷赚的太多了,不会亏着咱们的,一人起码得给个几两银子吧?”
“老子能不知道?”
猪肉荣白了他一眼道,“怎么就肯定那箱子里一定是银子,不是旁的东西?”
其实他已经信了王小栓的话,只是被挤兑的下不来台,故意抬杠而已。
“怎么不是银子了?”
王小栓清清嗓子道,“有几个不老实的,趁着人不注意,从箱子里抓了银子,揣自己怀里,直接被抓了现行,挨了三十个板子不说,还得自己回三和接受劳动改造,估计得修一个半年的路。
真是胆大包天的货色,不知死活。”
无论是新三和人,还是老三和人,都是在三和安的家,哪怕没有老婆孩子,也在三和有家产,除非真是破罐子破摔,不然只有自己老老实实回三和受罚,连押送的捕快都不需要。
天命欧皇游诸天 斯文客南宫恨
“看来王爷这回是真发财了,”
将屠户感慨道,“不过一人分几两银子那是不可能的,咱们人太多了,一人几两,七八万人就是几十万两银子,再加上供应商的钱,官兵月钱,没个一百万两银子收不住。”
不知不觉中,三个人把一坛酒喝完了,王小栓起身道,“你家茅坑在哪?”
将屠户道,“这里又不是在三和,出门随便找个地方就得了呗,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王小栓听闻此话,觉得在理,这里不是三和,不怕被人逮着罚款,转身就要走。
“别乱撒,”
猪肉荣赶忙道,“这附近是和王府,和王爷立过规矩的,不能随地大小便,眼前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管,可还是要小心一点好。
你跟我来吧,咱们去后面的都厕。”
说完就提着马灯跟上了王小栓。
永恒诀 乐乐啦
将屠户等两人走后,又从骡车上搬下来一坛酒,刚回转身就看到了一条火龙朝着这边过来,他不用多猜都知道三和官兵的巡夜队伍。
他没急着进屋,等着队伍靠近,待看清了骑在马上的人影,他才大大咧咧道,“陈捕头,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一直都没瞧见呢。”
看着眼前这穿着铠甲,英气逼人的陈心洛,将屠户居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羡慕。
恨爹妈没有给自己一副好皮囊?
不至于!
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俊俏的小郎君呢。
“原来是将屠户,”
陈心洛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道,“这里不是三和,情况乱着呢,你等不要乱跑,不要生事。
否则军法无情。”
“你放心,我等肯定不会乱跑的。”
将屠户本来就没指望陈心洛正儿八经的回他的话,自然也谈不上生气。
“那就好。”
陈心洛不再多言,领着队伍继续前行。
“那是陈心洛?”
猪肉荣带着王小栓从巷口里钻出来,看着渐渐远去的队伍,好奇的道,“三和总捕快不做了?又升官了?
挺快的啊。”
王小栓道,“到处都是用人地方,他又是王爷身边的亲近人,没道理不升。”
猪肉荣打着哈欠道,“这里不是说话地方,还是进屋吧,继续喝,人生这辈子就只能喝这么点酒,谁先喝完,谁先走。”
三人插上门栓,继续喝起来,将屠户道,“你们说这王爷有没有可能当皇帝?
咱们是不是将来也能跟着发达?”
王小栓道,“你傻啊,这还用问?”
话音刚落,大门砰砰响了起来。
“谁?”
猪肉荣走过去低声喝问,非常的警惕。
身后是提着刀的将屠户和王小栓。
“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门外的人问道。
“孙瘸子?”
猪肉荣直接拉开了门,看到了站在门外举着火把的孙瘸子和黎三娘等人。
黎三娘直接走进来坐下,咕噜噜灌进去一壶茶后道,“你家挺难找的,好不容易才找着门。”
猪肉荣道,“这三更半夜的,家家都关门了,你们找谁打听路的?
孙瘸子道,“和王爷不是住在府里了嘛,我们就往王府送一点货,出来的时候想着你就住这里,就找府里的人打听,便有人领着咱们来这了。”
猪肉道,“这安康城多好的地啊,多的是客栈,你们非来我这凑什么热闹,我这地小,你们看看,统共就两间房。”
黎三娘一边嚼着肉脯一边道,“你当老娘愿意来啊?
大概是被早上的阵势弄怕了,这城里的客栈就没一个是开门的,别说睡觉地,就是吃饭都没地方,到现在还空着肚子呢。”
猪肉荣叹气道,“你放心吧,这南城呢跟旁的地方不一样,大家都信得着和王爷,下晚的时候,卖菜的出摊了,估计到明天,客栈、酒楼都会开门,一点都不愁没吃喝的地方。”
黎三娘笑着道,“最好如此了,不然老娘都没地待了。”
至尊特工
王小栓跟着道,“你们都进城了,那梁庆书和韩东升这些人进来了没有?”
孙瘸子道,“怎么没进来?
他们不来,粮食谁送?
城里这么多官兵还不得饿死?”
王小栓骂骂咧咧的道,“娘的,攻城的时候没见他们用力气,这会有好处了,都会往前靠。”
“那是你傻,”
孙瘸子冷哼道,“这次何大人都说了,掏空家底都要进安康城,三万多官兵一起攻城,本来就没咱们什么事,你们啊非要在那碍手碍脚的。”
“是老子领着人开的城门!”
王小栓不服气的道。
一直没开腔的黄道吉道,“行了,别多说了,吃完了赶紧休息吧,明早肯定还有很多事情呢。”
安康城初定,千头万绪,他们这些民夫肯定是不得清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