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五十一章 回家相伴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槐诗傻了。
感受着马库斯热情的拥抱,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看向罗素的眼神就充满茫然。
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儿啊!
“这个,说来话长……”
罗素按着额头,无奈叹息。
好久,马库斯才终于松开了自己的怀抱,可是不等槐诗反应过来,又握住了槐诗的手,好像生怕他是幻影,会随时消失一样。
难以置信。
“罗素,你变得年轻了好多!”他震惊的说:“就连人种都变了!”
“……”
槐诗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而马库斯却仿佛终于明白了什么,后退一步,看了看槐诗,又看了看槐诗身旁的罗素。
“原来如此!“
他恍然惊叹:”你这个家伙,竟然悄悄的去做整容了吗?还把大夫带过来介绍给我?
魔宠无双
快,大夫,给我整个和他一模一样的……”
“呃,马库斯先生,他……不是大夫……”
“那难道是令尊?”
“令尊个屁!”槐诗恼怒:“我爹早死很多年了!”
马库斯了然颔首:“也对,你跟我说过,令堂早逝……”
“咳咳。”罗素咳嗽了两下之后,走上前来,认真的说:“马库斯,我们这一次过来是有要紧……”
“什么都不必多说,我已经明白了!”
男 奴 小說
马库斯打断了他的话,喃喃自语:“我已经感觉到了!”
槐诗想要趁着他自言自语的时候把手抽回来,可是那一只手却骤然伸出,再度握紧了他的手腕,那么用力,像是铁钳一样。
“是战争。”
马库斯呢喃,漆黑的眼瞳里像是燃烧着火光,“战争的味道!对,你们在策划一场战争,罗素,我知道……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个时候终于还是来了!”
他兴奋的呼喊:“至福乐土的末日到了!!!”
???
槐诗茫然。
不知道他在说个啥。
“咳咳,马库斯……那个……针对牧场主的战争计划已经被取消了。”罗素低声提醒:“那个计划因为预算不足,需求太夸张,而且不具备可能性,被否了很多年了。”
“谁敢?!”
马库斯骤然回头,瞪着他:“是统辖局,对不对?我就知道是那群狗东西!还有存续院的那帮只会拖后腿的废物!”
漫长的寂静里,槐诗回头,看向罗素。
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困惑。
你管这叫‘温文尔雅’?
你是不是对东夏语有什么误解?
“马库斯,冷静,冷静……”
“不是至福乐土攻占计划,那是绿日序列?”马库斯追问:“地狱边境化开发要实现了?”
“呃……虽然绿日实现了,但地狱边境化还是遥遥无期……”
马库斯沉思片刻,再度恍然:“难道是探求深渊本源的金色黎明计划终于要上马了?”
“啊,某种意义上……但也不是这个?”
“总不会是天国降临吧?”
“天国都已经没了多少年了,降都没的降啊,朋友。”罗素叹息:“数据中心无何有之乡都已经沉进地狱里了……”
“放肆!!!”
马库斯咆哮,面孔之上青筋迸起,怒不可遏:“简直是奇耻大辱!罗素,叫上维塔利和欧顿,我们去把那群悖逆者烧成灰!”
说着,他扯着槐诗往外冲了几步,可槐诗却不动。很快,老人回头,恼怒的看着他们:“愣着干什么,走啊。”
“维塔利和欧顿都已经死啦,马库斯,这不是你亲手发布的讣告么?”
罗素怜悯的看着他:“天国已经不存在了,我们曾经一切的伟大计划和希望已经荡然无存,随着理想而一同陨落。
已经七十年了,你究竟还要在这一场梦里沉浸多久?”
“我……我……”
马库斯愣在了原地,许久,好像无法理解他说的话一样。
就好像迷路的小孩子一样。
找不到方向,却再也无法逃避现实。
“他们都已经不在了的话……”
他呆滞的问:“可我又要去哪里才好呢?”
罗素沉默着,没有回答。
“你又在哪里?罗素?你是罗素吗?你也是我想象出来的么?像过去一样。”马库斯茫然低语,“我……是不是又犯病了?”
“对不起,我很想念你们……我真的很想你们……”
他低下头,早已经老泪纵横,“可是我已经……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请你们告诉我,我的家在哪里?”
“这一次不是幻觉。”
罗素按着他的肩膀,认真的告诉他:“我就在你的面前,马库斯,我来找你回去了。”
那个男人捂住脸,无声的大哭。
槐诗移开视线,不忍心再看。
.
.
许久,当马库斯终于平静下来之后,仿佛就变成了一个木头人。
呆滞的坐在椅子上,沉默的,不发一语。
好像失去了魂魄。
“他究竟怎么了?”
槐诗站在远处,看着那个孤独的背影,轻声问:“……疯了?”
无法形象,理想国的陨落究竟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竟然令一个升华者陷入癫狂,令昔日那个睿智而优雅的外交官变成如今的这副样子。
“是啊,疯了。”
罗素低头抽着烟,“毕竟是罗马人嘛,经常抽风,不奇怪……你见过发疯的罗马皇室难道还少么?”
槐诗无言以对。
这也是传遍了整个现境的古怪传闻。
历代罗马的皇帝之中不乏显明之君,也不乏坚定睿智之人,但没有几个例外——越是显明越是睿智,越是富有远见,那么到了晚年之后,就越是昏庸和暴虐。
不,几乎可以说是疯狂。
穷奢极欲到还好,有几任皇帝直接掀起了内乱和大战,将罗马数次推到了分崩离析的边缘。
难以想象这样的偶然是如何汇聚在一处,几乎快要形成不成文的传统。
如果说是血脉的缺陷的话,也无法解释,毕竟罗马重要的是帝位,却也不是非要血脉传承,还有好几任皇帝甚至都是奴隶出身,或者选帝侯担任。
但一旦坐上那张椅子,就完全没有什么好下场。
历代皇帝,毒死的,被刺杀的,暴病而亡的数不胜数……
至于皇帝的子嗣和亲族,更是已经多到数不清了。
“应该说权力使人疯狂么?”他好奇的问。
“不,这是诅咒啊,槐诗。”
总裁的猎物
罗素说:“帝位的诅咒,皇冠的重量,成为至上至尊的代价……”
在罗马,历代皇帝在登基之前,都会被赋予天父朱庇特的圣痕和奇迹,成为罗马谱系之主。
而在登基的瞬间,他便会理所应当的成为‘受加冕者’,继承有史以来所有罗马皇帝所积攒的修正值。
一个人,不论之前是否是升华者,经历过这样的仪式之后,都会一跃成为全境屈指可数的强者。
历代皇帝的记忆,无数斗争的精髓和体验都会随他调取,让他融会贯通。
而延续千年之后,罗马的修正值已经抵达了百分之三百之上,这一份力量配合上神迹刻印与威权遗物,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半人半神。
这在各大谱系的高层,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可槐诗还是第一次知晓,为之震撼和不解。
更重要的是,既然他这么强……那还有什么诅咒能够威胁的到皇帝?
“能够毁灭罗马的,不同样只有罗马么?”
罗素回答:“这世界上可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槐诗——除了继承所有的修正值之外,也会一并背负起整个谱系和罗马所产生的‘歪曲度’,这是皇帝的职责。”
一手掌握着这世上最强的力量,而另一只手,却手握着足以毒害整个世界的恐怖诅咒。
对于常人而言,面对其中的一个都无法承受,更何况两者兼有呢?
在戴上皇冠的瞬间,皇帝的生命就将进入倒计时。
在漫长的时光中,直到生命、灵魂和意志被消磨殆尽,再也不堪重负。
“这一份力量和诅咒所带来的压力都太过于庞大了,甚至将会蔓延在亲族之上……所谓的癫狂不过是最好的下场而已。
就算是并非血脉所出,只要有着亲情的联系,就绝对无法摆脱。
你以为陪伴在皇帝身旁的禁卫军是做什么的?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皇帝么?不,是为了保护罗马。
倘若元老院确定皇帝陷入了癫狂,那么禁卫军就要负责砍掉皇帝的头颅,杜绝凝固和灾难的蔓延……
倘若皇帝确认了自己的亲族无药可医,那就要亲手将他杀死——马库斯能够被容许活到现在,除了诸多人领受过他的恩情之外,也已经是提图斯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因为天国陨落的刺激,失控了?”
“或许吧,也或许是对我们这些人的失望,让他无路可去……”
罗素怅然叹息:“以前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不一样。因为他实在太沉稳了,又那么温和,让人喜爱和信赖,也成功的营造出一种假象。
一种他很坚强的假象……”
“叔叔他确实很坚强。”
说话的人是归来的皇帝。
不知何时,他已经站在庭院外,静静的眺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却没有上前。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和其他的人不一样。”
提图斯回头道:“在罗马的宫廷里,叔叔从来都是个异类——不执着享乐,不追逐奢靡,也没有放纵过欲望。如果没有他的教导,就没有今天的我。“
他停顿了一下,冷漠的说:“罗素,他变成这个样子,是你们的错。”
“是的。”
罗素颔首,未曾有丝毫的推诿。
“你已经见过他了,那也应该明白,他已经排不上用场,没有任何价值了。”提图斯再问:“你还坚持原本的想法么?”
“没错。”
罗素郑重回应:“倘若他不在的话,天国谱系的重建就没有意义,那里才是他的家,陛下,他为自己所选择的家。”
“……那就,带他回去吧。”
提图斯沉默了许久,轻声说:“他是我的老师,也是我最为敬爱的长辈,他要回家,我不能阻拦。
他已经很老了,罗素,痴呆,癫狂,健忘症,意识含糊不清,甚至不记得我这个侄子,可他还记得你们。
我不会要求你如何去让他实现自己的价值,也不打算让你们给他盖个无微不至的养老院,我只希望他的一切牺牲能够有所意义。
他的……死亡,能够有价值。”
“必然如此。”
罗素肃然颔首。
于是,在离别的寂静里,皇帝走到了老人的身边,弯下腰,握紧了他的手,最后一次亲吻他的脸颊,拥抱了他一下。
“叔叔,你可以回家了。”
他轻声道别:“我会想念你的。”
马库斯呆滞了许久,好像明白了什么,露出喜悦的笑容。
提图斯沉默着,最后用力的拥抱了他一下,转身离去。
再不曾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