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線上看-第782章 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分享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2011年10月25日。
对前沿来说,是一条重要的分割线。
晚。
忙碌了一天的方小年难得的是坐着双调色迈巴赫回到浦东东郊。
时间还不算太晚,院子里还有小夜灯亮着。
两栋别墅都有些窗口透出灯光,但颇显静悄悄。
在入户门厅换了拖鞋,方年趿拉拉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的陆薇语面色有些严肃。
虽然两栋房子都有灯光,但关总还未回申城,她人在京城继续搞定入股事宜——
因为平校等人的视察,这事情早就没了难度,不过流程和过场还得走,白纸黑字的东西得签。
见到陆薇语的肃然脸色,方年略有不解:“怎么了?”
“针对来了。”陆薇语冷静道。
“……”
美东时间25号上午9点出头,美利坚相关单位对外更新了一份公告。
援引了一份1999年公布的法例。
以缩写为‘CCMC’为由,签署了一份投资禁止名单。
名单里只有一行英文:
QianYan Corporation
完完全全、明明白白的单独针对前沿。
标题、内容、详情等等不过寥寥数行英文,很简单,如今方年经常在推特上冲浪,自然扫一眼就明白。
看完,方年脸色有些古怪。
然后叹气道:“这次挑衅果然失败了啊。”
接着意味深长道:“只是没想到他们扭扭捏捏折腾这么久,居然会翻出这么久远的东西来,可惜了。”
“果然,跟你想要的不一样。”陆薇语并不大意外。
接着问了句:“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闻言,方年稍加思索:“这玩意看起来简单,其实有点坑,我来起草回应,其它交给温叶。”
陆薇语哦了声,倒是好奇起来:“前沿不需要融资,这也看不出有什么复杂的地方,居然值得你亲自动手?”
“陆总,你这有点太不尊重微软它们这些巨头努力近两周的结果了。”方年笑笑。
“……”
这个CCMC的理由全称是:
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
跟另一个MEU(Military end uses)名单类似。
都是类似于軍事最终用户黑名单的意思。
反正大洋彼岸的白头鹰们最喜欢搞一些稀奇古怪的名单啊,目录什么的,也算是另类的有备无患,不至于要用的时候没名义。
CCMC这玩意,只禁止一个事情:
要求美投资者在2012年1月1日之前,剥离名单中成员的全部股份。
自然,也不允许美投资者再对成员进行投资。
相比之下,MEU都更严苛一点。
让方年古怪的是,这个理由,他上辈子见到过,不过是在2020年,而且是第一次出现。
这玩意对前沿毫无影响。
前沿是不可能公开对外融资的,截至目前,除了地方和银行的资金,前沿甚至都不太乐意接受诸如核高基项目补贴。
所以方年才叹气。
这简直就是挠痒痒,完全说明这种程度的挑衅还不足以让比尔他们真的生气,更不足以让那位奥老板一步到位列入更严苛的名单里面。
所以,接下来前沿将要面临的可能是内外夹击。
这里的‘内’指的是国内。
想着这些,方年忍不住揉了揉陆薇语的头:“我还寻思怎么也得有个bis的未经核实名单(Unverified List),怎么微软这些公司就一点不顶事,那唐老哥的煽动性也太拉胯了!”
闻言,陆薇语眉头轻动:“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接着了然道:“我现在才算完全明白,你一直说要挑衅的目的所在。”
略作整理,陆薇语说了下去:“就像你之前说的,欧美有默契的希望维持我们的科技依赖性,这一作风已经持续了许多年,国内绝大多数企业早已习惯;
前沿冷不丁冒了出来,不仅不遵循这样的习惯,还做出了成绩,得到了许多方面的肯定,撕碎了很多人身上的遮羞布;
但是,外部环境并无特别变化,一些矛盾已经积攒了起来,所以你想要借一些方面的手转移已经降临在前沿身上的压力;
可是现在的结果不如意。”
“是,从现在这结果来看,接下来大概率会发生一些刘惜举过的例子。”方年心平气和道。
末了,还是加多吐槽一句:“扭扭捏捏的白头鹰真令人不开心!”
“……”
其实这也算是方年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一直没动静,就意味着发展方向不会如人意。
可惜了唐特这几天在推特上不断的横跳、煽动。
也可惜了持键海外分键的配合。
最后毫无用处。
深涉其中的主角们为了利益,还是做出了更有利于自身的选择,接下来估计就是进一步开放合作了。
这也是方年很喜欢唐特的原因。
因为他就不会这么玩,他的思路就是直接明面上的莽到底。
根本不操心这些那些。
要是换做唐特,估计怎么都会直接来一份bis的Entity List。
所以说……
实在是太可惜了。
现在的前沿还真挺需要唐特这样的懂老哥,以转移大部分已经落下来的压力。
现在的结果,只能说聊胜于无吧。
之后,方年有接到几个电话,主要是前沿办公室的,他简单解释了几句。
其次是还在申城的雷軍等人。
方年也简单说了两句,表示无碍。
总之,方年的想法跟大家的想法,几乎是背道而驰的。
…………
稍晚些时候,方年再次翻了翻国内的社交网络平台。
这次果然有了激烈的热议。
微博、逼乎、论坛、贴吧、风云榜等等全是最热门的词条。
甚至为了表示热度的凶猛度,连词条相关的配色都要稍微深一些,红得发黑的那种。
其它几个平台方年随便翻了翻,都是吐槽、纳闷、打抱不平居多。
因为逼乎现在还是草创发展阶段,用户们都特别用心的寻找资料并整合回答,所以看起来还蛮像那么回事的。
高赞回答从各个资料整合角度详细阐述了看法。
血染长歌 雪歌
“首先,这只是一份声明类型的禁令,依据的是NDAA,最初通过于1961年,初始目的是设定预算支出之类的东西;
直到今天,刚才,老奥签署之后,才有黑名单的意思;
名单的作用仅仅只是不允许美投资者投资前沿,已投资要剥离股份,用的理由是涉軍……
总之,给我一种鹰酱翻遍了所有条例,一定要找出个能针对前沿的条款的意思。
……
其次,分析一下前沿为什么会被如此特别单独的针对。
第一点,据传闻,在网上忽然曝光前沿白泽自研了桌面级处理器,并且将捆绑DeskOS;
以及上周一的优先推荐采购名单文件出来,零度推出笔电系列等等之后;
以微软、英特尔为首的一部分公司进行了频繁交流,这应该是最大的诱因。
……
第二点,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前沿是一家非常奇葩的公司。
本身注册资本并不高,刚好够集团公司的标准,因为非上市,并不需要公开财务信息;
就可查阅的资料来说,前沿在研发经费上的投入堪称举债自杀,不完全统计,成立不足两年的前沿投入研发经费最低都超过了百亿(之前有消息指出神龙1号的研发费用高达56亿元);
更令人惊讶的是,前沿居然是有独立资本子公司的,以资本的尿性,绝对是不会让研发经费占据营收比例过高的;
因为研发经费与利益并无线性关系,可能投100亿都是竹篮打水,这不符合资本获益的本性;
奇葩的地方在于,但凡前沿对外公开的东西,都是成熟体,像是前沿院,有一种打破国内高校培养体系的意思;
再说各个实验室出的产品,直接就具备了优秀的市场竞争力,而且还是属于填补国产空白的部分,更是大家心心念念接触最多的信息科技基础。
……
第三点,前沿背后到底有没有涉軍。
我个人认为是没有的,顶多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
最多就是因为捐赠了nwK。
……
综上,实在看不懂鹰酱这操作。
最后,祝前沿顺利。”
评论区还有人提到了实体名单。
“奇奇怪怪的,据我所知,鹰酱那边明显有更方便的清单,干嘛用这个。”
“就是就是,是要给前沿喘口气吗?”
“看不懂啊。”
“……”
翻了一圈,方年并不是很满意。
并没有人留意到这里面的逻辑陷阱。
或许是因为现在还不是几年后的情形,一会一个摩擦,一会一个禁令。
人们的敏锐度不够。
当然,方年也有看到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回答。
“这么久了,自由主义的公知们怎么还没有冒泡啊,我记得以前这帮人最喜欢冒出来指点江山了啊。”
“其实我也想看看这些人的屁股到底有多歪。”
“……”
“说真的,虽然看起来对前沿没什么伤害的样子,但总觉得有很多地方不对劲,这玩意感觉像是给前沿套了个枷锁。”
“只能说欧美亡我中华之心不死啊!”
“……”
方年还真看到了些疑似公知的阴阳语调。
讲说CCMC名单很小众,又不影响云云。
“……”
从晚上九点多十点开始成为热点,之后更是一路被热议。
即便前沿并没有主动实际应用流动性溢价的概念,但‘前沿’在公共网络空间的辨识度一向非常高。
再加上这种明显的针对,话题度自然极高。
黑道总裁独宠残妻 诸葛笑笑
多数是同情前沿的。
但因为前沿对外输出的文化因素风向,倒一直没有扯到爱国、民族之类的伟大话题上去。
也不是说前沿这家公司不爱国什么的,只是不做此类标榜,也没有被日渐兴起的自媒体营销。
额外的……
其实前沿内部的公关体系中,有个舆论针对性部门。
像是被营销之类的敏感内容一般是会进行公关处理的。
…………
次日,周三。
上午,趁着课间空余,方年特地去了趟两条街外的前沿办公室。
温叶已经将他起草的声明进行了措辞整理。
方年翻了翻,嘴上道:“内容没问题,不过换成单独的中文,他们爱懂不懂。”
“明白。”温叶轻轻点头。
稍作沉吟,温叶还是问了出来:“方总,今年国内有几家公司甚至被列入了bis的名单中,我查了查,有对外声明的都是澄清类型,您的关注点完全不同。”
闻言,方年抬头看了眼温叶:“当遇到别人制造的规则时,顺应规则怎么玩都会输;
本就是简单的逻辑陷阱,什么时候我国公司跟我国軍方合作需要那帮白头鹰同意?”
说着,又补充道:“我们以澄清角度,就等于说是默认白头鹰制造的规则。”
听方年说完,温叶眉头轻皱:“那……它们那些公司?”
方年晃晃手,随意道:“各有各的想法,也不能说澄清就完全是错的;
不过前沿不惯任何人这种蹬鼻子上脸的行为。”
温叶了然的点头:“明白了。”
才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温叶又听到方年咕哝了句:“白头鹰这个种族骨子里就扭捏,我倒要看看这回上不上火!”
“……”
上午十点多。
前沿公司通过各类官方渠道对外发布了声明。
内容并不复杂。
声明:
“本公司与其附属公司已针对CCMC名单在相关地区对相关单位分别提起法律诉讼,已责成公司法务团队全权处理,将聘请全球各知名律所协助诉讼!”
“……”
“本公司严正声明:本公司对外的生意来往、技术交流等,均是本公司内部事务,轮不到任何个人或单位以莫须有的名义来签署所谓的黑名单!
这份所谓的CCMC名单,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
再次声明:本公司是中国企业,如我国軍方有需要,本公司必将贡献全部力量!”
“……”
“最后提几个问题。”
“请问:本公司什么时候有需要过美投资者的投资?”
末日原谅色 银川雪
“请问:本公司现在认为部分美企业与美軍方的合作中使用了本公司技术,相关公司是不是应该立即停止相关合作?!”
“请问:自由主义的自由二字作何解?”
“……”
路上的祖先 熊育群
这份声明发出之后,直接就火爆全网。
几乎须臾之间,就漂洋过海去到了大洋彼岸的所谓自由国。
国内公共网络空间直接就炸了。
许许多多吃瓜群众连班都顾不上上了,直接热血沸腾。
2011年10月25号、26号这两天,在许多人的记忆中留下了很不一样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