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第 2046 章 電影變電視劇 (上)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好啊,你叫啊,看看到时候丢脸的是谁?”难得见岳父无能狂怒一次,刘相闵觉得特别的解气,虽然刘相闵也不想把事闹得人尽皆知,给已经形象堪忧的韩国政界再填黑料,但是如果真曝光刘相闵也不是特别在意。
罗俊浩虽然不太会开解人,但是这段时间那么多吐沫也不是白费的,至少他让刘相闵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既然选择了撕破脸这条路,就必须要放下一些底线和脸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互撕的时候占据优势,一旦一个人无所畏惧无所顾忌了,那么就算不能自称无敌也很难打败。
刘相闵的岳父沉默了,刘相闵的反应太出乎他的预料了,在没搞清楚刘相闵的底牌前,他是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招式来应对。
至于报警根本是不可能的,就像刘相闵说的,如果报警了那么最丢人的可是他,而且这种事好说不好听,说不定会被传成什么样,身为一个做各种事都离不开宣传和舆论的政客,刘相闵的岳父深知舆论这把双刃剑的可怕。
“我们不要再大吼大叫了,既然你选择了走这一步,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说说你的条件吧,就算你不为自己的仕途想想,也要为你的家人的生活想想。”刘相闵的岳父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直接来了一手简单粗暴的威胁。
虽然身为一个退休的政客,刘相闵的岳父现在拥有的能量已经小了很多,但是用来对付普通人还是富富有余的,特别是一些比较关键的人脉和关系那都是底牌,要不是知道岳父手里有货,刘相闵一开始也不用那么悲观,甚至没得到罗俊浩的支持前最先考虑的是妥协。
“呵呵,我的条件?我想要你们死可以吗?觉得太过分了?那赔给我二十三年时间能做到吗?还不行?那就诚恳的给我道歉,知道获得我的原谅为止?这都不行吗?那我不知道该提什么条件了。”看着每听到一句话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的岳父,刘相闵的心情略微有些复杂,这么对待一个没几年好活的老人貌似是有些不道德,但是一想到这位这些年对他做的那些事,刘相闵又觉得自己有些妇人之仁了,果然学了这么多年他还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
“刘相闵,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抽的是哪门子疯,你是不是好日子过的太多,过够了,那就离婚。”拎不清的女人又站出来刷存在感了,虽然刘相闵在旁人眼中是很优秀的,无论是外貌还是学识又或者努力程度,但是对于一个追求爱情和感觉的女人来说,看不上就是看不上,再加上这段婚姻中她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是被逼的,不敢怨父母就把锅甩给了刘相闵。
甚至她觉得这么多年只能偷偷的远远的看看儿子,无法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都怪刘相闵,血缘关系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一个穷酸的贫民能娶到她就该谢天谢地,就不该去计较其他的。
看着面前这个到现在还理直气壮的女人,刘相闵觉得自己眼睛绝对出了问题,要不然怎么会觉得这个女人虽然没有给他家庭的温暖,却在事业上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觉得这个女人虽然没让他感受过温柔和尊重,但是至少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是放心在外打拼。
“我想干什么?我还想问问你想干什么,我过的日子能算是好日子?离婚是必须的,你不提我都要离。”刘相闵不知道自己这二十多年的婚姻到底被离婚威胁了多少次,虽然有过几次经验后刘相闵就对离婚这种威胁免疫了,但是膈应是难免的。
听到刘相闵居然答应了要离婚,还一副不离不行的样子,女人呆住了,她用这招威胁了刘相闵半辈子了,虽然除开前几次后面效果都不算理想,但是只要她提离婚刘相闵多少都会让步,这次突然不按套路出牌了,女人一时间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她对刘相闵没有爱,甚至一度十分恨这个父亲选中的男人,她把自己任性才造成的恶劣后果都怪在了刘相闵身上,就像没有刘相闵她就能跟心爱的人双宿双飞似的,就好像她被自己折腾得差点因为生孩子丢掉性命是刘相闵造成的。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习惯了有刘相闵在身边,在跟那些贵妇名媛相聚的时候,她的地位很高,而这个地位以前是父亲给的,后来就是刘相闵给的。
傲娇自豪一下是难免的,虽然女人认定了刘相闵有今时今日靠得是自家的支持,说白点靠得是娶了她,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刘相闵的优秀,除了不合她眼缘不是她喜欢的那形外,刘相闵是真的不错。
她现在也不在年轻了,只要刘相闵能接受金贤重,她是真的不介意跟刘相闵继续过下去,甚至她还可以对刘相闵好一些,她折腾不动了也折腾够了,除了对金贤重这个亲生子有执念外,其他的事她都看开了不少,特别是那个男人因为意外死亡后,女人的爱情和很多美好就随之而去了。
明明自己已经准备让步了,不说当个多好的妻子,但是也绝对会用合格来要求自己,结果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刘相闵却先不干了,这让女人美梦才做就已经破碎了,让女人打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了。
女人之所以这么积极的参与,之所以面对亲爹的警告还不断的插话,就是想用她的方式试图挽回,遗憾的是她的方式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偏偏女人还没发现这一点。
“哈哈,说实话,我今天来本来是抱着一次把所有问题都解决的想法,但是现在我不想那么快结束了,我们还是慢慢来吧,把账算清楚了才好,要不你们还会觉得是我亏欠了你们。”妻子的理直气壮和惯用手段,唤醒了刘相闵很多不好的回忆,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相差了,根本就不该玩什么快刀斩乱麻,尽快把事情处理好然后躲在角落里去舔伤口。
错的又不是他,凭什么最受伤的是他,就算他得到很多,至于值不值得还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吧,刘相闵觉得他该为女儿和金贤重讨回公道。
“我让你闭嘴你忘了吗?刘相闵,你不该这么对待你的妻子,这么多年就算是一个石头也该焐热了,她是跟你荣辱与共的妻子。”岳父大人虽然对坑货女儿的表现很不满意,但是此时可不是教育女儿的时候,而且这么多年他也明白了,女儿就是块顽石,根本就教不了。
“哈哈,好歌荣辱与共,这个成语真的很好,岳父大人用这个成语的意思,是不是说妻子就是送给你最大侮辱的人?”都这样的还拿狗屁的夫妻关系来说事,刘相闵是真的忍不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人老珠黄了?你外边有人了?”虽然刘相闵的妻子在他岳父眼中是顽石一块,要不是做过亲子鉴定根本就无法相信是亲生的,但是在倒打一把这方面这对父女还真是如出一辙,就算是自己犯了无法反驳的错都不叫事,只要让你明白你也犯了错,而且还是更严重的错误就够了。
“呵呵,你觉得我如果有人了,会这么多年没有孩子吗?”刘相闵真的是受够了妻子这副嘴脸,实话实说就有那么难?估计要不是怕孩子谁都不像太容易露出破绽,估计他连个亲生女儿都不会有。
“你什么意思?”女人一脸惊恐的问道,虽然她也明白应该暂时忘掉亲生儿子,把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当成是亲女儿来对待,但是她真的做不到,她有不是没亲生的孩子,凭什么把没有血缘关系的当成亲生的。
也幸好她有女儿让她失去生育能力当借口,要不然这么多年刘相闵也不会一点疑心都没起,而且这对父女来特别的包容她忍让她。
今天这个最大的凭仗最大的谎言居然有被戳破的可能,女人是真的慌了,一旦刘相闵知道了真相,那么她想象中的生活就彻底没有可能成为现实了。
深渊归途
明月台
“我什么意思?金贤重是你跟谁生的我懒得说,但是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的女儿,就算她不是你生的,但是也叫了你这么多年的妈妈,岳父大人那句话应该送给你,这么多年就算是一块石头也该焐热了,明明犯错的是你,凭什么承担的是女儿和我。”刘相闵激动的大吼道,一想到女儿这么多年受了那么多委屈,一想到女儿很多次一边哭一边替面前这个女人辩解,刘相闵觉得自己这个当爹的太不称职了。
看到刘相闵用嗔目欲裂的方式留下眼泪,女人像只鹌鹑似的把自己缩了起来,瑟瑟发抖的样子真的很可笑,没了那股理直气壮的劲,更不可能再叫嚣什么。
刘相闵的咆哮让他的岳父有些坐不住了,他本以为刘相闵只是因为蠢女儿做得太明显了发现了金贤重跟自家的关系,他真没想到刘相闵居然连外孙女不是女儿亲生的都知道了,最关键的是他想不到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明明已经做的很周全了,完全是可以保守一辈子的秘密,刘相闵怎么就知道了。
而且看样子刘相闵手里绝对有铁证,而不是只是怀疑,这让岳父大人再也没有任何的侥幸心理,他知道这件事是绝对无法善了了,其他的事或许都可以用政客的方式来解决,甚至逼着刘相闵让步妥协,但是这件事不行,甚至双方连协商的余地都没有了。
看着在那狂怒质问的刘相闵,这个在政界厮混了一辈子的老男人居然有了这样也好的想法,一次性把事情都解决了,然后就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他虽然没几年好活了,但是也能给孙子保驾护航,等他真的去了,女儿有了依靠,孙子也能把家族的血脉延续下去,他觉得这样就算能给先人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就在刘相闵的岳父想发难的时候,刘相闵却放弃了继续用这么愚蠢的方式来发泄心中的怒火,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就算岳家三口人给他行大礼真诚的道歉又有什么意义,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已经无法改变了,至于所谓的弥补刘相闵从一开始就没想过。
只不过刘相闵不想再快刀斩乱麻了,他现在想跟这一家人慢慢玩,反正他的余生就准备跟这一家人耗上了,反正他的人生已经成了笑话,他用互相伤害的方式让这一家人无法去祸害女儿和金贤重,是十分划算的买卖。
既然准备慢慢耗下去,刘相闵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来日方长嘛,估计今天这么一闹够这一家人糟心一段时间了,他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真相告诉女儿。
之前不说是怕女儿承受不住,再受伤害,现在看起来反而是让女儿知道真相比较好,既然连金贤重都能接受这样的真相,女儿应该也能挺过去,他这个父亲已经失职了这么多年,不能再继续了。
想到这,刘相闵觉得自己全身都是勇气和动力,如果不是理智尚存,就算是跟着一家子同归于尽这种事刘相闵也是做得出来的,以前他觉得用鲜血洗刷这种做法十分的脑残,觉得玩同归于尽特别的脑残,但是现在他明白了那是没被逼到份上,一旦到了某种程度,没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刘相闵送给岳父一个扭曲的微笑,还言明这是他最后一次用岳父这个名称来称呼他,看到岳父想张嘴,刘相闵还十分强硬的表示都到这一步了,无论是软话还是狠话都没必要说了,做就完了,他等着接招,还强调了不要让他等太久,因为他等得起岳父大人却等不起了。
然后刘相闵又送给了岳母一个残忍的笑容,别看整件事中这个女儿好似只是个打辅助的,其实这个女人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并不比另外两位少,甚至整件事都是这个看似无害的女人提供的想法,这才是真咬人的狗不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