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仙戀之雙生劫 愛下-第三百三十八章 忘川河上的傾訴看書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阎罗殿上鸦雀无声,判官也只是愣了一下,随即迅速恢复原本的表情。界主既然亲自到这里来,此人必然是要改的。
“阳寿加十年。”判官抬起头来,鬼眼瞧着西门天,显然在等西门天的答案。对于凡人来说,多增加一年的寿元就已经是梦寐以求了。
“不够。”西门天摇了摇头,看起来似乎不太满意。虽然他也知道判官不能轻易改动生死簿,但是增加十年寿命,那时兰蕙年老,这十年只不过是徒增病痛。
“灾祸削去,此生无灾无难。”判官本来也没指望西门天同意刚刚的建议,而是加了一点筹码。只是顿了一下,见西门天没有说话,又补充了一句。
“投身富贵人家。”
“其实这都不是我想要的。”西门天还是摇了摇头。要说给徐兰蕙改命,拿一颗仙丹,给几许钱财,同样能达到这种效果。但是既然找了判官,就自有他的道理。
“大人请讲,某等自当全力以赴!”秦广王率先出列,对西门天作了揖。
“你们也知道,一旦凡人成了修仙者,命运就不在你们掌控之中,死后还要到地狱受苦。”要说对修仙一途看得最透的,自然是界主无疑。
修仙者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突破天道的限制,招致三灾九劫。虽然寿命变长,实力也变得强大,但是不确定性却在增加。
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在自己离开后某次渡劫后就魂飞魄散,或者犯下极大的杀孽。纵使十殿阎罗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放她一马,但天道终有因果轮回,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八荒界没有长存的生灵能够监督她,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看觑一下,最好阻止她修仙,让她乖乖的在六道轮回里轮转。”
西门天并不是一个好父亲,但他既然与徐兰蕙有一世的缘分,就要保证她生生世世的安全。
琴儿,兰蕙不会再重蹈覆辙了。我也多希望我和你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人,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尽管没有力量去改变什么,但这样容易满足的生活真的很好,不是吗?
“大人,还有其他的要求吗?”判官松了口气。看西门天的意思是不改,只是让阴司看管一下,别让她走上修仙这条不归路就行了。
“大人?”见座上的白衣年轻人迟迟没有说话,只是沉浸在思考中,判官再次呼唤了一声。
阎王瞪了判官一眼,让判官刚想说的话都咽回肚里了。这十殿阎罗也不由得为判官捏了一把汗。
“还有这小子。”西门天并没有在意判官的失礼,只是略微回忆了一下,手指在虚空上随意一划,燕无名的模样和气息就出现在殿前。
束縛 小說
“不必紧张,就把我当做一个普通人就行了。看画像。”此言一出,像是一颗定心丸,冥冥之中的柔和力量使殿中之鬼都安定下来。只是安静了少许,气氛就活跃起来。
“他在地狱服刑,之前好像是人皇后人。这小子,这几百世基本上都是修仙者,只是大部分在练气期的时候就被……”楚江王似乎认识他,看着画像笑道。
“我也认识这小子,油嘴滑舌的。”白无常看样子也见过他许多次,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西门天轻嗯一声,挥了挥手,示意将燕无名带过来。人皇后人,当年也算是帮助过自己,加之他对兰蕙不错,就算是结个善缘。
一眼情深:金主的不良娇妻
骷髅掌
不久,阎罗殿前就传出轻微的喝骂声,两个鬼卒拖着一个不停抱怨的年轻人走上了殿。
“放开我!小爷我……我只是被夹了手指,还能走。”燕无名吐着长长的舌头,看这样子简直就是鬼界的话唠,要不是他犯错不大,早就给他扔拔舌炼狱里去了。
西门天示意鬼卒放开燕无名,鬼卒听令,一松手,燕无名当即摔了个狗啃泥。
失心妻约,冷战残情首席 陌濯蝶
“无名,你可认识我?”
燕无名听到柔和的语气,疑惑地抬起了头,有些呆呆的望着面前的白衣青年,只觉得面孔似乎有些熟悉,但完全想不起来是谁。
余光扫向大殿周围,却看到十殿阎罗十大阴帅都侍立在两侧,似乎对这个青年很是尊敬。他再瞄了一眼西门天,发觉这个青年正是叫的自己。
“我不叫无名,我是陈默,默不作声的默,只是无名这个名字……”不知道从哪学到的话唠,一张口就没完没了的说,舌头拖得长长的,语气也颇有些怪异。
西门天哑然一笑。燕无名不认识自己很正常,毕竟快三万年了,孟婆汤不知喝了多少次,能记得自己前两世都奇怪。
“你再想想?”西门天拍了拍燕无名的肩,少许神力透过魂魄直达意识的最深处。
燕无名身子一颤,这几百世的场景在识海中一一呈现,无数的回忆涌上心头。等他翻开记忆的扉页时,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影映入眼帘。
“岳父…无名拜见岳父。”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竟与当年一模一样。
“物是人非,今番赐你个好去处。”西门天幽幽一叹,转头望向判官,判官当即会意的点了点头,身形逐渐淡化。阎王见西门天即将离去,急忙想要跟上去。
“这幽冥界的最后一程,我一个人去就好。”轻微的空间禁锢将阎王按在原地,虽然力度不大,却充分让阎王感受到坚不可摧的力量。
忘川河两畔,开满了令人忘却一切的彼岸之花。左畔的花刺目血红,像是被无数的鲜血所浸染一样,右畔的花则一尘不染,在阴风的吹拂下如同白雪飘飘,有着一丝凄凉而又诡异的美感。
开花时,无叶;有叶时,无花。就像他和苏琴,苏琴记得他时,他不记得苏琴;等到他想起来的时候,苏琴已经不在了。
悲言花叶不相见,彼岸花的寓意莫过于此。
西门天掂起一叶,置于忘川河上,随后脚尖一点,叶如舟般飘荡。一袭白衣,随着阴风,伴着流水,在忘川河上显得格外俊逸。
“这数万年来,你一直在这里,对吗?”西门天这句话,是对微风说的。彼岸花微微摇曳,不知有没有听到西门天说的话。
奈何桥上正在灌汤的孟婆忽然看了西门天一眼,又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着她无聊的工作。
“我只是看不见你,对吗?”
说完这句话后,西门天不再言语,只是在忘川河上飘荡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幽冥界。
忘川河畔,多了一个小小的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