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討論-第四百二十章 再次進宮讀書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现在先不要说这么多,我们先赶紧换一个地方。”花言神色着急。
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转移地方,其他的事情等找到地方之后再另做打算。
几个人赶紧收拾好要带走的东西,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这处院子就已经空了下来。
让你爱上决不是偶然 雪之怜
在找到新的住处之后,姜音想了想,把自己心中的打算说了出来。
“我准备去见齐国国主,把我们手中所握的证据都交给他。”
现在不管她手里握着多少重要的证据都无济于事,因为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就做不了什么,至于交给齐国国主,也是她深思熟虑之后考虑的结果。
齐国国主并不是昏庸无道,相反他非常的有智慧,是一个好皇帝,只有她把这些证据交给齐国国主或许还能发挥出它最大的威力。
“这怎么可以,你以为那齐国国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花言不赞同她的这个提议,“而且你现在是什么样的身份,你觉得你以什么身份去见齐国国主,到时候你连齐国国主面都没见到就被人给抓了起来,而且这皇宫内危机重重,你有把握可以让自己安然出来吗?”
网游之勇者大陆 刀十七
他早就知道姜音喜欢冒险,可是现在这个时期真的不太合适。
“不然你们还有其他好的办法?现在我们手中已经掌握大量的证据,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些证据一直放在我们手中的话,到时候我们被谢之衡的人给找到,那我们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和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姜音又何尝不知道他们所想,现在已经容不得她想那么多了。
战帝宠入骨:娘娘太撩人
“而且我听说现在皇宫内准备庆生,这是一个好的机会,只要我想办法接近齐国国主,我就有把握让齐国国主相信我所说的话,而且身为一国之主,他不可能再我拿出这么多证据之后还能无动于衷。”
对于这一点姜音是非常肯定的,现在谢之衡的势力已经渗进齐国之中,只要这齐国国主是一个正常人,他都会有所行动,不可能再继续放任谢之衡继续这样下去。
柔情天淑 奋斗的小米虫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安危?”花言怒了,“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永远都只是想着怎么去把事情完成,也正因为如此,你受到了多少的伤害,为何你这次还是这样?”
每次她都眼睁睁的看着姜音陷入痛苦艰难之中,好几次都差点救不回来,他有多么难受。
他有时候私心想着让姜音放弃这一切,安安静静过日子,剩下的一切都交给他来办。
可是他知道就算他说了,姜音也不会同意。
因为她是姜音,姜国唯一幸存的公主,她身上背负着姜国那么多的人命,她不能放弃,而且依着她的性子,也不可能放弃身上的这个担子。
“你应该知道的,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姜音望向花言的眼神,充满了坚定。
无论这条报仇之路是多么难走,她的敌人是多么强大,她都要坚持到最后,只要大仇没报那她根本就不可能安心下来。
花言闭上眼睛深呼了一口气,再次睁眼的时候,他看着姜音轻轻的笑了起来。
“既然如此,我们除了支持你,也别无他法了。”
我 的 師父 很多
姜音找来元子青,说了自己的用意之后,元子青神色一变,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不说话的花言心中明了,也知道阻止不了她。
“国主庆生的时候,倒是一个混进皇宫的好办法,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得先安排一下。”
在他们这群人之中,只有元子青在齐国待的时间最长,也认识的人最多,所以姜音才会选择找元子青帮忙。
最后姜音装扮成一个丫鬟跟在一个官员家眷的身后进了宫。
依元子青所说,那个官员和他年纪相仿喜欢诗词,所以两个人很快就成了知己,在元子青说出这个请求之后,那个官员也就思索了一下就答应了。
姜音再去的时候,在脸上也下了不少的功夫,让自己的脸看上去没有以往的那么艳丽,模样看上去平凡了不少,那个官员对于塞进来的人也没多加注意,而是和自家夫人走在前面,就这样进了宫。
进宫之后姜音跟着官员身后,周围尽是一些官员和自己的家眷,等到在宴会上落座之后,姜音一直都低着头站在那官员的身后。
姜音暗地里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心中思量着等会儿,应该以什么样的办法来接近齐国国主。
可是当她的目光在扫到一处角落的时候,目光瞬间一凝,瞳孔微微张大。
她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应该是眼睛花了,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在齐国皇宫的宴会上看到谢澄。
她眨了几下眼睛再次望过去,就见谢澄依旧是站在角落,旁边的暗影把他的脸照的不太真实,如果不是因为她和谢澄相熟的话,也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他。
姜音在心中想了很多,她不明白谢澄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齐国皇宫内,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进来的?不过看着他站的方向应该是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不然的话这宴会不可能这么平静。
隐在暗处的谢澄明锐的察觉到有道目光一直在打量着他,他抬头望去没有一点发现。
不过他的目光却停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丫鬟身上,那丫鬟一直低着头,看起来畏畏缩缩的,不过他总感觉那个身影有点说不上来嗯熟悉。
可是他在记忆中找遍了,也没找到有这么一号人。
姜音知道谢澄看到了自己,他心中有些发慌,她不敢保证谢澄是不是认出了她,如果当真是认出了她的身份,那她又该如何做?
好在,那道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停留那一会儿之后就消失了,她继续低着头,没有在四处张望了。
皇宫的宴会都是大同小异,和以前在姜国的时候一模一样。
齐国国主说了几句之后就让那些大臣开始用膳,不过桌面上的食物并没有几个人动,基本上都是向齐国国主说着恭维的话,亦或者是和身边的大臣低声交谈着。
等到宴会进行的差不多的时候,齐国国主和皇后就离开了,姜音知道,在齐国国主离开之后才是她的机会。
如果齐国国主回到他的住处或者御书房的话,那她再想接近,那就是难如登天了,所以只能在齐国国主离开的路上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