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y1n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六章 請君自便看書-0g0jc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家区域。
秋云小镇迎来了一些外来人。
这些人都是为了石门而来。
一个个修为并不弱。
“要不是我刚刚路过看到,还真没有这么快知道消息。
那门简直恐怖。
我们去见识见识。”
“听说陆家公开了,只要有实力就可以进去。”
“陆家也是没办法吧,毕竟不是顶级势力,不然早就独吞了。”
“也是,陆家实力有限,哪怕是想独吞,也肯定会遭受反对,到时候吃力不讨好,万一有人急了直接动手,那还真不如一开始就公开。”
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陆家拥有石门的事。
理性分析,陆家这次真的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时候突然有人好奇的提了句:
“你们说会不会有强大的修真者直接动手抢?”
“不至于吧?”有人思考了下道:
“可能性并不高,普通势力抢不了,哪怕是一流势力也需要顶着巨大的压力。
唯一可以动手的,应该只有像道宗,剑一峰这种顶级势力。
可是顶级势力可不是一家两家。
一家动手其他人没理由坐以待毙。
到时候大战一触即发,谁也不愿意看到吧。
所以陆家既然公开,那么他们不看到真正的利益,是不会突然动手的。”
其他人觉得这人分析的有道理,纷纷点头。
“原来是这样,陆家还真是聪明。”
“不过要是有散修的强者动手呢?又或者魔修一下脑子突然短路了呢?”
“那就是陆家倒霉了。”
“陆家这种小身板,也确实承受不住,不过陆家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想来也很低调。
就是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被卷入强者的风暴中。”
“也是,要是我,可能就让人直接取走这石门了。”
本来一个个都打算去看看石门,然后研究研究。
现在看来,还是先关注几天看看。
到时候确定没有什么强者动手,没有顶级势力有所想法。
他们再参与的好,不然一不小心就要卷入风暴中。
太危险了。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个一边袖子有些空荡的人,同样走在小镇的街道上。
他听到了那些人的对话,理论上是没有错的,他们的猜测对于一个中等势力的家族来说,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问题在于,他们小看了陆家。
乔乾看着远去的那些人,心中叹息。
“真的有人敢在陆家抢东西吗?”
不管有没有,反正乔乾不看好抢东西的人。
他逃婚出来,走了许多地方,一时间不知道在哪停留的好。
最后决定来秋云小镇看看。
可惜一过来,就听说这里有石门降临,陆家还公开了石门。
“家里的长辈应该也会来,要不还是离开吧?”
乔乾摸了摸空荡荡的袖子,随后叹了一口气。
“还是找个地方住,然后躲着不出来吧。”
他还是觉得秋云小镇比其他地方要安全一些。
在这里等他妹妹让他回去的消息就好。
不过热闹他是不打算参与了,安静的躲着就好。
当然,留在这里还有个原因。
那就是哪怕遇到陆水,他也不担心什么,相对来说面对陆水比面对任何一家少爷都要安全。
因为他知道,对方绝对没有敌意,也不屑用什么阴谋诡计。
陆水那种存在,只要有了敌意,他早就没了。
额,前提是别惹他。
所以能不遇到最好。
砰!
“哎呀。”
刚刚转身的乔乾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撞到了。
哎呀就是对方传出来的。
“对,对不起。”乔乾立即低头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撞到你了,真的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是女的声音,有些慌乱。
乔乾抬头看了下,是一个有些胖的女,不认识。
之后他没有说话,默默让开了路。
没有必要的争执,他不会去争,退一步能海阔天空,他不介意去退。
身为少爷的高傲,贵气,他已经没有了。
从他断手的那时候开始,从他死里逃生后,就再也不想要。
回顾往昔,他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真的很对不起。”林欢欢看着眼前的人不停的道歉,尤其是看到对方空荡荡的袖子后,歉意更浓厚了。
等对方摇头表示没事后,她才放心的离开。
她在被人追,不逃不行,情急之下才撞到了人。
走了些距离后,林欢欢才暗自骂道:
“林欢欢,你连手脚不便的人都撞,难怪要嫁给手脚不便的人。
喵公主嫁到,殿下請俯首 蕭西
活该。”
骂着骂着,她就想哭,好歹嫁个正常人啊。
不过刚刚她除了道歉也没别的办法。
灵石早没了。
还被人追。
“那个人肯定在心里骂我吧,我要是个妖艳货,待遇肯定不一样。
可惜就是个包子货。
好想跟几位姐姐一样。”
咕噜!
林欢欢感觉肚子好饿,想吃包子了。
只是念头刚刚起来,她就立即打消了这想法。
不能再吃包子了,越吃越像包子。
————
无尽的大海之上,有着三道人影,他们身穿黑袍行走在海面上。
翻滚的海浪在他们脚下平息,海上的风暴绕路而行。
黑夜中无人可以看清他们的容颜,更无人可以感知到他们的修为。
片刻后他们止步停留在海面上。
“少爷,应该就是这里附近了。”真武低头道。
是的,这三人自然就是陆水三人。
过来的时候花了一些时间。
主要是要到临海。
一到海边,就能让鲲过来接。
现在鲲在海底,陆水要用它作为感知跳板,找到那些人的存在。
如果是鲲自己找,很容易被发现。
当然,距离太远,他也无法让鲲当他的跳板。
一会时间,陆水收回了感知。
“找到了。”
听到陆水的话,真武还是有些在意的问了句:
“少爷打算怎么对付那些人?”
他可听说那些人有八阶问道,有七阶入道,还有一个大道天成。
虽然他们对这种实力没有足够的认知。
但是,这都不是寻常能看到的强者,危险程度自不必多说。
少爷真跟他们打起来,不说会不会败,但是重伤肯定会的吧?
“过去欢迎一下。”陆水平静的开口。
真武真灵本还打算说什么,可是陆水直接打断了他们:
“你们跟鲲留在这里,我自己过去,适当的时候记得后退。”
说着陆水就独自一人往前方走去。
运气很好,那些人确实在等待时机,似乎要一举杀到陆家。
应该是要用空间门。
心有灵犀一点通
真武真灵看着陆水远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面对这种可怕的敌人,他们去了什么用都没有。
所以不能跟上。
少爷要面对的人,越来越强了。
此时真武真灵发现鲲已经出现在他们脚下,鲲也不能跟上去。
不过鲲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精神,大概闹肚子闹的。

陆水一步步走在水面上。
顺便对着那些人做出了一些简单的判断。
“一个大道天成,初步来看比佛门送死的那位要强。
太强,完全不是对手。”
“三个八阶,有两个已经问道,同样打不过。”
“其他七阶,入道有不少,差距也太大。”
“正常来说过去就是送死,不过现在不是正常情况,可以试试。”
“但是大道天成太危险,哪怕是渡劫,对方也可能对我造成伤害。”
“今天要赶回去,不能受伤。”
这般想着陆水拿出了之前从冥土百炼火翼那里得到的信物。
这是一个类似项链的符文。
这东西他得到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用过。
本来他都要忘记了,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勇到来攻打他家,还要击杀他。
上一次要不是他反应够快,这个杀痕殿主早没了。
“本就是捡回来的命,奈何不珍惜,那我就送你一程吧。
让你见识一下,陆家大长老的剑。”
这般想着陆水就将陆家坐标,以及图像通过那个信物传递给杀痕殿主。
里面附带了陆水一句话。
做完这些,那个信物随之消失。
是陆水毁掉的,为了防止对方反追踪。
即使这样还是有可能被知道在附近。
至于坐标是特殊手段处理的,想要完全得到,就得只身前往。
其他的人,就不要去打扰陆家和平的夜了。
省得家里的客人看到感觉恐慌。
觉得陆家不安全。
一个人跟一群人,给人的感官是不同的。
……
大海的另一边,历千尺走在海面上,嗅了嗅鼻子道:
“近了,应该就在附近。”
“鲲万一有主人呢?”魔修禾雨叶说道。
他们在躲避仙庭等势力,而因为完全不知道期间要做什么,历千尺就决定来找鲲。
能抓到最好,抓不到也能打发时间。
“理论上不可能有主人,鲲那种生物,躲的还是很深的,如果有大概率是海妖一族。
海妖通常不出海,所以得罪一下应该没事。”历千尺继续道:
“而且,只要我们不进海,就不会跟海妖有任何交集。”
“就算没有你知道鲲的实力吗?我们的实力或许不够。”禾雨叶开口说道。
“我赌它还没有成年,只要没成年,就肯定不到九阶。
要是输了我….”
“直播吃你的点心?”
禾雨叶打断了历千尺的话。
“倒是合我意,只是附近没狗,需要赞助。”历千尺不反对直播这种事。
禾雨叶看着历千尺,呵呵一笑,一字一顿道:
“请你自便。”
历千尺:“???”
随后魔修禾雨叶就往前走去,来都来了她自然不会中途回去。
“禾雨叶。”历千尺突然叫道。
“别叫我名字。”禾雨叶头也不会的说道。
“不是,你停下,前面有强者。”历千尺严肃道。
禾雨叶有些好奇的回头看向历千尺:
“强者?”
她并没有感觉到。
历千尺嗅了嗅鼻子,而后惊骇道:
“很强很强,而且人数非常多。
其中有一个可能非宗主不可力敌。
先退一些距离。”
说着历千尺就立即后退。
要知道这是风吹过来的气味,虽然不知道有多远,但是能避开自然需要避开。
禾雨叶也是第一时间退去。
他们宗主才能力敌的强者,这得多强?
而且大海之上怎么会有这些强者存在?
……
在通往冥土的海域处,本在闭目养神的一位中年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眸,冷峻的脸庞看不出喜怒,深邃的眼眸无法洞悉他的思绪。
他身处高空,坐于王位,穿暗黑铠甲,无数强者在他下方,等待着他命令。
冥土十殿之一,杀痕殿主。
是冥土名副其实的最强者。
为了冥土复兴,来到了现世。
只为杀一人。
“火翼的通讯信物?”
“是那个流火?”
杀痕殿主嘴角露出笑意,对方主动联系他,是他没有想到的。
異夢幻想錄
火翼的死,导致他计划失败,他虽愤怒,可并没有盲目动作。
不过这个隐天宗少宗主流火,他是打听过的。
本打算通过算天之法试着找出对方,可惜他的人一无所获。
“让本殿主看看,这少宗主要说什么。”
这般想着杀痕直接连接了这条通讯。
只是刚刚看一眼,他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看到了一处地方,以及坐标的一部分。
当然,他还听到了一句话。
很简单的一句话:陆家坐标,陆水在家,坐标能直接进入陆家区域。
“陆家坐标?这人居然知道我要去攻打陆家?
而且还在知道我们针对的是陆水,消息倒是灵通。
不过这坐标不完整,可却能直指目的地。
要我直接进入?”
随后杀痕殿主直接在虚空抓了下,最后信物直接被他从虚空抓了出来。
“位置不远,看来他在海域上。
陷阱的可能性不高。”
杀痕殿主站了起来,他看着下方的人。
在海面上有一些人在围着一个阵法跳着,仿佛在沟通天地。
是在算天。
他们在算陆水的具体坐标。
“还要多长时间?”杀痕殿主突然问道。
听到杀痕殿主发问,下面立即有人开口道:
“天亮之前便可完成。”
“将陆家的坐标送上来。”杀痕殿主又道。
这时有人直接飞到了杀痕殿主身边,恭敬的递上一块冥石。
接过冥石,杀痕殿主便开始查看坐标。
“有一点的差距,看来确实可以试试。”这般想着,杀痕殿主就有了决断。
“你们继续算陆水,我去一趟陆家。”说着杀痕殿主一步迈出,他打开了空间门要直接顺着坐标进入。
因为这坐标的特殊,只能他一人进入。
手段不错。
不过杀痕殿主有足够的自信。
对面哪怕是陷阱,也留不住他。
顺便过去跟陆家问个好。
至于低调点还是高调点,这还用说吗?
他冥土十殿来现世,需要低调吗?
杀痕殿主离开了,不过其他人没有丝毫的放松,而是各持其职。
等到最后的答案。
至于杀痕殿主那里。
他们自然不会担心,杀痕殿主的强大,所有人有目共睹。
————
陆家区域。
漆黑的夜下,并没有显得冷清。
尤其是今晚,有不少人来到陆家。
很多人都是为了那扇石门而来。
其中东方夜明夫妇就是这个时候到的,他们知道消息后,几乎是第一时间出发的,所以这个时候就到了。
来时没有通知陆家的人。
神秘特工:嚣张王妃抵不住 暖歆
主要是为了给他们女儿一个惊喜。
好久没看到那个脑袋不灵光的女儿了。
说起来还是有些想念。
当然,这么急着过来,也是有些担心这里人多,那个傻女儿闯祸。
倒不是担心得罪谁,而是眼睛容易被人觊觎。
那眼睛东方家那些老家伙知道后,人都惊呆了。
直呼暴遣天物,换一个东方家的娃多好。
东方夜明就不屑,换一个能他女儿一样这么待在陆家?
东方家得掖着藏着多久?
每天提心吊胆。
“东方道友?没有想到你们也来的这么早。”两位中年人走向东方夜明,他们一过来就客气道:
“东方夫人也在。”
“风知道友,威岳道友。”东方夜明客气道:
“两位消息这么灵通?”
木槿只是轻轻点头没有言语,她不认识这些人,所以有基本礼貌就好。
“刚刚好跟威岳道友在附近,可以说亲眼看到那个东西落下,途中听到了一些消息,就直接过来看看。
只是有些担忧。”风知道人轻声摇头道。
他们都是门派的长老,不过只是中等门派而已。
跟东方家差不多。
但是这些人可没有东方夜明有前途。
所有人都知道,东方夜明绝对能踏进七阶入道。
所以对他都不敢摆架子。
而且对方可是族长,这些人也没人敢摆架子。
“担忧?”东方夜明不明所以:
“道友能否为在下解惑?”
“东方道友跟陆家关系不一般,可知道陆家是什么级别的势力?”一边的威岳开口问道。
“比我东方家强。”东方夜明说道。
这是事实。
陆家族长还比他这个东方族长强。
他东方夜明天赋超群,悟性惊人。
可是在陆族长面前,几乎就是按在地上摩擦。
那就是个变态。
他之所以夜里来,不通知陆家的人,除了给女儿惊喜,还有两个原因。
一是避免他妹妹亲自下厨宴请,二则是避开陆族长的切磋。
那是轻则骨折,重则卧病在床。
尤其是他还听说茶茶一直在闯祸。
唉,自己这个大舅哥,缺排面。
“确实比东方家强,但是也就比东方家强而已。”风知道人看着东方夜明道:
劫爱记
“东方道友或许没有看到石门并不知晓具体,那门上面有两个字,葬神。
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没人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东西的不凡。
尤其是看到那扇门后。
更能直观的知晓门的特殊。
东方道友觉得一些顶级势力,他们不动心吗?”
“尤其是虫谷。
据说最近虫谷天降灾劫,资源有所缺失,这门他们如果得到,几乎是能补充全部的亏损。
东方道友觉得面对这些顶级势力,陆家能做什么?”威岳道人也跟着开口。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所以他们并不看好陆家。
“那扇门公开出去,或许就是陆家故意不打算要了。”风知道人猜测道。
东方夜明跟木槿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跟陆家熟,所以知道的消息跟这些人肯定是不一样的。
尤其是东方家是怎么活过来他们知道的跟一清二楚。
陆家大长老的身影他们见过一次。
那总感觉让人无法忘怀。
至于虫谷,他们可是知道,就是被陆家大长老一剑劈了。
但是这些事他们不能说。
只能顺着他们的说话。
“这么说,两位是担心不久后,石门就会易主?”东方夜明问道。
“是的,所以我们如果有所研究,也有可能被那些人灭口。
而且在这里不一定安全,陆家公开会引来不少强者,到时候陆家根本镇压不住。”威岳道人叹息。
东方夜明跟木槿对视了一眼,两人什么都没有说。
他们觉得,给那些顶级势力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陆家放肆。
这就是差别。
越是强大越畏惧陆家。
而不上不下的,就很难把陆家放在眼里。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秋云小镇。
只是刚刚来到秋云小镇,天空突然间出现了一股气息。
这气息极为强大,强大的让人有些心悸。
东方夜明第一时间看向天空。
风知等人也是抬头望去。
“这,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强者,真正的强者,他们还是来了,连一晚上都等不起。”
东方夜明皱着眉头,他把木槿拉到自己身边。
他有些不理解,到底是什么人来了陆家,而且真的很强大,光是气息都让他胆颤。
这气息出现后,一道光随之在空中点亮,一道门正缓缓打开。
随着空间门的出现,一股磅礴浩瀚的气息随之宣泄而出。
轰!
天空仿若晴天霹雳。
整个陆家区域都被这磅礴的力量炸醒。
睡在公园的狗子跟不灭仙人抬头看向天际皱起了眉头。
“仙之颠,很接近全盛时期的我。”不灭仙人有些惊讶道。
“哼!他死了。
我狗爷的地盘,也是他可以放肆的?
本大爷叫几声的功夫,他就凉了。”狗子趴在地上不屑的说道。
当然,它没打算冲上去叫。
牙疼仙人的全盛期是什么状态,它多少是知道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秋云小镇的上空立即出现了光幕,一瞬间就将所有的负面影响隔绝开来。
但是修为高的人,还是能够感知到那可怕的气息。
这光幕是保护秋云小镇修为弱的以及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