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逍遙戰神 起點-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血色蒼穹閲讀

逍遙戰神
小說推薦逍遙戰神逍遥战神
“你确定你要再次离开吗?”南玉儿的眼神中有些担忧。
听到南玉儿的问话,南护孤露出一个苦笑。
“我现在的力量已经恢复不到从前的状态,只有将我最根本的鳞片拿回来。”
其实南护孤觉得被人抓住其实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得不说出来。
得知这个事情之后,南玉儿表示十分愤怒。
原本她也想要跟随南护孤一起回到人类世界,可是这边还有一些事情尚未解决,一时之间将她牵绊住。
南护孤伸手摸摸南玉儿头顶:“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在这一场战斗当中胜出,等到你结束之后再来人类世界也可以。”
其实南玉儿应该是最想要进入人类世界的,只可惜因为或多或少的事情,让他原本前进的脚步被迫停下。
等到和南玉儿告别之后,南护孤便转身离开。
在南护孤刚刚离开的时候,南璀星便出现在南玉儿身后。
“其实你完全可以跟他一起进入人类世界,只要你放弃这里的一切。”
鬼帝毒宠:惊世狂妃
说这句话的时候,南璀星的眼神中全部都是诱惑。
南玉儿转过头和南璀星对视。
“在没有成功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离开落日余晖的,我不能够让之前的惨案再次发生,而且我知道一旦你上位,你会率兵攻打人类世界。”
说这句话的时候,南玉儿的眼神中已全然是冰冷。
南玉儿并没有和南璀星多做纠缠,而是转身离开。
反正现在南护孤已经进入人类世界,看样子融合的还算是不错,等到他回头再去的时候,没准还会有人结营。
看着南玉儿的背影,南璀星发出一声冷哼!
也不知道这一场战斗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有时候没有硝烟的战争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它没有结束的时间,更没有胜利的一方。
南玉儿转身离开之后,就遇到前来劝解的南宫文温。
“其实我并不是很同意南护孤再次回到人类世界,他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仍然历历在目,你让他回去无疑是在自揭伤疤。”
南宫文温目光当中全部都是忧虑,他总觉得南护孤这一次的变化太大。
听到南宫文温的话,南玉儿慢慢摇头。
“无论他回人类世界还是不回人类世界,那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并没有给他任何的建议,也没有让他去做什么,一切都是随心的。”
南玉儿说的的确是实话,南护孤在这里也不会获得什么,在人类世界也是未知。
这一切还是需要依靠南护孤自己的选择,前方路漫漫还是得一个人走。
看着南玉儿的背影,南宫文温无奈叹气。
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南玉儿整个人都发生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无忧无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犹豫。
可能真的是王辰改变了南玉儿,也许也是因为落日余晖于这里的原因。
不过无论如何,南宫文温是始终站在南玉儿这边的。
……
南护孤刚刚上岸,就被岸边的阴郁吸引。
他才离开不几天,怎么这里就变成这个样子。
原本热闹的沙滩,此刻一个人都没有,仿若无人之境一般。
南护孤慢慢在沙滩上行走,从一个石头那边翻找到点东西。
其实当天南护孤将手机给丁小雨的时候,就遭到拒绝。
丁小雨告诉南护孤,它会将手机里的电话号码记住,然后将这个东西藏在石头下面,等到他上岸的时候自然可以联系。
南护孤可能也没有想到,他向来都这么快,手机都没有来得及被人拿走,就已经是落在自己手里。
拿到手机的第一刻,南护孤变试探性的给王辰播打去电话。
此刻的王辰正在研究地面上的菌丝。
通天镜 安沉
看到来电通知那一刻,王辰还有些惊讶。
邓心饶有兴致的看着备注,眼神中流露出惊喜。
“看来南护孤已经回来了,”
庶 女 驚 華 一品 毒 醫
听到熟悉的名字,丁小雨也变得精神很多。
“他不是已经回到自己的地盘了吗?怎么还会回来?”
原本在丁小雨的想法中,南护孤只要离开就不会再回来,毕竟都已经是来到自己家乡,怎么可能还会舍得去伤害他的地方。
不过让丁小雨没有想到的是,南护孤竟然给王辰打来电话。
“你回来了”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影帝加藤断 逍遥游百川
其实南护孤也没有想到,王辰竟然会接电话如此痛快。
虽然说之前因为一些问题他被人抓走,但他从来都没有怪罪怪王辰,这明显是个人能力问题和其他因素并没有任何关联。
听到南护孤的话,王辰露出一个笑脸。
“我早就已经是回来听闻你被抓,还想要去营救,没有想到你那么有能力,竟然以自己的力量,从魔爪当中逃生。”
“我可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我这是有贵人帮忙才可以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不过你那边的声音怎么如此嘈杂,你现在在哪里?”
王辰思索一下之后,并不打算让南护孤进入到这件事情。
于是便让南护孤去找坦克。
听到王辰的话,南护孤有些奇怪。
“你现在在哪儿听你这意思你根本就不在公司,我要去找你,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
南护孤想要跟王辰说的事情,自然是关乎于南玉儿的。
他觉得南玉儿的变化,肯定和王辰逃脱不了关系。
如果不将这件事情告诉王辰,他会于心不安。
听到南护孤的话,王辰皱眉。
他本不想让南护孤参与进这件事情,可是电话那头的人却非常坚持。
“我现在也在南海边缘的一个小村庄,如果你能找到的话就过来,不过来的时候最好隐藏好自己的身份,这个地方对鲛人有些不太友好。”
这里以打鱼为生,谁知道打的是不是鲛人这条鱼。
得到王辰嘱咐之后,南护孤自然会分外小心,毕竟前车之鉴还是需要借鉴的。
挂断电话,邓心有些疑惑的看着王辰。
“现在这个情况明显对我们不利,怎么还让他过来?”
原本邓心是打算再说些什么的,可是眼瞧着清雅已经走过来了。
所以他及时停止自己的话语,并且给王辰疯狂打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