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全職藝術家 txt-第五百九十一章 豪放派和婉約派展示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全职艺术家
“旧地如重游
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
歌声流淌。
旋律萦绕。
细细品着这首歌,李央的心脏,忽然莫名一跳,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被悄然融化。
他下意识的看向周围。
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表情,都开始变幻。
现场聚集了整个城市的精英级音乐人们,都是王牌作曲,耳朵何其毒辣,自然听得出这首歌的某些非凡之处。
耳际的歌声,还在继续:
“一壶漂泊
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
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
时间怎么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
我却错过。”
如果说,杨钟明的《蓝星》豪迈大气,有“大乐必易”的境界……
那羡鱼这首歌就是精致与婉约的细腻,是一副徐徐展开的“雕龙画凤”。
豪放。
对婉约。
属于《东风》的淡淡哀愁和无奈,是少年初恋的情怀。
曲风复古中,糅杂了现代的钢琴之魂,却丝毫不见违和。
一切都显得那么融洽。
哀思中。
遐想偏偏。
仿佛人游湖上。
泛舟所见,有青山妩媚,有湖波荡漾,更有光阴在流转。
此情此景,古韵盎然,浑若天成。
惊澜渐起。
古典小调那股天然的跳跃感之间。
琵琶如玉珠滚动;
二胡岁月中起舞;
偶尔穿插的竖琴姿态翩翩。
而当副歌部分的旋律响彻,厅内的气氛似乎都发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所有人的心弦都被倏然撩动: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
而如今琴声幽幽
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李央的嘴巴,逐渐张大了。
而李央的左侧。
那名之前大谈《蓝星》作曲之精妙的王牌作曲人,则是眼睛瞪的像乒乓球。
李央的右侧。
那名说“杨钟明稳赢”的王牌作曲人,则是表情宛如便秘,像是在听xx好声音现场演唱的某位导师。
颜艺神还原。
其实歌声并不浓烈。
这段副歌的演唱,清淡如饭前细细品尝的清酒,只有微醺的醉意。
但……
在所有人毫无防备的时候,那股醉意仿佛瞬间涌上了心头,比之烈酒的后劲都强。
大家都醉了。
醉在小院篱笆中。
这时孤灯已经燃尽,昏黄的夜色中,浪迹天涯的旅人在饮下漂泊酿成的醇酒后,缓缓吟出一曲年幼时候的记忆余音。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
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
荒烟漫草的年头
就连分手都很沉默
……”
醉意渐消。
这一刻,明明身处现代堂皇的大厅,所有人却感觉,自己隐约中看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时代,渐渐在千百年中模糊了轮廓。
没有爆裂的鼓点。
没有燃炸的间奏。
不需要华丽的嗓音。
这是一个娓娓道来的故事。
当第二遍副歌收尾,余调中只剩音乐,但似乎也无需旁白和赘述,大家便依然读懂了歌曲的表达。
歌曲的结束,似乎也是所有人的梦醒时分。
忽然有种遗憾……
所有人,似乎都在沉默中,怅然若失。
那个年岁的无奈,不浓,不淡,不愿想起,不会忘记。
所有唯美,湮灭在古香古色的岁月中;
所有哀伤,都只剩一句似是而非的疑问: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于是沉默中的人们变得更沉默,伴随着不知何时起,有人轻轻发出的一声叹息。
沉默,终于被又一次打破。
李央有些艰涩的开口道:“出道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忽然意识到我这一辈子都成不了曲爹……”
众人苦笑。
李央的感慨,何尝不是其他人的心声?
这一晚,杨钟明,羡鱼,左右开弓,打碎了太多作曲人的心气,让所有人内心潜藏的小骄傲变得一文不值。
因为在座的王牌作曲人们都明白:
无论是《蓝星》。
亦或者《东风破》。
都是他们写不出的歌。
这辈子都写不出的歌。
这首《东风破》是古风歌,但从综合角度来看……
它还算是古风歌吗?
“如果这首还算是所谓古风歌的话,那《东风破》一出,其他古风歌,似乎都显得不过如此了。”
“钢琴,琵琶,二胡,古筝,好像还有竖琴还是扬琴?”
“是竖琴。”
“哪怕是词的部分,比起《但愿人长久》,这首词更现代,却不可谓不高明。”
“歌词没有刻意说思念和忧愁,但是当音乐响起,你便产生这种感觉,即便是你不看歌词,不听演唱,用哀而不伤形容它非常贴切。”
“古辞赋、古文化、古旋律、新唱法、新编曲、新概念。”
“无论意境还是旋律亦或者格调都是上上之选,这是精雕细琢,把古今音乐都几乎完美结合的神作。”
“这是一种……”
“新的风格……”
“或许称他为古风音乐的大成之作,也不为过,古风的天花板,被他这首歌抬到了很多曲爹都触摸不到的地方。”
“……”
众人讨论着。
没有拍案叫绝没有口沫横飞。
但看似平静的语气中,其实蕴含着更深层次的震撼!
这种震撼,在大家继续听其他曲爹的作品时,没有再次感受到。
于是……
在把赛季榜的歌曲大概过了一遍后,有人开口道:“你们觉得杨钟明和羡鱼这一次谁胜谁负?”
唐 美人
金玉 滿堂
李央用手指了指天花板:“天知晓。”
有人提议:“投票试试?”
众人点头。
“支持羡鱼的举起剪刀,支持杨钟明的举起拳头。”
绝恋天涯
唰唰唰。
众人举手。
李央粗略看去,一时间竟然分不清三十人的投票情况,剪刀和石头都不少——
这不是最过分的。
最过分的是,李央分明看到有七八个人,手势在剪刀和石头之间来回变换。
反复横跳。
“能不能别换了?”李央挠头。
“不是我想换。”
那位王牌作曲人似乎有些苦恼:“当我的脑海中响起杨爹的歌,我的大脑就会告诉我这波杨钟明必胜,但当我的大脑中响起《东风破》,我的大脑又会告诉我,羡鱼已经三连冠了。”
“你……”
李央想吐槽,话到嘴边又顿住。
因为大家都在点头。
李央忽然想起自己部落上关注的郑晶,前几天发了一副图……
直到这一刻,李央才明白那副图的含义。
羡鱼是孙悟空。
杨钟明是二郎神。
这一局,不打满三十天,或许根本分不出胜负。
————————
ps:番外是阅文新出的一个活动,所以要全订才能看,关于番外以后有机会应该会写点后续,其实本来是想写鱼王朝某个角色番外的,不过转念一想,感觉写林渊的前世会更有意义,毕竟这本书的正文内不会提到前世的内容,借着这个活动也求一下大家的全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