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笔趣-第七百二十六章 美豔御姐伊芙琳的意亂情迷展示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一边亲吻,另外一边墨非的一双搂着伊芙琳纤腰的贼手,就忍不住往上攀爬了起来……
伊芙琳的肌肤就宛如牛奶般水嫩……
双方之间,随着亲吻,都仿佛有一团火焰被释放了出来。
当墨非放开伊芙琳嘴唇的时候,她大口大口的喘息,因为她气用尽了。
只不过她脸上却挂着甜蜜的微笑。
墨非脸上泛起一抹邪笑,挑起伊芙琳光洁如玉的下巴,再一口印了下去。
同时,墨非一双善揭人衣手,已经本能的解开了伊芙琳睡衣的带子……
伊芙琳似乎也察觉到了,可是她大概是默认了墨非的操纵……
“伊芙琳——!”
忽然从远处传来的一声大喊,打断了墨非和伊芙琳的亲热。
伊芙琳从意乱情迷之中清醒过来,看向声音来处,是远处乔纳森朝着他们扑腾了过来。
“是我哥哥!”
“唉。”墨非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应该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乔纳森,我们在这里!”伊芙琳连忙挥手道。
下一刻,伊芙琳好像才想起了什么,猛地看向自己的睡衣,带子已经被墨非给解开了……
她娇嗔的瞪了墨非一眼,然后连忙寄好了自己身上睡衣的带子。
“乔纳森已经看到我们的方向了,我们还是先上岸吧!”墨非指了指不远处的岸边,笑道:“夜晚河水也凉,你再浸泡下去,就怕真的感冒了。”
伊芙琳想了想,感觉也是,就和墨非拖着行李箱子,上了岸边。
她随手拿着的行李箱,就是装她衣物的,所以她从里面拿毛巾擦了擦身子,然后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动作很快。
等伊芙琳衣服换好了,乔纳森才来到近前,也上了岸。
乔纳森身后跟着欧康纳。
轮船早已经被点燃了,不得不说,那些法老侍卫的后裔是真狠,杀人放火,这一套连招用得太熟练了,在他们不知道伊芙琳法老王公主转世之身的情况下,伊芙琳落到他们手上,怕是都会直接落个枪杀的下场。
熊熊大火,照亮了尼罗河盼,景象颇为壮观。
伊芙琳她们也没什么看热闹的心情了,等人都聚齐了,直接就离开了。
毕竟敌人的追杀还没有终止,只要伊芙琳不愿意放弃去往哈姆纳塔的地图和她所不知道的装地图的盒子,对方就会如影随形。
从船上下来,墨非一行人沿着尼罗河畔行走。
靠着手电筒和探照灯,路上倒是没什么事情。
从夜晚差不多走到了黎明,墨非他们方才看见了一座临近沙漠边缘的小镇。
“这里就是临沙漠的最后一个小镇。”欧康纳说道:“我们在船上丢掉了大量的设备和物资,刚好在这里采购回来,只不过物价贵不少。”
“终于能歇息一阵了啊!”伊芙琳靠在身旁墨非的身上,气喘吁吁的说道。
不得不说,这一路上伊芙琳的毅力和体能,真是让墨非刮目相看。
见她一个女孩子,走了大半夜得路,累得不行,墨非提出背她前行,她都拒绝了,硬是自己一个人走到了这里。
看来伊芙琳想做一个考古学家,可不是随口说说而已,她是付出了足够的努力的,至少体能训练是不错的……
“是啊,走一夜的路,咱们得去开几个房间,好好睡上一觉,养精蓄锐,才好进去沙漠。”墨非说道:“不然沙漠本就那么凶险了,我们再拖着一副疲惫之躯进去,怕是有进无出啊!”
“有道理!”乔纳森连连点头道:“别说了,咱们快走吧!”
夜晚从船上被赶下来,他们现在真的是又累有困又饿又渴,再不修整一下,怕是倒毙在路边了。
几人到了镇子里面,敲开了一座旅馆的大门,简单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水后,然后开了几个房间,就沉沉睡去。
一直睡到了午后,补吃了午餐后,众人才聚集在一起,去市场上购买物资。
“shit!他们简直是在抢劫,抢劫啊!”乔纳森大叫道。
在这座小镇上,一切在开罗随处可见的物资,何止翻倍那么简单,至少五倍起步,甚至十倍都不稀罕。
“行了,乔纳森,买了吧!”墨非道:“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儿抓不住流氓,你又何必为了一些小钱和他们斤斤计较呢?要知道,哈姆纳塔里面埋藏得可是埃及最富有的法老王的财宝,黄金和珠宝多得能够砸死你!”
“也就不是你出钱,你才不知道心疼!”乔纳森捂着口袋,一脸肉疼的说道。
墨非想了想,说道:“你这话还倒是提醒我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有钱人呢!”
他掏出了自己的装钱的大钱包,一并丢给了乔纳森,说道:“用我的钱吧!”
多亏了墨非刚来这木乃伊世界的时候,遇到了一些热心的清真兄弟,非要把自己的一身家产,送给孑然一身的他,所以墨非现在也是很有钱的。
乔纳森打开看了看,立即喜笑颜开:“原来你这么有钱啊,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不行,乔纳森,快把钱还给墨非!”一旁的伊芙琳却是急了。
此时的伊芙琳换上了一身沙漠风的服饰,黑色的纱衣,轻纱覆面,清凉而透气,还非常富有野性的魅力,又同时阻挡风沙,在这沙漠边缘,乃是最合适的衣服,镇子里来来往往的女人,大多都穿这种衣服。
而原本先天条件就非常好,白皙的肌肤,姣好的容颜,高挺的酥胸,修长的玉腿,就宛如一个精致的瓷娃娃的伊芙琳,再换上了这一身衣服后,魅力更上一层楼,让墨非都时不时的升起了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不是吧,你们俩这事还没成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乔纳森道:“凭什么用我的钱就应该,用他的钱就不行?”
伊芙琳涨红了脸,道:“有本事等真的找到了哈姆纳塔,你不从里面拿财宝,而是一切都归墨非?不然你一分钱都不舍得出,还想占尽好处?”
“那……好吧,我们一人出一半的钱,到时候找到了财宝,也分他一些,行了吧?”乔纳森道。
“不行!”
伊芙琳还想再说,墨非却摆了摆手,笑道:“算了,我对钱不感兴趣,钱对我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
“我跟着你们到哈姆纳塔,不过是想见识一下古埃及文明的风貌而已罢了,却是没有想过从中挣钱什么的。”
“伊芙,你看你看,墨非都说了,他不是在乎钱的人!”乔纳森道:“他是那种拥有高级追求的人,你在他面前提钱,纯粹就是侮辱他!”
“墨非!”伊芙琳生气的瞪了墨非一眼:“你家里有钱,也不能这么不放在心上啊!要不然,再多的钱,也迟早有用完的一天!”
墨非刮了刮伊芙琳的鼻子,笑着说道:“等你有一天看到我家里面的账目你就知道了,我家里的钱,还真没有用完的一天!因为我每天花的钱,远远赶不上那些钱增值的速度。”
嗯,只要有强盗的地方,那就是墨非的家,他家里的钱也的确是一直在增值,就说这茫茫沙漠之中,究竟有多少墨非的家人在守望着,连墨非自己都不清楚。
“你家里真的有那么多钱?”伊芙琳怀疑的看着墨非。
“在这个时代,华夏人能够出国留学的,一定都是华夏最有钱的那一批人。”墨非耸了耸肩,说道。
这下子伊芙琳也懒得阻止了,既然墨非家里可劲的有钱,他又一点不放在心上,那么她就同意了让墨非和乔纳森一人出一半的钱购买物资。
只不过倒是真的找到了宝藏,乔纳森所能得到的财宝,也要和墨非均分才行。
“哼哼,还真是女生外向啊!”乔纳森气呼呼的暗道。
不过能不能找到哈姆纳塔,能不能真正得到里面的财宝,也是一件未知的事情,万一他付出了全部的身价,购买了这些物资进入沙漠,结果却一无所获怎么办?有个人来摊平他的风险,换个角度来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再说了,为此自己得到了一个钱多得花不完的妹夫,感觉也蛮好的……这个有钱的妹夫,总不可能看着他的大舅哥穷困潦倒吧?
转换了心态的乔纳森觉得,似乎得要尽快推动自己妹妹伊芙琳和墨非的关系前进啊,一个优质的长期饭票,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如果寻找哈姆纳塔的计划失败,那么他下半辈子,就得靠墨非这个来自华夏的少爷了。
去沙漠,最重要的无疑是水,然后是食物,其他还需要御寒的衣物、指南针等等杂物。
大家东西都购买得差不多了,墨非看着一人一匹的骆驼,忍不住对乔纳森说道:“如果真的找到了哈姆纳塔,我估计你会后悔得痛苦,这点骆驼,又栽得了多少黄金珠宝?”
乔纳森想了想黄金珠宝的重量,立即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赶紧又去买骆驼了。
墨非只对哈姆纳塔里面的太阳金经和亡灵黑经感兴趣,至于里面的财宝,都给乔纳森这个大舅哥也没什么。
至于死人的钱不好拿……
伊芙琳这个塞提一世法老王的女儿取用塞提一世珍藏的财宝,这不就是合理合法、理所应当的吗?谁还能说出个不好来?
……
行走于沙漠。
乔纳森骑在骆驼上,一脸哭兮兮的说道:“妹夫啊,我这次可是把一身的积蓄都用出去了,如果此行一无所获,那我就彻底破产了。”
听了墨非的话,乔纳森去了市场上购买了大量的骆驼,墨非他们三人一匹都有多余的,也耗尽了他的钱包。
“没事,如果你真的破产了,那你来华夏,我管你后半辈子。”墨非笑道。
“妹夫,你真够意思!”乔纳森为墨非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怪不得我妹妹能够看上你,因为你有这个资格!”
“说起来,我家似乎都有些高攀你了,我这个妹妹啊……”
“闭嘴!”伊芙琳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了乔纳森一眼:“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就算她对墨非也有意思,你这个混蛋哥哥也不能当做大家的面,大肆宣扬啊!
还特么高攀……
我高攀你妹啊!
你想和人家打好关系,也不能拿我做筏啊,我还是不是你亲妹妹了?
讲真,伊芙琳还真不是那种贪婪无度的拜金女人,金钱她也觉得很好,却远没有到痴迷的程度。
就像哈姆纳塔传说中有无数宝藏,伊芙琳更在乎考古发现,以及对自身那冒险精神的满足。
欧康纳对乔纳森一口一个妹夫长、妹夫短的,也早就不满了,伊芙琳和那个小白脸之间的进度以及很快了,恋情正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全垒打了,乔纳森这个伊芙琳的哥哥还在搞风搞雨,似乎是想坐实伊芙琳和那个小白脸之间的事情……
“都省点力气说话吧,我们可是有好几天的路程呢,现在聊得开心,之后有你们哭的!”欧康纳不阴不阳的说道。
烈日当空,万里无云,身后黄沙漫漫,留下一串串足迹。
行走在沙漠是其实一件很无味的事儿,沙丘的对面还是沙丘,远方的远方还是远方,寂寥空洞,一目成空,只有真正走过沙漠的人才会明白。
沙漠之中的昼夜温差也极大,白天热得受不了,晚上却是让人冷得受不了。
哪怕大家都准备了御寒的棉衣,还生了火堆,但是仍旧冷得牙齿发抖。
“墨非,你不冷吗?”
吃完了晚饭,裹着棉衣还冷得瑟瑟发抖的伊芙琳,看着墨非似乎毫无所觉,不由得好奇道。
飞刀问道
“我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壮,这点寒冷,算得了什么?”墨非道。
伊芙琳摸了摸墨非的手:“真的诶,你好像火炉一般,是怎么做到的?”
“从五岁开始练武,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武功大成,你也行的。”墨非笑了笑道。
“这样啊,看来我是不行了。”伊芙琳遗憾的摇了摇头,却记住了墨非身体宛如火炉一般的感觉。
夜晚,万籁具寂的时候,墨非帐篷的拉链却被人拉开了,一个冷呼呼的物什撞入了墨非怀中,伊芙琳的声音传来:
“太冷了,我受不了了,墨非,我想抱着你一起睡,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