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71章 米露的態度推薦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气氛,有点尴尬。
我也没法言语找补,更说不出类似,我们都离婚了,你做什么和我关心这样的话。
米露下午找工作,十有八九是受到李柔刺激。
而她这时,凑到我跟前很小声的,说出自己工作:“我应聘,做了平面模特。”
“这样啊!”
我,没多少反应。
平面模特…
应该是,给一些厂家宣传做封面,这在如今很常见,特别是卖衣服、买首饰的商家。
大概,就是在淘宝模特那种…
艹!
不对。
猛然中,我特么惊了下,下意识脱口:“这特么不就是嫩…”
“你要不愿意,我立马解约。”
“……”
“叶飞,不许生气。”
“等下、等下。”
摆摆手,看着和我拉开距离的米露,很着急的样子,在眼前连番说着。
至于?
我也没生气,更不会心肌梗塞。
也对她安慰了声:“你别紧张过度,行吗?”
“我、我…”
“没事,我只是想了解下。”这会轮到我,来劝她冷静。
至于平面模特…
听说过,这行挺乱遭的,本来是挺正规职业,可因为美女较为集中,就被富豪盯上。
从而演变为不雅称谓:嫩.模。
当然,以米露现在年龄,说嫩就有些…
哦!
好像,没关系。
因为保养的好,单纯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五、六岁,更别容颜,绝不是寻常嫩.模所能比的。
她去哪行,就是羊入虎口。
要轮番的面对,各种物质诱惑,更别说米露还…
瞥了眼有手旁,还在专心致志包着四不像饺子的叶玲,硬生生的,将话憋了回去。
我没说话,而也冷静些许的米露,同样沉默。
话题,暂时搁置。
之后在稍显沉默气氛中,和叶玲一起…
哎!
和面、擀皮连带着包,都是我操作,那娘俩,只是负责帮倒忙。
但还算顺利,饺子顺利下锅、煮好了,而米露来到厨房,帮我端饺子时,快速来了声:“谢谢。”
接着,很快离开。
这…
哈!
也许她,感觉到我的变化。
刚才搁置话题,不止是女儿在场,还有我,想到了今天分别面对的李柔、米菲,知道了自己毛病。
总是,习惯先入为主。
米露选择平面模特,比如有她理由、考量,与其这会刨根问底,不如给彼此空间。
我,变得挺快。
或许是因为心脏病,自己多加注意。又或许,经历很多事后,已经到了改变时刻。
而米露,也真的变了。
同样处事不惊的她,笑着陪女儿吃饺子时,不忘逗她:“找找看,那个是玲玲包的?”
“这个、这个。”
“哇哦,妈妈可以吃吗?”
“嗯、嗯。”
点着头的叶玲,期待受到认可。
而米露,自然是温柔的妈妈,吃下那颗形状想面团的饺子后,鹅蛋脸上,浮起赞扬笑容。
捉个大盗做媳妇 穆小尘
也露着女儿,笑道:“真好吃,和你爸爸一样棒。”
“耶!”
得到满意回答,叶玲再次欢呼。
而我,始终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们娘俩不知所云…明明真实,却有着恍惚感。
幸福在身边,又很远。
玛德!
我,这是怎么了?
而胡思乱想时,后背三角肌一带,传来阵阵绞痛。
还好,不是太明显。
但心里也清楚,这是心肌梗塞征兆,当然,没必要太吓唬自己,只是征兆而已。
从小守着有心脏病的母亲,经验我还是有的。
但这,足矣影响心情。
走过去放下手中饺子,摸了摸女儿头后,对米露说:“今天事挺多,我有些累了。”
“啊?”
“不用紧张,就是没什么食欲,想早点睡。”
“嗯。”
“玲玲晚了一下午,你也早点哄她睡。”
“好。”
“晚安。”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不是基佬
提前道了晚安后,我回到卧室。
的确!
今天,发生了好多事。
在医院,得知自己身体情况,并知道有两种选择,我选择洒脱,而李柔建议稳妥。
米露没任何表示,但下午主动找了工作。
她说要赎罪,用这样方式来得到我原谅,至少让我心里舒坦。
得!
先特么睡一觉,明天,再说。
可…
艹!
躺床上睡睡醒醒,总是不踏实。
不装逼!
这是知道自己身体情况后,第一个夜晚,虽然下午陪着女儿玩的舒心,但真正一个人时…
要说不怕,那是纯扯蛋。
必须,需要时间适应。
就这样处于心灵折磨,直到后半夜,听到脚步声和米露微微声音:“你,睡不着吗?”
“……”
“可以的话,我想陪会你。”她声音,小心翼翼。
让本想装睡的我,不忍心在骗,也还口:“米露,从中午开始,你就太紧张了。”
“我怕。”
游戏复苏倒计时 想重开马甲
“哈!”
笑着,从床上坐起来。
明明也怕的我,依旧装作坦然:“你老这样,会影响我的。”
“是吗?”
“是。”
“那我想和你,一起适应。”说着,米露走到身旁。
穿着格子睡衣的她,没有穿那件浅色、半透明睡衣那么性格,但增添了贤惠、柔情。
她坐下时,没有靠在我怀中。
接着窗外月光,我看到米露眼眸中,有份坚决。
而她也将吃饭时搁置话题,再次谈起:“以前在4S店工作,我客串过车模,被一些经纪公司联系过。”
“哦!”
“那边说,做平面模特收入很高。”
“哪行很乱。”
“确实。”
米露不否认,还更直接:“像我这样虚荣的女人,很容易遭到诱惑,从而出卖自己。”
綠茵 傻 腰
我…
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而米露话在继续:“我背叛过你,一度在奢侈品中,彻底迷乱了心性。”
“别说了!”
“我…”
米露,顿了下。
但一天来小心翼翼的她,这次是坚决:“可之后,我觉着自己很脏,脏到恶心。”
“……”
“若未来,我仍经不起诱惑。”月光下,米露低下了脸庞。
隐约中,可见她身体的颤抖。
我,仍没说话。
不是无言,而是在给她时间和释放,甚至心中,隐隐产生了期待。
也不知,过了多久。
甚至恍惚中,不知时间长还是短。
只知道最后的米露,说出这句话:“我若禁不起诱惑,也就没脸,在出现在你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