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兩界修 ptt-第314章 借用身體看書

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两界修
隐身在巨大植被之中的陆晨猛地睁开眼,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情,心脏也剧烈的跳动起来,也完全顾不上意识上疼痛,因为控制别人的同时也能感受被控制之人身体上的感受。蒙斯被击倒的那一刹那,陆晨也不好受。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值得了,因为他见到了自己要见的人。
最后的那一撇,他可以肯定的告诉自己,那就是陈小曼,虽然此时伊人的面容有些憔悴,但是那熟悉的样貌,熟悉的气息,他怎么会不认得。
幸亏此时陆晨体内是一个修炼了上万年的龙魂,这才没有让他一时冲动立即跑上去救人,他慢慢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那个老者让他意识到那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不但能在第一时间认出来蒙斯是被一道意念控制,出手也很是毒辣,尤其是他手里的那根拐杖,威力非同一般。因为对凡间修炼之人了解的不够多,陆晨也不能判断,那名老者来自哪里,修炼的哪门哪派,不过既然找到了,他就不会轻易放弃,只要自己好好计划一下。
“哼!敢毁我意念,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陆晨再次看了一眼远处的那处城堡,此时那边已经是灯火通明,肯定时刚才的打斗惊动了很多人,现在再想偷偷摸摸的进去不太可能了。
丑后戏君
自己现在法力仅仅是灵魂的力量比较强大,身体素质远远跟不上灵魂的支配,何况姬青现在什么法力也没有,要想把一个大活人轻松的带出来是不太现实的,何况还有一个神秘的老者,陆晨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冲动。最保险的事情就在再拿自己的灵魂体冒一次险,毕竟还有一个宫安国还没有出现,他想到了一个方案。
“你有没有发现有点不对劲!”宫纬来突然转过头问宫纬民。
“什么不对劲?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咦?好像城堡里的灯亮了很多!难道是陆先生被发现了?”宫纬民本来还不以为意,不过他仔细观察了一番,突然紧张的喊道。
“嘘!你小点音!应该不会吧!他……应该不会!”宫纬来虽然阻止了自己的弟弟,但是心里也开始打鼓,毕竟陆晨进去已经有半个小时左右了,这不禁令他想起了上次闯罗斯费勒德家族位于伦敦那出庄园的事情,难道这次又是一个陷阱?
“我看咱们不能再等了!赶紧过去接应一下陆先生!”宫纬民开始急了,也许他跟宫纬来心有灵犀,也想到了上次的事情。
宫纬来狠狠的攥了一下拳头,一咬牙说了一个字“走!”
不过他刚要拉开车门你就听见已经下车的宫纬民传来了一阵惊呼“陆……陆先生,您……您回来了!”
陆晨他们的车子没有开车灯,就这样在昏暗的马上上疾驶,不过好的是,在他们转过几个转弯之后,马路上出现了明亮的路灯。
与默默走开的陆晨他们不同,此时那处城堡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死了三个人,这绝对是大事了,尤其是这里的保镖,个个神情紧张,蒙斯他们是认识的,也是他们在这里的负责人,现在头头死了,他们能不紧张吗,就这保卫不力的责任是脱不了的。出人意料的是那名老者并没有因为两个徒弟的死亡而有太大的悲伤,反而是那双眼睛中透着贪婪的光泽。
斯勒德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那边终于还是来人了,那也就是说自己在利物浦的城堡有了最稳妥的保障,看来自己这次押对了宝。这个福莱希斯曼跟他们的教会果然关键时刻不靠谱,幸亏自己多了一个选择,他冲着站在旁边的费里斯吩咐道。
“费里斯!帮我倒一杯咖啡!这些天太累了,喝完咖啡我要好好睡一觉!”
当然倒咖啡这种活是不用费里斯干的,他只要吩咐一声就可以了,不过看到今天斯勒德的情绪不错,他决定亲自动手,这些天,他是看出来了,斯勒德真是心力憔悴,这把年纪能撑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不大一会儿,斯勒德手上就多了一杯浓浓的咖啡,他满意的冲着费里斯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
“还是你聪明,让我联系他们,这下咱们都可以放心了,如果那个年轻人敢过去救人,恐怕就有去无回了!我就可以加快突破那个陈小曼了,再嘴硬,我就对她不客气!”
只是在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牙齿似乎咬的紧紧的。想到陈小曼,他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淫邪的光芒,漂亮的女人谁都喜欢,跟岁数无关,何况陈小曼还是那种倾国倾城的美人。
费里斯只是笑呵呵的称是,也许是对于眼前这个人很了解,所以他并不打算说什么。
就在斯勒德得意洋洋的在脑海里勾勒一副美人图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那刺耳的铃声把他一下拉回了现实。
斯勒德抓过电话:
“喂?是我!什么……?”
“嘭”伴随着斯勒德猛地站了起来,手里的咖啡杯也掉到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浓浓的咖啡顺着光滑的地板慢慢的流向远处的地毯。
“陆先生,咱们今晚真的什么都不做吗?”宫纬来把陆晨送到酒店房间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们休息吧!”陆晨摇了摇头,今晚他是要做点事情,但是这兄弟俩还真帮不上忙。
不过就在宫纬来兄弟俩刚要离开的时候,陆晨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叫住了二人,
“你们等一下,今晚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守在我的门口,任何人不准进来。”
宫纬来一愣,不过脑海里马上想到一个东西,难道这位陆先生晚上要做法?以前对于这些东西他是嗤之以鼻的,哪有横练一身功夫来的保险,可是自从上次见到陆晨那恐怖的控人之术之后,对这方面也是敬畏的很。
“好的!陆先生你放心,不会有任何人打扰您!”宫纬来保证的说道。
进到屋子里的陆晨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床移到了门口,把门堵得死死的,上次的教训他要吸取的,这时候他不禁想起了那个刘福山,要是像他一样能设置一个禁制就好了,不过眼下也只能依靠宫纬来兄弟俩的守护跟自己做的简单的防护措施。
做完这一切,他又来到窗口,因为他们住的是十楼,除非有跟他一样的能力,否则爬上来的可能性不大。
罗斯费勒德家族的城堡内,现在终于安静了下来,蒙斯跟那两个人的尸体应拖走了,这里的保镖也重新领了任务,各自散开,就是被蒙斯撞坏的那扇门,也被一个巨大的衣柜给当上了。而那名老者就盘腿坐在走廊的尽头,手里依然是那根拐杖。
在地下室的一个房间内,还有一个人是心急如焚,他已经试过很多种方法,但是就是打不开那扇厚厚的铁门,他已经被关在这里两天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肯定是自己的消息传递过去,那边来人了,所以自己才被看管的如此严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宫安国,两天前他就突然被关在了这里。
就在他坐立不安,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的时候,突然,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
“我想借你的身体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