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線上看-第二章 三個階段讀書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甲板上的喧嚣过去之后,方别独自一步步走入船舱之内。
颜玉正一袭白衣,坐在船舱的窗边看着船外的风景,眼前摆着一杯略带余温的清茶。
茶并没有喝。
“所以这些士兵都已经出发了?”颜玉看着方别,问出了似乎有已经没有悬念的事情。
“是的。”方别静静点了点头。
“真是无趣啊。”颜玉感慨道。
“明明是你所希望的结果,但是这个结果最终到来的时候却会感到无趣。”方别看着坐在那里的白衣少女,表情上流露出无奈的味道:“你们女生还真是难哄啊。”
“我大概不是什么女生?”颜玉看着方别静静说道:“坐吧,我请你喝茶。”
“你只有一杯茶拿什么请。”方别斜眼看着颜玉说道,但是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我还没喝。”颜玉看着方别笑了笑说道,然后将那杯茶推到了方别的对面。
“所以说一杯茶也需要殿下的赏赐吗?”方别看着颜玉淡淡问道。
“赏赐的话,一杯清茶肯定是不够格。”颜玉笑了笑。
她看着方别的眼睛,少女的黑眸映着对方的容颜:“我们长话短说,如今东瀛的军队已经成功进入了高丽国的境内,对于接下来的战局推演,你有什么看法?”
“我又不通晓军事,你问这种问题就好像在问一头大象今天天气怎样。”方别看着颜玉一本正经地说道。
“但是或许大象对于天气的预测要比一些专业人士还要准呢?”颜玉笑了笑说。
“那么就要问殿下您想要知道一点什么了。”方别看着颜玉说道。
“我想问大象先生很多事情啊。”颜玉看着方别笑道:“比如说东瀛军什么时候能够打进汉城?”
汉城就是高丽国的首都。
“这次进攻单凭高丽国一个国家肯定是没有希望能够阻挡东瀛的进攻,这次织田信长共出动水军八千七百五十人配合七百艘大小舰船供运输士兵以及海战之用,陆战军队分为九个军团,人数从少到多从一万到两万不等,总数达到了十五万人,并且在东瀛本土还有十万人的预备队随时可以补充。”
“简单来说,这是一场倚强凌弱,速战速决的战斗。”
“不出意外的话,自从大军登陆算起,差不多二十天内就能够攻破汉城,三个月内几乎就可以占领高丽全境。”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方别看着颜玉缓缓说道。
其实整个作战计划,颜玉作为重要的高层人员都有所参与,这些具体的军队数字与情报少女了如指掌,而单单从这些数字来看,就可以看出来这次东瀛的征讨高丽,是真的倚强凌弱全力以赴的姿态。
“所以说大象先生知道的事情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呢。”颜玉看着方别:“那么既然这样,神州什么时候会出兵?第一批军队又什么时候能够抵达高丽?”
“老实说现在大周也处于相当焦头烂额的状态,虽然随着东瀛国内的统一和稳定,以及广济奇将军在东南的大力扫荡,甚至说因为汪直的死去,总之这场持续百余年的倭寇之乱终于有了平息的迹象,但是北面的瓦剌始终蠢蠢欲动,建州的女真也在逐渐扩张,这个时候去倾全国之力来到高丽去打这场战争,多少有点捉襟见肘的味道在这里。”方别静静说道,他看着颜玉,笑了笑:“简而言之,现在球终于回到了那位陛下的手中。”
“一直以来他都高高在上,我们的任何动作都对他产生不了任何的影响,但是这一次,我们成功将球扔了过去,怎么扔回来这个问题,终于要让他来决定了。”
少年的表情带着些许的玩味味道:“总之,能给他添麻烦的事情,总还是会感觉很开心。”
“真希望你能够一直开心下去。”颜玉看着方别说道:“但是只有这样是不够的,我们的目的并不是看着东瀛生生吞并高丽,并且直接成为大周的一个强邻。”
“如果能够做到这样,我想织田信长会很高兴的。”方别看着颜玉说道。
“所以也不能够让织田太高兴了。”颜玉平静说道:“虽然说这次远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胜利,但是如果能够看到一场大胜,这同样是他们所期望看到的。”
“没有人会不喜欢胜利,尤其是战争的胜利,东瀛人与其说不喜欢战争,更准确来说是不喜欢自己战败的战争,毕竟战胜之后可以获得海量的土地,人口和资源,将士们同样可以获得封赏和土地交给子孙后代。”方别静静点评道。
“总之大周大概什么时候会出兵?”颜玉问道。
“这个很难说,如果估计的话,大概会在汉城被攻破之后就会有第一波求援传到燕京,不过求援需要时间,判断也需要时间,还有一点必须说明的就是,高丽太烂了。”方别静静说道。
“太烂了?”颜玉反问道。
“是的,太烂了。”方别重复确认道:“他们独处一个半岛,已经数百年没有兵戈之难,况且从最开始所信奉的就是事大主义。”
“所以事大主义,简单来说就是承认自己的弱小,向强大的邻国臣服以获得保全的策略,所以从来都不曾想过的隔海相望的东瀛国突然就发动了这样迅如暴风骤雨的进攻,可以想象承平数百年的王国已然摇摇欲坠。”
“现在最需要担心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方别看向颜玉问道。
耽美 穿 書
“什么?”颜玉反问道。
“现在最需要担心的,反而是高丽可能会过快崩溃,以至于连求援都发不出就被东瀛给彻底灭掉了。”方别静静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找人提前报信,让高丽国王赶紧跑路?”颜玉问道。
“这是一个好主意,不过就高丽的迟钝而言,他们选择逃跑的时机只会是东瀛大军兵临城下的时刻,而东瀛军队抵达汉城的时间则取决于那些步兵的速度。”方别说道。
“听起来你说的简直就是侮辱。”颜玉静静评价道。
“说好的你是个不通晓军事的大象呢?”
“键盘侠这种事情,只要有个键盘就能当。”方别笑了笑:“更何况我只需要一张嘴就够了。”
“但是貌似还是挺靠谱的样子。”颜玉看着方别静静道。
“当然靠谱了,毕竟是有参照物的。”方别淡淡道。
确实有参照物,虽然说这场东瀛的征服因为方别颜玉的缘故大概提前了三十年的时间,但是这三十年对于高丽国来说几乎是弹指一挥间,除了天降神将李舜臣这个时候因为年岁过小根本没有办法拯救高丽之外,一切都是没有最糟,只会更糟。
事实上,在历史上发生的那场战争,高丽王朝的表现更加不堪一击,甚至说可以用耻辱两个字来形容。
“听你这样说,我们现在最需要担心的事情反而是大周如果派出军队,能不能够击败织田信长的这二十万大军。”颜玉问道。
方别笑了笑,看着对方:“这真的很难,不出意外的话,我相信大周的第一批援军肯定是关外的辽东铁骑,其数目不会超过两千人。”
“所以说我们要看到比桶狭间更吓人的奇袭?以两千对二十万?”颜玉问道。
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聊天始终还带着轻松的性质在里面,哪怕说谈笑之间,可能就有万千生灵在战火中焚烧殆尽。
“那么他们一定会看到惊喜的,比如说自信满满地进军然后看到漫山遍野的鬼子之类的事情。”方别淡淡说道:“不过总之,最终大周还是会认清这次进军高丽的东瀛军队的真正数目与目的,当然,或许我们也可以进行一番通风报信,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我们目前所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
“那就是让高丽国王不要那么快就被俘虏,至少说也是求救完再被抓住,这就需要很强的逃跑天赋了。”
“逃跑天赋应该并不困难吧。”颜玉看着方别说道。
“说不定,对于某些人来说就很困难。”方别静静说道:“那么现在我们的目标已经确定了。”
“嗯。”颜玉静静点头。
“这场战争将会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东瀛的进攻阶段,以最终攻破汉城为结束。”
“第二个阶段则是高丽国的求援阶段,我们要保证高丽的求援使团尽快前往大周,并且要保护他们的安全,最终以第一批大周援军集结为结束。”
“第三阶段便是决战阶段,当大周最终意识到东瀛是为了灭亡高丽国而来这个事实的时候,即使那位陛下不情愿,他也必须不遗余力地集全国之兵来保证对抗东瀛的军队,要知道那个时候可能整个高丽都没有能力供应大军的粮草,所以说大量的粮草辎重必须通过内地运输抵达高丽,而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帮助大周取得最后的胜利,以便让陛下以扭转战局的公主殿下的身份,最终回到燕京,可以终于面对面站在那位陛下的面前,然后取回自己所失去的东西。”
方别看着颜玉,清清楚楚一字一句地说道。
颜玉静静点了点头。
这就是当初方别与颜玉在海上的盟约。
方别允诺会带着当时已经失去一切的颜玉重新回到这个世界的巅峰,对于少年这个几乎是天方夜谭一般的承诺,原本颜玉是不相信的。
但是方别却向那个时候的颜玉叙述了自己的整个计划。
如果这是一盘棋的话,那么这盘棋就未免太过于宏大了。
在这盘棋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棋子,曾经的少年被迫沦为别人的棋子,做着自己不想要做的事情,却没有办法挣脱这个命运,但是现在,他终于可以将这盘大棋独立下到官子的阶段。
“只是没有想到,一切都会如同你所预料的发生。”颜玉感慨道。
“应该说我找到了一个正确的人。”方别平静说道。
这盘棋最难的大概就是在当初东瀛多如牛毛的大名中挑选出来一个最终的胜利者加以扶持。
但是方别偏偏在这一点上作弊了,因为刚巧他知道一个正确的答案,接下来所要做的只是将那个正确答案找出来就可以了。
而统一的东瀛则急需一场征服来发泄自己内部的压力,正如同历史上每一个统一的势力几乎都会急不可耐地向外宣泄自己的力量和愤怒一样,如果失败了,他们就会重新蜷缩起来,等待着下一场涅槃,但是如果成功了,那就将会不可避免地席卷整个世界。
“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要将东瀛的战争潜力在这一战中彻底消耗掉,好让他们再乖乖地在小岛上继续和平地生活两百年?”颜玉看着方别说道:“你才是真正的魔鬼不是吗?”
“和平不是一件好事情吗?”方别看着颜玉反问道。
“当然是好事情了。”颜玉点了点头。
“所以目前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看着东瀛军队将高丽国先碾碎?”颜玉看着方别问道。
“差不多是这样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也还是需要先出去一趟。”方别静静说道。
“去哪里?”颜玉问道。
“汉城。”方别言简意赅地说道。
“所以说你真的打算去找高丽国王去警告他们即将遭受一场前所未有的入侵?”颜玉问道。
“不错,麦迪文就是我,我就是麦迪文。”方别点了点头说道。
他站起身来,将面前的茶水重新推还给了颜玉:“这杯茶还是请殿下自己喝吧,等到一切结束之后,我或许会请殿下喝酒呢。”
“当初我也想喝何萍的酒来着,但是她不让。”颜玉看着方别,轻轻说道。
“我怎么可能会是萍姐那样的人?”方别看着颜玉信誓旦旦地说道。
然后少年顿了顿:“如果萍姐坚持不让殿下喝的话,那么我就没有办法了。”
“懦夫!”颜玉抿着嘴轻轻说道。
“那可是萍姐啊!”方别看着颜玉笑着说道。
这样说着,他上前伸手摸了摸颜玉的头。
“等我回来。”
少年笑着说道。
颜玉伸手打落方别的手。
“滚!”
方别点了点头。
“遵命。”
少年走出了船舱。
只剩下颜玉看着面前已经没有热气的茶水,看着窗外影影绰绰的船只,笑了笑。
我的梦幻青
然后叹息。
最后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果然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