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txt-第336章 徐安平又雙被震驚到了!熱推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那气质出尘如谪仙转世的徐安平,
继续踏空而行,
前往神山方向,
在那里,
有生机磅礴浩大的灵雾,
人在那里修行,如有神助。
见玉京金阙的道士离去,晋安和老道士一商量,最后把木鸢藏在距五色土二三十里外的一座偏僻神殿里,然后三人也往神山那边赶路。
小凌王自进入洞天福地秘境后,一直在强势收服各路强者为他所用,在不知道小凌王身边聚集了多少强者,这次天师府到底来了多少人前,三人并不想过早的与天师府爆发明面上冲突。
虽说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但晋安还没丧智到以为他能以一己之力单挑整个天师府。
那不叫勇猛无敌。
那叫莽夫。
现在是天师府和小凌王在明面。
晋安从背后敲闷棍。
局势对他最有利。
一老狐狸拖家带口的带着二小狐狸,三人在如暴雨倾泻的雨天里朝神山赶路。
当踏入五色土区域,晋安和老道士都是第一时间想挖几把五色土带回去。
结果这个世界不止神殿坚不可摧,连带着这些不惧雨泽世界的五色神土,同样也是坚不可摧,两人累得头顶冒白色热气,都没能挖动分毫,最后只得无奈放弃,继续朝神山赶去。
这一路上都没碰到别的人,估计都是跑去神山那边日行千里的修炼了,不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五色土上古木苍劲,草木葱葱茏茏,生长着大量叫不出名字的奇花异草,有甚至就连见多识广的老道士都认不全大半。
这些奇花异草都是古种。
并不属于现在的阳间。
这是个瑰丽与苍莽的古老山林,人行走在其间,每呼吸一口空气都是带着奇花异木的芬芳,让人觉得心胸开阔,耳聪目明。
好浓厚的生命精元之气。
生长在五色土的这片原始山林里,生命气机浓厚得惊人,空气清新,充满了生机,与外头的遗迹废墟就是两个世界。
如果再来个“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就真有人间仙境,祥和净土那个味了。
不过最让晋安惊讶的是,这里居然有活物,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此时,三人以蛇字型在原始密林里赶路,晋安走在最前头,用手里的昆吾刀劈荆斩棘,一路开路。
老道士在中间,捧着他那块能带来好运的匾额,一路上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嘀咕啥。
削剑则握着晋安送他的古剑,负责殿后。
就在这时,晋安左侧的树林后忽然响起沙沙沙的灌木丛摩擦声,声音由远及近,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朝着他们这边靠近。
“有情况!”
晋安刚喊完,他就目瞪口呆看到一只受到惊吓的野兔从灌木丛后跑出来,因为慌不择路,结果一头撞死在了老道士身旁的树上。
老道士脸上神色一喜的抓起野兔耳朵,乐得眉开眼笑的说今晚晚饭有着落了,进洞天福地这么多天终于能开一回荤腥了。
这叫啥?
老道士版的守株待兔?
就在老道士乐不可支时,他身后的灌木丛里,有一头花豹落地无声的靠近,当对视上晋安的平静目光,这花豹重新退回树林寻找新的猎物。
“小兄弟,这野兔的个头可真大,尤其是你看它后腿骨骼特别粗壮,这要蹬到人身上,还不当场踢断人骨头。”
“说到这野兔的个头,就让老道想起小兄弟你养的那头像牛犊一样大的羊。”
浑然不觉身后危机的老道士,美滋滋抓着野兔耳朵朝晋安炫耀道。
晋安也是被老道士的话给逗乐了:“老道,感情你刚才一路上抱着匾额神神叨叨,就是为这,我还以为你是在对着匾额祈福,想要神山里的仙缘呢。”
老道士倒是看得开,人生获得潇洒自在:“人生在世,无非名、利、与吃饱肚子,老话说得好,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吃排在最前,老道我无肉不欢,连吃半个月的水果,老道我肠子里的油水已经被搜刮干净,现在最受不了肉的香味了。”
“老道我见这五色神土是一方净土,听到了虫鸣鸟叫声,也只是随便试试看,没想到这五色土上还真有活物,这里就是自成一方世界。”
别说老道士吃惊了。
就连晋安刚看到野兔撞死在树上时,也是吃了一惊。
而越是如此,越是说明了这五色神土的非同凡响。
苍茫戮 书中镜
老道士倒是不贪心,祈福到一只野兔后,他不再祸祸树林里的其它动物了,而是一路美滋滋的在树林找水源,打算扒皮放血掏内脏洗野兔。
虽说野兔死后不尽早放血,会影响兔肉口感,但他都连吃半个月水果了,连着半个月没开荤腥,还差这点口感吗?
这五脏道观三人倒也算是奇人。
别人进洞天福地里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用在赶路寻找仙缘,还有修炼上,每天都是忙忙碌碌,忙着修行。
偏偏这五脏道观三人,自从进洞天福地后,一路上不紧不慢,说说笑笑。
就好比如说,别人一到此地,就直奔神山而去,不肯错过仙缘与修行,反观晋安、老道士、削剑三人却是在树林里寻找哪里有水源和干柴,好洗净野兔吃顿好的,不能亏待了肚子。
奇哉,妙哉。
奇妙而绝哉。
五色土壤的尽头,就是神山的山脚下了,当削剑背着一捆干柴,老道士手里提着用草绳绑好已经扒皮洗干净的野兔,以及一身珠光宝气,最少有二十几件神性宝物的晋安走出茂密树林时,哦豁,神山山脚下还挺热闹的啊。
神山山脚下,新搭建了不少简陋茅草屋,痕迹都还很新。
一看那些茅草屋就是生手搭建的,东倒西歪的什么都有,毕竟他们是修行高手,不是搞土木工匠高手。
不过,也不乏一些搭建得中规中矩的茅草屋,这些茅草屋比其他人的茅草屋都要大,坚固耐用,甚至还专门做了防虫防水设计,在地上打木桩,离地半人高搭建起茅草屋。
这些茅草屋都有一个统一特点。
那就是在门上挂了一只风水铃,在微风中轻轻摇晃,发出脆响。
而且都是联排搭建在一起的。
这些人自是不用说,都是来自天师府的风水师。
风水师除了风水堪舆,定阳宅,寻阴宅,常常替豪族商贾布置阳宅风水,自然也会土木建筑。
而且天师府里可不止有风水师,还有一些懂方技的人才,会医、卜、星、相、木牛流马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这些茅草屋几乎都是贴着山脚下建造的,几乎都快挨上山上那些灵雾了,却没有在覆盖一层灵雾的神山上看到一个人,似乎是无人能登上神山?
就在晋安打量这些比他早到之人时,那些人也看到了晋安三人,呃,他们都被一身珠光宝气的晋安给惊到,此子恐怖如斯啊。
尤其是当看到削剑背着一捆干柴,老道士手里提着只已经扒皮洗干净的野兔子时,在场诸人的目光更加古怪了。
此时晋安、老道士、削剑三人落在这些人眼里,不像是来洞天福地秘境争夺仙缘,反倒像是来踏青烤野兔吃的三人组。
“徐道友。”
晋安在山脚下看到一道熟悉身影,赶忙热情上前打招呼。
老道士吓得手掌一抖,险些没拿稳手里野兔。
人家刚刚没揭穿我们,应该值得庆幸,咱们离玉京金阙的人远点才对,小兄弟你咋还主动凑上去打招呼!关键是这里可是天师府虎穴啊,他们现在身在虎穴里啊!
老道士紧张得赶忙跟紧晋安。
正在独力伐竹搭建简易竹棚的徐安平,听到有人跟他打招呼,他转身一看,看到了妙人组合的晋安三人,一身朴素洁净,气质出尘的他,先是目光一怔,随后一笑。
还真是每次见面都让人意外惊喜。
每次见面都有新的气象。
晋安三人给徐安平留下了深深的深刻印象。
“原来是三位故友,半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每次都有新气象。”气质出尘如一位谪仙降临凡尘的徐安平,朝三人抱拳打招呼。
晋安惊讶:“刮目后还怎么能看见人?”
徐安平:“?”
……
对于有的是一身力气的晋安和削剑来说,伐木砍竹子,再轻松不过了。
而老道士当游方道士,游走天下的这些年里,不管什么生活技能都会那么一点,搭建草屋也自是不在话下。
两人按照老道士的要求,砍来树木当木桩,剥出大量竹篾,再削出一根根榫卯,一座简易茅草屋很快就拔地而起。
虽然外观看着简陋,但有门有窗有梯,绝对坚固耐用。
反观徐安平那边,他深知土木建造不是自己强项,所以只搭建了个最简单的竹棚。
作为后来者的晋安三人,造房子速度几乎与徐安平的竹棚同一时间完成。
……
噼里啪啦,篝火上架着一只烤野兔,有一滴滴油水滴在柴火上,发出兹兹响还有浓厚肉香味。
随着肉烤熟,烤肉香气越来越浓。
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起来了,肚叫如打鼓。
“徐道友,要不一起过来享用烤肉?”晋安客气喊道。
“好。”气质如谪仙的徐安平,没有犹豫的点头走来,他一屁股坐在晋安身边,不再是气质出尘如谪仙而是满满的红尘烟火气息,是被烤肉熏的。
原本只是客套喊一句,正打算等徐安平客套推辞,然后他就顺水推舟自己三人享用烤肉,顺便还卖了个人情,精打细算的晋安,看着想都不想直接答应过来蹭烤肉吃的徐安平,他呆了呆。
这还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吗?
好在这只自己撞死在老道士面前的野兔,个头够大,多张嘴也没少分多少肉,老道士为了贿赂玉京金阙的人,倒是大方拿出烤肉。
“我也不能白占几位的便宜,这几颗果浆能延年益寿。”分到一条前腿肉的徐安平,也大方分享起自己在洞天福地里的收获。
这果浆能增涨半年寿元。
虽然不如晋安当初得到的那颗寿桃。
但能增加半年寿元的仙人果子,若放到外界,已经足够引人疯狂。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能寿与天齐,长命千岁的人,当民间神话听听就得了,对于那些暮年上位者,能多活半年就已经弥足珍贵。
吃着烤肉,嘬着果浆,徐安平好奇问起来这野兔是怎么打到的,老道士理所当然说是自己撞死在他面前的,徐安平听后啧啧称奇,说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原来土色土上的动物原来也会死亡,他还以为这些动物受到五色土庇佑,并不会死呢。
晋安面露奇色:“徐道友此话何意?”
徐安平面色温和笑说道:“你们可知那树林里有许多动物,为什么大家都不去打猎?就因为这五色土上的生灵受到神土庇佑,但凡打那些动物主意的人,都会撞上不详。”
“看来五色土上的生灵,并不是不让吃,而是只能吃老死的,病死的,溺水死的,自尽死的,意外失足摔死的……”
晋安和老道士面露惊讶,想不到这五色土林子里还有这么多隐秘。
“咦?”
徐安平惊讶看着手里的兔腿肉:“这烤肉撒了盐巴?你们还带了盐巴、花椒带洞天福地秘境!”
徐安平又双被震惊到了!
眼前三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还带五香调料进洞天福地秘境,这真不是来踏青游山玩水的?
老道士得意的嘿嘿一笑:“老道我以前走南闯北,经常碰到无法及时赶到城镇,在野外小庙里过夜,所以老道我的太极八卦褡裢里会每天备些干粮、水、五香调料。”
老道士越说越自得。
论野外求生经验,不佩服老道士还能佩服谁,徐安平听后由衷佩服。
既然徐安平吃了烤肉,也算是半个自己人了,晋安见话茬子已经打开,于是旁敲侧击的打听起另一件事:“徐道友,我看这里有好几座茅草屋都是空着的,并没有人,那些人去了哪里?徐道友你比我们早到,应该清楚得比我们多一些吧?”
其实,晋安想问的是,小凌王、古董商人这些人去哪了,他在这里看到天师府的人,唯独没见到小凌王。
徐安平抬头一点几人面前的九座神山里的那座断山:“最厉害的几大高手都进了断山里,有天师府高手,有镇国寺高手,现在天色快暗下来,算算时辰,这几大高手也快要出来了。”
按照徐安平所说,九座神山里的那些灵雾就是禁地,没人能登山,所有登山者都会被随机传送洞天福地里的某块地域,唯有那座断掉的神山里,禁忌不稳,勉强能登山。
晋安若有所思。
就在四人解决大半烤肉时,断山那边终于有了动静,有人断山灵雾里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