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四重分裂討論-第一千零一十一章:含蓄讀書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噗嗤~哈哈哈哈~”
紫罗兰帝国实质上的统治者,摄政王修·布雷斯恩麾下最锋锐的利刃,短短数月就已经为自己赢得了【血女士】这一美名的钠·巴托里半掩着小嘴,乐不可支地指着墨檀笑道:“檀莫先生你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这副欠揍的德行跟咱们最初在【雌蜂】遇见时一模一样。”
墨檀挑了挑眉,嘴角翘起了一抹邪意盎然的弧度,原本属于‘弗兰克·休斯’的气质飞快敛去,露出了独属于‘檀莫’这一存在那狂放不羁的本来面目……之一,悠然道:“这种地方你们也有能力清场?”
这一揣测并非空穴来风,毕竟根据对方刚才那毫不遮掩的清脆笑声判断,墨檀有十成十的把握,至少在这一刻,能听到两人对话的范围内绝对没有任何‘闲杂人等’的存在。
“姑且算是吧,只不过在正常情况下很少会动用就是了。”
侏儒少女耸了耸她那看起来纤弱无比的肩膀,莞尔道:“殿下在学园都市还是有些资源的,他很久以前曾经设想过,如果瑞博殿下能稍微争气一点的话,就在扶持自家兄长将帝国引导向正轨后来这里教书。”
墨檀翻了个白眼,嗤笑道:“让那家伙教书?厚黑学吗?还是帝王论?”
“谁知道呢,反正殿下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小钠不甚在意地吸溜了一口饮料,满脸地无所谓:“而且就连我这种当下人的都能看出来,教书这种事并不适合殿下,他是天生的帝王,紫罗兰帝国的下一任国主也只能是他。”
墨檀平静地掏了掏并不存在的耳屎,挑眉道:“我平常很少跟那家伙联络,在我面前拍他的马屁真心没什么用。”
“我只是阐述事实而已。”
小钠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对墨檀做了个鬼脸:“我才不会随便拍殿下的马屁,他已经够辛苦了,煞有其事地跟他讲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实只会让他感到厌烦。”
墨檀立刻满脸正经地点了点头,正色道:“我懂了,看来你确实没有拍他的马屁,只是不够了解那家伙而已。”
“嗯?”
小钠微微眯起双眼,用一种颇为危险的目光打量着面前那风淡云轻的男子:“檀莫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墨檀咧嘴一笑,轻佻地吹了声口哨:“一个天大的人情。”
仗剑高 踏雪真
并未跟上节奏的侏儒少女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啊?”
“我是说,如果你想让我告诉你真正的修·布雷斯恩就是个怎样的家伙,我现在就可以讲给你听,而且保质保量保真。”
墨檀‘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狡黠地眨了眨眼:“不过代价是你要承认自己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这个人情我会控制在不让你过于为难的前提下择日索取,而且可以确保绝不会违逆你的原则,比如任何会损害修利益之类的事我都不会提出,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啊。”
小钠歪了歪脑袋,然后用力点头道:“真的诶!好像很划算哦!”
“对吧对吧,当然很划算啊,毕竟这是拉近你们主仆距离的好机会嘛。”
墨檀一把抓住小钠的双手,满脸真挚地补充道:“而且到时候如果你觉得我的提议不合适,或者有什么不方便的情况,比如每个月固定都会有的血崩……”
噗嗤——
将葬念
两把造型别致的半月形匕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墨檀另一只手的指缝间,齐根没入了那张造价不菲的硬红木桌面中,如果仔细观察其角度的话,很轻松就可以发现这俩玩意儿哪怕偏上那么一丁点儿,墨檀就要永远跟自己的至少两根手指说再见了。
“好好说话。”
小钠脸上挂着她当初在【雌蜂】做服务生小妹时招牌般的营业式微笑,甜甜地对墨檀抛了个媚眼,然后抽出被后者握住的小手轻轻一拂,桌面上那两把匕首便宛若变魔术般消失了。
墨檀没看清。
凭他现在已经稳稳达到高阶水准的实力,以及那远比同阶大多数人都要高出数个段位的观察力、动态视力、臭不要脸,竟然完全没能看清小钠究竟是怎么把匕首收回去的!
当然了,他更不清楚人家是怎么在两只手都被自己握着的情况下把匕首拿出来的……
“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墨檀宛若无事发生般地笑了笑,然后表情很是谄媚地说道:“总而言之,就是我想要这个人情的时候,小钠姑娘您要是有心情就搭把手,没心情没时间没兴趣的话就直接大耳刮子扇我说老娘不愿意,咱保证不死缠烂打,二话不说就顺延到下次。”
小钠咂了咂嘴,似笑非笑地瞥了墨檀一眼:“就这么简单?”
后者点头如捣蒜:“就这么简单!”
“听起来简直不要太划算啊~”
小钠轻轻拍了拍手,然后翘起轻舒了一口气,正色道:“但是我拒绝。”
墨檀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意外之情,只是遗憾地撇了撇嘴:“修那小子提前叮嘱过你了?”
“算是吧,反正他不建议我接受任何你提出的互通有无。”
小钠直言不讳地点了点头,然后摆着小手略过了刚才那个她确实很感兴趣的话题,脆生生地说道:“还有,在谈正事前,殿下让我跟先檀莫先生你聊会儿天。”
墨檀微微颔首,然后饶有兴致地重复道:“聊天?”
“嗯,就是聊天。”
小钠摊了摊手,笑道:“就是普普通通地聊个天而已,殿下的原话。”
墨檀打了个哈欠,往椅子上一歪:“矫情。”
“谁说不是呢。”
小钠做了个无奈地表情,然后慢悠悠地说道:“首先呢,就在上个月,咱们殿下已经正式跟水晶狼家族的现任族长,水晶狼大公爱米琳·沃夫·克里斯托大公订婚了,这次帝国派往学园都市交流会的代表团就是爱米琳大公,也就是我们未来的摄政王妃殿下带队的。”
墨檀夸张地瞪大了眼睛,然后更加夸张地发出了一声‘哦豁!’
小钠嘿嘿一笑:“挺突然的吧,我记得檀莫先生你跟爱米琳殿下还挺熟的呢,要么等日子定下来之后去趟萨拉穆恩,参加一下殿下跟大公的婚礼如何?”

“邓蒂斯大公死球子了?”
结果墨檀忽然之间来了这么一句,直接给小姑娘整懵了。
“你怎么知道?”
反应了好一会儿之后,小钠才跟见了鬼似的惊呼了一声。
“很难猜吗?”
墨檀懒洋洋地托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修那家伙敢正式跟身为紫罗兰帝国九大……呵,瞧我这记性,现在应该是八大领主之一的水晶狼大公订婚,那就代表他这会儿多半已经摆平了你们帝国内部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把所有不和谐的声音或者他不想听的声音给铲平了,而在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位邓蒂斯大公,他可是只很有代表性的鸡,宰一只就能唬住老些个猴子那种。”
能得到那位摄政王完全信任的小钠可是一点都不傻,几乎是在墨檀说完的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讶然道:“所以你只凭这一点就……”
“也不完全是,毕竟考虑到修并没有当机立断弄死他老子,那小子也很有可能是个不愿意对老头老太太动刀的好孩子。”
墨檀摇头打断了小钠,轻笑道:“但如果他留了那位邓蒂斯大公一命,这次来学园都市的领队于情于理也不会是那只年轻的小母狼,毕竟无论是资历、底蕴、影响力还是客观角度上的社会地位,除非咱们那位摄政王殿下或者已经提前开始养老的克莱沃陛下亲临,邓蒂斯大公都是领队的唯一之选,哪怕被架空、被控制,名义上的负责人也必须是他,结果……他不在。”
小钠叹了口气,心悦诚服地看着墨檀:“殿下好厉害啊!”
墨檀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是,姑娘这称呼错的有些离谱啊……”
“我就是在说殿下厉害啦!”
小钠却是轻哼了一声,晃着手指正色道:“殿下早就猜到檀莫你能猜到啦,当时他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来着!”
墨檀伸出中指开始挖自己那并不存在的鼻屎,一边挖一边哼道:“行吧,他多半应该是用比较温和的方式让那位邓蒂斯大公自杀的吧,然后许下一些诸如‘对邓蒂斯家族之前站在瑞博·布雷斯恩那边既往不咎’、‘身为孤左膀右臂的沃伦·邓蒂斯剑圣会成为下一代邓蒂斯家主’、‘过几年可能再娶个姓邓蒂斯的姑娘生孩子’等条件,让那位没了妹妹死了外甥顺带被亲弟弟背刺了个爽的老爷子干脆利索地把自己给弄死了,对不?”
压六宫
小钠一边用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半月形匕首修剪着指甲,一边点头道:“不错,你认识的那位邓蒂斯大公走得很安详,虽然让我来动手的话他其实能走得更安详,毕竟毒药发作的那一瞬也是会痛苦的。”
“嗯,冒昧一问……”
墨檀咂了咂嘴,很是好奇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侏儒少女:“小钠你的实力具体是个什么水准?”
“常驻史诗巅峰,全力施为的话,三十招内半步传说。”
虽然并不是可以轻易讲出来的事,但或许是因为提前收到过指示的原因,小钠很是干脆地就跟墨檀交了底,淡淡地说道:“不计代价的话,两招传说,以同归于尽为前提的话,像沃伦·邓蒂斯那种水平的剑圣我能带走两个。”
墨檀看向小钠的目光顿时炽热了起来,殷切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钠姑娘你现在应该也就二十岁出头,也就是说……”
“抱歉,我的成长方式跟大部分人都不太一样,不过因为并非什么美好的回忆就不多做解释了。”
小钠不甚在意地把玩着指间的匕首,耸肩道:“总而言之,虽然想要再进一步的话也不是不行,但那种事对我来说非常非常的困难,而且身为殿下手中的利刃,我的工作量其实非常大,几乎没有时间可以专心提升自己,所以很遗憾,你可以理解为现在的实力就是我这辈子的最高成就了。”
“不,我怎么会遗憾呢。”
墨檀哈哈一笑,对小钠抛了个媚眼:“我甚至想认你当干妈呢~”
并没有比墨檀大几岁的侏儒少女抽了抽嘴角,干笑道:“谢了,我可消受不起……”
“行吧,那咱就继续聊,刚才说到哪儿来着?”
墨檀也没有继续在认妈的话题上纠结,只是低声嘟囔了一句之后轻轻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笑道:“哦对,说到你们想要对斯卡兰公国发起战争这档子事儿了对吧?”
神医傻妃:腹黑鬼王爆萌妃 慕芙蓉
哐啷——
少女手中的匕首猛地砸在地上,发出了一阵并不清脆的响声。
“你……怎么连这件事也……”
小钠瞠目结舌地盯着墨檀,眼中甚至已经开始闪烁起了淡淡的杀意。
“呵,看来那家伙并没有告诉你我连这种事也能猜到呢,当然了,我其实还真就没猜到,不过你的反应已经告诉我答案了。”
墨檀嘿嘿一笑,俯身捡起小钠掉在地上的匕首(并在试图偷看后者的裙底时被踢了一脚)放在少女面前,得意地笑了起来:“放宽心放宽心,你得相信你家殿下,既然他能放心让你跟我聊天,那么自然不会介意我能从中试探出点东西,呵,他这是在跟我炫耀呢,炫耀他的手腕有多么厉害,厉害到非但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几乎整合了整个紫罗兰帝国,甚至还想张大嘴把斯卡兰吃下来,哈哈,不错不错,我甚至想要给把自己宰了给摄政王殿下助助兴了~”
小钠有些苦恼地揉了揉头发,终究还是放弃了直接动手把面前这家伙宰了助兴这一极具诱惑力的提议。
“行了,他的意思我知道了。”
墨檀伸了个懒腰,抢过小钠身前的饮料一饮而尽,吃吃地笑了起来……
“这个人情属于一位野心勃勃的明君,而不是一位手段高超的年轻摄政王吗?真是的,多大个人了,还搁这儿玩的这么含蓄。”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