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第六百二十五章 王爺展示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嗡!”“嗡!”“嗡!”
“中啦,中啦!”
“哇哦!”
平西王爷三箭连出,全部正中靶心,天天和太子在旁边兴奋地叫着,俩孩子,鲜有的露出了这个年纪本该有的孩子模样。
俩孩子都很崇拜郑凡,但郑凡却很少会带他们来校场,不是因为他们年岁太小,纯粹是郑凡太懒。
重生:兽妃宠不得 血蒂妖
在家里的日子多舒服,小半天练刀,随后就是自由活动,泡泡澡,听听如卿唱曲儿,再去看看大老婆二老婆的肚皮,听听动静,等着孩子被孕育,再等着孩子降临,这种日子,可别太充实。
或许,外人根本无法想到,被诸夏之国视为“心腹大患”“豺狼野豹”的大燕平西王爷,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是最希望天下太平的一位。
这,就是宅男的生活吧。
放下长弓,郑凡扭了扭脖子。
他的箭法一直不错,最早时打下的基础好,毕竟,不能白费了当年阿铭可以拿自个儿当花洒浇花的付出。
接下来,
天天开始练箭,他的弓是小一号的,太子姬传业的弓则又小了一号。
郑凡亲自教导俩孩子正确的射箭方法,俩孩子也学的很认真。
女 總裁 的 女婿
天天尤其不错,连射数箭后,明显就找到了方法,其实,弓是弯的,但实则射箭时,人的身体将和弓合为一体,倒不是说是那种玄而又玄的“人剑合一”境界,而是将自己的身体和弓进行了一种呼应,亦或者是一种补全。
这种感觉得找,而找的最好方法就是练。
射箭,看起来简单,但实则正儿八经的练很累。
天天的身板儿比普通孩子敦实很多,但郑凡也不敢给他练透支了,这孩子虽然生养在府中,但却没丝毫膏梁子弟气息,反而有一种隐藏在骨子里的执拗;
这种执念,让郑凡想到了老田。
喊停后,
郑凡招呼他们来吃烧烤。
柳如卿过来帮忙,公主坐在那儿,很是期待着,身为孕妇,竟也不怕什么烟熏火燎的。
事实上,今日之所以出来,是因为公主缠着郑凡说想吃烧烤了,吃烧烤嘛,到郊外天高云阔的吃起来才有意思。
郑凡也去喊了四娘,不,是亲自去请;
但四娘没来,近期王府在开始对雪原经济上的“提前收割”,作为王府的财政大管家四娘手头的事儿很多。
用四娘的话来说,主上你们尽管去吧,我不会嫉妒也不会失落更不会自怨自艾的,忒掉价。
郑凡没喊其他人,这次连剑圣也没喊,就家里这几个人,至于安全什么的,不算斜靠在那里与卡希尔一起碰杯的阿铭,外围还有八百护骑,近处还有三百锦衣亲卫,不会有什么问题。
王爷的烧烤技术很不错,但他自己对吃烧烤并不是很热衷,无非就是尝个鲜,但俩孩子和俩女人吃得很多,尤其是公主,胃口好得出奇。
郑凡只负责烧烤,到最后,昨晚提前腌制好带过来的食材都吃完了,但公主还意犹未尽,幸好亲卫猎来了一头鹿,处理后送来了鹿肉,郑凡用乌崖切片烤了些鹿排,公主这才吃满足了。
但很快,公主又嚷嚷着要吃水果。
天天就带着太子去用水洗水果,俩孩子对伺候孕妇倒是没丝毫怨言,甚至还觉得很神圣,仿佛自己已经成了大人在做着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公主呢,也乐得使唤他俩;
一会儿叫天天去拿这,
一会儿又叫太子去取那,
一会儿天天乖,亲一口,
一会儿太子也乖,也亲一个。
然后,
再让俩孩子给自己捶腿,俩孩子还都照做了,捶得那叫一个细心和殷勤。
公主乐得直“呵呵”的笑,
靖南王世子和太子给自己捶腿,啧啧,这待遇。
但偏偏画面却又这般的和谐,毕竟公主是长辈,且肚子里怀的是郑凡的孩子,生下来后,就是这哥俩的小弟弟小妹妹;
再者,公主本身也是皇室成员,其哥哥是当今楚皇,出身血统上是毫无疑问的尊贵,就不会给人以“以下犯上”“不知尊卑”的违和感。
只要家里有,谁没使唤过自己的弟弟妹妹呢?
郑凡自己也有些看笑了,明明已经显怀了,但性格上却又开始变得极为少女。
当然了,这里也有四娘这次没来的因素;
四娘在这里,郑凡倒是没什么,不过孩子们明显敬畏四娘,同时公主和柳如卿也得拘束一些。
孩子们和公主如卿她们坐在铺着绢毯的草甸上一边玩闹一边晒着太阳,郑凡则招手,示意自己的貔貅过来。
阿铭看向自家主上,见自家主上对自己摇摇头,阿铭就继续和卡希尔喝酒了。
郑凡骑着貔貅,绕着四周开始跑圈。
在家日久,这次心里倒是没什么腻烦的情绪,但身子骨也确实沉了一些,正好借这个机会松一松。
貔貅也散开了腿在跑,发泄着这些日子积攒下来的精气。
背上的王爷时不时地抽出刀闭着眼,
逆天极品 孙家大少爷
他不用想象,
因为他的经历里,随便抽取出一段都足以品味个许久。
许是受公主和孩子们的笑声所影响,王爷也难得的聊发少年狂;
这一刻,他仿佛再度驰骋在了乾国的北疆,又像是奔腾在雪原,又好似于楚地呼啸;
可惜了,天上没有大雕。
……
与此同时,在奉新城以西,结束了初轮勘测无果,刚回来,又收到新的情报,西北方向似乎又发现一处矿产;
不得已之下,薛三和樊力只能再度出发。
三爷刚回来还没和扈八妹腻歪够呢,这就又得公差出门,心里有些抑郁。
干脆闷头闭眼策马奔腾,时不时地还张开双臂以配合颠簸,知道的,晓得他在骑马,不晓得的……
而樊力则是老样子,靠双腿奔跑,落后了一点,却看见了在不远处有一人背后插着好几根彩旗,骑着貔兽向自己二人来时的方向疾驰。
樊力眼睛瞪了一下,确认自己没眼花,马上加速,靠双腿追上了骑马的薛三,扭头,对薛三喊道:
“你快勒马!”
三爷认为樊力这憨批在嘲讽自己,直接回骂道:
“快乐你马勒戈壁!”
“………”樊力。

自南门关而来的信使,入了奉新城,而后直入王府。
递送上军报后,信使就直接累得昏厥了过去。
接了军报的肖一波见状,心里“咯噔”一下;
做了这么久的大管家,负责接收传递这些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有时候,情报的紧急与否,它不看信使骑的是什么,也不看其背后插多少根彩旗;
就看这信使递交出情报后会不会昏厥,
昏厥了,
就必然是十万火急!
肖一波不敢耽搁,直接跑向签押房,恰好瞎子手里拿着一些卷宗需要和四娘商量一下财政上的事儿,见肖一波急匆匆跑来,抬手一挥,肖一波手中的军报就被拘到了他的手中。
“北先生,信使晕了。”
“知道了,好好照顾。”
“是,先生。”
肖一波抿了抿嘴唇告退。
军报上有封泥的,注明其是从哪里发出的,在见到南门关三个字后,瞎子笑了。
他拿着军报走入签押房,四娘正在里头整理着货单。
“南门关那里应该是出事儿了。”瞎子说道。
四娘头也没抬,继续盘着自己的单子,道:“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么?”
“闹点事儿好,楚人终于学乖了,干嘛和咱们在镇南关死磕呢,南门关那儿搞出些事情,一来风声鹤唳一点,凸显咱重要的同时还适合闷声发财;
二来,也能以此来对晋地进行切割,加强咱的独立性。”
“就怕那边想搞事情的,被南门关附近的燕军给一锅端了。”四娘调侃道,“让你的算盘都落了空。
对了,我一直很好奇,你那封给了出去又收了回来的信里到底写的是什么?”
“写的是让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有机会可以剥橘子给他吃。”
“我不信。”四娘摇头,“你不会还为他们制定什么计划了吧?”
“没有。”
“真没有?”
“本来有。”
修战
“然后?”
“然后收回来了,如果是魔王之一,他用不着看,如果不是魔王,他不配去看。”
“好吧,我只是提醒你小心一点,主上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背地里搞一些小动作,无伤大雅的也就罢了,真去故意地坑燕国,主上必然会很不开心。”
“我知道,我知道的。”
瞎子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封泥,摊开了军报。
他“看”的速度很快,一扫就好;
然后,
瞎子就立在了那里,许久没动。
“到底怎么样了?”四娘抬头问道。
瞎子将军报轻抛,让其稳稳地落在了四娘的面前。
四娘扫完军报后,
也是愣了一下,
道:
“不是在开玩笑?”
瞎子摇摇头,道:“事儿大了。”
“瞎子,你……”
“好了!”瞎子摊开双手,很认真也很严肃地道,“我没有,而且,事情的发展和结果,比我原本所预想得,要严重得多得多。
这事儿,就丢一边了,就当你也不知道好不好?”
“你怕了?”
“李富胜死了。”瞎子舔了舔嘴唇,“哪怕让主上知道我曾背着他想要尝试一下,我也难了。”
“你真没有?”
“我会骗主上,但我用得着骗你么?”
“也是。”
四娘伸出手指,轻轻地揉捏着自己的眉心,道:
“西晋那边的天,要塌了。”
瞎子开口道:“不,是崩了,主将战死,近乎全军覆没。上次咱们奔袭范城,也是以梁程的那一镇三万兵马作为主力再搭配其他路的兵马做出的架子。
李富胜的这一镇,添添补补,再搭配一些辅兵仆从兵,轻轻松松就能拉扯出一支大军,打出‘十万’的旗号。
这相当于,西晋之地,一下子折损了十万兵马的战力,而且是野战战力。
另外,这件事造成的影响,远远比账面数字要大得多,乾楚,将大大地喘上一口气,燕人不可战胜的神话也将被打破。
政治层面,民心层面,气势层面,乃至是国运层面,都会因这一场大败遭受到极大的影响。”
瞎子其实一下子就说出了关键之处,这,其实也是乾楚两国君主要打这一场的原因,规模上,谈不上是国战,比国战差远了,但必须要赢一场,硬碰硬地赢一场,而且得狠狠地撕咬下燕人的一大块肉。
万域神灵 CG小鼠
否则,
等到燕国休养生息起来,大军聚集,无论打哪一国,哪一国军队士气上都未战就先怯上三分,对方又自信满满,坚信自己天下无敌,这仗,真就没法打了;
无论你堆多少兵马,聚集多少粮草,都没意义,全国上下谈燕色变,听到燕人来了,自己先把自己吓个半死,这还怎么打仗,还怎么守护江山社稷?
燕国一直“穷横穷横”的,将这股子“横”气打破后,就可以进入大家都喜欢的拼国力拼人口拼各种资源的节奏,这才是乾楚最想看到的,尤其是乾国。
甚至可以说,这次大败,比当初望江之败影响更为深远,因为望江之战折损的是东征大军的左路军,本就是地方郡兵地方军头子为主;
李富胜以及其麾下兵马,可不是什么郡兵,那是货真价实的百战精锐!
四娘长吐一口气,
丢下手中的笔,
道:
“喊主上回来吧,燕国打输了就打输了吧,我倒是没太大的感觉,但李富胜死了……主上,会很难过吧。”
“这世上,能够让主上在意的人,本就不多,但李富胜,其实算是一个。”
瞎子伸手拍了拍额头,
骂了句:
“寻死呢不是!”

“郑老弟啊,哥哥求你一件事儿,哥哥我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杀人,到那时,你可得给我劝住喽。”
“缩在后头算怎么回事儿,哥哥我就喜欢打第一个冲锋,老子的陷阵营何在!唔……郑老弟,你往后退退,不必和我一起冲了。”
“哟,郑老弟,封侯了,来来来,末将给我大燕平西侯爷请安啦,哈哈哈……”
“嘘,郑老弟,郡主,是你弄成这样的吧?”
原本,
王府的晚上聚餐总是热热闹闹的,大人小孩都有,其乐融融很温馨。
但今夜,却显得格外清冷,没人敢来打扰。
平西王爷坐在桌前,
一盘豆,
一壶酒,
一个人,
喝了一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