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這靈氣要命-第822章 時間不等人展示

這靈氣要命
小說推薦這靈氣要命这灵气要命
那只蛆虫趴在黑暗之中。
在时间的夹缝里痛苦的沉眠。
谁都叫不醒它。
它做着伟大的梦。
轻轻的,白色人影出现在它面前。
它还在熟睡着,没有察觉到客人的到访。
哦,蛆虫,为了全人类的福祉而沉睡的蛆虫。
是谁,要在这个时候叨扰你呢?
他难道不知道,将熟睡之人吵醒是多么的不礼貌吗?
哦,好蛆虫,它还是痛苦的,安静的沉眠着。
白色人影靠近了,腰间挎着一把黑色的剑。
他慢慢的走近了,端详着蛆虫苍老又颓败的脸。
“你停止了时间?”白骑士抚摸着蛆虫的身躯,轻轻的问道。
蛆虫醒了,它看不见,但能感受到抚摸在它身躯上的手,所传递而来的冰冷。
“陈克……?”蛆虫轻唤。
“那是他的名字?”白骑士轻轻道。
“你是谁?”蛆虫察觉到来者是其他人。
“我是祂的使者。”白骑士道。
蛆虫的面色更加凝重了,它已经看见了自己和人类的命运。
“哦……那个时刻,还是到来了……你能来到这里……证明,他们已经……”蛆虫痛苦道。
白骑士没有回话,他弹开右手手掌,只见一颗黑色的石头显现出来,漂浮在掌心中。
那石头表面裂开许多红色的纹路,发出暗红色的光,接着,慢慢变成了一杆黑色的长矛。
“我是初,我是终。”
白骑士抓起长矛,一下子捅进蛆虫的腰侧。
“唔……啊啊……”蛆虫疼得呻吟起来,它扭动着肥硕的身躯,黄水从伤口喷出来,流了一地。
“把偷走的时间还回来。”
白骑士转动矛柄,搅动,蛆虫体侧的伤口被扯得更大了。
“啊啊…………唔……他们,他们会……”蛆虫呻吟着。
“所有人都会消失。”白骑士冷哼道。
他将长矛抽出来,一股黄色混合着红色的浓汁喷涌而出,蛆虫的肥硕躯体也塌了下去,瘪成一团肉皮。
蛆虫闭上了眼睛,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了许多。
背负时间债的痛苦,以死为终结。
白骑士感觉到空间开始变得不再稳定,黑暗在消退,房间的天花板和外面的天空交替出现在头顶,仿佛是错位的影片。
与此同时,在基金会大楼外,行走在街上的人们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很快,便发生了无法理解的事情。
街上突然凭空出现了大量的人群,他们互相撞在一起,而在高速路和高架桥上,则是发生了严重的连环追尾和撞车,顿时,街区上乱作一团。
天空中,飞行着的客机也突然接到航线警报,同一条航线上,突然挤进来几十架其他班次的客机。
被分裂成两个时空的2137年,开始收束。
这只是第一步。
在基金会内部,没有了罗姆背负时间债,两派的人全都撞在了一起,紧接着,便展开了大战。
整栋楼在街角现形,并且从内部发出各种爆炸声。
当两派在大楼里混战时,白骑士就像透明人一样,从他们之中慢慢走过。
他的无机质甲壳上还沾着蛆虫的血和粘液。
当白骑士走出大楼的大门时,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街上乱作一团,相撞在一起的车子燃烧着,惊慌的人们毫无头绪的乱跑。
白骑士看向天空,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
陈克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手里拿着一杯奶昔,洛基正在和广场上的鸽子交谈。
一瞬间,他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感觉不对。
他站起来,周围的一切是那么正常,现在正是中午,温暖的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照在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车流滚滚,机遇城从未如此热闹。
哪里不对呢……
陈克不喜欢这种感觉,某种东西逼迫着他忽略掉了某种改变……
他有些不安,放眼望去,街道边出现了一些没见过的大楼,一对情侣有说有笑的从他身边路过,陈克一把拉住女子的胳膊。
“喂?你要干什么?”一旁的男子面露怒色,想要将陈克推开。
陈克松开女子,抓住了男子的手腕,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许久。
男子被陈克看得有些发怵,以为是撞见了帮派分子,便想要挣脱。
“现在是几几年?”陈克突然问道。
“……?”男子一脸问号。
“快告诉我!”陈克急道。
绝色风华:腹黑召唤师
“2……2……等一下……”男子本想脱口而出,但也卡壳了。
一旁的女子也很不解,她想告诉陈克,但那个数字刚想说出口,却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时间……时间出问题了……”陈克喃喃道。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恍然大悟,这种不安和困惑是因为世界被改变了。
不仅是时间的变化,就连许多事情也都被平衡和改变,就像消失的2006年那样,一个被替换的2006年取代了它。
陈克作为超越时间之人,被排斥在平衡之外。
红色的天空再次变得正常,就连凝语痕的血族,和公司造的神,也都被和谐了……
但还是有些不同……
现在到底是几几年?
陈克又拉住几个路人逐一询问,他们的反应和那对情侣一样,先是觉得这问题非常可笑,但当试图去回答时,仿佛遇到了认知障碍般,说不出口。
洛基早就感受到了世界的变化,她看向陈克,想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我们要去一个地方……”陈克道。
他右手出现锤子,一道雷霆从天上劈下来,两个人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
基金会大楼,最底层。
陈克找到了罗姆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恶臭,那只背负着时间债的虫子,干瘪成一坨烂皮,瘫在那里一动不动。
地板上的腐臭的黄水还没有干涸,凝固成一层软泥。
他蹲下来,用渎神匕首挑起烂皮,检查致命伤在何处,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创口。
罗姆是被捅死的。
“这是什么?”洛基问道。
“它是笼子上的锁。”陈克道。
“锁坏了。”洛基看向陈克。
“马上……笼子就要没了……”陈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