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末日螢火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章 寄生展示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蠕动的孢子状组织不断喷吐着恶臭的气体,有些稍大一些的孢子顶部的孔洞已经封闭,恶臭的气体无法排出,像是肿瘤一样的组织不断充气膨胀,最后连同附着的尸体一同爆炸,血浆和尸块溅的满地都是。
“呕”安娜实在无法忍受如此恐怖而又恶心的场景,扶着通道的墙壁不住呕吐。
“前面不能再贸然进入了,剃刀、凌风,我们三人继续前进,其余的人留在这里待命。”凝雨看着机械门后如同怪物巢穴般的通道,皱起了眉头,那些异形的孢子实在是太过诡异。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说不定里面会用到远距离触碰某些物体的地方。”梅莉亚走上前来,主动要求加入到继续勘察的队伍中。
在逃离中央实验室的时候,凝雨也见识过梅莉亚操纵丝线匕首的能力,的确若是碰到需要远距离拿取某些东西的地方,她的匕首确实能派上用场。
凝雨扭头看了看陈凌风,这里除了安娜外,只有他最了解梅莉亚的战斗能力。
陈凌风思索了一会,朝凝雨点了点头,毕竟先前在空中监狱的交手中,梅莉亚至少也能和他战成平手,起码在这个未知的地下实验场里,自保应当没有问题。
“小心点。”简短的话语却掩饰不住陈凌风关切的眼神。
“嗯,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梅莉亚乖巧的应了一句。
凝雨最后和狐火交代了些事情,两人核对了下短时通讯频道的接通情况,确保在遇到危险的时,双方能够及时取得联系。
一切安排妥当,凝雨带着陈凌风、剃刀、梅莉亚三人进入了机械门内。
机械门内和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恶臭的气息填满每一个人的胸腔,压迫肺部几乎不能呼吸,绿色的黏稠液体粘连在鞋子上,每前进一步都艰难无比。
四人捂着口鼻近乎陷入晕厥的状态前进着,通道拐角左侧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白色的房门,房门顶部标注着检查室的字样。
剃刀快步走到门前,用衣服包裹住沾满黏液的门把手朝右边扭动了一下,幸好这间屋子并没有上锁,众人皆是迫不及待的挤进屋内。
这间屋子还算干净,虽然各种物件都已布满灰尘和锈迹,但相比门外令人窒息的环境来说,实在是要舒服的多,至少他们可以暂时远离那些恶臭的气体了。
屋子里陈设极为简单,除了几张桌子外,只有靠墙的一侧摆放着一排带着密码锁的金属柜子,此时柜体早已变形生锈,密码门也失去了闭锁的功能。
从柜子里仅剩的一些衣物来看,这间屋子似乎是供研究人员更换衣物的换衣间,柜子里还存放着一些简易的实验用装备。
凝雨在末端的一个柜子里发现了一些制式防毒面罩,这正是他们现在急需的东西。
奴本孤鸿仙
在检查室稍作调整后,四人戴上防毒面罩,继续往通道深处走去。
越往里走,实验室内的场景恶化的就越可怕。
地上已不再出现堆积的尸体,所有的有机物质已完全被那些孢子状的异形组织吞没消化,变成了它们成长的养分,那些孢子不再喷吐恶臭气体,取而代之的是从顶部的孔洞生长出了类似蘑菇状的伞盖,只是连接的茎干上遍布血管一样的黑红色经络,它们不断的伸缩,如同心脏搏动一般。
绿色的黏液已在地面上干涸,它们相互凝结,变成了类似发霉物体表面丝状菌毯一样的物质,一脚踩下去便是一个深深的坑洞,就像是迈入了泥泞的沼泽。
四人缓缓的在这片血肉的蘑菇森林中穿梭,不知行走了多久,终于抵达了通道的尽头。
这里又是一道和前面一样的机械门,陈凌风掏出身份识别卡,顺利的打开了门锁,只是机械门四周被那些肆意生长的经络组织缠住,一时间竟无法完全打开。
凝雨拔出长剑将缠在门上的经络组织挑落,从断开的组织管道里立刻流出了许多黑色的液体,众人急忙散到一旁,万幸那些液体并不具备腐蚀性。
“吼”从里侧的空间里又传出了某种生物的低沉嘶吼,声音直穿胸膛,越发的真切和清晰。
“看来我们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剃刀小声的说道。
“等等,你们有没有发觉,这个吼声中,有些人类的语言。”陈凌风不知为何对这个吼声异常的敏锐,他隐约听到了吼声中飘散的语言讯息。
众人停下脚步,仔细的聆听着来自实验区域更深处的吼叫声。
“我…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的…不会…绝对不会……”
低沉的吼声中果然剥离出了人类语言的讯息,那是一个沙哑的中年男人的嗓音,只是嗓音中完全没有气力,仿佛生命正处在死亡的边缘,极其痛苦的做着垂死挣扎。
“这声音,是博士,这是博士的声音!”凝雨皱着眉思索了一会猛的抬起头。
绝版猎灵师 安逸的ID
“什么?!你说这是我父亲的声音?!”阔别这么多年未见的父亲,终于近在咫尺,但从听到的声音判断,陈子昂或许正面临着生命危险,陈凌风怀着急切又紧张的心情朝着通道深处冲去。
“凌风!”凝雨想拉住他,但还未伸出手,陈凌风便从她的身边跑了过去。
陈凌风一边跑一边摘掉防毒面罩,父亲,这个词在他的心里实在是压抑了太长的时间,一刻也不想再等待,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当面说清楚。
第二道机械门后的世界似乎完全隔离了那些恶臭的变异孢子,整个实验区域通透光亮,空间也比前面的通道宽阔了许多。
陈凌风追寻着低吼声向前狂奔着,实验区域尽头的房间也越发清晰。
“呼、呼、呼”陈凌风终于来到了低吼声传出的房间,这时房间里已没有了声响,他伏在房门上剧烈的喘息着。
透过门上的玻璃窗,陈凌风隐约能看见房间里布放着无数管线和充满液体的圆柱形容器,正对房门的墙壁上似乎捆绑着一个人形物体,只是这个人上下身的比例极不协调,上半身细长,而下半身就像瘫软的烂泥一般敷满了整面墙体。
陈凌风发疯似的扭动门锁,换来的只有验证错误,需要输入密码的提示音。
急躁的情绪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星痕闪电出鞘,朝着房门的门锁上猛烈的劈砍。
“嘭”巨大的撞击力道直接贯穿了房门,将其从中撕裂,陈凌风迫不及待的挤了进去。
一股浓烈的腐臭气息扑面而来,房间里,一个人,不,那已经不能被称作是人了。
那人双手被铁链吊起,锁在房顶的装置内,一只手已经发黑腐烂,关节处的白骨全部露了出来,只剩下些许皮肉连接。
上半身骨瘦嶙峋,所有的肋骨清晰可见,仿佛割破皮肉便能将其取出,他低垂着头,看不到一丝的生气。
最可怕的是男人的下半身,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类的迹象,变成了一摊肉泥,肉泥附着着和通道内一样的孢子状组织,不停的蠕动并且不断的喷出恶臭气体。
房间里那些黑色的管线尽数插在男人肉泥状的下半身上,圆柱形容器内的蓝色液体正不住的通过管线注入肉泥组织内,像是营养液一般在给男人提供生存所必须的养分。
“吼”缚在墙壁上的男人像是听见了破门的响动,缓缓的抬起头。
陈凌风接触到了那双空洞无神的双眼,他不住后退,直到撞上身后的墙壁。
所有的讯息都指向了唯一的终点,眼前这个已经不能称作人类的男人就是他的父亲陈子昂。
“啊!!!”绝望的刺破灵魂的喊叫在房间里回荡,陈凌风双手抱着头跪倒在地上,他圆睁着双眼,眼角几欲撕裂。
现实刨开了他的胸膛,扯断他的肋骨,将他的心脏剜的支离破碎,然后再强行塞了回去,任由血液在胸腔里翻滚,压缩进七窍,无法形容的痛楚,扭绞着他惶恐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