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18章 達賽,我等候你多時了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长枪手再度站在了最前方,不断的捅刺。
吐蕃人依旧悍不畏死的在反复冲杀。
换做是突厥人的话,这么长时间的冲杀早就失去了斗志,必须要撤回去修整。
一队吐蕃悍卒突破了长枪阵,旋即被后续的战兵斩杀殆尽。
但这给了他们希望,欢呼声中,吐蕃人越发的凶狠了。
“唐军的韧性很强!”
达赛一直在观察着双方胶着,面色微冷,“他们的步卒意志坚定,几次被突破后依旧丝毫不乱,能迅速填补……果然是天下强军。”
一比一,这个世间还未有任何军队能和鼎盛时期的大唐军队相提并论。
突厥不行,吐蕃也不行!
“大玛本,苏定方那两千骑一直未动,这是在等着时机突袭!”
达赛点头,“我知晓。大唐的战法就是如此,步卒接敌,马军伺机而动。简单……”
但谁都挡不住。
你知道他会怎么打,但你就是挡不住那些凶悍的马军突击。
这便是无解之处。
“但我的骑兵依旧在。”
就在身后,乌压压一片骑兵同样没动。
“骑兵上前,护着右翼。”
苏定方的骑兵就在吐蕃大军的右侧,如此用骑兵去挡住他。
苏定方看到了对手的调动,淡淡的道:“达赛想用骑兵来阻拦老夫吗?”
他回头看了一眼,“武阳侯那边如何?”
“苏总管,还在厮杀!”
苏定方回头,“等!”
达赛此刻也说道:“等!”
双方都在等待那一战的结果。
“我军必胜!”
达赛淡淡的道。
他调动了骑兵去右翼,就是断定自己能赢,如此无需顾忌来自于树敦城的反击。
就算是贾平安能赢,他还能剩下多少人?
决战!
他的眼眸中多了果断。
“令全军压上!”
牛角号声中,吐蕃人万众欢呼!
“苏总管,敌军总攻了。”
苏定方深吸一口气,“全军准备。”
两千骑兵上马。
对面的突厥骑兵同样如此。
双方厮杀到了现在,唯一的计谋就是杀!
看谁更悍勇!
苏定方按住刀柄,他将会在敌军士气下降的那一刻出击。
而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了步卒身上。
“稳住!”
队正们都在最前方,所以阵亡率最高。
副队正在后面些督战。
可当军官全数战死后,副队正也得顶上去,督战……
身后全是同袍,你避无可避。
“闪开!”
陌刀手再度上阵。
决战……来了!
“杀!”
陌刀手们奋力挥刀。
“大玛本,唐军的陌刀手又出来了。”
达赛已经看到了。
前方成了血肉磨房,有人冲上去,觉得踩在了水里,低头……骇然发现脚下竟然是一个血泊!
“杀!”
陌刀手们继续挥刀。
“不要管什么伤亡。”达赛冷漠的道:“告诉他们,死光了我上!”
没有退路可言了!
敌军骤然加大了冲击的力度,前方的压力越来越大。
苏定方的脸恍如岩石,看不到一点情绪波动。
“苏总管……”
有人低声嘟囔,被人拍了一巴掌。
不能干扰主将!
“有地方被突破了。”
陌刀阵的左侧被突破了,吐蕃人拼命在往里面挤,想扩大这个口子。
苏定方纹丝不动。
“杀!”
后续的战兵蜂拥而上,双方绞杀在一起。
达赛的眼中迸发出了异彩,“突击!冲着那里突击!”
身边的将领激动的喊道:“大玛本,机会来了!”
“是啊!机会来了。”
达赛的眼中多了些感慨之色,旋即讥诮的道:“苏定方一心要用马军来给我致命一击,可现在他能如何?”
“他只能提前出击,和咱们的骑兵绞杀在一起。”
“绞杀不怕。”达赛淡淡的道:“只有绞杀在一起才有彻底击溃他们的机会。”
吐蕃靠什么?
靠的是凶悍,以及人海战术。
“用血肉去堆积,让对方感到恐惧。”
达赛突然咦了一声,“苏定方依旧不出击吗?”
苏定方眼皮子都不跳一下。
战兵们在疯狂积压对手,预备队被抽调了上来,甚至后面的辅兵都上来了。
刀枪在疯狂的挥舞,突入的吐蕃人被一点点的磨光。
“他们的背后空虚了。”
达赛在看着这一幕,“准备……”
他拔出长刀,“跟着我,给他们最后一击!”
这是最好的机会!
达赛信心十足,轻轻摧动战马。
“万胜!”
欢呼声来的很突兀。
“万胜!”
达赛抬头,看到树敦城上的吐谷浑人都在振臂欢呼。
“去查!”达赛的面色惨白,“去看看是怎么了……不必了。”
左侧,一队骑兵惶然从树敦城侧面跑了出来,看着恍如丧家之犬。
达赛的眸色冰冷,“败了?他们怎么能败了?”
“一万步卒,五千骑兵,就算是换了一头牦牛来指挥也不会输!”
就算是换一头牛去指挥也输不了啊!
他在咆哮,“收回骑兵,把骑兵收回来。”
话音未落,侧面出现了一面旗帜。
“杀将!”
贾字旗在迎风飘扬,旗下那个浑身浴血的将领轻蔑的冲着达赛这边指指。
“快,把骑兵收回来!”
达赛的反应很快。
“步卒列阵,挡住他们!”
正在攻击的吐蕃步卒接到了命令。
可这个局面怎么列阵?
大伙儿正在拼命的冲杀,列阵……怎么列阵。
……
苏定方已经听到了欢呼声,他在马背上努力抬头看着……
“苏总管!”
一个将领喊道:“是武阳侯!”
无数目光扫过。
那面大旗下,可不正是贾平安。
“小贾!”
苏定方动容了。
他看着前方,拔刀……
“全军突击!”
“万胜!”
两千骑兵发动了进攻。
中间的步卒在欢呼。
“进攻!全军进攻!”
陌刀手们一步一个血色的脚印,长枪手迅速越过他们,用密集的刺杀击溃敌军的最后一丝士气。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这一幕。
双方本来还算是胶着,从他出现后,天平就朝着大唐这边偏移了。
“出击!”
他率先冲进了吐蕃军中。
步卒乱了。
城头的吐谷浑人看得目瞪口呆。
“一万余……就这么赢了?”
“大唐啊!”
那些野心就像是刚冒头就被踩了一脚的嫩芽,迅速消失了。
诺曷钵兴奋的喊道:“出击!出击!”
对于吐谷浑来说,吐蕃就是苦手,就是悬在头顶上的巨锤,让人畏惧,晚上睡觉都得睁只眼闭只眼。
打,不说人多人少,吐谷浑打不过。
现在达赛的大军已经露出了颓势,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来了。
“打开城门,全军出击!”
这一刻那些将领威风凛凛,自信满满。
诺曷钵踌躇满志的道:“把达赛追到天尽头。”
弘化在看着战场的变化。
左侧的苏定方率领两千骑兵已经上去了,以他为箭头,前方就像是被劈开的水面,涟漪越来越大。
挡不住!
吐蕃骑兵压根就挡不住他们。
中间的步卒在崩溃,吐蕃骑兵士气全无,有人甚至转身就跑。
而在右翼,贾平安带着骑兵已经击溃了这一侧的步卒,正在驱赶着他们。
“胜了!哈哈哈哈!”
诺曷钵拍打着城头,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就侧身……含情脉脉的看着弘化。
弘化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战局变化,手突然被人握住了。
她下意识的就想动手,等看到是诺曷钵时,就觉得这人怕是疯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摸手?
诺曷钵赔笑道:“公主,晚些请了苏将军和武阳侯来庆贺吧。”
一万余破差不多十万!
老丈人家的这条大腿太粗了啊!
他必须要和公主搞好关系。
这就像是一个软饭男,突然发现老丈人家竟然有金矿……
……
“骑兵不可退!”
达赛铁青着脸,“左侧令步卒挡住,退后者斩!”
可这个威胁已经没用了。
“败了!”
中间突然传来了唐军的欢呼声。
“万胜!”
左侧……
达赛看到了贾平安。
那一支骑兵就像是在水里劈波斩浪般的在前行,越来越快……
左翼崩溃了!
“杀将来了!”
不要俘虏,喜欢用尸骸堆积尸山……
这些让人胆寒的事儿都发生在那个杀将的身上。
“聚集!”
达赛再看了贾平安一眼,飞快的道:“马上收拢……撤!”
“撤!”
吐蕃人开始狂奔。
城门打开,吐谷浑人下山来摘桃子了。
“杀啊!”
此刻的吐谷浑人个个都是英雄,一个人就敢追着数十人砍杀。
“达赛!”
仙药供应商
贾平安死死的盯着前方的达赛。
不是说好的要决一死战吗?
你怎么就先跑了?
诚信呢?
自尊呢?
这一路狂追,吐蕃人跑的到处都是。
达赛迅速集结了三万余人,一路边撤边挡,天色渐渐黑了,贾平安看着达赛率领残兵隐入了夜色中。
“老夫走了。”
苏定方率领骑兵继续追杀,贾师傅的任务就是收拾残局。
“小贾,莫要……莫要太吓人了。”
苏定方的声音飘荡在风中,贾平安不禁笑了。
回到城下,那些俘虏已经被聚在了一起。
“杀将来了。”
俘虏们惶然,引发了一次小暴动。
一队骑兵过去,一次冲击就平息了暴动。
“他要杀光我们。”
那些吐蕃俘虏在瑟瑟发抖。
“我有那么嗜杀吗?”
贾平安觉得杀将这个名头真心不怎么好。
马英笑道:“当初咱们驱赶那些吐蕃人时,沿途请降的都被杀了,所以他们以为……”
“那些不杀了,难道留着归队,回过头来杀咱们?”
这等傻事贾平安不会干。
诺曷钵出来了,笑容满面的道:“此战大胜,城中已经准备了酒宴,还请武阳侯赏脸。”
有人来禀告,“可汗,到处都是尸骸,多不胜数,如何处置?”
诺曷钵说道:“天气热,弄不好会腐烂。”
贾平安微微一笑,“其实……还有一种法子。”
……
马蹄声在右侧传来。
一队骑兵飞也似的跑来,看着那些尸骸懵了。
“完了?”
“完了。”
程知节的大军来了,贾平安乐了。
“大总管在何处?”
“大总管让达赛的退路去了……”
贾平安看着这队骑兵,再看看后面乌压压一片步卒,拱手道:“如此这里就交给你等了,走了啊!”
“哎!”
将领刚开口,贾平安策马喊道:“我们出发!”
卧槽!
这特娘的要追杀也是我们去啊!
可贾平安却不给他们机会。
……
达赛带着人一路狂奔。
“大玛本,苏定方在追击。”
达赛看看身后的麾下,“转右边。”
右边就是回吐蕃的方向。
众人打起精神,赶紧跟着。
……
几天后,当看到了那延绵的山脉时,达赛不禁热泪盈眶。
“我们回来了。”
他们只需往上去,唐军就会主动止步。
“此战轻敌了。”
达赛主动检讨,“唐军的步卒坚韧超乎想象……当初赞普在时,为何一战败北后主动求和,甚至低头……许多人都无法理解,连我也是如此,如今我才知晓……我错了。”
唐军的步卒给达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唐军的马军太犀利,我做了防备,可依旧无法阻挡。”
这是用大败换来的经验。
但……
达赛说道:“有了这些经验,下一次我们将会赢得机会……”
前方突然传来了惊呼声。
“敌袭!”
达赛抬头,“哪来的敌人?”
苏定方已经被他丢在了身后,敌人在哪?
前方一面大旗出现,程知节骂道:“狗曰的小贾,狗曰的苏定方,耶耶紧赶慢赶,可依旧没赶上大战。”
没赶上大战,但程知节却果断的往达赛的逃窜路线上赶,刚好拦截到了溃兵。
“哈哈哈哈!”
程知节挥手,“全军掩杀!”
吐蕃人已经成了丧家之犬,这时候玩什么堂堂正正,没必要,掩杀就是了。
“是唐军的主力,程知节来了!”
大唐的主力还没出战,达赛就败了。此刻面对着程知节这个混世魔王,原先信心满满的达赛在被贾平安和苏定方轮番毒打后,信心全无。
“从侧面冲回去!”
他眼中含着热泪,“让我们回家!”
他奋力喊道:“只要能回去,我们随时能出组建大军再度而来,跟着我!”
他带着骑兵从侧面迂回,而步卒跟在后面,恰好挡住了唐军骑兵突击的路线。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当大败时,步卒就是炮灰!
没有例外!
程知节狞笑道:“在耶耶的面前玩这个?”
他厮杀成名的时候,达赛还没出世!
什么阿猫阿狗也能和老夫玩手段了。
程知节嘟囔着,摸摸袖口里的锦囊,摸了一颗果脯塞进嘴里,喊道:“跟着老夫来。”
果脯很甜。
娘子好贤惠!
程知节默念着这句话,给自己洗脑。
步卒的阻截在程知节的突击下就成了笑话,他一路轻松写意的冲杀出来,身后一地尸骸。
“达赛!”
疾驰中的达赛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中全是恨意!
他恨啊!
十万大军出击,出发前大相与他促膝相谈,一再提醒他要稳健,再稳健……在遇到唐军时务必要稳扎稳打,但也不可能一味被动挨打,该出击就出击。
一句话,别太冒险!
稳中求进!
禄东赞给他的指导意见就是这个。
但他还是轻敌了。
当发现贾平安只有千余骑时,他毫不犹豫的采取了全面进攻的态势,结果被贾平安偷袭辎重营,虽然损失不大,但士气受损。
再后来……
那一场攻城战打的他备受煎熬。
城头上的兵器各型各色,杀的吐蕃人苦不堪言。
更要命的是,贾平安竟然故意把他的精锐放上去,随后才出动唐军围杀。
一千精锐就剩下了五百余人。
若是那一千精锐还在,他哪里会担心被拦截,只需让那些精锐突击,就能打开通道回家。
但现在……
他回头看了一眼,程知节在后面一路砍杀着,那些唐军骑兵凶神恶煞的,杀人的手段熟练的让人发指。
“拦截他们!”
他还是下了那个决断。
最后的五百精锐脱离了大队,发动了反击。
惨叫声传来,达赛回头看了一眼,不禁目眦欲裂。
他的精锐奋不顾身的在冲杀,可他们遇到的是程知节。
马槊下,那些精锐压根就没有一合之敌。
“大玛本,快走!”
身边的将领在喊。
那些精锐阻截不了不久,再不走……那就不用走了。
“走!”
达赛一行人冲进了山口中。
他回身看了一眼。
那些精锐已经被击溃了,被唐军的骑兵追杀。
程知节遗憾的看着他,“贱狗奴,下次再遇到耶耶,定然剁了你!”
身后,吐蕃溃兵到处都是。
达赛深吸一口气,“我们走。”
进了山口,没走出多远,达赛突然落泪。
“大相给我十万大军,如今能跟随我的却只有数百骑……我有何颜面回去?”
达赛拔刀就想自刎。
身边的将领赶紧拉住他,把长刀抢过来。
“大玛本,此次虽然败了,可那些将士他们抓不完,陆陆续续的都会回去。回头让人在各个路口囤积粮食等候就是了,少说能聚拢数万人。”
这便是击溃战,击溃敌军后,除非你人马众多,否则你杀不完,也抓不完。
达赛哽咽点头,咬牙发誓,“我发誓,下次定然一雪前耻!”
一个声音传来,“何必下次,此次如何?”
前方的山道上出来一队骑兵,为首的贾平安笑吟吟的道:“达赛,我等候你多时了!”
……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