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笔趣-第兩千一百八十二章 密藏行宮 九 破禁閲讀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在幽冥大帝行宫密藏深处的藏书室内,易天来迟一步正见到碧落妖姬正与她的镜像激战之中。让自己没预料到的是这个镜像原来是悬挂于藏书室正门门梁上面的那面镜子灵器所衍生出来的。
而起其实力与碧落妖姬一模一样,不知道二人之前交手的情形。但易天仅仅见过他们一招交手后便意识到问题不简单,明显那镜子灵器所幻化出来的镜像实力不必碧落妖姬差上多少。见过二人对拼一招后易天心中也估量了下,单论自己所见到明显碧落妖姬的真身已经是隐隐处于下风了。
可自己的到来却是让碧落妖姬一阵欣喜,易天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了突然发现碧落妖姬的镜像突然被灵器收了回去。待到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后突然之间那面镜子上灵光闪过照到了自己的身上。
在远处的碧落妖姬此时却是面色大喜,脸上也是露出一副轻松的神色。下一刻那道镜子内竟然飞出了个自己的镜像。
以往都是易天占人家的便宜,可没想到这次却是成了替罪羊。被那镜像盯着心中发毛,易天则是面露凝重之色神念同时锁定住面前的镜像和碧落妖姬。
只见后者竟然全然不顾自己这边直接冲至石室的底部,随后伸手推开了石门进入其中。不消十息后碧落妖姬便从内中满载而回,而此时的易天却是被自己的镜像缠住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稍后碧落妖姬便从容离去,只留下了自己一人在此独自面对。此般行宫密藏之行中前半段易天倒还是探索的不错,至少也能算得上是大有收获。可到了最后却是替人挡枪,白狗偷吃黑狗当灾,此时易天心中也是懊悔莫及。
可眼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至此易天取出魔刀开始试探下镜像的实力。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依样画葫芦出招,招数的威力不比自己差。
待两道天魔刃神通抨击在一起后完全呈势均力敌的状态,而且那些散落出去的天魔刃也被四周墙壁上的阵法结界完全吸收了去。
等到碧落妖姬抢先一步撤退后那石门梁上的镜子再次闪过道灵光,随后整个石室内的阵法便被再次激活了去,此时后路通道上的出口在阵法灵光的掩盖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易天神念微微探出发现自己此时已经陷入阵法的须弥空间内,面前只有自己的镜像和那面镜子而已。
这般阵法极像自己在罗天仙宫宗门秘典上所见到过的试炼空间那样。原本在仙界之中就有这般阵法专为宗门弟子测试功法而布置的,但说起威能来却是比自己现如今见到的还要强。
无怪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布阵材料和布阵之人的道行问题,易天心中却是思量了下后没有再出手试探对方。毕竟按照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在这般大阵之中如果贸然出手,镜像必定会以同样的手段反击。
而且四周阵纹还能吸收自己的灵力来回补镜像,如果再次出手无非是空耗实力。同时对方在吸收自己神通招式的灵力后也会越战越勇,如此添油战术很可能会把自己活活耗死在这空间内。
手中祭起的龙龟甲盾挡在身前,易天目光掠过发现要想破阵究其关键还是在那面镜子灵器上。可自己要想拿到那面镜子必须要越过面前的镜像,想罢易天收起手上的魔刀后取出了太渊木剑来。轻轻祭起后将灵剑化作万千细丝织成剑网围在周身三尺开外形成了道剑网防御,接着朝着镜像所在的位置缓缓走去。
不料那镜像也收起了魔刀取出灵剑,手中结出了相同的印法后祭起灵剑化成黑色的剑丝。不过他的剑丝没有做防御姿态,而是在空中一个盘旋后照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径直袭来。
易天见罢脸上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而是操控着周身的灵剑汇聚于面前,双手结印后将剑丝合成道圆形的白色防御网。只听‘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镜像所施展出来的灵耀化千剑丝照着自己这边猛攻过来。
只是两种同样的神通胶着在一起后在二人之间激起道道灵压罡风。随着剑丝不断抨击交错后这灵压罡风越来越强最终将易天本尊都活活推开了五尺后才算是稳住了身形。
不过此时的易天脸上却是没来由的露出一丝喜色,刚才施展的神通秘术交手之后自己竟然发现对方完全是注重于攻击而且疏于防守。如果自己真的再次发力说不定可以一个交错闪到他身后拿到那面镜子。
同时易天还发现自己所施展出来神通明显要强于对方,在一番交手之下太渊木剑所化的剑丝还能始终是汇聚在面前化作剑网防护。
反观镜像施展神通过后那些剑丝被纷纷打乱之下再次悉数收回,只是剑丝上的灵力波动已经弱了三分不止,明显是被自己的招式消耗了不少。
如此易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伸手结印将面前的太渊木剑收回。然后伸手一番取出了佛宗灵器,金钵和佛珠。
这两件灵器上散发出淡淡的金色佛光,易天转而身上也是起了变化。体内功法运转之下将玄黄二气混合成后缓缓祭出操控着手上的金钵将其缓缓祭起。
与此同时神念也是锁定住镜像的动静,只见此时对方也变着戏法的拿出了钵盂和佛珠,只是这两件灵器的颜色呈乌黑状,完全不像自己手上的这般模样。
易天心中大喜嘴角微微一抽心中暗道:“幽冥大帝千算万算没想到会有佛宗修士来他的行宫密藏吧,而且灵力属性可不是那么好模仿的。之前是室内四周的阵纹自己就看着眼熟,现在想起不正是那灵力吸收的式样,自己所施展的神通秘术夹带的灵力被这些阵纹吸收后那面镜子就能模仿出相同的灵力招式来。”
异界之炼金狂人
可惜自己看破了这点后没有急于出手自然此处的阵法也没有再次吞噬吸收灵力的机会。而且这次还用专属克制地狱界灵力的佛宗功法出手,果不其然这面镜子自然是无法再次模仿自己的招数。连得镜像手中所持的灵器都完完全全是地狱界的式样,丝毫看不到有任何佛宗之力在上面。
随即易天伸手一番将金钵祭在手中,同时嘴里念动真言后将金钵口对准着镜像道了声:“现。”一道白光从中伸出后照着对方身上掠去。
对面的镜像则是依样画葫芦般祭出手中的黑钵盂从中射出道黑色的灵光来。两道光束在空中一经抨击后便发出‘兹兹’声响。
易天看到自己手中金钵内的灵光正在不断的净化起对方的黑芒,不消十息间白色的灵光就直接击破对方的防御直接打到那镜像的身上。同时大量的黑色灵力从镜像的身上不断析出后对方的实力好似也开始逐渐落下。
原本是和自己一样的合体后期修士可易天发现镜像身上的灵力随着不断被净化之下,修为也开始像决堤般往下直落。
目光扫过后再次停留在镜像身后的那面镜子上,此时只见这面镜子无端微微抖动起来。一道清脆的蜂鸣声从灵器身上传来,不消多说自己这般出手对付镜像已经是反噬到了灵器本身了。
趁他病要他命易天对此可不会再手下留情,左手将佛珠祭起后轻轻一托操控着将它化作道白色的灵光朝着那面镜子所在的位置掠去。
三息后那白色的灵光落在镜子头上,随后幻化出一朵净世华莲的虚影后猛然倒扣落下后飞快的收紧将其禁锢在其中。
做完这些易天突然发现面前的镜像似乎是突然失了神变得痴痴呆呆的。十息后镜像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似的周身灵光闪现后强行破开了白色佛光的笼罩后直接朝着那面镜子飞去。
逼上梁山
‘嗖’的一声镜像本体悉数没入那面镜子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此时那面镜子灵器身上颤抖的蜂鸣声好似有所缓和。接着一道黑色的灵光闪现后镜子顶住了佛珠净化之力便想要冲破防御遁出。易天见罢急忙双手飞快的结起印法朝着远处的净世华莲点了数下,四周的白色叶瓣之力再次暴涨起来收拢后将镜子拦在了三尺方圆的空间内。
只听‘咚咚咚’的声响,正是镜子本体撞击围困的净世华莲叶瓣所发出的声音。可惜无论它如何横冲直撞都没有办法突破白色净化之力的围困。
易天早就料到那面镜子有古怪了,只是心中疑惑到底是什么器灵竟然可以模仿出合体期修士的镜像来。说起来要不是自己的功法特殊而且还能随意转换玄黄之气,要不还真难对付。
飞上前去易天伸手从净世华莲之中取过那面镜子,随后只觉得心头一震,脑海之中突然有些恍惚。没想到这件灵器竟然还能让自己心神失守,易天随即急忙静下心来,稳住心神的同时嘴里也默默将静心咒来回念了即便。
随即手上祭出一道黑色的焰狱魔火将这面镜子紧紧握在手中炼化了起来。神念一经伸入镜子上后易天不由得心神一震,这件宝物明显应该是仙界之物,只是经过了数万年来的消耗上面所残留的仙灵之气早就被消耗殆尽了。
从这件灵器上的阵纹可以看出此宝炼制时也都是花了不少心血,而且这上面的系数都是用‘金篆文’铭刻的,在镜子的背后写着‘幻灵’二字。想来这面镜子应该就叫‘幻灵镜’了,只是上面被前任幽冥大帝炼化过后沾满了幽冥之气和地狱界的灵力,远远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功效。
不过易天也是心头一喜,正是这样才让自己能够如此请以颇具,否则如果灵器只要发挥出一般的威能自己要想脱困便非常困难了。
经过焰狱魔火煅烧过后‘幻灵镜’上面的幽冥之气尽出,连得地狱界的灵力都被强行炼化了。易天突然发现四周的空间开始崩塌起来,而在远处有个闪烁着的光点在。不像其他的周身灵光大现之下整个人瞬间就飞出数百丈开外朝着那处闪光点径直掠去。
十息后面前恍然亮起,那个光点正是从此处空间脱出的口子。易天的身形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后一头扎了进去,‘嗖嗖’声响起只见眼前一亮易天再次回到了刚才的行宫密藏石室内。转过头来看看只见此时自己正站在内室的门口,头顶之上有道黑色的虚空豁口缓缓收缩直至消失的无影无踪。
暗暗庆幸了下后易天也是心有余悸,自己不该如此轻易地就出手炼化那件灵器。以至于须弥空间的坍塌后差点被困死在里面。
转过头来神念散开检查了下石室之中四周墙壁上的阵纹,随后易天便发现此时原本拓印在墙壁上的阵纹都已经消失不见。低头目光飞快的扫过手上的‘幻灵镜’,只见此镜随着须弥空间的崩塌后灵韵全然涣散开了,即便是自己刚才强行将其祭炼过一番也无法阻止。
胭脂 色
灵器或是仙器之所以能够被修士所用,是在炼制之时就已经将灵韵注入其中,再加上自己的灵力长时间温养过后才能变得得心应手。如果是灵韵溃散后的灵器说起来便只剩下了一堆材料可用。易天面带些沮丧之色盯着‘幻灵镜’打量了番后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本想好不容易能够搞到见破损的仙器,怎么说祭炼一下也能为自己所用。可没有料到的是竟然会出现如今这般状况。好在这件‘幻灵镜’上所宝材还是用仙界的‘仙鸣石’和‘灼光琉璃’炼制而成的,即便是变成一堆死物可这些宝材还能为自己所用。再者这面‘幻灵镜’经过了数万年来的消耗后原本的灵韵都消耗的差不多才会出现今日这般情形。
此时易天心中倒是对于前任幽冥大帝的眼光万分佩服,估计他早就是察觉到了这点,所以才会将此镜至于行宫密藏藏书室的门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