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討論-第5728章 油盡燈枯展示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
此时此刻,他们这一群人的状态都糟糕到了极点,必须要尽快找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不然的话,他们都无法坚持下来!
鬼谷说的没错,鳄鱼是两栖动物,能在沼泽中生存没错,但也需要陆地给它们歇息,这是它们的天性,没有一个落脚处,它们也无法生存下去。
愿赌服输:恶魔男仆惹不起
陈六合开始在周围寻找那所谓的落脚点。
用了很长的时间,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茫茫沼泽中,陈六合找到了一处肉眼根本就无法发现的礁石群。
众人如获至宝一般,皆是看到了求生的希望。
坐在礁石之上,众人禁不住的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脸上都是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刚才所经历的事情,他们到现在想都不敢去想,简直太埪怖了。
他们都是从死神口中逃出来的人,这一点一点都不夸张。
辛亏有陈六合这个天大的变数在,否则的话,他们这一次,必定全军覆没。
陈六合简单跟众人讲了一下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让得众人惊心不已。
幸好那鳄鱼潮来的及时,帮了他们天大的忙,不然的话,他们根本无法跟腥风老妖抗衡,根本不可能从腥风老妖的追杀中再次逃脱。
“但愿那鳄鱼潮给力一点,能把腥风老妖给啃了。”帝小天恶狠狠的说道。
刑天说道:“想让腥风老妖被啃食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能把他赶跑就可以了,能为我们争取活命逃亡的时间就可以了。”
陈六合说道:“这一点大家就不用担心了,腥风老妖不会再去而复返的,起码在短时间内是不会的,他的消耗也是无比巨大,此刻,他又被鳄鱼潮追击,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返回陆地,否则也会有危险,腥风老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来冒险。”
话说到最后,陈六合的呼吸忽然都变得不匀称了起来,有些紊乱与急促,他的脸色,也是苍白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
陈六合的面部肌肉,都在抽蓄,他感觉,身体就像是被万剑绞过一般,那无比剧烈的疼痛从四肢百骸中凶猛袭来。
特别是他的胸腔内府之中,那阵阵的刺痛,简直要让他瞬间就晕死过去。
“哇~”一大口鲜血,从陈六合口中喷涌了出来,紧接着,陈六合的耳朵、眼睛、鼻子,都有鲜血慢慢的渗透了出来。
陈六合身上的精气神,瞬间就像是被抽干了一般,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油尽灯枯的状态当中。
更让人感到恐惧的是,他的身体肌肤,像是被风干了一般,变得干巴…….
这一幕,把众人都给吓傻了,所有人快速围了上去,疾声大喊,查看陈六合的情况。
“陈六合,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别吓我们,我们已经死里逃生了,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帝小天疾声大叫,吓的面无血色。
陈六合躺在了礁石上,他浑身都在发抖,冷汗之流,眼神变得涣散,整个人像是瞬间苍老了许多许多。
“鬼佬,你赶紧看看他怎么了。”刑天也慌了神,委实是陈六合现在的状态太可怖了一些。
鬼谷一脸的凝重与焦灼,他查看着陈六合的身体,可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种状态太奇怪了,就像是生命力被瞬间抽干了一般。
陈六合此刻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就是离死不远……
“在刚才一战中,在生死关口,陈六合一定是激发了体内的无穷潜能,燃烧了自己的生命之力,否则的话,他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还能爆发出那等埪怖的战斗力。”
奴修看出了什么,他无比凝重的说道:“这下糟糕了,那种透支的爆发,对陈六合的伤害简直大到了极致,会直接动摇了他的本源与根基,会对他造成不可逆转的创伤。”
“还有这样的说法?会出现什么情况?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吧?”帝小天等人都惊了。
不过,陈六合刚才在死境中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的确是让人胆寒心惊,让人惊为天人。
“不好说,透支生命力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重则身死暴毙,轻则也要伤及本源动摇根基,身体会进入一个急速的衰退状态。”奴修眉头死死的皱着,眼中充满了焦虑与凝重。
“这可怎么办?不能这样,陈六合不能死,他若死了,我们这些人活着又有何意义?”帝小天疾声说道。
所有人都必须承认,陈六合一个人的命,比他们所有人的命加起来还重要。
陈六合才是他们之中不折不扣的主心骨,所有人所有事,都必须围着陈六合一个人转才行。
若是陈六合都死了,那一切都将失去意义,他们苟活着也将没有任何意义。
“陈六合的体质与众不同,体内有神奇血脉支撑着,他或许能扛过这一劫吧,保住性命应该不会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他往后的状态……可就不好说了。”
奴修面色沉如死水的说道:“怕就怕,陈六合身体衰弱,实力暴跌,那样的话,对他来说,怕是会比死还要痛苦…….”
在众人说话的时候,陈六合一直处于一个极度痛苦的状态,他身上的生命力,的确是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流逝着,他仿若在不断的变得苍老,他的精气神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根在飓风中点燃的蜡烛,烛光在不断的摇曳,仿若随时都可能被吹灭。
这种感觉,是非常可怕的,牵动了所有人的心神,让他们心胆欲裂,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鬼佬,你别愣着啊,你不是神医吗?你赶紧想想办法,赶紧救救他,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刑天也急了,拽着鬼谷大声喊道。
鬼谷一脸的沉痛,道:“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没有办法,能靠的,恐怕只有他自己了,但我相信他能扛的下来的,他与众不同,他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