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韓娛之崛起-第兩千三百四十章 坦白的衝動分享

韓娛之崛起
小說推薦韓娛之崛起韩娱之崛起
“不在家?”李梦龙端着下巴呢喃道,眼睛则不断打量着对面那帮人,试图分辨出一些内在的真相。
不过这一次李梦龙注定是要吃亏了,毕竟在他看来少女们畏罪潜逃倒也说得过去。
留在宿舍那就是个死啊,但凡是有点理智的人也知道该怎么做的,再说少女们也没有理由欺骗他不是。
这时候就看出信息不对称的坏处了,李梦龙很难察觉到少女们是在集体演戏呢,所以犹豫一会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一个动作直接让现场的少女们重新活了过来呢,鬼知道她们刚刚有多么的紧张。
这种忙果然就不能多帮呢,否则一定会折寿的,李梦龙刚刚万一要是得出另一个结论,那她们就要替金泰妍几人遭殃了。
“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难道说你们知道些什么?”
一句话再次把少女们从云端拉到了地狱,这来来回回的就跟做过山车似得,果然不能太过于放松啊。
好在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少女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拿出该有的真实反应。
“这还用知道嘛,猜也猜到了,你回来就臭着张脸,她们又提前跑路了,这再不明白的话我们也不用混了。”
“说说具体是什么事情呗,让我们也跟着开心开心。”
“要不要我带你杀上门去,她们家里的地址我都一清二楚的!”
尽管对于这帮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丫头很是无奈,但不得不说这才是他李梦龙熟悉的少女们,有了这感觉后那就一切正常了许多。
“只有你知道她们的地址吗?一边待着去,还有记得告诉那几位,短时间内就不用回来了,这个家里容不下她们的存在!”
李梦龙撂下这一句话后就去洗澡了,只剩下少女们望着彼此,明显有些互相倾诉的冲动啊。
还是徐贤在一旁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越是这种时刻越是不能放松的,万一李梦龙现在正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声音呢,这都是需要防范的。
少女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相互簇拥着跑去了楼上,那里才是她们的地盘呢。
徐贤自然也跟了上去,说实话她对金泰妍几人的应对还是比较满意的,总算是聪明了一回呢。
确实在这种情况下是不适合同李梦龙直接冲突的,那不是白白的送上人头嘛,逃避虽然有些可耻,但管用就成啊!
就在徐贤暗自感慨的时候,她发现前面那帮人竟然没有回各自的房间,反而是站在楼梯口这边贼偷贼脑的听着下方的动静。
更过分的是李顺圭竟然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台平板,上面显示的竟然是客厅这边的画面,这是在哪架的摄像头?
徐贤已经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对了呢,哪怕情况没有她想的那么糟,但单单在李梦龙不知情的情况下用摄像头偷拍,这就已经侵犯隐私了好不好。
不能因为李梦龙是个男人就不在乎啊,或者说李梦龙如果在二楼走廊里也这么干的话,少女们会是什么反应?
就在徐贤打算说教一通的时候,少女们可能是确认了环境的安全,所以也不知道学的哪部谍战剧,竟然在这边模仿着布谷鸟的叫声。
徐贤这次真的是开始头大了,人家学布谷鸟是因为身处的环境中有这种声音啊,为什么人家不学个摩托车什么的作为接头暗号?
少女们这刻板的近乎于曝露自己的暗号竟然还有人回应,洗手间那边传来的则是“呱呱”的蛤蟆叫。
宫心计校园版:掌握命运的指南 臻筱渔
这分明是某位的个人技吧,徐贤记得可能是在刚出道的时候有人做过呢,不过觉得过于丢人,所以很快舍弃了而已,没想到今天又焕发了第二春啊。
徐贤也很是佩服自己呢,在这种要命的时刻竟还能想起来这种小事,要知道洗手间那边才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啊。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猜想,但徐贤依旧愿意欺骗自己呢,比如说哪个欧尼心血来潮的真的养了一只青蛙,哪怕是养来为了吃也好啊。
可惜的是少女们明显对吃青蛙不太感兴趣,青蛙那么可爱,怎么能吃青蛙呢?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金泰妍仿佛是接头的特务一般,探出个脑袋后前后还看了看,而后这才小跑了过来。
到了这边后也没急着去理会其余少女们,反而是先给了徐贤一个大大的拥抱:“欧尼没有看错你,以后咱们两个就是异父异母的亲生姐妹!”
明显金泰妍被徐贤冒着风险来通风报信的举动所感动了,明明她们都把徐贤自己抛下了,没想到小丫头竟然还能不计前嫌的来帮助她们,这是多么伟大的情操呀。
只是这一幕让周围的少女们很不是滋味啊,难道只有徐贤值得被感谢吗?她们刚刚在楼下也差点被吓死呢!
还是后面的允儿看出了不对,这种时候就不要搞什么内部分裂了,否则只要下去告密,分分钟她们三个人就没了。
于是乎一大堆的好话就跟不要钱一般的被撒了出来,允儿真的算是搜肠刮肚了,就连新年快乐一类的吉祥话都往外嘣,接下来是不是还要说上一句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
就在所有人都陷入虚假的吹捧时,只有徐贤还算是冷静,想要挣脱开金泰妍,结果她却如同长在了徐贤身上一般。
徐贤只能仗着身高强行把头向后挪,总算是能勉强和金泰妍对上视线了:“欧尼为什么还在这边?你不是回家了嘛。”
徐贤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当得知这帮人不在宿舍的时候,不知道她有多开心呢,结果只是空欢喜一场?
面对徐贤的质疑,金泰妍只能讪讪的笑道:“这不是没来得及走嘛,我们真的想要回家来着。”
这话说的一点底气都没有呢,估计金泰妍自己也知道这话没人信呢,但还能怎么说,说她们想要和李梦龙碰一碰?
说实话金泰妍她们一开始商量出的办法确实是回家逃难呢,不过越想越不是滋味啊,再说回到家里她们又该怎么解释?
霍比特人
还是后来郑秀妍出了个主意,既然不能真的走,那就藏在楼上好了,反正李梦龙又几乎不会上来,只要她们不自己作死的跑下去,那被发现的几率小的很呢。
这个建议获得了大家一致的认同,尽管有那么几分作死的嫌疑,但在金泰妍祭出了少女时代集体荣誉感之后,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呢。
于是乎接下来就是各种的准备了,提前对好借口不说,这边又安排好了暗号,楼下的摄像头也是这个时候准备好的。
如果李梦龙再晚回来一会,她们说不定还要搞个彩排什么,如果真的这样做了,相信刚刚的应对一定会更加完美的呢。
徐贤虽然对少女们这个办法持有异议,不过此刻也不是闹内讧的好时机,她只能再一次辜负了李梦龙呢,话说她今天都做了好几次坏女人了呢,这样真的很不好。
金泰妍几人也知道徐贤很可能成为突破口,所以立刻给周围的大家使着眼色,大家就围着徐贤一起规劝了起来。
面对这帮欧尼的苦口婆心,徐贤很想笑出来呢,她固然很愿意站在李梦龙那边,但前提是不能出卖这帮人啊。
“欧尼们放心吧,不过我尽管不会主动去说什么,但也不会替你们做什么的,希望你们能理解我啊!”
“理解、理解,这有什么不理解的,小贤辛苦了啊,我的衣柜里有没有你看上的东西,随便去拿啊!”金泰妍大包大揽的说道,就差给徐贤鞠躬致谢了。
妖孽美男十二宫 暮雨兮
徐贤怎么可能趁人之危,所以只是摇了摇头,不过周围的少女们却很是眼馋呢,金泰妍的衣柜里可是有不少好货的。
不过金泰妍能对徐贤这么说,一来是因为徐贤确实是立了大功,二来则是有很大的把握小丫头不会接受。
但面前这帮人女人和徐贤一样吗?眼睛里恨不得写上贪婪二字呢,她金泰妍可不会干这种肉包子打狗的事情。
就在少女们打算如何从金泰妍这边给自己弄点好处的时候,摄像头那竟然有了动静:“偶冒……”
輪回 樂園
允儿也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眼平板,结果差点没被吓死呢,李梦龙貌似正在往楼上走来呢,这是来干嘛的?
下意识的就想要直接喊出来,不过还算是她反应机敏,及时把后半句憋了回去,不过造成的后果就是她的小脸被憋得如同熟透的水蜜桃似得。
也顾不上让这帮人知晓情况了,毕竟楼梯一共就那么几步的路,所以允儿直接把金泰妍向一旁的房间推了过去。
如果是平日里,金泰妍一定要问上句为什么的,不过今天不是情况特殊嘛,大家的神经都还是相当紧绷的。
于是乎在沉默之下,金泰妍三人立刻钻进了一旁允儿和郑秀妍的房间,至于其余的少女们则堵在了楼梯那里,试图耽误时间顺带着遮挡李梦龙的视线。
“我回家的时候不见人来接我,现在怎么突然懂事了?”
面对李梦龙的问话,少女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毕竟这种时候说的越多、暴露的也就越多啊。
关键时刻还是大姐们能稳得住场面,郑秀妍主动打破了短暂的沉默:“你上来做什么?还不提前说一声,万一我们在换衣服怎么办?”
“呃……”李梦龙倒是没想这么多,反而被少女们问的有些无话可说呢:“楼下的摄像头是你们放的吗?”
原本少女们还以为没事了呢,毕竟对方算是被郑秀妍压制住了,谁知道李梦龙竟然放了一记大招。
这打的少女们手足无措呢,他不会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吧,所以上来是兴师问罪的?
李梦龙到没注意少女们的脸色,只是自顾自说着他的来意:“如果不是你们放的,这八成是被人入侵了,要不报警吧,谁知道对面都看到了什么。”
就在少女们还在考虑这是不是李梦龙的试探时,只有徐贤才意识到李梦龙是真的担心呢,毕竟女爱豆家里的摄像头无缘无故的打开,这说多严重就有多严重的。
徐贤真的不忍心看着李梦龙被愚弄呢,尤其是对方此刻是真的关心她们,这让徐贤的良心受到了谴责啊。
“是欧尼们放的呢,oppa不用担心的!”
听到徐贤这坦白后,少女们心里顿时一凉,徐贤这浓眉大眼的孩子是要打算叛变吗?
好在徐贤并没有继续说什么,李梦龙似乎也只是为了确认这一点呢,甚至连少女们为什么这么干都没有问,只是快步走了下去。
望着李梦龙匆匆的背影,徐贤真的觉得这一次少女们办错了呢:“欧尼们刚刚说的话有些过了吧,oppa难道会故意上来占你们便宜吗?”
虽然明知道少女们不是这么想的,但徐贤依旧说了出来,而后也不管少女们的反应,直接跑下去找李梦龙呢。
“这孩子,我们说什么吗?”李顺圭自嘲般的说道:“怎么感觉徐贤才是李梦龙的女朋友呢,我难道是假的?”
尽管李顺圭已经在刻意活跃气氛了,但少女们真的笑不出来呢,她们固然想帮助金泰妍,那也没想着伤害李梦龙啊,刚刚那话有那么伤人嘛,会不会是徐贤有些玻璃心了?
少女们的猜测还是比较准确的,李梦龙确实是没有太过于在意,毕竟少女们只是客观陈述着事实,他突兀的上去确实可能会看到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
既然少女们说得对,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老老实实的遵守就好嘛。
所以面对徐贤这突兀的歉意时,李梦龙本人还是有些抗拒的:“好好的为什么要道歉?难道说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徐贤的来意还是比较单纯的,只不过被李梦龙这么说了之后,她顿时有一种把一切都坦白的冲动呢。
好在这时少女们也赶了过来,手忙脚乱的把徐贤拉到了后面,而后李顺圭过来紧张兮兮的问道:“刚刚忙内都和你说什么了?”
“该说的都说了!”李梦龙故作肯定的点着头,他似乎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