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修羅戰婿 無怨-第四百七十二章 尋找替罪羊熱推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随后。
叶天纵将之前在纵横集团内,林健荣所告知的话,悉数说了出来。
尤其是涉及到,很有可能,今晚,那叶清风身旁随身带着的几个上古武者会出来捣乱。
若是不能及时的制服,或者早做准备的话,很有可能会告败。
当然。
叶天纵不是畏惧对方的实力,只是之前有所交手,所以,防范于未然。
万一,计划赶不上变化,中途真的发生了什么问题的话,而没有反制手段,那恐怕会陷入绝境。
因为时间紧,任务急,所以,叶天纵尽量简单的说明情况。
而听完之后,本来还和颜悦色的林郑州,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和他认识也有几天了,还从来没有发现他的表情这么凝重过,很显然,这一次,他遇见了和自己相同的棘手问题。
是不认识。
还是知道内情,有些担心?
见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叶天纵深吸了口气,直言不讳的说道:“行了郑州,你有话直说,不用藏着掖着的。咱们俩是兄弟,都是师父的徒弟,我对你百分之百的放心。而且,我希望,你也能够对我有一定的信心,我相信,任何的艰难险阻,都有解决的办法,而不是走入死胡同,钻不出来了,你应该明白我这话的意思吧?”
“嗯,我当然明白。”
“既然您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那我也不妨直接告诉您。”
林郑州深吸了口气,没有过多的犹豫,而是抿了口茶水之后,开始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上古武者,我曾经的确听师父提及过。其实,在您统领北境,与各方敌对势力坐镇的时候,都有打过交道。这些人,人不多,但是每个人都很精悍,实力要远超寻常的古武者,这么说吧,一般的古武者,和他们对阵,就足足有三四倍的差距。
而且,他们原则上,是不怎么出山的,外界的世俗,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过眼云烟。能够驱使他们出来参与对战,那我想,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能够从叶清风,或者黄如忠、离南国等人的手中,能够获取到博大精深的秘籍绝学,所以,这些人,很难对付。
之前您跟我说,里面有大概三四个人,是跟随叶清风到来的。如果以您的实力,能够勉强战平,甚至是能够击败。可是我唯一担心的是,他们背后,可能会有什么长老的出现,一旦出现合围的话,很有可能您会功败垂成。师父告诉我,要对付这些人,除了有绝对的碾压实力之外,还需要用药。”
“用药?”
听闻。
叶天纵微微皱眉,感觉匪夷所思。
下意识的就要追问,而那林郑州则是在经过短暂沉吟之后,微微摆手,示意叶天纵不着急,他自然有别的办法。随后,转身便是朝着柜子那边走去,轻轻的拉开门,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然后递给叶天纵,说道:“师父说过,这些上古古武者,因为修炼成痴,所以,身体会时常有损伤,尤其是修炼内力,导致五脏六腑都受损,武艺越是高强的人,就越容易受到药物的依赖。
这瓶药,名叫‘天逐草’,是能够诱发病情的药物。这些上古古武者,服用了药物之后,会跟正常一模一样。可要是您将这药瓶打开,散发出气味,他们闻到之后,就会导致病情突发,症状轻的会接连流鼻涕打哈欠,浑身酸软无力。而要是严重一点儿的话,很有可能会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气绝身亡。尤其是那些修为高深的人,所以,您拿着它,相当于就掌握到了这些人的命脉,您可以随意发挥。”
“哦?这么牛逼的?”
叶天纵匪夷所思。下意识的接过药物,拿出来一闻,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可是经过林郑州的介绍,这些药物,如果正常人来闻,并不会有什么。可要是上古武者者来闻的话,就会出现他刚刚所说的症状。只是,虽然说得轻松,而且听起来,拿捏上古古武者,也是信手拈来。可是自始至终,叶天纵看着林郑州,眉头始终都在紧皱着,很凝重。
似乎有些事情担心。
叶天纵本来就擅长于察言观色,如果不将事情给搞清楚的话,他始终无法放心。
尽管,他很信任林郑州,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提前讲清楚比较好。
所以。
叶天纵就深吸了口气,走过来,问道:“郑州,你应该还有事情没告诉我。我相信你的手法,拿着这些药瓶,能够将那些上古古武者给抑制住,可是随之而来,带来的后果,你应该没有告诉我吧,你直接说出来,我说过,不要对我有任何的隐瞒,明白吗?”
“没事的天纵哥,都是一些小细节,我能够处理好,重点是,今晚您去见叶清风能够顺利,不会让那些上古古武者来找任何麻烦,既然我身为您的辅助,而且还是师父特地要求的,我自然需要不遗余力的给您扫清障碍,我……”
“说!”
叶天纵很少发火。
但是,有时候,如果不拿出点气势,恐怕会给人造成别的错觉。
虽然自己和林郑州才认识几天,但是因为同是师父的感觉,他早就已经将对方当成亲兄弟来对待。
可以说,他宁愿自己粉身碎骨,也绝对不愿意看见林郑州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损伤。
所以,他义正严词,郑重的说道:“郑州,你我都是兄弟,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让我为难,该说什么就说出来,任何事情,咱们都商量着来解决,你不要给我扯那些有的没的,如果我这边搞定了,而你那边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叫我怎么安心?我怎么跟师父交代?我……”
“言重了。”
“天纵哥,您想多了哈。”
见到叶天纵义正严词的模样,林郑州深吸了口气,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不对第对方和盘托出的话,他恐怕会砸破砂锅问到底。
本来是想要自己扛的。
但是既然如此,虽然说出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不过,至少还是能让自己非常感动,自己可以为他生死相随,同时对方也能为自己两肋插刀。
这才是真正的好兄弟,不管任何时候,遇见任何的艰难险阻,都会不遗余力的携手共进。
“那我跟你说哈。”
“其实,就是这个药物一旦施展出来之后,当场会将这些上古武者给拿下。不过,这种药物的制作方很少,而我师父,就是其中之一。而师父将这种传承给了我,我在北境有个外号‘黄药师’,所以,对方会顺藤摸瓜找到我,我就比较担心……”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叶天纵深吸了口气,微微点头,说道:“我用了药瓶,那他们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你。而你现在成为我的辅助,那么,我的身份,就很有可能暴露。如此一来,叶中天,或者是黄如忠,甚至是北境离南国那边,也都会来找我们的麻烦,这样,可能我们的计划,会功败垂成,这,才是你最担心的事情吧?”
“嗯,是的。”
“我自己无所谓,就是怕牵连到您。毕竟,师父已经告诉了您终极计划,我不希望……”
“那也得告诉我,咱们俩可以仔细合计,可要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万一真的遇见了问题,这到底是你给我找麻烦,还是我给你找麻烦?”
面对叶天纵的声声质问,平时伶牙俐齿的林郑州,却是默默的低下了头,既惭愧又自责。
而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叶天纵这才深吸了口气,走过去,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淡淡的说道:“来,兄弟,咱们走下来,好好的商量一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是咱们别给自己制造问题。我没有任何要怪罪你的意思,只是想要和平共处,不希望中途遇见任何意外,明白吗?”
“嗯,明白。”
经过叶天纵的长期安抚之后,这林郑州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了下来。
跟着坐下之后,两个人面对面,开诚布公。
而且,因为时间紧迫的原因,还得从速战速决。
叶天纵在得到对方的消息之后,就已经有所考量,便是深吸了口气,跟着对方说道:“那,郑州,现在我把药瓶子弄出来,就会被人找到。所以,我在和叶清风对阵的时候,我会斟酌考虑,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之下,绝对不轻易的动用这张底牌。
古脉传言:天才言灵师
绝妃善类,拒嫁腹黑爷 容默默
当然了,退一万步说,如果我到时候,真的是被迫运用的话,我的意思是。咱们找替罪羊。你既然是黄药师,平时也有徒弟,那么就虚构这么一个人出来,让对方顶锅之后,最后再成功化解,我想,这样既不会追查到你,也不会连累到我,咱们不就是可以顺理成章了吗?”
“天纵哥!”
刚刚说完,那林郑州忽然情绪很激动,这让叶天纵自认为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结果,对方忽然一把抓住自己的手臂,接连点头的说道:“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保护你,保护我,而且,还能顺利解决叶清风,这是一举三得的好事情。只不过,我考虑到的是,这个人选到底是谁?因为,一旦被选中的话,那到时候面临报复,肯定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咱们不可能随便栽赃陷害谁,而且,这个人,很能够在咱们的可控范围之内,我刚来临城市,这个人选,我还没有想好……”
“你没有人选,我也没有。”
“不过,我在这临城市好歹也呆了小半年了,各种事情,轻车熟路。而且,你所说的很正确,的确不能够随便弄一个无辜的人来,那就让我来物色吧。天黑之前,我会把人交给你,之后我真的要动用的底牌的时候,那所谓的后勤保障工作,你再来做好,这就是咱们兄弟俩各司其职,应该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