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 ptt-第1107章 逼降(二更)鑒賞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李澄空笑了:“不再想想?”
“与其屈身事人,不如洒脱而去。”叶超叹息:“我是盗天门的门主。”
“盗天门的门主不能屈身事人?”李澄空轻笑,摇摇头。
袁紫烟冷冷道:“天下各宗皆在烛阴司内,照你这么说,你盗天门比所有宗门都强?”
“不错!”
“咯咯咯咯……”袁紫烟气极而笑:“好一个自负骄狂的家伙!”
叶超洒脱微笑:“袁司主,当世之下,谁人是我盗天门之敌?”
“你真这么强,怎会在这里,还如此狼狈呢?”
“如果不是我贪功,自己露出了马脚,岂能落在你们手上?”
“可笑!”袁紫烟不屑。
徐智艺平静说道:“你如果不贪功,老爷会继续观察,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何时能主动出手,你的耐性比老爷猜想的更差了一点儿。”
叶超笑笑。
显然他是不信的。
徐智艺道:“你不信?”
叶超又笑笑。
徐智艺叹一口气:“你先前是因为没显露出敌意,所以老爷也没出手,任由你呆着,也想看看我们的本事。”
叶超继续笑。
袁紫烟明眸灼灼,怒火腾腾,便要发作。
徐智艺却扯一下她,笑道:“你可以看看自己的左掌心,有什么变化。”
叶超低头看自己掌心。
徐智艺道:“仔细看看。”
叶超皱眉看看她,又翻手看看左掌,照着阳光仔细看,终于看出一点儿异样来。
“你修为废了,眼力应该还在的。”徐智艺道:“能看得出来吧?”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叶超脸上的讽刺笑容慢慢淡去,慢慢凝重,然后转为震惊,扭头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正负手看向远处的白云,清风拂动他青衫,飘飘荡荡如谪仙人。
徐智艺道:“现在你该明白了吧?你在王府里呆了一百一天,对吧?”
“好手段。”叶超缓缓道:“焉知不是你们刚才捣的鬼!?”
他心中震惊莫名,不想相信。
因为手掌位置竟然写有一个个“正”字,二十个正字,再加上一横。
字如毛发,不仔细看是看不清的,他先前就忽略了,而且一直以来也没怎么关注。
如果是袁紫烟她们弄的,那也不可能,因为袁紫烟她们好像嫌弃自己脏似的,根本没碰过自己的身体。
那些青莲圣教的高手也只是揪自己衣裳,也没碰自己的手掌,况且他们的修为还做不到这一步。
李澄空叹道:“叶公子,如果你实在不愿,我也不想多加勉强,只是觉得可惜,太可惜。”
“呵呵……”叶超盯着自己掌心笑起来。
他笑得越来越大声,最终化为哈哈狂笑,不可自抑。
他觉得莫名的滑稽与可笑。
自己一直觉得自己隐于暗处观察李澄空,成竹在胸,智珠在握,随时可以致命一击。
到头来却是一场错觉。
自己是何等的可笑?
李澄空看一眼袁紫烟,叹道:“请叶公子回去吧,彻底废了修为吧。”
“是,老爷。”袁紫烟肃然道。
徐智艺惋惜的看一眼狂笑的叶超。
袁紫烟来到叶超跟前,没好气的瞪着他,撇嘴哼一声:“老爷,我都说了,这家伙就是一个狂妄自大的蠢货,不值得费心思的!”
李澄空负手看着远处天空:“盗天门还是有些独特之妙的,可惜啊可惜。”
徐智艺道:“确实有些可惜,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他是自己选的,也没办法,老爷不必内疚。”
李澄空摇摇头不再多说。
袁紫烟举起左手,屈起葱白似食指,便要弹出。
“慢着!”叶超的大笑戛然而止,忽然断喝。
袁紫烟却根本懒得听他废话,指力弹出,“嗤”一声轻啸,指力袭至叶超胸口。
“砰!”一声闷响,叶超忽然震动一下。
“徐姐姐!”袁紫烟娇嗔。
徐智艺收回手掌,摇头道:“听他说完再动手彻底废掉也不晚。”
“这种祸害难道留着过年?”袁紫烟哼一声,瞪向叶秋:“你还有什么废话?”
叶超道:“我还没被废?”
“废了一半,还有一半没废。”
“如果我现在归附,那就能恢复修为?”
“是。”徐智艺轻轻点头:“老爷先事是留有余地的,给你选择的机会。”
“如果我修为彻底废了,那就不可能再恢复了?”
“嗯。”徐智艺道:“便是老爷也没办法再恢复,免得让你成为祸害。”
袁紫烟哼道:“怎么,你改变主意了?”
叶超摇头。
“叶公子,你可想清楚喽。”叶秋淡淡道:“看在同姓的份上,我劝你一句,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叶超洒然一笑。
叶秋道:“你觉得只是废掉武功?岂不知废掉武功与死去并没什么差别,甚至更甚于死。”
“呵呵。”叶超笑了两声。
自己现在就是废掉武功,是变成了聋子变成了迟缓沉重的笨胖子。
可那又如何?
至少自己心灵是自由的,不必受人驱策。
冷露道:“罢了,他是一门心思求死,那便成全他呗,天下间不是只有他一个盗天门的。”
“嗯——?”叶超皱眉看向她。
冷露发出一声冷笑:“你不会以为你的盗天门传承还在原来位置吧?”
叶超的脸色很难看。
冷露从罗袖抽出一本帛册,抛给他:“瞧瞧,是这个吧?”
叶超看向这帛册,脸色越发难看,死死着冷露。
冷露道:“盗天门的传承会继续存在,教主天纵之资,你觉得能不能练成你们的心法?”
叶超恶狠狠瞪向李澄空。
却只能瞪到李澄空的背影,看不到他脸上的笑容。
李澄空摇摇头,转身回来道:“算了,这些事何必让他知晓。”
他摆摆手。
“是,老爷。”徐智艺应道:“我不管了。”
袁紫烟露出笑容,再次抬起左手,玉管似的食指轻轻屈起,便要再弹出。
“慢着!”叶超断喝:“我归附便是。”
袁紫烟蹙眉瞪着他。
叶超道:“但我有一个条件。”
“说。”袁紫烟哼道:“你不是骨头很硬嘛,怎忽然变软啦?”
全球至尊
“盗天门心法绝不外传!”叶超缓缓道:“否则,我绝不归附!”
“罢了,答应你。”李澄空点点头:“叶秋。”
“是,教主。”叶秋从罗袖抽出一本帛册,抛给叶超:“两本相合,才是真正的心法,你还挺谨慎的。”
叶超长舒一口气,神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