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討論-第六百三十章 從芭比出擊(上)閲讀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噹!……噹!……噹!……
一下下的钟声,就像敲在了人的心头。
仿佛是在唤醒某个沉睡的庞然巨物,只是这巨物不知来自哪里,是深渊,是异界,是天空,还是每个人自己的心底?
整个扭腰市的人都听到了这声音,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在做什么,全都停下手头的活,开始寻找这声音的来处。
咚!……咚!……咚!……
钟声未停,鼓声又起。
仿佛是那庞然巨物的脚步,已经一步步临近,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巨物的身影,但十分模糊,并不真切,“看”不清是什么。
很多人发现,钟声、鼓声,似乎从周围一切能够出声的电子设备中发出,有的来自电脑音箱,有的来自机场广播,有的来自路边电视音箱,有的来自手机的外放,但当他们凑近了想去倾听,又发现声音并不从那发出,仔细寻找,似乎是来自头顶的天空,来自周围的空气,仿佛音源无处不在,但听起来却又无比统一。
这不是来自真实世界的声音!
——很多人的脑中都闪过这个念头。
越来越多的乐器声音加入,然后一个悠扬的女声响起,没有任何的歌词,只是轻轻的哼唱,但听在所有人的耳中,却仿佛召唤恐惧怪物、深渊恶魔的咒语,让人焦急、害怕、心慌。
还有人觉得这哼唱声有点耳熟,像是网上传播度极广、极为流行、在各个国家都能高距排行榜前列的“Super Princess”,或者也叫“Sugar Princess”。
虽然叶子君和小丁都可以算是“见多识广”了,前者见过孟塔米拉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后者见过烂尾楼的白裙小女孩,特别是一起经历过不久前澳洲那件事,按理说面对什么样的场面应该都能沉静以对。
但眼前这场面……着实是沉静不下来。
倒不是有什么很恐怖的景象出现,而是这明明恢弘壮阔的旋律,却有种能够放大人恐惧情绪的感觉,一听就觉得有不好的事,有恐怖的事情要发生。
叶子君本来的第一反应,是孟塔米拉的事情又要在这里发生了,八臂八眼巨人将在扭腰现世。
但很快她就察觉到,从那旋律中感觉到的害怕恐惧、心慌紧张,和孟塔米拉时的不一样。
在孟塔米拉看到那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时候,她心里冒出的恐惧感,是一种由内而外的、仿佛从灵魂的深处、从自己人生经历和所有记忆中提炼出来的恐惧,在感受到恐惧之后,慢慢地就会有种抽离出情绪影响,从上帝视角审视自己人生。
这不仅是她从自己经历做出的总结,也是之前采访了众多孟塔米拉事件亲历者共同得出的总结。
而现在,这空中旋律所带来的恐惧感,则是具体的、清楚的,虽然害怕,却依然理智,旋律只是放大了当下的一些担心,并没有由里而外的东西,所以并不一样。
另一个让叶子君觉得和八臂八眼巨人幻象不同的原因是,周围的电子设备,她们的手机、相机,各种摄录设备,都没有受到影响无法使用,这和孟塔米拉当时的情况不同。
于是叶子君让小丁赶紧打开她们的拍摄设备收音,把这些声音记录下来,看看是不是真的声音。
看到小丁的手一直在抖,叶子君看了眼她们身后的咖啡厅,说到:“小丁,你怕的话先进去吧,我来录。”
小丁深吸了口气,拳头使劲握紧又松开了几次,说道:“姐,我没事,能挺住。这音乐声太邪门了,听着我总觉得有什么怪物要从地上爬出来。这声音……会不会和南极那个……有关?”
“应该不是……”
叶子君说着,发现相比起她们俩,周围其他人要明显慌乱得多。
她们此时正站在一家咖啡店门口,周围站了不少从咖啡店或周围其他店里走出来的人,哪怕不用交流,也能看得出来他们脸上的惊恐害怕。
有人两手紧握,闭着眼睛,低声念叨着什么,似在祈祷;
有人抱着身边的同伴,浑身颤抖,轻声呜咽,害怕得不敢抬头;
有人焦急地打着电话,似乎在联系自己的家人,询问他们的安危;
有人跑上了街头,在大马路上肆意狂奔,大喊着“末日”、“毁灭”、“审判”之类的话语,状似疯癫;
而大部分人,都在下意识地往天上看,不知道是因为在户外找不到天空中那声音的音源,还是都有种天上要出现什么的预感。
天空中乌云密布,云层堆叠,隐有电光闪烁,似在酝酿风暴。
不过这样的天气,这段时间全球各地的人们早都见怪不怪了,就是下一刻出现毁天灭地的闪电风暴,都没什么好意外的。
可和以前一发现天气有变,大家就开始进入室内躲避的情况不同,此时人们却是不由自主地往室外走,在高层建筑内的人,也都聚到了窗户边,既像在寻找天上的“音源”,又像受到了什么感召。
叶子君握着小丁的手,接过了她的设备,检查了一下她们摄录的素材,发现设备虽然看起来好像没问题,还在正常运转,但却没有找到她们刚刚录制的素材,仿佛她并没有按下摄录键。
如果是以前,她可能会觉得是她们自己的设备出问题了,但现在,经历过许多事后,她的第一反应,这声音难道也是幻觉?
她注意到小丁的呼吸有些急促,额头都有冷汗冒出,然后意识到,似乎小丁也和周围其他人一样害怕,随着那旋律的进行,恐惧感在不断的堆积、增强?
也就是说,她是例外?
她为什么是例外?
难道因为……她在孟塔米拉见过八臂八眼巨人?
这个念头刚升起,她身后咖啡厅内的灯光忽然闪烁起来,闪了没几下,全部熄灭。
与此同时,她手中相机的屏幕也一下黑掉,旁边一个正在打电话的人信号中断,拿着手机咒骂起来,但还没骂两句,就戛然而止,下意识地走出旁边的遮阳蓬,抬头望天。
下一刻,周围便传来一阵惊呼,然后这惊呼声在整座城市、各个地方同时响起。
叶子君也是心有所感,跟着周围的人,一边向街道中间走去,一边抬头望天,想要找到更好的视野角度。
马路上的车全都停了下来,司机有的伸长脖子向上望,有的直接走下了车。
旁边的高层建筑物中,也几乎所有人都挤在了窗户旁边,向外看去。
城市之中,一个接一个几十上百米高的巨人凭空出现,每一个都是八只手臂,全身被浓郁的黑色雾气覆盖,看不清具体模样,只能看到脑袋上八个闪着红光的巨大眼睛。
是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真的是八臂八眼巨人幻象!
叶子君有些兴奋,但她很快发现,这次和孟塔米拉有很大不同,八臂八眼巨人似乎没有孟塔米拉那么大,而且同时出现了多个,又没办法看清每一个巨人的具体细节,就好像做特效的时候经费不足,没办法搞细节似的。
她还发现,那些巨人出现之后,自己不仅没有像之前孟塔米拉那般刻骨铭心的恐惧感,而且原本受到那天音旋律影响的害怕、紧张感也都消失不见。
看到那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她的感觉是轻松和安心,甚至有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
她本以为自己是特例,因为刚刚她相比起周围其他人,也没有那么害怕,可当她把视线放到身边的小丁还有其他人身上,却发现,他们的脸上也都没有了害怕的表情,取而代之的赞叹。
这不是孟塔米拉的那种八臂八眼巨人?
叶子君注意到,那天音旋律依然还在奏响,但整个旋律给人的感觉已经不同,从之前的震撼、恢弘但压抑、沉重,让人有马上要出什么大事、要有灭顶之灾的感觉不同。现在的旋律,是一种振奋、昂扬,甚至带着一点悲壮和无畏的感觉。
工藤
周围忽然又响起了欢呼声,一阵一阵的欢呼像浪潮般席卷翻腾,夹杂在那天音之中,竟是分外和谐,仿佛集体的和声。
叶子君抬头看去,城市中那一个个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周身的黑色浓雾消散了,它们全身的细节展现在了人们的眼中。
看着离他们最近的那个与大厦擦肩而过的八臂八眼巨人,叶子君也是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不过那不是害怕,而是震撼。
因为那个八臂八眼巨人,竟然看起来是奥特曼的模样!
虽然卤蛋式的大眼有八个,手臂也有八只,但它的样子看起来就是奥特曼。
更远的地方,还有背后有红色披风微荡,穿着蓝色紧身衣、红色短裤的八臂八眼“超人”。
有戴着面具,穿着黑色披风的八臂八眼“蝙蝠侠”。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八臂八眼巨人也玩COS?
叶子君一时间思维有些混乱,但在那天音旋律的影响下,她似乎也融入到了其他人的情绪之中,觉得振奋、激动。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虽然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并没有任何实质的表示,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沉默地向海边的方向走去,但所有人都有一种近乎本能冒起的想法:
这些八臂八眼巨人,是去对付南极的那个怪物。
它们是来终结这“末日异象”的!
不知过了多久,噼啪大雨倾盆落下,有些站在马路中间的人这才回过神来,然后纷纷怪叫着回到车内或室内避雨。
那几个八臂八眼巨人早已不知去向,它们刚刚行走时给地面、建筑带来的损坏,此时也都回复如初。
所以大家很快都能意识到,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其实只是幻象。因为有3月份孟塔米拉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在前,人们接受起来倒也不是太难。
随着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消失,那些找不到确切“音源”的天音也消失了。
叶子君和小丁收拾了下拍摄设备跟着人群进了咖啡厅,这时候电力照明和各种电子设备也都恢复了运行,咖啡厅里又是人声鼎沸起来,都在讨论着刚刚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气氛十分热烈。
叶子君敏锐地发现,这些人全都没有了刚刚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出现之前,被天音影响的恐惧、紧张。
买了咖啡和一些点心,找了位置坐下后,叶子君先仔细询问了一下小丁的感受。
虽然她自己也是亲历者,见证了刚刚天音奏响、八臂幻现、雨落神清的整个过程,但她现在也已经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是特殊的,她的感受可能和其他人并不太一样,而这种特殊,可能来自于之前在孟塔米拉的经历,来自于她曾经受过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影响。
果然,问过小丁后,叶子君更加确认,自己的感受和她不一样。
小丁不仅刚刚听到天音奏响时的恐惧感要比她强得多,而且在刚看到八臂八眼巨人幻象时,也与她的感受略为不同——小丁在看到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瞬间,就觉得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而且有一种那个巨人幻象和自己有关系的感觉。在后来天音变奏,情绪变得振奋后,又觉得那些剥去黑雾、细节变得丰满、仿佛穿上各种COS服装的八臂八眼巨人,好像要代她出战,去南极与那怪物决战。
而现在,天音和幻象都消失后,小丁觉得现在自己轻松了很多,好像之前一直是背着十几斤在做事,现在把那些东西都卸下了一般,呼吸都畅快了不少。
之前她因为总在网上关注南极那个不断变大的怪物,看各种相关的新闻报道、专家分析,觉得人类好像真的危在旦夕了,非常悲观,甚至有点绝望。再加上被困在扭腰,没法回国,又不断地经历恶劣甚至可以说是诡异的天气,心里其实经常会有一些她们最终归宿的不好画面。所以在最开始听到那天音奏响时,她会那么的害怕,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压着的恐惧,都被激发了出来。
但经过刚刚那么一出,似乎自己的恐惧一下子全部释放了出去,现在外面依然暴雨倾盆、电闪雷鸣,一副末日景象,电视上的新闻里,也还在报着南极的怪物不断变得庞大、南极可能面临的变化、这种变化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等坏消息,她却不再害怕,不再绝望,也不再悲观了。
不仅是她,咖啡厅里其他兴致勃勃谈论着刚刚那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和天音旋律的人,也都是这样,他们的脸上看不到恐惧害怕了。
“姐,你在孟塔米拉看到那个八臂八眼巨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我们采访的那些孟塔米拉事件亲历者,在聊起当时的情形,聊起那八臂八眼巨人的时候,为什么是那种有些害怕又有些向往的表情了。”小丁有些感叹地说道。
叶子君却轻轻摇头,说道:“不,不太一样。”
她整理了一下思路才继续说道:“孟塔米拉的八臂八眼幻象,是你看到它之后才激发自身的恐惧,而且是直接看到内心最深处,你平常可能意识不到的恐惧。在幻象消失后,这种恐惧感会让你更好地认清自己,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但是刚刚那个八臂八眼幻象,按照我自己的体验,还有你的描述来看,不是激发恐惧,而是扩大恐惧,然后把恐惧暂时带走了……那个巨人幻象,就像是我们恐惧的集合,它的出现……是来收集恐惧的。”
小丁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按着叶子君的描述,好像确实是这样。但这样一来,她却是更加好奇,当初孟塔米拉的那个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究竟能让看到它的人有什么样的感觉了。
两人商议了一下,又在咖啡厅里随机采访了几个人,从他们的描述来看,确实都和小丁差不多,进一步验证了叶子君刚刚的推测。
做完采访,两人坐在咖啡厅里用笔记本电脑检查拍摄素材的时候,小丁忽然说道:“姐,你看网上,不止是扭腰,国内也有,世界各地,其他地方都有那个巨人幻象,大家都看到了!”
叶子君凑过去看了下她找出的社交媒体平台的诸多热贴,就在刚刚扭腰出现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和天音旋律的时候,世界各地也都发生了几乎一样的事情。
同样是让人恐惧提升的天音,同样是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出现,同样是旋律转为振奋,同样是恶劣天气结束幻象,同样是所有人经历过的人都如释重负,甚至斗志昂扬,有种自己的“化身”要去南极决战,要结束这末世气相的感觉。
唯一的不同,是各个地方出现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不同的造型和模样。
扭腰这边有漫威、DC的美漫超级英雄装扮,日本的多是奥特曼和其他各种日漫人物造型,国内则有身着古代铠甲的威猛武将装扮,甚至还有穿着制服、戴着大盖帽的形象,而且这种形象的八臂八眼巨人,是出现的区域最多、体型最大的。
虽然没有一张实际的照片,没有一段拍到的视频,但同时在全世界那么多地方发生,那么多人亲身经历、目睹全程、真切感受,在网上交流起来自然没有一点障碍,大家都能感同身受。
而且,很多“灵魂画师”画出了他们看到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图,出现了非常多自发进行八臂八眼巨人形象统计的网友,建立了各种各样供交流的临时网络社群。
这种魔幻的异象,让本就已经被南极怪物、恶劣天气折磨得无比压抑的人类社会,一下又重新“活跃”和“生动”起来。
“姐,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只是幻象,还是真的……真的会去对付南极的怪物?”小丁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
在看到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时候,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冒出了这个念头,但当幻象消散,情绪平复,小丁又有些不太确定了。
叶子君却是答非所问,喃喃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在澳洲那地下通道里救了咱们的那些人。”
她们知道当时在地下通道,帮助她们的至少有三个人,因为出现了三个不同的声音——两个成年男声和一个小女孩。但从头到尾,她们只看到那小女孩的模样。
小丁微怔,问道:“姐,你觉得八臂八眼巨人幻象,是他们弄出来的?”
“我不知道……我就是突然想到了他们,我觉得,可能一直都有另外一个我们普通人不了解,也了解不到的世界。而现在,这个世界正在飞速地走上台面。小丁,我们的世界……应该要大不一样了。”叶子君说道。
“姐,你这说的……让我有点兴奋了。到时候,可以让我们做视频的题材,应该数都数不完吧!”
“嗯,前提是世界没毁灭,我们没挂掉。”
……
稍早之前,磐城市某高校的多媒体教室内。
刚刚上完课的李洋,一边拿着东西往外走,一边抬头看又变得昏沉阴暗的天色,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女儿小苹果的电话。
“小苹果,磐城看着又要下暴雨的样子,彭城那边怎么样?”李洋有些担心地问道。
如果是以前,想知道彭城的天气怎么样,看看天气类APP就可以了。但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天气APP能够准确地预测天气,甚至稍微靠谱一点的都做不到。
之前小苹果一直和她娜娜姐、冰姐她们住在崇云村,后来又一起去了彭城市,本来十一月初就要回磐城的,但没想到突然出现全球范围的诡异天气。因为天气变化过快,无法进行有效预测,所以国际和国内的大部分航班都停飞了,只留少量航班。
那时候想着等情况好一点再回来,不然的话刚好遇着恶劣天气被困在机场或者去机场的路上,对小苹果来说会很麻烦。但没想到的是,情况竟然越来越差,更加不适合让小苹果回来了。
“我们这边还好呀!”小苹果回道:“爸,你回去的话,路上要注意点啊,小心突然降温,地面结冰,还有下冰雹什么的。”
“嗯,放心吧,你不在家,现在我都住学校这边的宿舍,离教学区很近,几步路就到了,周末要回家,我会让你叔叔开车来接我。”李洋说道,“你在彭城怎么样,你娜娜姐、冰姐、真儿姐还好吧?小铃铛呢,她应该没有办法继续去幼儿园了吧。”
“冰姐一直在崇云村,有事情要忙。小铃铛已经上小学了,不过她们小学也没法上课,现在天天在家上网课呢,哈哈。娜娜姐、真儿姐也都在家里办公,有空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玩游戏一起做饭,特别有意思。”小苹果的语气十分地欢快,“爸,我现在学会三个菜了,回去后我做给你吃呀!”
李洋不由得有些感慨,有点庆幸小苹果十一月初的时候没有回来,在彭城有唐宝娜、杨真儿、小铃铛她们陪着,就是不一样。
这段时间因为南极那怪物、气候的异常变化,他身边的人,从同事到朋友到学生,基本人人都是一种沉郁和焦虑的状态。
包括他自己,在查看了很多相关资料,在知道几个大国试图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投放调查设备和调查人员到南极,却无一例外通通失败,已经在考虑尝试用核武器来限制那黑色生物的“生长”时,就本能地判断,人类应该没办法限制那黑色生物了,这让他对人类的未来充满了悲观。
相比起来,小苹果的状态就好多了,显然在彭城过得很开心,丝毫没有受到恶劣天气和各种末世言论的影响。
“对了,你向叔叔呢,还在出差吗?是不是被困在外地了?”李洋有些担心地问道。
自从认识向坤后,小苹果有了很多积极的变化,这其中有些变化甚至是他无法用常理来理解的,但总归是好的变化,现在小苹果甚至都已经完全不需要盲杖,能够自如行走、活动,很多时候陌生人看到她,根本看不出来她是盲人。而她能认识唐宝娜、杨真儿、夏离冰这些姐姐们,能得到她们的照顾,最开始也都是因为向坤。所以对于向坤,李洋是非常感激的。
“是呀,向叔叔还在出差呢,一时半会估计回不来。爸,不用担心向叔叔,他没事的!”小苹果十分笃定地说道。
“之前你向叔叔送你的那个生日礼物……那个……那个眼镜,叫什么眼镜来着?那眼镜用起来怎么样,真的能帮你恢复视力吗?”李洋有些期待又有些担心地问道。
向坤前不久给小苹果送了一个类似戴上后类似超薄VR眼镜的东西,说是能够帮助她恢复视力。对此李洋是非常怀疑的,他一直都有关注最前沿的医疗信息,对于治疗天盲的各种技术和方案都有所了解,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能直接戴着,连手术都不需要的方法。
如果是其他人送这东西,他肯定是当成骗子先打一顿,然后打电话报警,让李升将其抓起来好好审问。
但说那话、送那东西的是向坤,却让他再怎么怀疑,也没法拒绝。因为他很清楚向坤肯定不会害小苹果,而且过往的经历证明了向坤确实是个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真的可以的!爸,我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一点点光线了,周围的东西也能看到一点点轮廓。光头叔叔说……诶,不对,向叔叔说……等到明年的二、三月份,大概就可以借着设备分辨一些颜色了,说不定到明年年底,我就可以靠自己的眼睛看到你啦!”小苹果语气飞扬地说道。
听到这话,李洋虽然还是有些怀疑,但也是十分的激动,刚想说什么,对面的小苹果忽然“咦”了一声,然后语气急促道:“爸,咱们先挂电话,马上会有些事情发生,你不用慌,很快就好!”
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李洋有些纳闷,什么叫马上会有事发生?还让他不用慌?小苹果应该知道他不是那种会轻易被吓到、慌乱的人啊?
正疑惑的时候,一记清脆的钟声在天际响起,响彻四周。
不仅是李洋,所有人都抬头私下张望,寻找声音的来源。
李洋心脏咚咚急跳起来,有些心慌,想起了这段时间一直在担心的某些可能,但马上又想到刚刚女儿说的那句话“不用慌,很快就好”。
小苹果知道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