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tli精品都市小说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吳子雄-885.腦補的可怕相伴-3f8dq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85、各种脑补
随着燃灯化身一声令下,数十万佛子朝着积雷山妖族大阵冲击起来,领头的正是一脸悲愤的迦叶,他如今心中对燃灯狠的要死,可那又如何?该冲的还得冲;
在他身后,阿难面上带者一丝狰狞,心中更是咆哮不已,直感觉佛门已经不再纯洁,权力争夺带来的腐朽让他心中魔念进一步升腾,心底深处的杀意更是被彻底激发起来,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期待着血液。
牛魔王摆下的万仙大阵和通天摆下的万仙大阵有着本质的区别,这其中掌控性且不论,光是大阵之中修士的素质就完全没有可比性。
殷商封神时期,通天教主摆下万仙大阵,不仅仅有着万仙大阵的威力,还将大阵之中修士自带的阵法融入其中,环环相扣,相互借力,更将大阵威力凭添许多,若非几大圣人亲自出手,整个洪荒修士踏入其中,想要逃离的也不多矣。
今日积雷山牛魔王摆下的万仙大阵,不过是借助万仙大阵阵图而设,也只有最简单的一种用法,那就是将大阵之中的妖族连为一体,比如促使后方妖族法力借给前方对抗妖族,比如让对抗的妖族打出的攻击相合,增添威力等等。
还别说,光这几个用法,就足矣让积雷山数百万妖族获益匪浅,若是没有万仙大阵,数量在佛门大军面前还真没有太多用处,可有了这个万仙大阵,便能让积雷山妖族和佛门打得有声有色。
也就是这份有声有色,一下让着数百万妖族信心十足起来,原本忐忑的心脏也逐渐平复下来,心中恐惧渐去,士气再次提升,有那么一会,甚至将佛门几十万大军压着打。
白云之上,几个人都清楚,哪怕牛魔王带者万仙大阵坐镇,想要胜利基本无望,这其中最大的一点不是战斗力的多寡,而是天地大势使然,西游乃是天地大势,与之对抗的,都难以得到天地的庇佑,故而想要胜利几无可能,换言之,很多时候哪怕胜利的机会很大,也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各种故障,使得胜利从眼前溜走。
刘浩几人知晓,通天岂能不知?早在积雷山大战之前,他就想到了这点,在大战陷入僵持之际,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刘浩几人的白云之上,来者正是久未出现的红孩儿,他一来,就吐出了一柄芭蕉扇,直接扔给了孙悟空,似乎烫手山芋一般,唯恐孙悟空不要。
红孩儿这一手骚操作差点让刘浩、玄都和云中子闪了腰,三人面面相觑,好几次想要开口都不得不吞下腹中,
特别是宣读和云中子,心中对通天这个师叔,更是有了更深层次的概念,感觉此前那个豪放的通天再不会出现,从今日开始,通天在洪荒势必要多了一份‘狡诈’的评价。
“贤侄,这是嫂子的芭蕉扇?”
“叔叔且收好,哎,娘亲刚才看到叔叔找父亲大战,就测算了一番,知晓叔叔需要芭蕉扇过火焰山,这才让我亲自送来,叔叔也是,需要就说一声就好,哪需要这般兴师动众?”
红孩儿这话也不知是他自己所想还是有人教导他这般分说,但在刘浩看来,多半是后者了,他想一想也觉得有理,事关截教大事,做为代理教主又怎能置身事外?不过这番算计,当真要让刘浩高看一眼,四两拨千斤,一下就将最大的场外因素抹除,使得佛门几十万佛子在这场大战之中已经失去了天地助力,直接陷入了战争泥潭之中;
哪怕佛门胜利了,也势必要付出良多,多到能让佛门在附近的布局出现缺口,更使得日后的积雷山更加稳固,也让截教在西牛贺州硬生生的嵌入一颗巨大的钉子,对佛门而言,绝对是鱼骨在喉,难受至极。
休要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钉子,在佛门大兴之时,尚且如此,日后佛门走下坡路之时,积雷山很可能就会成为最大的隐患;
而且,截教做了初一,同样使得其他势力滋生野心,且不论其他,日后其他势力的各种试探,就足以让佛门难受不已,西牛贺州佛门想要将之打造成铁板一块已经没有了可能。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孙悟空接过芭蕉扇,天地之间就有了反馈,混沌之中几个圣人瞬间就察觉到天地大势的不同,极乐世界接引准提差点破口大骂起来,可他们也只能大骂,根本无法做出其他动作。
“师兄,通天怎能行竖子之事?”
准提心中通天的形象已经崩塌,也是他惯性使然,哪里想到通天如今也开始转变思维,行那诸多算计之事?被狠狠的捅了一刀,鲜血淋漓,好不疼痛。
“师弟,却是吾等大意了,此前通天就已经有了诸多算计,只不过行事不显,吾等不甚在意罢了,今日之事,也算给我们一个教训,好在大势依旧在我,便是有些损失也不会伤筋动骨,只不过,积雷山今日想要拨除却没了可能!”
“师兄,今日若是不能将积雷山拔除,日后更是千难万难,如何是好?”
“师弟,事已至此,又能如何?且日后再做一局便是!只要大势在我,还怕没有借口不成?”
接引这话,倒是让准提冷静了下来,借口当然好找,随便安插一个积雷山妖族对人族的罪名,就能打着旗号替天行道,到时候就是其他势力不爽又如何?佛门大兴之际,大势依旧在佛门,有何可惧怕的?只要佛门实力足够,其他诸多势力也只能暗恨罢了。
想到这里,准提倒是彻底冷静了。
“师兄,准圣之战,截教不过四人,也防不了多久,不若……”
“且等待一番再做计较,倘若速胜,也不是不行!”
二人却是打了注意,想着混沌边缘准圣之战快速打败截教四大准圣,而后假意受不住手脚将积雷山打碎,到了那时,截教就算指责又能如何?无非是辩解而已,这方面佛门最擅长不过。
通天这一手不仅震动了接引准提,就是元始天尊也被震惊一番,印象之中那个傻乎乎只知道打架的三弟越来越迷糊起来,这让他不得不做出相对的对策。
“通天既然已经算计,不可能不知道四个准圣抵挡不了佛门十多个准圣,莫非他寻了外援不成?”
原始一下想到了关键之处,立马掐指测算起来,很快就发现了通天遮掩的天机,二人都是圣人,原始想要破开这份天机,势必要惊动通天,到了那时,就是二人道法的对抗了,原始没有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准圣在洪荒才多少,一一排除便是,根本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元始天尊以最佳方法入局,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就锁定了对象,脸上的震惊越发积累,良久才叹息一声。
“好一个通天,若非此事,当真要被你瞒过!却是小觑了你!”
元始天尊算到了血海冥河,一下想到了其中关键,心中叹息之余,也松了口气,至少在他看来,骄傲的通天并不是和血脉冥河联盟了,而是一个简单的合作关系,链接合作的,也是牛魔王的妻子罗刹女,过了这关,日后各自行事,这对他阐教而言,倒也不算威胁。
元始天尊刚刚安心,就看到混沌边缘佛门和截教开始接触,双方也没有多话,一碰面就开始碰撞起来,他很快想到了接引准提念想,嗤笑一声,心说佛门这一次暗亏却是吃定了;
若是其他人倒还好,血海冥河老祖诸天圣人最为明白,这分明是一个极限的准圣,倘若在血海之中,便是圣人也不能拿他如何,这样的冥河老祖,没有三两个佛门准圣根本抵挡不住,更何况这一次来的冥河多半是本体,元始天尊可十分清楚冥河老祖根本没有前往玄武宫殿之内,料想便是为了今日布局,打佛门一个措手不及吧。
血海和佛门也多有恩怨,也是佛门太过霸道,巴不得将整个洪荒种族都收入囊中,做为阿修罗道的血海岂能放过,什么八部佛陀,多半来自血海度化;
对此,冥河早就怒火万丈了,只不过一直找不到机会给佛门一个神刻的教训,如今机会到来,冥河老祖早就高兴坏了,为此他隐忍至今,连‘玄武宫殿’这样大机缘的地方都被他生生押后,就知道他内心对佛门有多少恨意。
混沌边缘,佛门十多个准圣出手,冥河老祖一方也不再等待,直接从侧面杀出,这让佛门一众准圣慌了手脚,这些佛门准圣也都是三尸化身而已,战斗力和本体比较起来,还真是有些不如;
来的冥河老祖是本体不说,连带着手下四个阿修罗准圣皆是本体,这可都是刻意将自身准圣化身分出的战斗力,以一当二绝无问题,佛门诸多准圣化身岂能不慌?对他们而言,十多个准圣化身对上冥河老祖五人都不定言胜,更何况再加上一旁直面的无当圣母几人?
燃灯更是心慌不已,早知道会碰上冥河老祖,说什么他今日也不来,什么指挥权再大和性命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他心中阴暗,甚至想着是不是如来早就知晓,为的就是让他过去佛一系损失惨重,再不敢和他争权夺利。
不得不说,以己度人这一方面,燃灯做得十足,越想,他越是觉得如来早早算计了,拓展开来,他甚至以为这事布局很可能来自接引准提,不仅仅为了将过去佛一系打压到底,还能让血海阿修罗一系出了怨气,而损失的,不过是几个准圣化身罢了;
别人不知晓,他岂能不知?有着八宝莲花池,如来一系的准圣很快就能将化身重新凝聚,到了那时,上古七佛七个准圣又能如何?哪怕造反如来也不会害怕吧?
越是脑补,燃灯越是觉得自己中了他人算计,本来出发之时,为何广成子突然出现阻止了如来带队?这其中莫不是如来和阐教联合了?哪怕不联合,也多半付出些许代价让广成子出面,好让他入局吧?
做为领头者,燃灯直面着来自冥河老祖的压力,阿鼻元屠两柄先天灵宝本身就对佛门有着诸多克制,燃灯也不得不升起百分之一百二的心思抵挡;
也是出于心中念想,他看到如来一系准圣陷入苦战之时,根本没有帮手的意思,甚至在上古七佛想要帮手之时,还传音阻止一番,将心中想法言及,使得上古七佛开始抱团取暖,硬生生的将如来一系的准圣隔离开来,让观世音、普贤等人苦不堪言。
燃灯已经没有了求生欲望,在他看来只要抵挡即可,保住自身性命最为关键,等到佛门颓势之时再寻个破绽逃离即可,他可不想自己这句化身被斩,在他看来,一旦自己化身被斩,八宝功德池内的功德根本轮不到他们去吸收,到了那时,就真成了佛门弃子了,只能在灵山做为偶像,不到无量量劫都不得出世的那种。
如果说燃灯是出于自保,极乐世界混沌之中的接引准提却变得着急万分,甚至想着是不是干脆破开天地进入洪荒出手一番,哪知道他们刚刚有了想法,心中便有了警示传来,分明是鸿钧警告了。
这使得二圣更加焦急,可却又想不出破局之法。
“师兄,不若让须菩提出手?”
“师弟,当真如此,通天岂能坐视不理?要知道他化身在洪荒已经久矣,或许他巴不得你出手吧?”
“师兄的意思是通天根本就是为了算计我那化身?”
“然也!你也知晓,有着八宝功德池存在,准圣化身凝聚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当真为了几个准圣化身,也不值得通天如此布局!”
“可恶!算计至斯,若非师兄提示,多半要被他得逞!倘若须菩提身陨,西游布局当真很可能毁于一旦!大幸也!”
准提抹了抹脑门虚汗,越想也越觉得接引分析的有道理。
“哎!通天也算做了多番算计吧,八宝功德池虽积累不少功德,可终究有数,一旦准圣化身陨落太多,却是麻烦了!”
“师兄的意思是怕功德池内功德不够吗?真若如此,却是不得不等待西游结束天降功德了!原来如此,通天却是做了两手准备,即使不能让须菩提出手,也要让西游功德化为一旦!当真是好算计!”
接引准提继续脑补着各种可能,他们哪知道通天也好,冥河也好,根本没有想这么多,倒是自己将自己吓得半死。
这便是蝴蝶效应,既定的轨道被打乱之后,造成的影响绝对是空前的,飞速行驶的列车载着顾客会驶向何方谁也难以预料,特别是这其中看起来还有着圣人的交手,就更难测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