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kjp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483章 主母沒了讀書-7b373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主母没了!
这个消息当真是晴天霹雳,尤其是在占据襄阳这个好消息之后。
甘夫人因地动,受到惊吓生了病,大家可没想着真就一病不起,直接去了。
果然是自古红颜多薄命!
即使甘夫人没有被扶正,但三兄弟社团的成员都是奉甘夫人为主母,那可是少主的生母。
母凭子贵在大汉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目前主公只有一个亲生儿子的时候,谁都清楚甘夫人就是大家的主母。
因主公前几个妻子皆是没了,所以主公有所顾忌,未曾扶正。
诸葛亮二人称喏,负羽士卒交了差,也急忙下去休息了。
“孔明,未曾想在此大喜之前,竟然收到了如此悲伤之事,攻占襄阳是否要立即告知主公?”
徐庶心中有些犯嘀咕,毕竟主公年岁大了。
大悲大喜之下,难免心神激荡,大病一场,于身体不利。
谁都晓得主公有些时候,情感极其容易外露。
现在主公的基业刚看见一丝曙光,万不可因为些许事情,让主公身体变得孱弱。
谁都晓得少主才刚刚两岁,如何能有主公这般决断?
辅佐可不是那么好辅佐的,谁知道长大后是否有主公这般睿智。
再加上若是没有主公压制,日后意见不同,他的两位兄弟闹将起来,难免会让人搓手。
“我觉得此事还是要早些告知主公。”
诸葛亮挥舞着羽扇叹口气道:
“主公征战沙场数十年,想必早就已经心坚志坚,能承受得住。
关云长将军拿下襄阳,至少可以安慰他一二,让主公转移视线,勿要太过专注此事,转移悲伤。”
“但愿能够管用,某就亲自赶往夏口告知主公这个好消息,为甘夫人选墓址之事,孔明定要放在心上。”
徐庶摸着胡须,自家主公纵横天下数十年,心志早就坚固如铁了。
以前的夫人又不是没有去世过,但愿主公他能够早日走出来。
大丈夫岂可因为儿女情长,就如此不思进取,主公可不是吕奉先!
“孔明且在这里主持大局,我这就走了。”
徐庶急忙出去了,准备乘船前往夏口。
“我自是晓得,元直要好生开导主公一番。”
诸葛亮高声嚷了一句,叹口气摇摇头,随即坐在矮案上。
他开始给各地郡守写信,要告知他们自家主公的事情,至少要官面上宣告一下,免得谣言四起。
重中之重,更是少不了关将军那里!
不过也正好趁此机会休兵,再打下去,真的吃不消了。
即使如今那些降卒与民夫都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可身边没有军队看管,总归是让某些人升起不该有的心思。
一直在给降卒灌输大汉正统,曹操乃是汉贼的思维。
可诸葛亮依旧觉得这些人,还不是安稳的因素。
赤壁之战能取胜,对于孙刘两家都是一股巨大的战争红利,两家瓜分曹操带来的百万人口。
只不过几乎全都是男丁聚集在此,倒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诸葛亮一边写信一边在思考这个问题,赤壁之战后,连吃下带关平骗走了江东的生病俘虏,林林总总十五万的人口红利。
该如何把这些人全都更好的利用起来,是个难题。
至于那些从大山里逃出来的百姓,这些人只要分了土地,便是真心的安稳下来,倒也不用担心。
至少他们都是从新野等地一直追随主公,如今到了主公治下。
还得到了粮食资助,赶着收获了一波秋粮,不用上缴,更是满足。
诸葛亮笔下并未停歇,心中则是想着民生安排,到了冬季,不知道竹屋建造完了没,至少先有个遮风的地方。
无论是新建造的公安城,还是即将建造的新江陵城,都是军城。
居住的大多都是士卒的家属,就算有些士卒没有家属,也得提前准备着。
这样做,也是为了更好的凝聚士卒的心,免得被敌军给策反。
相比于曹操把家属当做人质,诸葛亮的这番做法已经算得上是温柔对待了。
如何尽快让收拢降卒的心,还是要仔细推敲一二。
江陵城内,听到最新消息,被震惊的周瑜久久不能自拔。
曹仁竟然跑了?
当初在江陵曹仁他可是要死要活,不惜血本,跑了之后又杀回来,搞得大家精疲力竭。
如今曹仁退到襄阳,被关羽那么一吓唬,就直接弃城而逃了!
“大都督。”
鲁肃面色却是有些惊喜,谁成想关羽竟然真的拿下襄阳了。
如此一来,对己方非常有利啊。
至少现在是刘备屏蔽江东,能让江东轻松许多,还能让曹操更加注意刘玄德。
无论如何,不再是江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防守整个长江沿岸。
鲁肃这么一叫,周瑜回过身来,咳嗽了两声:“刘备有雄才,而且甚得荆州众心。
张飞、关羽者,皆万人之敌也。
如今关羽拿下襄阳,必然不会久居人下。
先前刘备屈居江东之下,如今他实力大涨,恐要养虎为患!”
鲁肃面色一紧,直接力争道:“公瑾此言有失偏颇,刘玄德乃是仁义君子,断然不会公然背盟。
再加上我江东对他有所帮助,他焉能反夺我江东基业。
如今刘玄德实力大涨,会更加吸引曹操的注意,
为我江东分忧,焉能如此防备于他,让他分心?”
“子敬乃是实诚人,殊不知这争夺天下,盟友之间哪有长久的!
刘玄德他心有大志,绝非寻常之人,不可不防。”
“公瑾所言不错,待到孙刘两家扛过曹操,我江东入主中原之时,便会主动与刘玄德撕破脸皮。
兴许用不着与刘玄德撕破脸皮,主公他而立之年都不到,而刘玄德已经半百知天命,还能有多少时日存活?
十年之后,主公春秋鼎盛,若是孙刘两家能够逐鹿中原。
刘玄德纵然不逝,终究也老尔,而阿斗还是幼童,天下必定会为江东所得!
到那时,刘玄德终究不过是为江东做了嫁衣,公瑾,切不可此时与刘玄德撕破脸面啊!”
周瑜盯着鲁肃,这话不像是他能够说出来的啊。
“就好比如今形势,曹操若是再想南征,定然是从陆路而来,与关羽厮杀。
而我江东则可进可退,于江中,天下无敌!”
听完鲁肃的言论,周瑜第一次正视鲁肃,并且隐隐觉得他的想法是正确的。
十年之内,孙刘两家真的入主中原,如此一来,无论是刘关张,自己所忌惮的人,皆是垂垂老矣。
曹操年岁更大,能不能活过十年还未可知呢!
至于他们的子嗣也就关平一人尔,关键刘备还有一个义子刘封。
若是稍加挑拨,两人兴许就能直接分裂,江东也更有理由介入。
到时候收编他们,成为江东助力,也是好处多多。
至于关平能有什么本事,统领刘备的势力,辅佐阿斗?
兴许诸葛亮等人还会防着关平做大,直接侵吞阿斗少主的位置。
这种情况的发生也未可知呢!
十年?
周瑜咳嗽了两声,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扛过这十年。
江陵城下中箭,当真是射掉了周瑜的一丝觉得自己是年轻人的傲气。
他开始有些羡慕周泰的身体,多重的伤,没过多久都能活蹦乱跳的。
“赤壁之战只是孙刘两家结盟的开始,而后,我江东依旧是要同刘玄德结盟,并且坚定的走下去。”
鲁肃心情大好,襄阳城被曹仁弃守,以他在江陵城的表现,将来必定会重新回来争夺。
如此一来,江东占据江陵城便是稳了,再也不用担心时刻处于曹军的兵峰之下。
周瑜还在仔细思索,回想着方才鲁肃的话语。
从外面走进一名士卒,把副都督程普的竹简送到鲁肃手上。
鲁肃打开之后瞧了瞧,这才放在大都督的矮案上,摸着胡须笑道:
“公瑾,程老将军决意趁机攻略北部的江夏郡。”
“如此一来,倒是没有白跑一趟,程老将军办事,倒是稳妥。
无需担忧,曹军此时犹如惊弓之鸟,没有什么抵抗的心思。”
周瑜点点头,他还在修养身体,并未操劳太多军中事务,尤其是战事已然结束。
“报,对岸的诸葛亮差人送来了信件。”
鲁肃又过去接过竹简,心想着诸葛亮这是来报喜的。
打开之后,鲁肃便愣了一下。
“何事?”周瑜靠在凭几上,淡淡的笑道:“莫不是前来故意感谢我江东出兵的?”
鲁肃瞪着眼睛道:“公瑾,刘玄德没了甘夫人,不日就会护送棺椁到公安下葬。”
“阿斗的生母?”
“正是。”鲁肃放下竹简,心忧忧虑:“刘玄德年岁已高,大悲大喜之下,难免会心神激荡,恐要做病。”
“那岂不是美哉,也好让我免得在时刻惦记着他反客为主?”
周瑜并不在意,对于他而言,只要不是江东的人,刘备他死了就死了。
鲁肃却是叹了口气,如何转换公瑾的思维,还需要很长一时间。
江东虽然在赤壁之战后收获更大,可是损伤也不小。
尤其是主公领军三万出征,却是损兵折将,还需要好好休养。
尽管淮南的十万百姓涌入江东,还俘虏了许多曹军士卒以及民夫。
但如何让他们效忠江东依旧是老大难题。
说到底都是,孙刘两家都需要收拢民心与军心。
在此之前,鲁肃衷心的希望刘备身体健康,不要出现什么事情。
“此事需要向主公禀明,孙刘两家乃是盟友,无论如何都该出面去吊唁一番。”鲁肃说完之后便坐下来。
诸葛亮的信使同样在快速划船送往襄阳。
而此时襄阳城内的关二爷刚刚巡视完,坐在府衙内喝水休息。
城内刚刚转换大王旗,巡逻的士卒不在少数。
关二爷更是下令不许私拿百姓物品,更不许欺压百姓,若有发现,必将军法处置,严惩不贷。
而且关平还建议把这几条简易的规矩贴在显眼处,让百姓争先传看。
总之就是先安抚民心,免得生乱。
关平坐在一侧,看着府衙内的文书,以及各种名册。
黄辉陪坐在一旁,不时的回答着关平的问题。
关二爷对此很是满意,儿子有过一段长沙太守的治理经验,关键是还没有卸职。
关羽自认为自己虽然挂着襄阳太守的名头,如今真正占据了襄阳,还是要军政分离。
治理百姓的事情,他不擅长,还需一个刺史来辅佐他。
他只管训练士卒,把目光放在宛城,而一些谍子已经安排他们进入南阳郡先安顿下来,打探消息了。
拿下南郡许多地方,同时也空出了许多官职,在赤壁之战前,投奔大哥的青年才俊又有了新的安排之处。
而且襄阳以南也会稳定下来,也不会出现向朗一人总督四县的军政一把抓的现象了。
总之,对于未来的规划,关二爷总体是满意的,并且开始着实准备对宛城的作战计划。
即使先期准备两三年,战力必将大大的提升。
前半生在北方逛荡了大半辈子,一路坎坷到了南方,终究是要重新打回去的。
黄辉面色有些尴尬,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不能完全回答出少将军关平的问题。
此子大才,先前曹丞相所言生子当如关定国,应该不是戏谑之言。
最为关键的是待人接物并无盛气凌人之色,定然是家教不错。
否则似他这种年纪轻轻,干出点大事,鼻孔早就冲天,看不起旁人了。
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个降将,但关平给他的感觉并没有瞧不起的意思。
先前他听闻刘皇叔得到自己的妹夫是如鱼得水,现在反观过来,妹夫何尝也不是如鱼得水,得以施展胸中的抱负?
“黄校尉,你献城有功,我大伯父定然不会委屈了你。”
关平放下笔,了解了一些信息,待到诸葛亮前来襄阳处理政务,也好让他省些事情。
至少向他展示一下,些许小事就交给旁人,不要事事过问,免得他过劳死!
蹬蹬蹬。
厅外跑来一个头戴孝的负羽士卒,看到这幕,厅内的众人全都站起身来。
连关二爷都不能避免瞪大了眼睛,刚刚拿下襄阳,本就是大喜事,缘何传信的士卒突然挂孝!
到底发生了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