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h67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獵諜 起點-第四十章 新任務看書-ibsjf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和汉斯一样,长期从事情报工作的黄曾诚也不会轻易相信唐城,即便唐城主动扔给他一支驳壳枪和两个弹匣,可黄曾诚的眼神中明显透着一丝防备。对黄曾诚的反应,唐城并不在意,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如何安全的离开这间咖啡馆。“如果你能够再给我一百美金,我就告诉你们…怎么离开这里。”原本像鹌鹑一样缩躲在柜台后面的咖啡馆侍者,这个时候突然探出头来对唐城言道。
女侍者的话令唐城忽然咧嘴笑了起来,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在唐城眼中根本不叫个事。女侍者为唐城两人指的路,实际是半角咖啡馆的厕所,看着被铁条封闭起来的厕所窗户,只需要卸下窗户下方的两枚螺丝,看似坚固的铁条网窗,就立刻变成了一扇可以向上掀开的活动窗。“你先走,出去之后外左走,我就在你后面。”
用短刀卸下窗户下方的螺丝之后,唐城并没有多耽误时间,马上单手掀起窗户,示意一直提防自己的黄曾诚先走。黄曾诚只是稍稍迟疑,唐城便马上踩着窗户下面的凳子,一个鹞子翻身就从厕所的窗户翻了出去。那几个被打死的便衣特务能提前出现在半角咖啡馆,只能说明特高课已经洞悉了上海站约唐城会面的行动,依照唐城对特高课的了解,半角咖啡馆外面一定也埋伏了他们的便衣。
咖啡馆外面的便衣听到枪声,就一定明白他们的行动已经暴露,这个时候如果还补抓紧时间离开,一旦咖啡馆外面的便衣特务冲进来,那就谁都走不了。黄曾诚虽然是上海站的人,而且唐城刚才还主动出手帮忙,可唐城并不觉着自己有必要陪着黄曾诚死在这里。黄曾诚也没有想到唐城看着年轻,行事却如此的干脆,自己只是稍稍迟疑,对方就先行离开。
唐城的抢先离开,令黄曾诚不再犹豫,只是他可没有唐城那样的身手,翻窗的时候,如果不是被外面的唐城接了一下,或许黄曾诚就能从窗户里大头朝下摔个狗啃泥。“往前一直走,出去之后左拐,我就在你后面。”等着黄曾诚双脚落地,唐城并没有选择跟黄曾诚走在一起,而是落后了几米的距离跟在黄曾诚身后。
半角咖啡馆外面的特高课便衣特务,忽然听到咖啡馆里传出枪声,他们自然是大惊失色,马上就有人掏出手枪朝咖啡馆跑去。有枪声传出,就说明咖啡馆里面已经发生交火,所以咖啡馆外面的便衣特务们不敢轻举妄动,至少在情况不明朗之前,他们还不敢直接冲进咖啡馆里。可他们没有想到,就这么短短的停顿,咖啡馆里开枪的人就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
四名事先就进入咖啡馆的同伴,此刻已经变成尸体,躺在血泊之中,而咖啡馆里的其他人都说什么都没有看到,更加不知道开枪的人去了什么地方。特高课的人自然不是那么好哄骗的,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咖啡馆厕所窗户上的玄机,尤其在他们进入咖啡馆厕所的时候,窗户下面还摆着一个凳子。
那个从唐城手里拿了钱的女侍者,因为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就算是租界巡捕房派了人来半角咖啡馆,对这么什么也不肯说的女侍者也毫无办法。发现咖啡馆里没有开枪者,冲进咖啡馆的特高课便衣便马上一分为二,少数人留在咖啡馆里找寻线索,大部分人离开咖啡馆,对周边街道实施搜索,试图找到逃离咖啡馆的开枪者。
再说唐城两人,一直到他们都进入另一条街道了,都还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追击,别说唐城,就连黄曾诚都觉着奇怪。唐城跟着黄曾诚兜兜转转,最后进了街边的一家饭馆,饭馆里人不多,正好方便两人坐下来好好聊一聊。“说说吧!在报纸上刊发寻人启事找我,究竟是什么事?”唐城觉着黄曾诚就是个**烦,所以他并不想浪费时间,坐下来之后便直奔主题。
黄曾诚对唐城的态度倒是不以为然,从唐城刚才翻窗时的不拖泥带水,黄曾诚就看得出唐城是个行事果断之人。唐城行事果断,黄曾诚也不是个喜欢无聊闲谈之人,既然唐城能准确说出接头的暗语,黄曾诚便从自己的衣领中取出一个纸卷交给唐城。“这是总部的命令,如果需要我们上海站帮忙,尽管提出来。”黄曾诚这句话听着是没什么,可是听在唐城的耳朵里,却是另一个意思。
正要打开纸卷的唐城眯着眼笑了起来,“你这话听着,怎么像是你们上海站在帮我的忙了!按说你们是派驻在上海的情报人员,就算总部指派了任务,也应该由你们来完成才对。你听好了,我不是你们军统的人,来上海,只是因为长辈的缘故。所以,你听好了,你我今天没有见过,该怎么做事,那是我的事情。”说着话,唐城已经起身站起来。
黄曾诚的表情有些不好看,任谁被一个年轻人当面说教,心里都不会觉着好受。可唐城根本不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便已经起身站起,在转身离开之前,唐城还故意用手指节敲着桌面。“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件事情,本该交给你们上海站去执行的。可惜你们上海站的执行能力太差,总部那边才会点名交给我去做,如果我是你们,早该羞愧的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唐城这么说,已经能算是过分了,而且在他走出饭馆大门的时候,还故意冲着黄曾诚比了个胖子的手势,以此来形容黄曾诚那略显肥胖的身形。黄曾诚心中气恼,可唐城都已经走了,他心中即便有火,也没有地方撒泄。走出饭馆的唐城将黄曾诚交给自己的那个纸卷收进随身装备包中,虽然还没有看纸条的内容,但唐城知道,军统总部通过上海站转交给自己的任务,一定是极具难度的大事。
果然,待唐城在另一条街里的咖啡馆里坐下来,他马上从随身装备包中调取出那个纸卷。看过纸卷上的内容,唐城暗自咬着自己的后槽牙,心说军统总部的那些大老爷们莫非觉着自己是超人不成!唐城之前在上海袭击过不少日军军官,可那些日军军官中,军衔最高的也不过是个中佐,军统总部这次要求唐城在上海刺杀的却是一名日军少将。
唐城当着黄曾诚的面拒绝了上海站的帮助,所以他手上就只有这名日军少将的名字和所属部队番号,具体的相关信息和目标的照片,唐城却是一无所知。刺杀命令来自军统总部,唐城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可能,如果自己拒绝,张江河就有可能遭到军统总部的为难。一旦张江河有事,失去张江河撑腰的唐家,便很难在重庆立足下去。
唐城在咖啡馆里闲坐了一会,还是决定去找汉斯帮忙,至少要通过汉斯的渠道,弄到那个日军少将的相关讯息和照片才行。“唐,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这个横元一郎可是个日军少将。你如果杀了他,日本人绝对会展开全城搜捕,你到时绝对逃不掉的。”唐城拿出纸卷上的那个名字时,汉斯就已经知道了唐城想要干什么,他不怀疑唐城的能力,只是担心事后的麻烦。
“那是我需要操心的事,你只管帮我打听相关的消息就是,出手药品的钱,你就不用给我了,就当是我购买情报和武器的钱。”唐城没有跟汉斯客气,但也没有让汉斯吃亏,出手那些药品要分给唐城的钱,足够令汉斯暗自开心的。唐城并没有说明必须这么做的原因,汉斯也没有多问,但他看得出唐城多少有些强忍不耐。
半角咖啡馆发生的事情,令上海特高课很是恼火,可他们手上却没有更为详细的线索。因为侥幸逃脱的黄曾诚,已经将唐城的怀疑告知给了他的上级,上海站秘密展开自查,很快便揪出藏在他们中间的那个内奸。没有了提供消息的内奸,特高课便对上海站的下一步动向两眼一抹黑,也更加无法获得跟唐城有关的讯息。
可这里是上海,上海目前正处于日军掌握范围之内,所以可以算做特高课的主场,更何况特高课还有不少租界黑帮作为帮手。就在汉斯帮助寻找相关情报和讯息的时候,上海特高课针对军统上海站,展开了新一轮的围剿和搜捕,短短两天时间里,上海站在租界里的几处据点,便连续遭到破坏,人员也出现较大损失。
租界局势有变,唐城通过汉斯,对此也有所了解,不过他并没有关注于此,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在宪兵司令部的内线说,这个横元将军,两天前已经到达上海。按照行程,横元将军会在三天之后离开上海,所以说,如果你想要刺杀这个横元将军,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