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n3bx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禁區獵人 都市獵人-第八百一十一章 一招迎親看書-ryweo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大西洲整体上民风彪悍,武运昌隆。
平民但凡有口饭吃,都会想方设法提升自己的战力,去谋求一个更好的前程,贵族阶层更是如此。
像香山公爵这样的贵族,家里出了个帝国皇后那是后来的事情,香山公国这个地盘还是祖上真刀真枪打出来的。
香山公爵的祖父,也就是香山公国的缔造者,是一位两字封号的高手,封号叫做“骑神”。
顾名思义,这是位极为擅长马战的高手,凡是两军对垒,老公爵在马上打遍天下无敌手,是当年天澜帝国的第一猛将。
当年“骑神”的坐骑,是一匹罕见的踏雪乌骓马。
这马别看模样和普通的马差不多,可实际上是一头异种。
肋骨不是一根一根的,而是连做一体的,也叫作“板肋乌麒麟”,日行千里不在话下,而且还刀枪不入。
今天这位一头绿发的第三代香山公爵,身上能耐跟祖父当年相比还差上一点儿,不过也够瞧的,三字封号“小骑神”。
而他胯下的坐骑,还是当年那匹异种,这东西寿数悠长,人熬不过它。
林朔此刻跟香山公爵隔了有三十多米,看到对面这个阵仗,就让跟在身后的迎亲队伍先躲到一边去。
其实这事儿不用猎门总魁首提醒,他身后的迎亲队本来就是公爵府的人,一看自家主人在前头横刀立马,早就想跑了。
林朔这一开口,那是一哄而散,就连两顶借新娘的轿子都扔在道上不管了。
林朔一看后面这情况,嘬了个牙花子,示意香山公爵等会儿,然后自己亲自动手,先把轿子挪到一边去。
这儿轿子的样式,跟华夏古代差不多,但因为抬轿子的人普遍有修为,所以轿子的用料就比较实在,个头大不说,分量还挺沉的。
每一顶轿子八个人抬,分量大概在一千来斤。
而林朔为了省时间,一手抓着一顶轿子的轿杆子前端,胳膊夹轻轻一提溜就起来了,两只手各拿着一顶轿子,轻拿轻放地搁到了一边。
猎门总魁首这一手露出来,让三十米外的香山公爵神色凝重了一些。
两顶轿子总共两千斤,这个分量在封号级的高手眼里,不算什么。
不过轿子跟石锁哑铃不一样,这东西不方便握持发力,腰力其实很难借到。
林朔这一下,靠得基本上是手腕的力量,胳肢窝顶住轿子杆的一端,手腕作为支点往上一抬,轿子就起来了。
算上杠杆力臂,香山公爵看得出来,这人两膀一晃得有万斤之力。
传承之天下归一
别得不说,就凭这手上的力量,就得是一位封号级的高手。
几字封号还不清楚,可香山公爵知道自己不能轻视对方。
同时他心里也明白,眼下自己阻拦对方,主要是替大皇子摸一摸这人的底细。
真要取这人性命,那还得看三皇子那边,自己不能直接下手。
香山公爵在那儿盘算的时候,林朔也没闲着。
猎门总魁首也在考虑,对面这人是不是能杀。
神奇教 不如踢
对方横刀跨马,这个对林朔来说并没有多少威慑力,因为林家传承本就是从战场厮杀上演变出来的。
步战对马战,林朔办法多得是。
可稍微观察了一会儿,林朔觉得对面这人不能杀。
一是现在杀人等于提前打草惊蛇,自己这拨人将被大皇子和三皇子联手对付,肯定是不合算的。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林朔发现对面这匹马不错。
它居然不怕自己,这就很难得。
猎门总魁首作为林家传人,一是艺成以来手上有不少异种的性命,二是跟追爷亲近,身上会沾染追爷的气息。
这两点无论那一条,对于一般的异种来说,那就是天敌来了,会害怕。
窃天圣神 播清风
只有极少部分实力强悍的异种不怕林朔,比如白耳狌狌、七色麂子这些。
之前在米亚公国的时候,那些狮鹫其实也是怕林朔的,围住林朔的时候不敢上前,要是没涅墨亚的指令压着,它们早跑了。
今天香山公爵的这匹坐骑,心理素质看上去不一般。
而林朔在家学渊源之下,懂些相马之术,越看越觉得这匹马那是真好。
这趟去中土的迷雾森林路途遥远,马车又没避震,颠得人难受,还不如直接骑马舒服。
而想要得到这匹马,现在就把马主人杀了,显然不太合适。
重生之绝宠商门妻
……
双方互相观察了一会儿,香山公爵发话了:
“林先生,我们这趟只是婚礼的固有程序,按说不必那么当真。
只是我辈习武之人,见到旗鼓相当的高手总会见猎心喜。
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只走一招,一招定胜负。
你赢了,两位新娘子接走。
你要是输了,咱再另当别论,你意下如何?”
林朔点点头,说道:“公爵大人这个提议甚合我意,我要是输了,咱也不用另当别论,先把道儿划下来。
我林朔若不是公爵大人一招之敌,两位新娘子的一个,也就是我的如夫人,米亚女公爵阿尔忒弥斯,我就当输给你了。
今天,你跟她拜堂,怎么样?”
林朔这番话说出口,称得上石破天惊。
公爵府这些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嘴巴都张得能塞下去一个鸡蛋,而香山公爵差点没从马上掉下来。
最热闹的,还得香山公爵守得那幢小楼,两个新娘子这会儿就在里面等着。
阿尔忒弥斯一听外面林朔这么说,气得把红盖头一掀,跳脚骂街:“林朔!你这个混蛋!”
林朔听到这女人骂自己,倒是不气恼,淡淡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既然要嫁给我做侧室,就得允许我把你送出手。”
阿尔忒弥斯还要再骂,被一旁的苏冬冬给捂住了嘴,也不知林家四夫人说了什么,这女人不再吭声了。
而香山公爵到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整个人立马精神了,问道:“林先生,你此话当真?”
“当真。”林朔说道,“不过,我下这么大的彩头,公爵大人是不是也要给我一个相应的筹码?”
香山公爵脸上大喜过望,连声说道:“应该的应该的。你说,如果我输了,你想要什么?要不这样,我那五房姨太太,全部打包给你。”
“不不不。”林朔赶紧摆手,“我不要公爵夫人,我要公爵大人胯下这匹踏雪乌骓。”
“这……”香山公爵神情一怔,犹豫了一下。
这是祖父传下来的宝马,对公爵府的意义,不比公国本身小。
林朔这一口,显然咬得有些狠。
好在香山公爵稍作犹豫,很快还是答应了:“好!”
林朔看着这位绿发青年,心里自然明白对方的想法。
这人挺鬼精灵的,定好了一招的规矩。
这就非常有利于马上作战的那一方,而不利于步战这一方。
因为马上作战,利用马匹高速行进的冲势,最强的就是第一招。
拒嫁豪门:总裁追妻成瘾 桑榆小姐
而步战方想要克敌,一般来说是要让过这第一招,让马停下来之后再想办法。
可要是林朔真这么来,在这场比斗的规矩是一招定胜负,林朔只要一避让,这就算输了。
在加上人家是有马有刀,林朔这会儿空着手,形势本来就有利于香山公爵,所以他才会答应。
双方划下道儿来,这场一招定胜负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而这时候,林朔心有所觉,扭头看了一眼北边。
这儿是公爵府的外墙附近,从这儿往北边瞧,能看到一座水榭楼台。
北边两百多米远,是一片人工湖,湖面上盖了座五层高楼,两端连着九曲白玉桥。
今天的这场婚礼,就将在那里举行,此刻宾客们大多已经在那边就位了,其中就有大皇子和三皇子。
这些宾客们身处高楼之上,都在齐齐看着外墙附近的这场热闹。
林朔心里起了感应,就是因为有高手把目光锁定他了。
这种高手,显然还不止一个。
而在林朔位置的南边,公爵府外墙之外三百米,这是公国戍卫部队的一个警戒塔楼。
这个塔楼是当年米亚公国立国战争时期设立的,三十多米高,如今闲置多年没人驻守,塔楼的窗户也是关着的。
就在林朔往北边看的时候,塔楼上的窗户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一支黑乎乎枪管伸了出来。
于此同时,窗户里还有人正在抽烟,一口烟袋锅子被嘬得火红。
于是林朔身上的压力骤减,那些看着林朔的高手,眼睛看别处去了。
而林朔身前三十米外的香山公爵此刻暴喝一声,催动胯下宝马,开始对林朔发起了冲锋。
这人的实力,林朔当然不会小看他。
三字封号“小骑神”,这是当今天澜帝国的马战第一人。
马上作战在个人比斗中其实不占优势,对空间要求严苛,限制太大。
都市 極品 醫 仙
可要是拉开距离并且限定一招定胜负,形势就极为有利。
此时这位香山公爵全力以赴地冲锋而来,那是人马合一。
这匹马实在太快了,马蹄声都听不到,一个恍惚,香山公爵连人带马已经到了林朔近前。
此人手上长刀起落,如同一道闪电划过!
对方这一招的速度和威势,林朔觉得能应该能跟楚弘毅一较高下。
面对这样的攻击,林朔心里门清,自己空手是没戏的。
空手对敌,就得先避过这一招,然后欺身而上。可自己只要一避让,那就输了。
要是这会儿追爷在,那很方便,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林朔不可能带着追爷去迎亲。
追爷不在,林朔就得找一个替代品。
所以刚才摆放轿子的时候,其中有一顶轿子林朔就搁在了自己手边,一伸手就有。
这会儿眼看香山公爵人马合一杀到近前,手中长刀都落下一半了,林朔伸手捏住了轿子杆,直接横着抡了过去。
这一下,拼得是手上的爆发力。
到底是你刀快,还是我轿子快。
刀口锋利,风阻很小,轿子那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大西洲的轿子,用料实在,杵那儿就跟一间小屋子似的,分量沉风阻大,抡起来不那么方便。
真要是单纯拼出招的速度,林朔没那么傻。
战场杀敌,讲究一寸长一寸强。
林朔早就目测过了,轿杆子比香山公爵的刀杆子长两寸。
香山公爵这一招显然演练了无数遍,人到跟前长刀落下,距离和速度是算好的,很匹配。
所以林朔轿子抡过去砸到他身上了,他离林朔的距离还不够近,差两寸,长刀够不着。
于是公爵府的外墙内,一股狂风乍起,一顶轿子在马背上呼啸而过。
这一眨眼,马上的香山公爵,人没了。
旁边不远的外墙,被穿出了一个人形窟窿。
一招定胜负,对手被砸飞了轿子也砸坏了。
眼前的踏雪乌骓冲势不减,林朔一个翻身就上了马。
猎门总魁首勒住缰绳,把马先停下来,再调拨马头面向小楼,对里面的两位新娘子说道:
“对不住,轿子坏了一顶,你们俩只能挤一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