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9tq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諸天之最強BOSS-第一百零一章 他,要來了!展示-ohspl

諸天之最強BOSS
小說推薦諸天之最強BOSS
号角声并不响亮,甚至可以说上苍中绝大部分生灵,都没有任何感应。
但在这声音响起的刹那,无尽深渊中,突然,开始有时空涟漪蔓延开来。
时空涟漪中,是一头通体雪白的蚕蛹,蚕蛹外有三十六道神环缠绕,帝者的气息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深渊上空,开始有一座座神秘石碑浮现,而在那些石碑上,不断有身影在显化,一道道虚幻之身,在时空中不断走出,逐渐凝实。
“你最近,吹响号角的次数有点多了!”某块石碑上,有威严的声音响起。
“我也不想吹,可是不吹不行啊!”
吹响号角的生灵发出一声叹息,有落寞,也有无奈与几许凉意,竟是饱含有非常复杂的情绪。
他贵为仙帝,除了为数不多的高等仙帝外,在诸天万界中几乎可以横着走,但此刻,却露出了疲惫与无奈之色。
到了他这等境界,本该逍遥万界,或者谋划万古,为提升实力获得更大的利益而谋算。
但此刻,却因为一杆枪,不得不困守在这里,一刻不敢放松,一刻不得清闲,这种看不到希望的生活,让他都感到了心累。
“那杆枪暴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了,再这么下去,终有一天,我等会压制不住的!”雪白的蚕蛹中,有悦耳的女声传出。
“这些年,我等为了那杆枪,耗费了太多的心神,但结果诸位也看到了,根本无法将其降服……我有个提议,与其将心神耗费在这里,不如放手不管,如何?”
“放手不管?”
手持号角的生灵声音中隐隐带着一丝怒气,“若是就此不管,那本帝这些年坐镇此地,耗费了无数的心神,甚至连身上被枪芒所伤的道痕都没时间修复,这一切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了?”
“那道友想如何处置?继续在此地死磕?”
某个石碑上,一尊巍峨高大的身影抬手指了指下方的无尽深渊,继续道:“这些年,我等的封印一次次加强,但这深渊的面积却也在不断的扩张。想来诸位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等的封印不仅无法将其完全镇封,甚至那杆枪,在不断地汲取帝道封印之力,在不停地提升自身!”
“说白了,这些年,我等不仅是在做无用功,甚至是在给那杆枪供奉成长的资源!”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那吹响号角的神秘仙帝不断叹气,“可是,那能怎么办?哪怕明知道是在资敌,但我们还是得继续做下去,否则若是停止封印,那杆枪随时会破封而出,到了那时,它若是在上苍大开杀戒,届时再想将其封印,那可就难了!”
此话一出,场面一时间陷入沉默。
想他们一众仙帝,哪个不是傲视万古,纵横诸天?
能有资格参与到道尊本命兵器封印任务的,每一个,都是横行诸天永生不死的高等仙帝,但如今,却被一杆长枪给弄得焦头烂额,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要知道,这仅仅只是一杆帝兵而已,仅仅如此,在没有主人操控的情况下,便几乎牵制住了上苍过半的高等仙帝。
若是那长枪的主人归来,该如何抗衡?
虽然一个个仙帝心中高傲的很,自认为上苍高高在上,集结整个上苍之力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但即使如此,诸帝心中,依然没有多少把握。
面对连大道都不得不亲自出手放逐的道尊,诸帝心中那无敌的心念,根本凝聚不起来!
“青崖,我知你心中不甘,但如今的形势,真的没必要再和那杆枪死磕下去了!”
沉默的氛围中,那包裹在蚕蛹中的仙帝,再次传来温和的女声。
“诸位应该清楚,道尊的分身已经归来,这杆枪,我们不可能封印太久的!”
“与其等对方打上门来强行将兵器收回,我们不如提前撒手,最起码可以多出一段空闲的时间。如今上苍不太平,五十一区那些从镇封中逃出的强大生灵需要我们亲自出手重新镇封,荒天帝那边需要再次敲打一番;还有那些来历不明的所谓主神空间轮回者,当初逃走了一些小虫子,也要一个个找出来,最好能寻到他们的老巢,一网打尽!”
“上苍这些年不断有大变发生,很多事情,都需要高等仙帝出面方才能处理,但这杆枪的存在,却牵扯了我们太多的经历,让我们根本无法腾出手,来将各种琐事一点点清理掉!”
“青崖,听我一句劝,别再坚持了,放手吧,其实自察觉到道尊分身归来那一刻,我等就该直接放手的,继续坚持下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其他仙帝没有开口反驳,很显然,他们也都认同那蚕蛹中仙帝的观点,对于那杆长枪,诸帝真的不想继续死磕下去了。
为了那杆枪,他们对于上苍的掌控力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再继续和那件兵器耗下去,一些强大的生灵,恐怕要学那荒天帝,自立门户了!
有一个荒天帝就够了,再多出几个,这上苍,真的就要彻底乱套了!
帝者,制定规则,掌控规则,上苍的规则与秩序,必须掌控在他们之中,任何胆敢挑衅这一规则者,都是他们所无法忍受的!
“可是…….”
手持号角,被称之为青崖的神秘仙帝,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突然间,变故突生,无尽深渊中,有浩瀚的恐怖能量在涌动,威能之强,哪怕是仙帝,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怎么回事,这一次,它暴动的幅度怎么如此剧烈,封印要抵挡不住了!”
青崖仙帝面色大变,他坐镇深渊封印之地无数载岁月,也是第一次见到那杆枪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波动剧烈程度,哪怕是仙帝,都感到心悸甚至有迫切要逃离此地的打算!
“这是……..”蚕蛹中,那悦耳的女声再次响起,她似乎以特殊的神通看到了什么,声音中,带着一丝急迫。
“不好,道尊分身已经探查到了此地的时空坐标,他,快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