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n7h熱門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六章 見面分享-pzkiq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现在的萧九九对她而言就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丢掉吧,舍不得,可如果继续攥在手里又免不了烫伤自己,确切地说不是舍不得,而是舍不得她给自己带来的利益。可是当萧九九创造的利益已经不足以弥补她带来的损失,继续维护她又有什么意义?
张弛道:“现在案情还没有明朗,让萧九九过早切割和家庭的关系对她未必有好处,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让她休息,好好将她保护起来。”
梁秀媛冷笑道:“我让她休息,可谁让我休息?投资人、片商、广告商,哪个不是像催命鬼似的找我要说法,我只是一个经纪人,我不是她妈!”
张弛道:“她帮你赚钱的时候你可不这么说,说来说去不就是为了钱吗,我的委托人让我转告你,你不用担心,萧九九造成的一切损失他来赔偿,当然一切必须在合理核算的前提下。”
梁秀媛道:“这件事最好让张弛自己来找我说。”和其他人的想法不一样,梁秀媛认为张弛是故意在避开自己,按理说萧九九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身为她的好朋友,张弛没理由不出现,过去萧九九的大小事情,他都会在第一时间跳出来为她撑腰,这次有点反常,估计是因为当初他们之间的协议,张弛自己不敢过来见面,反倒派了一个律师,这小子滑头的很。
张弛道:“张先生行踪不定,我也联系不上他,不过他年前应该回来。”
听他这样说,梁秀媛越发怀疑他和张弛一直在秘密联系,他现在的行为就是受了张弛的委托,梁秀媛道:“那你帮我转告张弛,别忘了当初我们的那份协议,还有,萧九九如果还想继续在这个圈子里走下去,最好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张弛微笑道:“萧九九的事情,我说了不算,不过你说了也不算,你让她和家庭断绝关系,也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有没有考虑过她妈妈会怎么想?”
梁秀媛道:“我问过她妈妈的意见,陈玉婷也愿意配合。”
“你见过她?”
梁秀媛道:“她已经这个样子,当然不想再连累自己的女儿。”叹了口气道:“真不明白,她为何会这么狠心,居然可以向一个不离不弃悉心照顾她那么多年的身边人下手。”
张弛道:“她精神有隐疾。”
梁秀媛道:“根据我目前了解到的状况,她精神上没什么问题,可就算她是个正常人,仍然有人会在这件事上做文章,我们提出的方案考虑到了大家的利益,尽可能从萧九九的角度出发,说句心里话,她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当然不想她的前程因为这件事毁掉。”
张弛微笑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她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梁秀媛道:“你不明白。”
张大仙人心说还有什么我不明白的,你无非就是担心失去了这棵摇钱树。
梁秀媛抬起手腕看表,以这种方式婉转提醒对方自己已经没兴趣跟他谈下去了。
张弛搞清了她的目的,也没有继续和她聊的打算,资本是无情的,梁秀媛必然会为了减少损失不惜代价地向萧九九施加压力。
凰朝 不落雨
张弛向梁秀媛告辞出门,在休息室里回避的萧九九看到他出来,马上也跟着要走。
梁秀媛从办公室里出来了,可不是为了送张弛,她叫住萧九九:“九九,你来一下。”
萧九九朝张弛看了看,张弛朝他笑了笑,萧九九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主心骨。
张弛表示先去地下停车场等她,离开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前来的刘宝柱,刘宝柱拦住他,凶巴巴的目光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太平江山 楚南狂士
张弛现在不想跟他打交道,主动让开道路,可刘宝柱又把他给挡住了:“你就是萧九九的法律顾问?”
张大仙人点了点头。
刘宝柱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指着张弛的鼻子道:“我是她的助理汤米,我告诉你,少插手我们的事情,不然我饶不了你。”
张弛笑道:“你别指我啊,这样很不礼貌。”
“我就指你怎么着?我不但指你,我还戳你呢。”刘宝柱伸出手指头照着张弛的胸口就戳,指尖刚刚碰到张弛的衣服,就被他一把抓住了手指,轻轻一拧,刘宝柱负痛,噗通一声就给他跪下了。
张弛笑道:“这么大礼,还没过年呢,我受不起啊。”
刘宝柱疼得呲牙咧嘴:“放开……放开……保安……”
张弛已经放开了他,刘宝柱什么货色他当然清楚,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抛下刘宝柱大步向电梯走去。
张弛在地下停车场等了半个小时才见萧九九出来,发现她脸色不好看,等她上车之后问道:“梁姐没难为你吧?”
萧九九叹了口气:“还是那件事,向我施压。”
张弛道:“其实她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提出的方案对你的确也有些好处。”
萧九九摇了摇头道:“那是我妈,我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
青澀戀曲
张弛道:“你和她也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萧九九道:“我恨她!”说完扭过脸去,张弛从车窗的倒影中看到她的双眼中有泪光闪动。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了萧九九,萧九九擦去泪水:“我想跟她见面。”
张弛道:“也好,不过这件事可能要得到警方的允许。”
萧九九道:“今天一早我和吕大哥联系过,让我等他电话。”
说话的时候,吕坚强打来了电话,让萧九九现在就过去。
两人来到看守所,吕坚强已经到了,看到萧九九带着张弛过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萧九九,我不是让你一个人过来的吗?”
萧九九道:“公司让我必须在法务的陪同下,吕大哥,对不起。”
吕坚强咳嗽了一声,提醒道:“这里是看守所。”
萧九九赶紧改口道:“对不起吕队。”
吕坚强道:“和张弛联系了吗?”身为张弛的结拜兄弟,当然知道萧九九和自己兄弟之间的特殊关系。
萧九九摇了摇头。
吕坚强也就没问,轻声道:“好不容易才申请到这次见面的机会,你要珍惜,记住,尽量不要刺激她,你是她女儿,也想搞清事实真相对不对?”
萧九九道:“吕队,您放心吧,我会尽量配合你们工作。”
大妻小夫之望族主母 文苑舒兰
吕坚强暗叹,这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儿,不需要过多的提醒,目光转向张弛道:“你是律师,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知道吧?”
张弛道:“吕队,我就是陪同,我不说话。”
吕坚强道:“言多必失,不说话也好。”
一名女警推着轮椅出来,陈玉婷坐在轮椅上,手上带着手铐,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天,原本一头黑发已经变得花白。
在吕坚强的安排下,这次不用隔着玻璃见面,当然这也是出于搞清案情的考虑,希望萧九九的出现能够对案情有所推动,虽然陈玉婷已经承认人是她杀的,可整件案子还存在几处疑点。
亂古紀元 轅奇
陈玉婷见到女儿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整个人早已麻木。
萧九九本来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看到母亲现在的样子仍然感到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涌出来,她强忍着泪水,酝酿了一下情绪,方才道:“你……还好吗?”
陈玉婷冷漠的目光审视着自己的女儿:“你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正是你期待中的那样吗?”
吕坚强一旁站着,他还从没见过这样冷漠的母亲,看来关于母女两人早已断绝关系不再往来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星宿玄梦
张弛却感觉到陈玉婷的心跳明显加速,她的内心绝非表现出的那样冷漠。
萧九九道:“佟叔叔的事情……”
陈玉婷粗暴地打断她道:“没错,是我杀了他。”
张弛道:“佟建军照顾你那么多年,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更何况你们还是夫妻,你为什么要杀他?”
吕坚强有些郁闷,是谁刚刚表示不说话的,这货怎么出尔反尔,不过张弛问得正是他想问的,反正已经这样了,不如听听陈玉婷的回答。
陈玉婷奇怪地看了张弛一眼:“你是律师?”
张弛道:“算是吧,我是萧小姐的法律顾问,并不是您的辩护律师。”
陈玉婷道:“我不需要辩护,我为什么要杀他?在你们眼中,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佟建军照顾我那么多年,我却恩将仇报,是,我就是这样,我厌倦了被他照顾,厌倦了用我的残缺和不幸去成全他的道德和爱心,你们不会理解的,这世上的每个人都在想尽办法地活得长久,可我不一样,我每天都在考虑如何死去,他不让我死,所以我就让他死!”
她的声音不大,语调温柔,娓娓道来,可这番话却让在场的人心惊肉跳,这女人的内心是如何扭曲。
张弛望着陈玉婷的双目,虽然陈玉婷极力掩饰,可他仍然能够看到她潜在的悲伤,一个人在撒谎的时候,生理特征会有细微变化的,即便是内心强大如陈玉婷,也会有变化,这些变化可以瞒过别人却瞒不过张弛。
萧九九道:“当年你对我爸也是这样吧?”
陈玉婷道:“是,你爸也是我害死的。”
萧九九的眼圈红了。
陈玉婷道:“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你是大明星,担心我这个杀人犯的母亲会影响到你的前程对不对?”
天才主播
萧九九紧紧咬着下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竭力控制着自己,忽然后悔今天的这次见面。
陈玉婷道:“我们早就断绝了母女关系,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连累你。”
萧九九点了点头。
陈玉婷道:“到此为止吧,我们没什么话好谈,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就算断绝了母女关系,你仍然会连累她。”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说话的是张弛,张弛望着陈玉婷。
陈玉婷皱起眉头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张弛道:“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我知道有人通过一些途径暗示过你,只有和萧九九撇开关系,才能对她造成最小的伤害,才不至于耽误她的前程,可是如果你当真相信了这种建议,那就错了。”
陈玉婷望着张弛的眼睛,感觉他的目光如同磁石一样吸引住了自己。
张弛道:“血缘关系不是你想切断就能切断的,哪怕是你们在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上刊登断绝关系的声明,也改变不了你是她生母的事实,如果是你杀了佟建军,那么萧九九就是杀人犯的女儿,永远都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陈玉婷的瞳孔骤然收缩,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层,可她心中还是想着尽可能离女儿远一些。
吕坚强不得不提醒张弛:“张律师,注意你的言辞。”这小子话太多,虽然说得不错。
张弛向吕坚强笑了笑:“抱歉,吕队也想搞清事实真相,我接下来的几个问题可能对你侦破此案有莫大的帮助。”
抛出一个让吕坚强无法拒绝的诱饵,吕坚强高度怀疑这是个骗子,本来还怀疑这小子的律师身份,就从他这张嘴,肯定不会有错了。
陈玉婷道:“我不想和你谈。”
张弛道:“杀人都不怕,谈两句有什么好怕的?除非你对案情有所隐瞒,人不是你杀的。”
“人就是我杀的。”
“我听说佟建军照顾你非常周到,你们在一起生活之后,所有的家务都是他承包,因为你身体残疾的缘故,所有的饭菜都是他做好端到你的身边,请问你是如何在他的饭菜里下药的?”
陈玉婷道:“难道他要时刻不停地跟着我?”
“出门呢?每次你出门无一例外是佟建军陪伴,你什么时候买得毒药啊?”
陈玉婷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警察啊?”
张弛问得这些问题,正是吕坚强想问的,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结案,就是因为他发现其中存在几处无法解释的疑点。
吕坚强道:“根据你的交代,你在佟建军的茅台酒里面下了毒?那酒是从哪儿来的?”
“我买的!”
“好像是张弛送给你们的吧?”张大仙人不紧不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