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1hl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亡靈法師在末世 起點-第九百七十六章 氣死人不償命,葉陽態度大變相伴-urchz

亡靈法師在末世
小說推薦亡靈法師在末世
正当叶阳沉吟之际,一个声音传来:“三位在暗中神念传音交流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光明正大地说出来,让我们也听一听?”
是一位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
只能看出,是一名长发女子,通体绽放着金光,外面是白光,看不清真实相貌。但肯定很美。且令人惊诧的是,她手上一晃,居然凝出一件混沌神器来。
不是从时光长河带来,而应该是进入第二宇宙之后获得的好处。
“连凡人都知道不能随便偷听别人的话,你怎么这么八卦多事?”叶阳冷声道。
“你!”
那女子暴怒。
“你们暗中神念传音,莫不是想联合起来了吧?”另一名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道。
祂们与叶阳大战,居然勉强保持平衡。只要叶阳舍得消耗神器,祂们就赢不了。但如果再加上这看起来很强大的“杨昊”与“殷子衿”,那胜负可就完全难以预料了。
“哼!我们暗中神念交流,你们怕什么?怕我们三个联合起来对付你们吗?”殷子衿道。
杨昊道:“最差也就是我们三个联合起来对付你们,如果事情发展得好,我们说服叶阳陛下暂时不再对你们动手,那对你们来说岂不是好事?”
众多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面面相觑,一人道:“现在说清楚,你们意下如何?叶阳陛下,可要再战?”
叶阳道:“本尊是想要再战,这两位却说,如果本尊再与你们一战,则祂们或许相助或许会远远旁观不插手,让本尊不打扰祂们,承诺不打扰祂们即可。”
这是信口胡言了,还是当着杨昊与殷子衿的面前胡说。可偏偏杨昊与殷子衿没有否认。叶阳拿捏准了祂们的想法。当然,这也是在试探,试探祂们是否有意与叶阳合作。
叶阳觉得,祂们是真的想暂时与叶阳联合,但却一点也不想与那些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战斗。杨昊与殷子衿,只想获得利益。
那么,只要叶阳的战斗不将祂们卷入,事后祂们乐于与叶阳联手。只要叶阳将那些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压制到弱势,杨昊与殷子衿有机会出手偷袭,祂们也不介意出手灭掉这些竞争者。
只要打掉这些竞争者,那就意味着,之后再与叶阳联合,就可能将那第二宇宙的法则主宰都灭杀,大局完全不同了。
当然,如果叶阳非拉祂们卷入战斗,祂们可能会出工不出力,或干脆暗中又与那些家伙联合。
再加上祂们提供的消息,叶阳现在也是不敢太过强硬,不敢非要一战不。
但只要不拉上这两人卷入战斗,扯着祂们当大旗,祂们是不介意的。
“所以,我们继续战斗,那两位则到另一边等着坐收渔利?”
一名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道。
叶阳呵呵一笑:“刚才祂们劝说本尊,让本尊以和为贵,本尊觉得,这话也不错。所以,本尊也在考虑,是否要与你们一战。当然,刚才还与祂们说了,如果本尊真的有把握拿下你们,祂们或许也不介意在适当的时机插手。”
“哼!”杨昊哼了一声,殷子衿则意味深长地朝这边看了一眼。
众多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们,满头雾水,不知是不是该相信叶阳的话。
但现在的情况,对祂们来说并不妙。
如果叶阳继续与祂们死磕,就算耗尽了叶阳的神器,祂们的损失也不少。到时侯会不会被那杨昊、殷子衿与第二宇宙的法则主宰还有虚空囚牢生物们趁火打劫,这可不好说。
虽然祂们现在没联手,但有机会痛打落水狗,杨昊、殷子衿与第二宇宙的法则主宰之类,可能不会放过联手的机会。
那如果叶阳能拉到那杨昊与殷子衿跟祂们大战,那祂们更会落于下风。
现在的情况,变成了叶阳不清楚是不是继续要战,而祂们从最初到现在都不想继续战下去。除非看到叶阳的神器消耗到只剩下极少,祂们才会心动想对叶阳下狠手,可现在还没到那时侯。
这样,就变成了叶阳握有主动权。想战就战,想退就退。
“叶阳陛下到底意欲如何,就明说了吧。要战,我等不惧,要和,我等也不是不可以暂时放过刚才的恩怨。”那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们道。
叶阳冷声道:“想要本尊放手?不再对你们动手?哪有那么简单?”
“那就是还要再战了?”一名名杀机凛然,时刻准备着出手。
叶阳道:“本尊战或不战,要看你们的态度。”
“你想干什么?”一名强者怒道。
另一名强者怒道:“本尊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居然想借着此事趁火打劫?”
叶阳道:“要让本尊停手,唯有巨大的利益,你们能拿出什么利益来让本尊停手?”
“哼,我等可不是怕了你。想借着停战的名字来讹诈我们?亏你想得出来!”那些强者很是恼火。
叶阳道:“从你们身上割肉,你们怕是不肯的,那本尊就提两个条件,如果你们答应,那就停战,不答应……呵呵,本尊是有把握让祂们都隔岸观火,等到本尊将你们打入下风时,再让祂们一起出手,先将你们都清理掉。这可是事先商量好的。”
“什么?你们真打算与叶阳联手?”众强者盯着杨昊与殷子衿。
“我们可没这么说。”杨昊摇摇头。
众强者又盯着叶阳。叶阳道:“但祂们也没否认说不会趁火打劫,本尊如果不能将你们压入下风,祂们会不会动手,那要看祂们是不是真的愿意真心与本尊结盟。但如果本尊能将你们压入下风,祂们哪怕不真心与本尊结盟,都肯定会动手,你们信吗?”
众强者看了看杨昊,发现杨昊与殷子衿没有吭声,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祂们认为,杨昊与殷子衿是默认了。那之前还真是与叶阳谈论“结盟”之事。
而事实上,杨昊与殷子衿虽有意与叶阳联合,但却没想让叶阳拖下水,只是看到机会拿好处,就想等着看看叶阳能讹出什么好处来。
“本尊的第一个要求……”
叶阳话到一半,之前的金发女子就冷声道:“我们不会受你的要胁。”
“连听一听都不敢吗?接不接受在于你们,本尊就提条件了。”叶阳道。
这一副打定主意非要啃下一些好处的样子,让众强者无语。
“第一,如何在第二宇宙施加精神烙印让这第二宇宙接受你们,没对你们进行压制,这方法必须教给本尊。”叶阳道。
那金发女子皱眉:“你也想打第二宇宙的主意?”
“直说了,那个种子。”叶阳道。
众强者身上的力量波动起伏剧烈了一瞬,又恢复平静,显然都是在打雏宇胚种的主意。
“你们能打它的主意,本尊为何不可以?要让本尊放弃对你们动手,那就是让本尊放弃守护旧宇宙。相当于容忍你们去摧毁旧宇宙。那就只有让本尊也参与到你们当中,有机会凭实力竞争这种子的争斗当中,如此,才有可能停战。”叶阳道。
众强者皱眉。
“不行啊,叶阳陛下,万万不能放弃旧宇宙!”远处的虚空囚牢生物跳起来。
叶阳笑眯眯地道:“怎么样,还有人不想让本尊停战呢。”
“你拿的好处也太大了。”那金发女子道。
“第一,本尊未必能成事,但故意坏事还是可以的。万一旧宇宙真的守不住,本尊能让你们当中的某个或某几个都拿不到那种子,还是有把握的。”
“你在威胁我们?”
“第二,你们不透露方法,本尊也一样可以研究得出来。观看。或者不断干涉打扰,让你们不给这里留下烙印,或粉碎虚空让你们无法在第二宇宙留下烙印。或比你们摧毁旧宇宙更早一步摧毁第二宇宙,让你们即便灭了旧宇宙也没办法祭炼第二宇宙获得种子。同时,本尊还可以问那杨昊陛下与殷子衿陛下,甚于,暗中尝试与另外的强者交易也不是不可以。所以,你们隐瞒方法,也没意义。”
叶阳此话一出,金发女子身上气息又不稳当了。
略一商量之后,问:“你的第一个条件,是想要寄托精神烙印于第二宇宙的方法?那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个条件……”
叶阳话声未落,那边的黑发法则主宰就大声道:“第一个条件,本尊不同意!”
“滚一边去!本尊现在是与诸位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商讨,你区区一个第二宇宙的土著,算哪根葱?”叶阳道。
“你!!”黑发主宰大怒,猛然回头盯着那些纪元骷髅,道:“诸位,叶阳放弃守护旧宇宙了,你们就没必要帮祂拦住本尊,容本尊过去对祂出手吧。”
“呵呵,随你。”藏在纪无骷髅之中的元始尸后说道。
黑发主宰脸色一沉。
本来是想挑动这些强者对叶阳的恨意,好让这些纪元骷髅不再拦住祂们甚至对叶阳动手。但现在一想,不对劲。
祂对叶阳动手,太多人愿意了。太多人想着看好戏了。让祂与叶阳两败俱伤,多好?
可对祂自己来说,干这样的事,就傻笔了。
再细想一层,这些纪元骷髅们,恐怕是两头下注,不仅止在旧宇宙那边打下烙印,这边第二宇宙也一样。特别是那元始尸后以及其它隐藏的强者,呆在第二宇宙的时间比起呆在旧宇宙的时间更漫长。
所以,祂们未必不愿意看到旧宇宙毁灭。祂们并非真的是想要守护旧宇宙。
还有那些口口声声地保住旧宇宙的,也未必真心。比如,来自时长河的那只纪元骷髅,混沌亡灵,苍古飞僵,一现身祂们三个就被围攻。那是因为祂们死守旧宇宙而被其它强者围攻吗?不是。
只是其它来自时光长河的强者想减少对手,想不让那三个带来“未来世界”的消息才出手。既然拦不住,那就没有再对那三个家伙死磕。
而那三个来自未来的,说是保护旧宇宙,心底里到底是想保护旧宇宙还是想要夺取雏宇胚种,也不好说。
此时,叶阳翻脸说不要守护旧宇宙了,这些纪元骷髅之类未必真的是发怒。
于是,黑发主宰不吭声了。
“怎么不去对付叶阳陛下了呢?”元始尸后出声。
“哼,本尊在等机会。”那黑发主宰眸光闪烁。
“不出手就别吱吱歪歪,如果你敢过来单挑,本尊先灭了你。这里的杨昊陛下与殷子衿肯定乐意于拦阻其它人救你。”叶阳道。
“你!!”
“你什么你?不敢过来一战就闭嘴,听本尊的条件!”叶阳道。
黑发主宰气得身上的光芒与黑暗不断时涌时隐,气息起伏不定。
叶阳道:“第二个条件……你们,包括那两位第二宇宙的主宰,给本尊滚到这第二宇宙的另一边去,我们划河而治。星系为天河,那边,你们掌控,这边,我们掌控,各凭本事加持烙印于虚空。
“等到旧宇宙被摧毁,献祭给第二宇宙凝出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到时侯再各凭本事。”
那金发女子道:“我们之前就站在这里,凭什么将我们赶到另一边?”
叶阳道:“让起步更公平一些,你们想留在这里?本尊偏要在这边,将你们之前留下来的烙印抹消掉。你们可以争取时间,在本尊抹消烙印之前,你们在另一边留下新的烙印。而且,完全融入宇宙虚空的烙印,恐怕未必能抹掉,你们担心什么?”
“本尊不同意这个条件!”金发女子怒道。
“那就再战一场,大战一起,本尊不会再死盯着你们不放。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摧毁这里的星系,放出更多的虚空囚牢生物,并对第二宇宙造成更大的撕裂与破坏。同时,引来混沌神皇,在第二宇宙之外,对第二宇宙进行狂烈轰击,将第二宇宙的外壳完全打爆!”
叶阳这话一说,金发女子又郁结了。
又气又怒,但又没办法。
如果真让叶阳这么搞,那大战之中,祂们留下来的烙印,肯定还是会被磨灭掉许多的。
而且,双方相当于进入了比拼拆除宇宙的大战之中。比比看是这边拆掉第二宇宙更快,还是另一边拆掉旧宇宙更快?
这对祂们来说没意义啊。祂们目的不是只为了拆掉旧宇宙,而是为了将旧宇宙拆掉好献祭给第二宇宙。如果第二宇宙完蛋了祂们就没好处了。
凭叶阳现在的实力,打爆第二宇宙,是有可能的,但可能性不大。可要让第二宇宙亏虚变得无法凝成雏宇胚种,或让凝出来的雏宇胚种有问题,可能性是相当之大的。
众多神祗咬牙切齿地商量了一番之后,只得硬着头皮点点头。这个条件,不得不同意。
叶阳心中也暗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祂现在也不想再战。
外面居然还有另一个叶阳活着?这让祂心惊不已。
所以,现在才态度大变。
最好是能夺到雏宇胚种,尽最大可能去抢夺,其它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如果实在争取不到,那最差最差的要求,也是叶阳能跑出这片时光逆转的区域之外,在混沌之外的混沌之中藏起来,避免陷入再次的时光逆转之中而消失不见。
因此,现在继续大战,不是好事。要留着神器,想办法打开一条能脱出逆转时光区域的通道。或者留着神器有助接下来抢夺雏宇胚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