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jl小說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起點-第569章 王牌小機師展示-d961x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没多少时间给学员们调整心绪,三个小时后,学员们的进阶模拟培训便正式开始。
真正的装甲则要等两个月后抵达南十字中枢,众人才能领到。
学员们在登舰之前都已经学习过大部分基础知识,所谓模拟进阶培训的意义在于让学员们在虚拟网络中适应各自的装甲特性,并熟悉战场情况以及各种可能的特种任务需求。
人类如今要伪装出只会数量碾压战略的假象,又不能真玩脱落入败局,也不能用力过猛暴露出太多东西,提前引发复眼者向超阶文明发出强烈救援,以至于战争烈度失控。
这说来简单,做来却很难。
复眼者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见证过无数文明的兴衰起落。
虽然复眼者不具备人类这样复杂的混沌思维,但对穷举法却运用得极为纯熟,十分擅长从外部收集信息再归纳总结,并化为己用。
所以人类必须拿捏好尺度,把每个战场细节都控制得恰到好处,误差率必须低于亿分之一。
顶级机师与最强智慧战械作为战场上发挥核心作用的特种作战单位,既要负责杀敌,又要负责控场,承担了目前人类军队超过90%的特种任务。
特种任务包括布置战场残局,伪装出一副伤亡惨重的假象;在战场上协助其他作战单位假装不敌,然而又悄然控制战损;深入敌后收集情报;在战略放弃某防区时,提前做准备,帮助人员撤离以及殿后;深入前往某些新发现的特质星系,完成类似于冒险探索的矿物采集与科考调查工作;伪装成复眼者的生物兵器,潜入敌军混杂舰队,尝试与奴族沟通,进行策反等等不一而足。
特种任务的场景多变,情况复杂,执行难度极高,正需要最强的智慧战械来执行。
操控智慧战械的机,重要性不言而喻。
要成为一名普通水准的机师不难。
要在某部分任务领域脱颖而出,成为具备特长的优秀机师难度也不算夸张。
但要成为无论任何任务,都能几乎百分百的完成,失误率低于万分之一,任务的完成率高于99.99%,遇到意料之外的状况,又能随机应变迅速做出决策,并在没有外部协助的情况下完美编程,一人抵一军的王牌机师,难度却是亿里挑一。
如今全人类拢共加起来,也就数十万名王牌机师。
目前绝大部分新晋列装的福尔盖装甲,倒差不多均由这些王牌机师负责。
虽然拿到了毕业证,但那只不过相当于执业许可,想成为合格甚至王牌机师,小小的童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人一间的虚拟教室里,童玲正眼巴巴的看着T100装甲的虚拟形象。
它很庞大,给人以极强的压迫感,看起来像个怪物。
童玲觉得它仿佛随时可能跳起来,把自己一把抓住,然后得意洋洋的说“小家伙,你怕不怕我”诸如此类的。
虽是天才,但她毕竟才十二岁。
“我该叫你什么名字呀?”
犹豫半晌后,童玲开了口。
但T100并未回答她。
她尴尬的笑笑,想起自己还没激活装甲。
她吐吐舌头,暗自庆幸幸好这里没人看见自己出糗。
童玲冷静下来,先仔细回忆了一下曾经学过的装甲智能激活流程。
良久后,她正准备把手掌按向面前凭空浮现的量子掌纹识别光幕。
她突然惊叫一声。
是的,搞错顺序了,应该先认真仔细的阅读一下装甲的详细说明,不然压根就激活不了。
她暗想,好险,差点又出一个糗。
操控程序,点击说明文件。
光影轮转,关于T100的影像介绍资料在她眼前缓缓拉开。
一天过去,童玲只啃完不足二十分之一的内容,脑子里累得嗡嗡作响。
然而,她的同学们最少的也啃完了三分之一。
真不能怪她不努力,T100作为特制改造型福尔盖装甲,复杂程度数十倍于天空X3型。
T100说明书的厚度更是别人的十倍。
更丧心病狂的是,福尔盖装甲里采用了很多童玲只听说过名字,但根本没机会接触到原理的新技术。
之前她与父母聊天时讲到这些技术的名字时虽然口若悬河,仿佛了若指掌,但她其实只了解名字而已。
现在可不行了,她至少得弄明白所有技术的基本作用原理。
这意味着她需要学习的信息量是其他人的十倍,深度是别人的数倍。
至于学习总难度就更过分了,这不是加法,得是乘法,难度是别人的几十倍。
下来后,其他人交流心得时,听别人厉害的学到三分之一,差一点的也有五分之一,童玲那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旁人问她时,她也只敢眼巴巴的说自己还早,好难。
她真不知道怎么讲。
教官那么器重自己,给别人的都是天空X3型,给自己T100,可自己表现得这么丢人。
可怜的小女孩,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学的东西与别人的难度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她只当是自己笨。
给人问得多了,童玲那是又羞又急,险些当场哭出声来。
毕竟小孩子,多少能有点特权。
其他人见状赶紧收摊,克制住心中对T100的好奇,不再刨根问底。
知道症结所在的教官暗地里有些惭愧,寻思这对人家小孩子是不是太残忍。
突然间给她肩膀上压的担子太重了。
犹豫片刻后,教官拨通童玲的通讯。
“教官我发誓,我一定没问题!相信我,别取消我的资格。我一定会搞定T哥!我只是刚开始有点不适应而已,但我真的能学会!”
教官还没开口,童玲便连珠炮一般急冲冲的说道。
问她要不要换回天空X3型的话头临到嘴边,教官全给吞了进去。
他为了掩饰尴尬,清咳两声,“咳咳。T哥是谁啊?”
童玲:“我给T100起的名字,这样叫起来我感觉会更亲切一点。”
“呃,好吧。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就是来告诉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你的T100复杂程度和科技含量本来就很高。你的学习内容是别人的很多倍,所以你的进度慢一点也理所当然。坦白讲,你的领悟速度在所有福尔盖装甲机师中已经排名中上游了。”
“啊?这样的吗?”
童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教官重重点头,“当然,骗你是小狗。”
等童玲欢天喜地的挂断通讯,教官长叹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得对不对。
他又开始担心起来。
装甲的说明书都是由简入深,刚开始童玲这小娃子都这么吃力,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很显然,教官小看了童玲的意志。
有时候,人的性格真与年龄没什么关系。
或者又可以说年龄越小的人,心思就越单纯,就越执着。
万万没想到,当运输舰抵达南十字中枢时,童玲竟顺利完成学业,通过了T100的理论上机考试。
教官默默看着童玲的学习时间,暗暗咂舌。
二十八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