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vne好文筆的小說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第211章 附屬星君(4k)熱推-0rfmh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小說推薦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石妖,你莫非想要赖账?”
闻言,神龛中夜游神神色变得不善起来。
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若是有人敢赖他的账,他也不是好惹的。
哪怕是这千年石妖道行高深。
“若是你敢赖账,到时候也别怪本神对你不客气!”
石妖略为眯着眼睛,眼底迸射出一丝冰冷之色,他喜怒无常,最是讨厌有人威胁与他,只是想着还要利用夜游神,不禁强忍心头杀意,冷声说道:“尊神不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要是能看到那尊纯阴鬼王,报酬本王必定如期奉上!”
“想要看到纯阴鬼王吗,这个要求本神可以答应你!”
夜游神就要开口,却听房内,一个平静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
声音兀自传进来,在数百米开外,一座神祠中修行的一头夜游神豁然从神祠中站了起来,他满脸慌乱,却见前面的无形屏障内,一股庞大吸摄之力弥漫而来。
夜游神周身神光暴涨,也无法抵挡住那股恐怖庞大吸摄神力。
宅院内,夜游神真身不由自主从神龛内飞出。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神炮,身上纹着金红纹路,头上带着长帽,手持长链的中年神祗。
他神色慌乱。
那边石妖已经动弹不得,同样神色骇然望向头顶,头顶一团如流动水流一般的紫色光源浮现在虚空,威压流转而来,重如山岳!
“夜游神张庆拜谒神君!”
几乎是本能的,张庆屈膝跪下行大礼,那宏奇,澎湃的神力波动,绝不是他这种小神所能招惹。
此时在头顶,王渊淡淡望着这夜游神说道:“张庆,你可知罪?”
“小神知罪!”
夜游神连忙俯首!
王渊神色冷哼,又问道:
“你可知道你身犯何罪?”
张庆感受到那森然威压,心头一个哆嗦,面色苍白说道:“小神身为夜游神,本有黑夜巡查,缉捕妖鬼之职,却与妖鬼勾结,知法犯法,小神只是一时财迷心窍,恳请神君从轻发落!”
“嗯,你还算有自知之明!”
王渊瞥了一眼这夜游神,暂时并未发落,反而目光落在这头石妖身上。
这些神祗与修士勾结,狼狈为奸,并非个例!
但是和妖魔勾结的则是较少见!
尤其是这头石妖竟还跑到了升王王府门口,足见胆大包天!
大袖一挥,此时宅内一阵阴风浮现,无暇天女从阴风中出现。
“星君!”
无暇天女有些诧异的望向王渊,躬身行礼。
无暇天女也注意到了旁边夜游神和石妖。
见到无暇天女出现,夜游神和石妖俱都是面色一苦,再听这尊纯阴鬼王称呼上首神君为星君,一神一妖更是心头震动,暗道今次死定了。
只是心头苦涩之时,不禁怒视对方。
石妖是暗恨这尊夜游神。
这头纯阴鬼王十有八九是这位大神坐下侍女,打一位星君身畔鬼神的注意,那不是自寻死路。
夜游神则是迁怒于石妖,若不是石妖催促,今日也不会撞上铁板!
只听头顶王渊笑道:“无暇,这头石妖想要见你一面,你可有想法!”
无暇天女面色一沉,柳眉落在石妖身上,旋即望向王渊说道:“星君,是奴家一时不慎,为星君惹来麻烦!”
无暇天女面露愧疚之色。
在见到这位夜游神的时候,无暇天女已经知道原委。
她上次去杜家送信的时候,回来就察觉到有神祗察觉到了她的踪迹,只是发觉是巡逻的夜游神之后,她并未保持警惕。
此次反而惹来如此麻烦!
少有的几次为自家公子办事,反而办成这样,无暇天女觉得有愧于这位公子的苦心栽培!
“无妨,你准备如此处置此妖!”
“自然是公子做主!”
无暇天女行礼站在一旁。
王渊神色不动,只是看了一眼,此次叫出无暇天女,的确是有意敲打。
无暇天女身怀纯阴法体,可以栽培一二。
王渊希望无暇天女不要浪费了这身天赋。
天赋再高,若只是个傻白甜,王渊自然不会再抱任何希望,下面自然是火速送回关二爷身边。
那边见到王渊目光望来,石妖神色骇然!
连忙大声说道:
“星君饶命,小妖有要事禀报,但请星君饶恕小妖一命!”
“小妖发现了一件宝贝的踪迹!!”
“哦?”
王渊掌心深处,噼里啪啦的电光微微一滞,紫蓝色雷光转瞬更加狂暴,就要落下。
石妖只感觉一股浓郁死亡气象笼罩住周身,趴在地上大叫道:“小妖有宝,名曰定海神珠,愿意献给星君大人,请星君大人念在小妖修行不易,饶小妖一命!”
话音落下,石妖额头直冒冷汗,只见头顶一道紫蓝色雷光到了卤门上空,毁灭性的力量已经让他露出一部分原形。
“定海神珠?”
王渊神色诧异,这个名字他岂会陌生。
只是就是不知道,此定海神珠是不是彼定海神珠!
此时他手中一指,指尖一道神光拐了个弯落在夜游神身上,刹那破开夜游神神体,剥夺夜游神神权。
“星君,小神愿意归附星君……!”
夜游神只来得及大喊一声,顿时周身身体被打散,灵魂被拉扯进入轮回。
“身为夜游神勾结妖魔,此风不可长,念在你认罪态度良好,送你入轮回重新投胎转世!”
石妖看着这一幕,心头胆子胆寒,夜游神虽然算不得什么大神,但执掌阴司权柄,也是道行不弱于他,却被轻易剥夺神权,连反抗都做不到,直接打落轮回。
不过并未魂飞魄散,只是落入轮回,这般结局,多少让石妖心头生出一些希望。
王渊随手卷起石妖身上,重新返回升王府。
升王府周围龙气浩浩荡荡,紫微星光如同大日经天,任何仙神都难以轻易窥视。
……
王渊带着石妖返回礼升王府。
返回府中,石妖便是老老实实将自身所知悉数道来。
原来石妖是龙山一处无名石峰洞府内孕育出的一块奇石,其受一件特殊宝贝天长地久滋润,自生灵智。
这件宝贝就是一枚珠子。
石妖侵染了一部分宝珠灵性,知其为定海神珠。
拥有玄奇宏大神能!
能聚集天地日月精华之力!
石妖一直希望着有朝一日化形而出,彻底炼化这桩宝贝。
只是它机缘浅薄,在它生出灵性之时,受奇石影响,定海神珠也生出了灵智,其灵性贪慕红尘之欲,径直转世为人。
石妖哪里愿意就此作罢,辛辛苦苦化形之后,一直追寻着定海神珠留下的气机,来到了杭州府。
“星君,小妖所说之言千真万确,那定海神珠转世之身肯定来到了杭州府,只是这里大地龙气畏惧,小妖暂时失去了感应,只要星君给小妖一定的时间,必定能够找出定海神珠元灵转世之身,还大人一件至宝!”
石妖抬起头望向王渊,褐色眸子中带着哀求。
“那你是怎么受伤的?!”
王渊目光望向石妖,落在石妖身上,石妖此时受了颇为眼中的道伤,甚至伤及了内丹根基。
闻言,石妖褐色妖眸隐隐带着一丝血红,片刻才道:“小妖出世之时心思单纯,曾经遇到过一位凡人,透露过定海神珠之时,那厮设计了小妖,想要独吞定海神珠,不过他也没好过,小妖拼着重伤,诛杀了此人!”
“凡人能把你打成重伤?”
“他是一位修士!”
石妖褐色眼珠子满是愤怒。
王渊撇了一眼这头石妖,这头石妖身上血煞冤孽浓郁,杀伤生灵不少,受了刺激之后,这头石妖显然直接堕入了妖魔道。
……
另外一边,绛霄仙子凭借着乙灵山地头蛇的帮助,以及古神殿庞大的势力帮助,已经查到了蛛丝马迹!
杭州府府衙外,绛霄仙子身形出现在府衙门口,她眺望着杭州府府衙上空浓郁的天子龙气,以及天子龙气一道道恢宏神光。
“就在此处了!”
她身边,这会儿还跟着一位中年道人,这位中年道人身穿灰袍。
他是绛霄仙子的护道者,也是古神殿中顶尖强者!
闻言,当下点点说道:“安道阳留下的线索应该不会有错,只是事情太过于凑巧,那女子竟然犯了事,被抓到了杭州府!”
这道人口中的安道阳就是暗算了石妖的修士,他还是古神殿铜令使者。
临死之前,他将这则颇为重要的信息传回了古神殿。
绛霄仙子闻言笑道:“人虽然是配不少我家弟弟,但是身上的宝贝还算不错,先行取出来吧!”
这尊道人轻轻颔首说道。
“此宝对姑娘所修功法大有好处,的确是巨大机缘!”
说着他目光一动,身形带着绛霄仙子朝着杭州府府衙内走去。
只见他周身绽放出一股灵动仙光,笼罩住绛霄仙子,两道身影径直朝着府衙走去。
天子龙气压制妖邪,却对修士影响不大,唯一对修士构成威胁的是府衙内驻守的诸神禁制。
只是这中年道人道行通天,竟是完全遮掩住了自身行迹,哪怕是诸神驻守,仍然是被两道身影轻易避过,花费了一番时间,两道身影片刻从府衙一旁走出。
绛霄仙子出来之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枚湛蓝无比的灵动宝珠。
这颗灵动宝珠内里宛若湛蓝大海,汹涌澎湃。
哪怕是中年道人见此也不禁面色慎重。
这是一件灵宝!
把玩着手中这枚宝珠,绛霄仙子笑道:“相当不错,得此宝物,那座地窟幻境之行终于多了几分把握!”
“大胆,竟敢私闯州府衙门……”
就在这时,却听州府府衙深处,传来一声怒喝,一道淡淡星光骤然自虚空浮现,化为一尊金甲神将自云光中显化出来。
那是一尊黑面星君,周身神光浩瀚。
怒喝声中,隐显血色雷霆之威!
感知到那身后星光神力,中年道人眉头一挑:“这府衙中还有一尊星君降世的武官?”
“我等宝物已经到手了,不必理他!”
绛霄仙子撇了一眼,神色不变,闻言中年道人手中拂尘一挥,拂尘上道道清气神光冲刷而过,挡住身后万千血色雷霆。
手中施法,又有一道白光立时笼罩住绛霄仙子,两人化光霎时消失在原地。
轰隆隆!
道道清气在转瞬被破开!
风雷激荡,万象顿开!
万千星光拂开虚空,云光暴涨,立时追至,只是却见那道白芒已经消失在目光内。
“跑的倒快!”
云光中,那尊周身缭绕着星光神力的神祗见此冷冷一哼,片刻就要返回,却见远处一团紫色星光破空。
“擎羊星主,如此震怒,所为何事?”
话音落下,片刻之间,只见一团紫光自天边而来,瑞气祥云弥漫,转瞬便是出现在府衙之前。
来人自然是王渊。
在王府内,王渊察觉到府衙上空,有星君神力的波动,他立时察觉有异,赶来查探。
王渊目光扫了一眼这擎羊星君,这擎羊星君王渊虽然不熟悉,但也并不陌生。
在那冥魔尊者袭扰杭州之时,他以《帝王经》驱动一府天子龙气,就察觉到了杭州府中还有数位星君转世的存在,他们如今分别在杭州府内任文武官职。
擎羊星主就在杭州步卫营做营指挥使。
名唤左恒山!
擎羊星主见到这团星神光辉浓郁的神祗,连忙执礼抱拳道:“原来是紫微星君,只是方才有方外之人进入府衙窃取宝物,被本神发现,遁光逃窜!”
“可惜本神还是晚了一步,让这道人逃掉!”
擎羊星主十分客气,望着眼前紫微星主还有些恭敬,理论上擎羊星是紫微垣的属神之一,隶属于六煞星。
“窃取宝物?”
王渊眉头一沉,顿时有种不好的猜测。
此时在知府衙门内,苏真正在询问杭州步卫营指挥使左恒山军务之事,却见询问间,那左指挥使竟骤然愣神,像是晃神了一般,不禁皱着眉头询问道:
“左指挥使,你怎么了?”
连续问了数句,才见这位步卫营指挥使恍然回过神,还待询问,却听府衙外衙役传来通报,升王过衙,已经到了府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