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tqq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渾沌記-961 略施小計吞三煞,歷盡劫波死復生展示-dqkr7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61 略施小计吞三煞,历尽劫波死复生)
方太冥在盛怒之中,强打精神振作了起来,强烈的金丹魂力喷薄而出,猛烈地回收自己的神魂。
他的想法一定程度上是对的。即便有阵法的助力,这也是一场魂力的拉锯之战。黄泉现在就是紫府而且被锁的魂力,简直不值一提。而他则是真正的金丹三花。
唯一的问题是他的神魂已经被拉出了一部分,所以他无法全力施展。但只要他把这部分再拉回去,眼前这个黄泉对他来说就完全不堪一击了。
“呵呵,”黄泉眉角翘了起来,这一笑虽然冰寒歹毒,却又仿佛有着难以言述的千娇百媚从这冰冷中释放了出来。
“你好像忘了。你那两位高徒也有着金丹之力,正在竭力催动阵法帮我夺舍呢。”
方太冥一时心中巨震。他那两个弟子全都有着金丹双花的修为,一齐催动魂力和他几乎可以拼个不相上下。再加上自己神魂并不能施展全力,这可是真的危险了!
他连忙传音,却发现自己的传音总是先流转到黄泉手上的那一部分神魂中,然后再传音出去。
只不过这传音的内容却被黄泉轻而易举地改变了。本来是他们赶紧罢手,先把他从这里弄出去,但传出去的时候却变成了催促,让他们全力催动阵法。
这是因为黄泉本来就考虑到他会传音求援,所以在索魂的时候有所取舍,首先便摄取了他神魂中负责对外传音的那部分。
苏魇、张噩两人都是他的徒弟,原本到这里来就是指望师父成仙更好提携自己一把,自然是尽心的。
至于阵中具体的状况,无论是方太冥还是那句仙体的主人,都是必然要神魂出体才能完成这么一次夺舍。
但究竟是谁在牵扯谁的神魂,谁出体是主动谁是被迫,在混乱的灵机中他们根本就无从察觉。
而这时候里边又有方太冥亲自传出的传音,让二人再加一把劲儿。这两人自然都是头上冒汗,不得不更加倾力以注了。
方太冥心中犹如烈火灼烧。明明他们一共有三名金丹,还布下了阵法,对方只不过一个困在阵法中不能动弹的紫府,居然还能翻盘将他推到这无法翻身的境地?简直没有了天理!
但黄泉依然在一边恬淡地微笑,一边将他的神魂一点一点地撕扯而出,动作优雅如同抽丝剥茧。
而且这感觉最初还只是一丝丝抽去,后面就如同决堤了。他感觉自己识海中的记忆、情绪乃至是所有的感觉,都在顺着眉心的决堤之口滚滚而出。
不一会儿,便没有以后了。他的意识已经被完全锁闭,自然也就不再有任何想法了。
方太冥的神魂被完全抽出,在黄泉的手心中形成了一枚明亮的魂珠。纯粹的神魂之力犹如渗水般不断地渗漏出来。
黄泉并未在这里施展元神吞噬。毕竟方太冥可是一个成就三花数百年的魂术高手,仓促吞噬就不知道谁吞噬谁了。
但将他禁锢在魂珠中,一点一点炼化还是可以的。
当黄泉汲取的第一缕魂力进入气海的同时,她原本圆满的紫府就像一锅正在烧煮的水,猛然间沸腾了。
无需多余的天地灵气也无需外药。她本来就有金丹,缺的只是心性和一个契机。现在二者都达成,她瞬间便突破了。
成就金丹之后,她感觉还能再进一步。但她并不着急。即便要继续成就,也没有必要困在这阵中,在几个魂宗大佬的注目之下成就。
苏魇和张噩还在阵外,他们也感觉到了阵内发生了某种变化。
在他们想来,应该是师尊方太冥已经夺舍成功,所以他们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说,还带着些许羡慕,甚至垂涎的意味。
偏偏这时候,师尊又从阵内发话了:
“机会难得,你们两个进阵来,我会分润一线机缘给你们。
“至于你们能得到多少,就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
两人心中都是巨震。原来师父并未只顾着自己成仙啊。
虽然他们才金丹双花的实力,元婴还没影儿,并没有直接成仙的可能。但这种触及仙体的机会,对他们的修为也一样是有着巨大的益处的。
这时候索魂夺舍已经完毕,阵法自然无需他们再催动了。所以两人当即罢手,一齐走进了阵法中。
那一块厚冰依然在,冰中的女子也没有什么变化。方太冥的精气神却振作了许多,甚至粘上了一些仙气。
他一见两个弟子进来,便左右手各伸出一指,点在二人的眉心。
两人当然不会反抗,放心地放开一切防御,让师父的魂力投入了进来。这时候,他们才发觉索魂夺舍阵依然在运作。
被方太冥这一点,两人的眉心离开都破开了一个缺口。这样对他们的神魂而言就如同裸奔了。又加上索魂阵法的抽离之力,这两人的神魂自然被轻松地抽离而出了。
在东胜神洲,让人谈之色变的这一师二徒组成的“魂宗三煞”,竟然就此呜呼哀哉了。
一股火红的法力笼罩了整个冰块,瞬间就把它融化成了无形的水,产生了许多的气泡和扭曲光影的变化。
黄泉从这团气泡中站了起来,手中握着三枚金丹魂珠。对这些魂珠其实她并不怎么感兴趣。她的道可不是那种靠炼化别人成就自己的套路。
略一转念,数十枚乾坤一气钉在她身边浮现,然后如牵线绣花一般在水中飞舞,准确地钉在了若干位置,结成了一个小巧的阵法。
阵力一动,强大无比的湖水之力倾压了过来。方、苏、张三人的肉身就像被挤压的布团一样压小了。三团酱油般带着血腥味的液体渗透了出来。
黄泉有些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当然以她的护体法力,这点污秽是沾染不到她的。但她依然本能地嫌恶。
最终这三人变成了三枚泛着金色光泽的乌黑的丹器。此丹不是丹药,而是丹器,名为玄金丹。
黄泉本来是不会炼丹器的。但是她恰好了解过一个能把修士炼成丹器的邪门阵法,就在这时候试用了一下,效果还不错。
和用冲关失败的紫府修士炼成的紫金丹一样,如果用意外道殒的金丹修士来炼,炼成的就是玄金丹了。
玄金丹将修士的残余肉身与神魂之力都压缩在一枚丹药形状的法器内,可以唤出一名金丹战力为自己作战。
收了三枚玄金丹,收了阵法,湖底重归于黑暗与死寂。
但对黄泉来说,这世界却是霍然开朗了起来。湖水就如同凉爽的风一般,在她的脸上拂过,将她的长发缓缓扬起。
这是五百年来,她第一次感觉自己重归完整了。以往她虽然也苏醒过,但那时的她只不过一缕残魂,意识是并不完整的。
而现在她已经补齐了一切,即便已经缺失不知道哪里能找回的东西,也被她用其他的东西七七八八地替代了。
说她历经五百年的劫波复活了也罢,说她重生了也罢,说她就凭着残缺的记忆再造了一个也罢。当年的阵皇黄泉,终于又重归这方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