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exo精彩都市小說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五百一十七章 蒸發展示-0svxg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莱蒙斯不喜欢在街头宣传,尽管这是传播女神信仰最迅速的方式。传教士在诸多属国旅行,几乎每个城市里都有露西亚教堂。光明女神是天空的太阳,人们抬头就会瞧见,比盖亚和希瑟更贴近凡人浅薄的物质世界。可圣城赞格威尔不需要宣传,她是最接近光明天国的神圣之地,露西亚的地上天国。她与闪烁之池这类神造物有着不同意义。
他面色不愉地盯着火焰升起。净化是神圣的仪式,不该表现得这么野蛮。恶魔在木柴上哀求,神官高声宣读种种罪状——谋杀、偷窃、强奸以及堕落,人们狂热地欢呼雀跃,活像在欣赏猴子表演。著名的黑城曾是烟草与奴隶之城,里面有三分之一的贵族信仰希瑟女神,好让植物生长旺盛。他们把农民变成奴隶种植烟叶,自己在祈祷后无所事事,便拿其中最强壮的几个丢进角斗场厮杀取乐。这竟成为一种风俗流传至今。莱蒙斯在寻找玛格达莱娜的过程中“有幸”领略过奴隶角斗,当时看台上的观众也是这么激动。
可这是必要措施,爱德格主教告诉他,一旦失去畏惧,信仰便不牢靠。圣骑士长不怀疑这话,只不过人们面对恐惧时的表现不同:一部分会顺从,一部分会更激烈地反抗。后者多是集体中的不安定因素,因为他们往往不会凭理智行事,造成的破坏无可估量。亚莉克希亚不幸是后者。代行者冕下认为她将仇恨延续到尤利尔身上,但莱蒙斯清楚,她对白之使存有的强烈感情是恐惧。
有一部分卑劣的他感到庆幸。仇恨会摧毁理智,但也会令人不顾一切。恐惧让亚莉变得小心谨慎。她选择利用卡德尔动手,而为他净化的主教大人吉伯特·柯西恩是她的导师。要是她跪下苦苦哀求,即便是光辉议会的枢机主教也会心软。也许他们根本就是合谋。
看台上传来一阵哀嚎,火焰终于烧到了罪人脚下。金色的神圣之火并非元素集合体,而是神术之焰。它更像是一团跃动的光辉,莱蒙斯看着火焰的目光一刻也无法挪开,想象着火焰从趾间窜出,烧灼脚底和骨头时的痛楚。烧吧,焚烧一切罪恶的念头。烈焰灼心,正义永存。我的信仰坚无不摧。空境几乎不受圣城炎热天气的影响,但他觉得自己快被盔甲煮熟了。
火刑持续了七分钟,卫兵用圣水浇在焦黑的骨头上,拣起结块收拢进麻布袋。由于神官宣称光明火焰可以净化一切罪恶,这些在焚烧中存留的部分便凡人被视作经过洗礼的纯净之物而争相抢购。露西亚在这一刻是慷慨的,祂允许凡人将愚昧当成安慰。
整理场地时,何塞来向莱蒙斯汇报任务情况。“晚上八点四十四分,他们到一间名为‘复活节万岁’冒险者酒吧过夜。其位置就在圣堂附近,夜莺担保他们离开后直接就去庆祝了。”圣骑士一丝不苟地陈述,“九点整,吟游诗人沙特·艾珀进入酒吧,他跟随的回形针佣兵团最近在赞格威尔停留。”
“回形针佣兵团?”
“一群西方人冒险者。据说他们是为了护送一支到布列斯的商队。”圣城的穿梭站能够前往一个任何光辉议会的属国,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商旅货团途径赞格威尔。好在议会把公用穿梭站设立在城墙外,莱蒙斯每天只需安排圣骑士去矩梯轮班。
但索德里亚绿洲难得一见,往来人流量实在太大,于是圣城的穿梭站早在白之预言前就施行限制每日通行人数的法案。凡人王国从不把矩梯作为主要交通方式,七大支点则各有手段,议会的措施能确保紧急情况时道路的畅通无阻,代价就是旅人的便利。回形针佣兵团并非当地人,他们恐怕在这里等了很久。
“吟游诗人不值得关注,阁下,但佣兵团里有个雾精灵。他是风行者。”
就在这时,两个抢劫富商的匪徒被施以绞刑。吊死罪犯的场面毫无美感,看台下的观众便不再作声,无趣地打量他们挣扎。莱蒙斯站在一家店铺阁楼的栏杆边,侧方晾晒的巨大帆布制造出阴影。黎明太阳高挂,人们却想看火。圣骑士长对他们的想法心知肚明。“这个雾精灵犯法了吗?”他询问。
“目前没有。不过法夫坦纳——”
“红谷伯爵率领的使节团远在伊士曼。碎月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何塞,我不能阻止她们到访祖地。”
“是,长官。但法夫坦纳很可能派遣夜莺进入圣城打探。”
“没错,夜莺就是干这种行当的,和圣骑士可不一样。侦测站会盯着他,用不着我来操心。”一阵凉风刮过,莱蒙斯及时打开面甲。“这个雾精灵也到酒吧去了?与高塔使者有过交流?”
“不。只有沙特·艾珀。”
“那就别管他。”他开始想念卡德尔了,“继续。”
何塞说下去:“今天早上六点,他们离开酒吧,前往盖亚教堂。不过神父拒绝他们入内。”
赞格威尔的盖亚教堂就和冰地领的露西亚传教士一样不受欢迎,人手不足会导致许多问题,缺手断脚的盖亚是没法接受祈祷的。莱蒙斯不了解尤利尔在伊士曼与盖亚教会发生冲突的细节,但他不会武断地认为尤利尔去教堂会折腾出麻烦。好在侦测站没提到他们。“他打算硬闯吗?”
“没有,长官。盖亚教堂里只剩下一个神父,他在拒绝开门后向他们兜售赎罪券。那个异教徒把他的存货全都买走了,也许是想支援一下信仰教堂。”
真幼稚。风已经停了,神官又开始宣传,热浪和煽动的呐喊接踵而来。莱蒙斯深吸口气。“然后他们就来听露西亚的传教?”阁楼位于广场和狭窄街道的犄角,面前一片开阔。从这里可以将看台和簇拥的人群尽收眼底。东南角售卖武器的铁匠铺外,年轻的信使和佣兵西塔站在一起,卓尔藏在挂靠门帘的横杆后。他没想到他们会来这里。
“期间他们回了一趟酒吧。”
“我们的吟游诗人还在里面吗?”
“复活节万岁?不,沙特·艾珀今天下午就会跟随佣兵团离开。酒吧的其他人都是低环冒险者,无需担心。”
何塞的话没让他放心。只要尤利尔还留在赞格威尔一天,光辉议会就得负责他的安全。不提亚莉,还有很多人乐意要他的命。玛格达莱娜在圣城门前的哨站被刺杀,莱蒙斯搜查了整个赞格威尔都没有找到操纵卡德尔的凶手。
死在圣骑士手上的恶魔全都没留下尸体,他怀疑这并非微光领主的手笔。无星之夜的七个恶魔领主,莱蒙斯只见过原本的枢机主教安利尼。作为圣骑士长,他对秘密结社的了解却远逊于他的前辈。对此,莱蒙斯暂时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变。究竟是谁杀死了玛格达莱娜大人?代行者虽然早就清楚预言内容,但在不知情的人眼中,是尤利尔补全了她的预言。他是否会遭遇伏击?又或者秘密结社派来了新的夜莺?
很快莱蒙斯得到了答案。
木柴已经更换,士兵拖上来第二名罪犯。这次是个女人,她长相丑恶,披头散发,对着拖行她的士兵不断抓挠,发出恶毒的诅咒。人群称她为女巫,不知真正的女巫听闻会怎么想。竖琴座女巫在神秘领域受人尊敬,白月女巫和冰地女巫则不同。罪犯不过是个凡人,因包庇无名者而被圣裁判所宣判死刑。她的诅咒没有半点作用,没有火种,神秘不会理睬她……
……可有人作出了回应。
天空突然失却了光亮,广场笼罩在黑暗之中。观众的惊慌喊叫顿时超过了舞台上的演员。混乱在刑场爆发。莱蒙斯在第一声尖叫响起之前就拔出了圣剑杜兰达尔,银刃流星般切开黑幕,光线照射进来。他看见身前的栏杆被魔力粉碎,连带着侧方的巨大帆布斜斜栽落,一同坠入街道之中,最终在呼喊和咒骂的声浪中溅起一点小水花。
紧接着,阳光照亮了世界,仿佛刚刚的黑暗瞬间不过是露西亚的一眨眼。莱蒙斯立刻在人群中寻找盯梢的目标,然而铁匠铺前挤满了陌生人。别说尤利尔,连显眼的西塔都找不到了。他正要继续搜索,忽然有人高喊:“女巫不见了!”
圣骑士和凡人们一齐抬头,当他们发现火刑架上等待净化的女人消失无踪后,稍微平息的恐慌再次升级。没人知道女巫逃到哪儿去了,但他们都知道女巫在火刑架上的诅咒。于是人们无可阻挡地四散奔逃,如同屁股底下着了火的蜂群弃巢而去。两个士兵茫然地举枪四顾,主持仪式的神官则惊慌地跌坐在木柴里,白袍上满是油渍。瞧他们的模样,你会相信只有女神下凡才能在这种情况下维持秩序。莱蒙斯自认做不到。
“长官!”何塞紧张地将剑刃指向对街,“恶魔!”
莱蒙斯转过头,看到一个烟雾般朦胧的人影渗透进人群,笔直地奔向尤利尔的后背。但他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高塔信使就猛地朝旁边挤了一步,与人影擦肩而过。
后者就此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