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mvt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愛下-2441-逐鹿!蚩尤下線地熱推-ijj2u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弟兄两个在战场冲锋,蚩尤没有过多的悲伤浪费时间,转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姬贼的身上。
迎着蚩尤送来的目光,姬贼心里咯噔了一下子,暗叫一声不好。
果不其然,本已经杀的筋疲力竭的蚩尤回光返照,和兄弟落木直接突击姬贼所在的位置。
这一次,再也没人能挡得住蚩尤的脚步。
阿晃刑天狩他们,全都被杀散了。
姬贼拨转刃齿虎便跑,蚩尤在后面追。
四下里都是各自为战的漓火族人,没有指挥,大家也都凌乱起来。
乱糟糟的战场上,只有姬贼狼狈而逃,蚩尤落木两兄弟,盯死了姬贼杀。
阿晃要来救援,可架不住周围都是敌人,冲不过去。
小姬焕看着自己父亲被追杀,心里着急,带人去救,但不想撞上一波敌人,杀在了一处。
这个时候,似乎真就没有人可以救姬贼了。
险象环生,姬贼又一次的体会到了被蚩尤追杀的刺激。
战场上漓火战士并不多,阿石带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进入战场,小姬焕,列山,还有姬贼带的人这会都被九黎部众拦截,姬贼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长久下去,姬贼难逃一死。
刃齿虎逃命途中,护着姬贼的同时还不忘用爪子攻击蚩尤落木,可终究是背上骑着姬贼,刃齿虎打不过,几次试探攻击之后还被伤了爪子,只得逃命。
危急关头,又是西南角杀来一队人,加入战斗。
这一次的人不是别人,是和落木先前鏖战之中败退的阿良。
他人少无奈败退,想着是回来和姬贼汇合,好巧不巧的,半路途中听到了动静过来,见是姬贼和蚩尤乱战。
眼瞅着族人们没有指挥被打的毫无章法,阿良忍不住了,加入战团,站在高处大声指挥。
在阿良调度之下,族人们稳住了阵型,反推九黎,取得大胜。
直到此时方才抽身出来的小姬焕和列山连忙带着人去救姬贼。
蚩尤,落木,兄弟两个眼见情况不对,好几千人一块冲过来,再想杀姬贼已经不可能了,便大喊一声,突围而去。
杀退了蚩尤,小姬焕和列山到跟前一看姬贼,浑身汗湿如雨打一般,整个人,狼狈至极,仿若是从鬼门关放回来的相似。
也顾不上风度了,姬贼坐在地上,破口大骂蚩尤不止。
黎娅注意到了姬贼肩上有伤,心疼的下来给姬贼包扎。
众大王众统领全都来到了姬贼跟前,询问姬贼安危。
姬贼这会儿那还有心情说这个,刚才被蚩尤兄弟两个追杀,好几次都差点进了死神怀抱。
若不是刃齿虎拼了命的跑,自己早就身首异处了。
无限接近死亡,姬贼越发的珍惜生命,同时,对蚩尤也更加的憎恨。
就是崩了门牙,姬贼也要杀了蚩尤。
他下令将指挥权全都交给阿良,调度指挥族人。
阿良把指挥权接过去还很纳闷,问姬贼大队族人难道就剩下了这么点了么?怎么还不到两万呢?
阿良这一问姬贼方才绝对有些不对劲了。
小姬焕在旁边提醒阿石没到。
姬贼一看,果真如此。
当下里,姬贼眉头皱的老高,这阿石怎么回事,他昨天上午就应该跟过来的,他跑哪去了?迷路了?
兽血这时候提醒姬贼昨天自己临出发前,看到阿石还在天产郡没有出发的意向,是不是这会还在天产郡里面。
姬贼闻言眉头紧锁,派胖鸟回天产郡查看。
随即,他喊来了和阿良一块回来的高山到一旁边,将飞鸟被光退杀死的事情给委婉说了。
高山闻听此言,呆了有十数分钟,最后嚎啕大哭,跑回去,将光退被活剐了之后的尸体挖出来,找应龙借来了战锤,将光退骸骨全都砸成了粉粉碎。
末了,高山手指蚩尤他们退走的方向,大哭一声:“蚩尤!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高山老年丧子,已近癫狂状。
阿良过来安慰了高山一番,同时调度指挥,重新排班列阵,准备明天与蚩尤的战斗。
当天晚上,众人休息无话。
姬贼住在帐篷里,回想起来白天自己被蚩尤落木追杀的下场,不由得阵阵后怕。
原本蚩尤在自己围攻之下就要死了,怎么这就给他找到了机会又给活了呢。
可恨,再有半个小时,哦不,二十分钟,再有二十分钟,自己就可以将蚩尤杀死,绝此一祸!
唉,也是阿石支援没到,若是阿石的支援来了,也不至于让落木这么轻松带人打破防线,救了蚩尤了。
心中如是想着,姬贼又忍不住浮现出来了一个新的疑惑出来。
阿石,到底在天产郡干什么呢还不来?难道是被蚩尤打怕怯战了么?
想不明白,姬贼就不住摇头叹气,赶上这会外面脚步声响,黎娅端着一碗汤走进来,看到姬贼还没休息,就走过去坐在姬贼旁边,放轻柔声音问道:“阿贼,你怎么了?还没睡么?”
姬贼抬头应了一声,把汤端起来吸溜了一口:“心里有事,睡不着。”
“是因为蚩尤的事情么?”黎娅问。
姬贼摇头:“不,蚩尤虽然难对付,可打他不是没有办法的,就算他的人再多,等乌斯玛把床弩和投石车都送过来之后,咱们采取天产郡的打法,剪除蚩尤羽翼,再击破落单蚩尤也不是没有机会,就跟今天差点围死蚩尤一样。我只是在想另外一件事情而已。”
黎娅点头,她并没有问姬贼在想的是什么事情,而是捏着光滑的下巴颏自言自语:“也对,天产郡的时候已经证明了咱们平推战术的强大,除了耗费过多的资源之外,其他的也没什么。撑死了,不过是战后重建比较麻烦。天产郡是咱们的领地,重建也就重建了,这逐鹿平原和咱们可是没有任何的关系,这里跟咱们亲近的族人也全都给蚩尤杀光了,这地方就是一个死地,咱们破坏也就破坏了,都不算事。”
姬贼原本是无所谓的表情,可听了黎娅那些话之后禁不住愣了,猛地转头,把黎娅给吓了一跳:“你刚才说什么!!!”
黎娅受惊后退,拍打着胸脯:“我,我说这地方不是咱们领地,破坏了就破坏了啊。”
“不是,前面一句。”
“这里亲近咱们的族人都给杀了。”
“再往前面!这地方叫什么名字?”
“逐鹿平原啊。”
姬贼瞪圆了一双眼:“你,你说这地方叫逐鹿平原?”
黎娅点头:“啊,怎么了?”
姬贼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逐,逐鹿平原···逐鹿平原···哈哈,哈哈!!!逐鹿平原!”
姬贼突如其来的疯癫吓坏了黎娅,慌得拿手推姬贼:“那个我说阿贼,你,你怎么了,你,你别是疯了吧,啊,你别吓唬我啊。”
姬贼摇头:“黎娅,这一次,蚩尤必死。”
黎娅:“???”
“你有打败蚩尤的办法了?”
姬贼哼哼一声,很自豪表情:“没有。”
闻言于此,黎娅忍不住脸一耷拉,不,不是,没有办法你还说的这么绝对?玩呢?
看黎娅神色,姬贼就知道她心里这会在想什么。
那是因为,蚩尤还没到逐鹿,他只有这里,来到了他的落凤坡断密涧时,才是他真正下线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