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7qe人氣連載小說 一劍朝天 愛下-第五百七十二章 出發閲讀-d2kjn

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宁安阁的开业典礼本来是一个极为开心的事情,但是到了如今这一步,那么这个事情其实也就不那么的开心了。
之前大操大办的典礼,瞬间在唐庚和吕安的要求下边的稍微简单了起来。
然而对于那几位宗师来说,并没有太多的不对劲,反正他们就是来参加典礼的,匠城对于他们礼遇让他们也是感到极为的荣幸,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要求了,老老实实的享受了起来。
虽然没有大人物的到场,但是那一日的匠城依然是人满为患,宁安阁也是挤满了人,几乎将所有的位置都坐满了。
虽然不是那么的如意,但是这一天对于吕安对于赵乐来说,依然是一个极为成功的一天。
光这一天的成交额就突破了三千多灵晶精,已经算是颇为不俗的成绩了。
吕安自然是已经知足了,对于匠城的匠师工会来说,他们也算是够自傲的一天了,从这时候开始,他们就有新的事情做了。
开业之后,那几位宗师便是先行离去了,自然也是和唐庚吕安约定好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接下来他们马上就要准备前往中州了,准备开始接下来的真正事情了。
…….
“终于结束了!”赵乐整个人都是软的站不起来了,作为宁安阁的掌柜,这一天他自然是最忙乱的一个人,所有事情都是由他来主导,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吃力。
好在最后这个结构还算是不错!拍卖场的第一场拍卖,虽然好东西藏起来了一批,但是三千灵晶精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个满意的成绩了,也算是没有辱没宁安阁这三个字。
吕安看着赵乐直接笑了起来,“辛苦赵掌柜了!”
赵乐直接甩了甩手,笑了起来,“阁主,你这么说可就有点言重了!没事,这本就应该我做的事情,怎么会辛苦呢!”
唐庚也是长呼了一口气,对于这个交流,说实在的他还真的有点不习惯,对方那几个宗师一看就是老滑头一样的存在,简直就是谈笑风生,各个方面的东西都是略懂略懂,搞的他有点招架不住。
“终于结束了!以后可就你们弄了,这种事情可别再喊上我了,我有点吃不消!”唐庚直接摆手说道。
围坐在地上的众人皆是笑了起来。
老方这个时候端着一大壶茶走了进来,望着围坐在地上的这帮年轻人莫名有点新的感触。
唐庚,吕安,韦愧,苏沐,李清,萧落尘,孙树,宇文川,石林,赵乐,长孙云,这几个人在老方眼中实实在在就是小孩子。
匠城的老一辈人随着白宇的逝去,终究是全部都离开了,现在围坐在地上的这帮年轻人可就是匠城接下来的希望了。
传承到这些人手中,老方感觉匠城未来必然还是能重现之前的辉煌!
一想到这个,他就感觉格外的欣慰,默默的笑了起来。
之后便是将手上的茶递了过去,“茶来了茶来了,你们自己倒,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忙活了一整天,你们都已经饿了吧!”
刚刚放下茶壶的老方立马急忙又跑了出去,格外的开心。
……
“我们走了!接下来匠城就交给你们了,可别胡闹!”唐庚对着送行的众人说道,格外的认真严肃。
众人点了点头,一副格外不舍的表情。
吕安早就已经和那几个人说好了告别的话语,自然也就没有再矫情下去,对着众人看了一眼,自然便是点了点头。
所有人就这么看着两人直接腾空而起,消失在了空中。
看着空中,李清直接冷哼了一声,双手直接握紧,第一个转头离开,她必须要尽快的追赶上吕安的脚步,不然的话,未来她只能守在这里,永远都不能和吕安并肩作战,因为她没有这个资格。
除了李清,其余人也是同样的感受,这个资格可不是那么轻松能争取到的,没有长时间的努力,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两人这一走,可能又是小半年的时间,这期间可就是一个阻碍刚的好时机!
这些人的想法如果被吕安知道的话,他肯定也只能哑然一笑,修行这个事情求不来的,只能随缘!就像他一样,同样想要变得更强,但是这依然是一种奢求而已,即便是将第四枚五行之精放在他面前,他也没办法吸收,底子不够,想要变强,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吕安突然看向了一旁的唐庚,开口询问道:“你在八境多少年了?”
唐庚瞬间就是一愣,不太明白的看向了吕安,“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问别人修为是一个很没礼貌的事情吗?”
吕安笑了笑,“问别人自然是没有礼貌,但是问你又没事,就是想知道而已。”
唐庚也是没有摆谱,直接和吕安聊了起来,“大概有十年了吧!”
“十年?”吕安瞬间就是一惊。
“对,差不多十年左右吧,我之前也算是个天才吧,虽然和你和吴解没法比,但是我的天赋也不算弱,三十岁成为七境宗师,五年之后,我便强行破境进入了宗师,这其中还有白宇的功劳,或者说两次破境都有白宇的功劳,之后便是维持到了现在。”唐庚缓缓说道。
吕安稍微算了算唐庚的年纪,也才四十五岁而已,对于宗师来说,这个年纪还真的是很小,之前来的那些人,大多都已经有百来岁了吧,而且大多都是七境而已,实力和唐庚一比,实在是差了不止一筹!
“十年时间,你就没有想过再去破境试试吗?”吕安小声询问道。
一听到这话唐庚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破境?你真是破境是吃饭喝水吗?多吃几年就能破境了?你就别做梦了!”
吕安顿时稍微失落了一下,“那你还差多少?”
唐庚眉头一挑,也是思考了起来,反问道:“你觉得我还差多少?”
“我觉得你应该差不了多少了吧!要是匠城再出现一名九境宗师,那这次可就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了。”吕安笑着说道。
唐庚摇了摇头,“你就别做梦了,之前我底子不稳,仗着自己心气高,强行破境,要不是有白宇在,我指不定早就已经死了,那还会等到现在,你就别想了。”
“当真没机会?”吕安依然有点不信邪。
唐庚被他问恼火了,“不然呢?强如吴解他也是四十五岁彩突破到了九境,我现在比他还不如,年纪和他一样大,你觉得我有这个实力与机会吗?”
这么一对比,吕安就知道这个想要破境的难度有多大了,但是他依然有点奇怪,按照实力来说,唐庚的实力已经极强了,比他西域遇到的那个八境要强上不少吧?这么强的八境竟然还没有资格去破境,这说出来,是不是有点折腾人呀?
“那多强的八境才有资格成为九境?”吕安问道。
唐庚眉头一挑,笑道:“逍遥阁曾经做过统计,五地所有的宗师加起来只有四百多个,其中七境最多,大概有二百多个,八境其次也就只有二百不到点,剩下的九境大概也就只有两手之数,撑死也就是二十个,这其中还包括着一些很久没有露面的那些老东西,这些人有没有死都不知道,所以按照这个比例你自己算算,七境到八境稍微简单一点,八境到九境可就有点麻烦了,成功的概率太小了,失败了可就是个死!”
七境和八境的数量如此接近,换句话说,七境成为八境的概率极大,基本上能做到一比一,但是九境一下就少了很多很多,看来这个概率的确是不高。
吕安立马点了点头。
“八境到九境这么危险,谁会愿意舍得自己现有的一切去做这个事情呢?万一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八破九,绝大多数都是那些寿命到头的老东西放手一搏的事情,但是这种没有心气的人基本都失败了,现在还在的那些九境,都是在自己壮年的时候,冒死一搏,搏出来的结果,但是逝去的天才数不胜数。”唐庚再次强调了一边八破九的危险。
吕安再次点了点头。
“不过这是百年前的数据了,再加上近些年北境气运的涌动,宗师一下子冒出了好多好多,这个数字早就不精准了,七境更多了,八境也更多了,九境的人数多半也多了不少,半圣都要冒出了几个了,这种也就不那么稀奇了!”唐庚补充了一句。
一提到半圣,吕安脑海中就冒出了两个人,一个是吴解,另外一个便是太一宗的那位老祖宗,之前一直都在传言这个人要死了,但是直到现在,这个竟然还没有死,这让吕安有点好奇了!
“太一宗的那位半圣什么时候死?”吕安直接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唐庚顿时尴尬的看着他,“这话你可不能在中州说,不然你可能要被那些人的唾沫喷死的!”
吕安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这又不是我们说出来的事情,太一宗自己都知道,我们稍微谈论一下都不行吗!”
“这么说也有道理,这个消息我也知道,而且也听说了很久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人好像还活的好好的,貌似并没有太多的异象产生,多半还能再多活几年吧!”唐庚点头回道。
“这个人一直活着,那太一宗就永远都不会落寞,另外之前不是说半圣就像是萝卜坑一样,一个萝卜一个坑,死了一个便会有下一个,那这个人死了,中州会出现下一个半圣吗?”吕安询问道。
“会!”唐庚想也没想直接肯定的回道。
这个回答还是让吕安稍微惊讶了一下,“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吴解很强,但他只能是北境最强的九境而已,并不是五地最强,所以你就该知道,除了北境之外的四地还有更加厉害的九境!太一宗作为五地最厉害的宗门,那么自然也是少不了这样的话,指不定可能还不止一个。”唐庚回道。
吕安顿时就点了点头,因为他记得吴解和他说的话,其实不只是其余四地,北境同样也还有几个厉害的人,吴解自己都说他可能并不是北境最强的那个人,当然这番话吕安自然是不知道真假,只能猜测吴解说的是真的吧!
“等到半圣死了,那么太一宗极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出现下一个半圣,这就是太一宗厉害的地方,所以外面传言太一宗要没落的话其实都是假的,也就骗骗你们这种人罢了。”唐庚似笑非笑的说道。
吕安又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这番话让他有点无奈,本来以为太一宗要没落了,现在看来好像并不会如此。
“虽然是这样,但是呢,这个萝卜坑也不是太一宗自己种的,指不定会出现一些意外,莫名其妙的被别人给抢去了,你说对吧?这就是不确定的地方,他们必然会出现一个空档期,那时候就是太一宗最为虚弱的事情。”唐庚笑道。
“这个空档期是多长时间?”吕安赶紧询问道。
“不知道,可能几年也可能几十年,说不准,吴解知道自己要跨入半圣到现在都已经过了好几年了,现在依然还没有动静,这就是个问题。”唐庚回道。
吕安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之前那个是坏消息,但是现在好像又有了个不大不小的好消息。
唐庚继续说道:“其实这些事情和现在的你没有半点关系,太一宗对于你我而言依然还是一个庞然大物,大到你我根本就不可能对其造成一丝影响,除非到了吴解这种层次,那么太一宗才能真正的把他当个人物来看,不然的话,我们可都是一些小人物而已!”
吕安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直接点头回道:“这个我肯定知道!只是对太一宗这种行径有点不满,但是现在好像又解决不了,实在是有点无奈!”
“无奈就对了,世上所有事情都是这样的,你又觉得能如何呢?碰到打不过的人和事情,你依然是打不过,依然只能躲的远远的!所以还是让自己变强才是最准确的事情。”唐庚淡淡的笑道。
吕安格外同意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这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好了,不说了,上云舟吧!那些人还在等我们!”唐庚望着从天而降的云舟淡笑着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看着从天而降的云舟也是露了出来,遮天蔽日,当真是异常的宏伟,每次看到云舟吕安都是感到一种震撼,这东西当真是人能造出来的东西吗?
每每想到此,吕安就只能摇了摇头,表示一阵的无奈。
“走吧!”唐庚轻声说道,之后便是朝着云舟走了上去。
……
在经过几天的运转之后,云舟总算是到达了预定的地方,也就是和韩子实他们汇合的地方。
他们两个算是最后到的人,财大气粗的逍遥阁直接包了一艘小号的云舟就这么一直等在了云台上。
吕安和唐庚一下来两人直接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他们不怎么想看到的人,蓝丰竟然也在此!
而且看情况好像是这个人在这里主导的,这就让两人感到一阵担心了。
“哟?终于来了!还真是让我们好等,匠城这个地方倒是不大,这个摆谱倒是挺会摆的,竟然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们两个!”蓝丰直接冷笑着嘲讽了起来。
唐庚和吕安极为理智的没有搭理这个人,而是看向了一旁的那些熟悉的人,开始打起了招呼。
剑阁的玄玉杨火,武阁的几位宗师,这些人都算是吕安交好的长辈,自然不会少了礼数。
这一来二去,蓝丰顿时感觉自己好像被轻视了一样,气的他脸色狂变了起来,当真是格外的不满!
韩子实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直接对着所有人都喊了一句,“既然人到齐了,那么我们就准备出发吧!”说完第一个朝着云舟走了上去。
一旁的蓝丰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众人,尤其是没有理睬他的唐庚和吕安,之后才转身上了云舟。
玄玉淡笑着对着吕安说道:“我们没去匠城贺喜,你应该不会怪我们吧?”
唐庚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不提还好,这一提他自然忍不了了,直接说道:“玄玉,你这话说出来不就是找骂吗?本来你不提,我就不说了,现在你自己说出来了,那我可就不能忍了,你说你们不来就不来,竟然还故意喊了一些不认识的人过来,是不是故意挤兑我们?”
吕安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自然不能和唐庚一样,在那里兴师问罪,赶紧拉了拉唐庚,“人多,上去再说!”
唐庚看了一眼四周都在看热闹的众人,也是冷哼了一声,然后便是直接转身上了云舟。
吕安歉意的看了一眼玄玉,“我们上去再说。”
玄玉笑着点了点头,丝毫没有任何的生气。
一旁的杨火倒是对吕安格外的感兴趣,之前见吕安都是带着一副敌意,但是从他第一次见吕安到现在也就过了十来年而已,吕安从一个他能随意捏死的普通人成长到了可以与之平起平坐的地步,让他不得不佩服起来,所以这一次他从心底里觉得吕安很不错,眼神中竟然带着一丝淡淡的欣赏。
这个眼神顿时让吕安感受到了一丝不太对劲的感觉,小声询问道:“杨长老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杨火哈哈一笑,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小子的确是个人物了!”说完便是直接朝着云舟走了上去。
吕安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玄玉。
玄玉笑了笑,“不用管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现在他对你很欣赏,因为你变强了,而且还涌了这么点的时间变强了。”
说着,玄玉便是朝着云舟指了指,两人随即便是上了云舟。
逍遥阁对于宗师的待遇不可谓不豪华,虽然这个云舟是小一号的云舟,但也算是一个庞然大物了,而这次过来的人所有都加起来也就三十来个而已,每个人都是一个大的套房,绝对的私密,绝对的享受。
望着面前的这间套房,吕安直接笑了笑,好像只有在云舟驻守的长老才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套房吧?不仅大而且还如此的豪华,什么东西都有,丹药的香气,酒香,还有一阵灵阵的香气,这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是不是很惊讶?其实也没什么,这对于逍遥阁来说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而且这种东西你会用吗?根本就是装个样子给我们看看而已!”唐庚突然出现在了吕安的身后。
“此话有理,对于我们来说只要是个地方打坐就行了,不过有些人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感觉。”玄玉的声音也是从身后传了过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唐庚的脸直接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便是找了个地方坐了起来,格外傲慢的看着玄玉,“现在你不和我解释一下吗?”
唐庚虽然也听明白了,到那时这种被人耍了的感觉还是颇为的不爽,冷哼了一声,“你这么说,你以为我就会原谅你们放我们鸽子吗?”
玄玉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不原谅的话,你打算怎么做?是已经想好了如何报复我们吗?”
这话又让唐庚一愣,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其实他也只是想逞口舌之快而已,哪里知道竟然被玄玉给看穿了!这让他更加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