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19b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詭三國-第1898章大禹治水,大漢商會相伴-etiog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斐潜原本之前是交代荀攸来带着这些家伙一同研讨关于商业的相关问题的,但是后来想了想,荀攸在这个方面的天赋可能没有点完善,所以还是自己要辛苦跑一趟。
毕竟荀攸虽然聪明,但是没有斐潜来源于后世的眼界,所以如果完全依靠荀攸,斐潜可能省了一时之事,但是后面说不定会更啰嗦,所以干脆斐潜亲自来和这些人沟通,也省去了因为意思在传达过程当中的免不了的消减或是误解。
商律,可以大体上看成是一个商业平台,而制定条款规定的,自然就是强势的一方,这样的权柄,当然谁都想要。
见到了众人相互争权的样子,斐潜微微一笑,让身旁的黄旭将携带的布袋取来,然后像是孔乙己一样,在堂中摆出了好几十枚大钱……呃,描金扇。
描金扇,是斐潜治下,所有产品当中,被盗版盗得最厉害的一个产品。一来描金扇产品结构简单,二来需求量极大,所以自然成为了不法商家盯上的肥肉。
商业平台很重要,但是商业平台的目标和方向更重要……
『都送下去……诸位,且观之,可有何别?』斐潜指了指堂下众人,让护卫将这些描金扇分别送到各个人的桌案上。
历史上,最早的盗版和反盗版的记载,似乎在唐代。
唐代司天监每年印有历本公开发卖,只不过像是四川,因为距离较远,交通不便,就少有长安司天监的历本运到,但是民间又习惯了以历本来确定自己的生产生活,于是乎就有不法商人盗版。
后来因为爆发了安史之乱,许多长安人逃亡川蜀避难,结果发现川蜀之地的历本各个不同,月大月小不一样,与在长安之时买到的有很多差别,而卖的人都信誓旦旦表示自己卖历本是正确的。
争执之中,相持不下,便到了官府当中论曲直,结果当地官员说:『月大月小,差个一天半天有什么关系?这是小事,何必咆哮公堂?』于是把当事双方各打五十板,赶出了公堂了事。
是小事么?
是小事,毕竟当时正值安史之乱,官吏自然也是人心惶惶,不知道这头顶的天会不会变了颜色,对于区区一本历书的真伪,自然认为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然而也是大事。
人类自古是没有盗版观念的,什么时候有了呢?当发现他人创新创造的东西有了价值之后,便有人偷窃而来,据为己有。
人类社会只有不断创新和创造,整体生产生活水平才能不断进步和发展,若是都等着偷旁人的东西,而且还不以为耻,不会受到惩罚,这样的社会还有得救么?
斐潜看着众人在相互传看描金扇,然后捏了捏自己下巴上的胡子,嗯,这辈子怕是别想有关羽那样的又长又亮的胡须了,这个是天赋,除非自己也盗版一个,拿些旁人的头发贴下巴上,但是那样还算是自己的胡子么,不就跟京剧里面的装束似的?
『此物易辨真伪也……』崔厚本身就是专门售卖这些士族子弟奢侈品的,自然一眼就看出不少区别来,而且对于那些粗制滥造的伪劣产品不屑一顾,『长安工房所做,骨细且润,漆平且光,所用锦缎,平整无缺,绝无粘粘拼凑,镶嵌金丝,若隐若现方为正也!此外,工房扇钉皆用青铜所制,而仿劣之物多用竹木,久之易断……』
斐潜缓缓的点点头,然后再看其他的人。
崔厚说的比较详尽,所以其他的人也没有什么额外新鲜的差异点来进行补充。
斐潜等众人都看过了,才说道:『既差别甚多,何购者众也?』
『这个……』崔厚小眼珠子转悠了两下,没有立刻回答。
斐潜心中暗笑,像这样的奢侈品,若是严格来说多少也算是崔厚管辖范围,但是崔厚显然就像是那个表示『差那么一两天』的地方官员一样,并没有将盗版这样的事情看得多重,所以现在斐潜问起来,自然不好回答。
这并非是崔厚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整个观念上的缺失,所以这也正是斐潜现在召集了手下这些人一同到了这里的原因。
斐潜没追问崔厚,而是指了指裴俊,『奉先且说来……』裴俊的字也是奉先,但是武力值么比另外一个奉先差远了。
裴俊飞快的瞄了一眼斐潜的面色,然后低头说道:『或因价高家贫也……』
斐潜点了点头,然后再指了指卓梁,说道:『孟甫以为如何?』
卓梁连忙拱手说道:『川蜀之地,偏远难得关中之物,故多仿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依旧有些炎热,还是一些什么其他原因,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落。
斐潜也不置可否的微微点点头,瞄向了一旁的甄宓,还没有开口,便听闻甄宓说道:『冀州亦有仿品,然皆寒门旁支采买,以填充门面,若名门大家,如何看得上此等劣物……』
哟呵,甄宓你这话说的,真有意思。
白石羌头人里那古说道:『我用的是好的!是和这个一样的!但是我们那边很多人不用这个,买的人少,说这个东西太容易坏了!不好用!』
斐潜微微笑笑点点头。
没错,折扇就是平常休闲用的,要是拿折扇去扇炉火什么的……
胡人奢侈品的大项目也不是折扇,所以白石羌的问题并不大,因为这是一个教化的过程,对于汉人自身来说,描金扇或是一个普通奢侈品,但是对于胡人来说,则是一个教化归附的工具,自然在意义和价值上,都有些不同。
『若有客,入市坊,采买粮油醋酒,肉鱼醓醢若干……』斐潜笑着说道,『待付之时,言自家家徒四壁,穷迫潦倒,求店家减免,抑或免收其款,可乎?若店家不愿,便责骂店家无仁无德,毫无怜悯之心,怒掷油壶酒瓮而走,其行何如?』
『竟有如此恶徒?!若某遇之,便缉拿扭送,以治其罪!』崔厚皱着眉头说道,『既无钱财,当谋自身,岂可欺夺他人之物?当以匪、盗论!』
『既然自知贫困,当求上进才是,焉可一味乞行之?如此不是自堕如流民一般?则令宗族蒙羞!但凡略识中正之意,当无此举也。若有此类,当重责之,以儆效尤!』对于斐潜所说的例子,裴俊也是不太能理解这种穷就有理的思维模式,认为如果内心当中但凡还有些正直观念的,应该就不会变成这样的人。
斐潜哈哈笑笑,然后指了指桌案上的描金扇。
众人顿时或是恍然,或是惶恐。
只听噗通一声,却是卓梁连滚带爬到了堂中,连连叩首,身躯颤抖,『属下知罪!知罪!』
斐潜拿出来的描金扇当中,就有卓氏自家仿制的,卓梁自然认得,起初还有一点想要装作不知蒙混过关的心思,结果听到斐潜举例,又有崔厚和裴俊表示要重重治罪,就再也坐不住,连忙上前认罪,好歹也能混上一个自首,看看能不能多少减轻一些责罚……
『川蜀之地,栈道陋简,峡谷难行,此固为然也……』斐潜看着卓梁,缓缓的说道,『然何为商?商者,转行南北,运输东西,历风经霜,吞尘咽土,方得其利,岂可因道途陋简,便直求陋简?若是如此,天下将有何人愿制精美之物?且先归座,待此间事了,自去司直领罪!』
卓梁再次叩首,战战兢兢退回座位。
如果说,斐潜只想维护封建等级制度,只是追求封建统治的稳定,只想不断的压榨基层百姓,那么根本就不会去管什么盗版不盗版的问题,甚至还会主动去免费的送出一些廉价的东西,用来麻痹最基层的民众,让这些民众觉得『穷就有理』,『穷还能得到好处』,都有免费的可以拿,何必再去花冤枉钱,花大精力,去努力奋斗发明创造?
一个民族的强大,因素有很多,但是相信其中必然有一点是源于一个民族自身的创造力,而这种创造力不能是一小部分人,或者说顶层阶级就可以做到的,而需要让全民族都有创新创造的精神,要保证全民的这种精神,就必须保证这些创新和创造能够获取对应的报酬。
如果一旦陷入像是后世阿三那种种姓制度,完全固化了阶级之后,所有的活力就会瞬间消失,而且拥有最多资源最多知识的顶层统治者,想的也不是带领整个社会全体民族前进,而肯定是更多注意力放在怎样保护自己的统治地位上面。
就像是为了满足皇帝或是士族的需求,汉代工匠做出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器械和物品,但是这些东西仅仅就是满足了皇帝或是士族一时的需求,然后就被丢在了库房当中,地动仪,计里车,就像是一个更复杂更精美的玩具,玩腻了之后也就无人问津。
斐潜想要让华夏民族站上更高的位置,必须让全华夏的人都动起来,而不是仅仅只有士族子弟的那一小撮。
就像是斐潜准备推出的全民勋爵制度,当每个人付出了,努力了,然后会发现自身得到了提升,那么才会觉得自己付出的那些,或是劳动,或是生命,都有价值,而不是无所谓的被拿去免费了或者盗版了。
斐潜认为,华夏民族如果要在封建王朝时期,就脱离地理上面的限制,破开华夏四周山川河流的局限,必须要依靠全华夏民族的力量,所以必须保证全华夏民族的活力。
而要维护自身的活力,同时更有效的控制和弱化外界民族,除了必要的军事手段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就是文化上面的输出。
免费和盗版,就是对外文化输出的非常凶狠的手段!
这种残酷且阴毒手段,是对外使用的,而不是用在对内民众身上。
尤其是针对外族的青少年,因为青少年的思维还没有定型,三观也正在确立,是最好让这些外族青少年长歪长残的时机。
告诉这些外族青少年『学习不重要,快乐才重要』,让这些外族青少年去完完全全的追求感官上的快乐,放弃头脑中的思考,然后再加上『努力是白痴,奋斗是傻蛋』,不用努力奋斗照样有免费的东西可以拿,可以用,只要跪下去磕头乞讨,就会有吃的喝的……
对于外族盗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等摧毁了外族民众的创新创造力之后,便可以展开收割了,而到那个时候……
三代之后,甚至不用三代,就能摧毁一个民族的文化。
当今的南匈奴,已经进入第二代了,效果已经逐渐明显,很多南匈奴的小孩,只知道华夏有好多好东西,华夏的服装也漂亮,华夏的食物也好吃,基本上一说便什么都是华夏的好,若是问及南匈奴原本有什么好的地方,这些南匈奴的小孩都很茫然……
有了免费的东西,公然允许盗版,那么还有多少人会坚持自我创新创造?
就像是如果不是后世的川建国同志的大力『扶持』,会有人觉得『鸿蒙』很重要么?反正不是还有免费的可以用么?那么花钱花精力干什么,不是吃力不讨好么?
斐潜环视一周,见众人皆沉默不语,便微微转头,示意黄旭拿出第二个袋子,然后将袋子当中的东西取了出来,一一排开。
『这……这是……』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堂中新出现的几把折扇所吸引。
『此乃靴藏扇,以金为骨,以布为面,短巧便携,坚固耐用,外带挂钩,可挂纳于靴中,常备于途也……』斐潜哗啦一声打开了一个扇子,摇了两下,然后递给护卫,示意护卫拿给众人传看。
『此乃金银扇,以金银箔所覆,加以玉坠,更有大儒水镜先生亲笔所题「求真求正」四字,价格么……呵呵,自然不菲也……』
『此乃檀香扇,以檀木所制,雕以花纹,摇曳之间,便有暗香浮动……』
『此乃留白扇,以泪竹为骨,竹纸为面,可题诗作画,挥毫泼墨,宜有胸意欲抒发之人用之……』
『此乃闺中扇,以薄绢为面,刺绣为饰,稀疏有致,略透景色,遮面以观皆不误也……』
斐潜一一介绍之后,然后指着正拿着靴藏扇端详的白石羌头人说道:『里那古,你族人多行于郊,描金扇易坏,实不堪用,不过这把靴藏扇,皮试耐用,又方便携带,你感觉如何?会不会有人想要?』
『好!这个好!』白石羌头人将靴藏扇拿在手中,哗啦啦扇着风,赞不绝口,『这个好!好!方便,真方便,就这个!价格怎么样,有多少货?』
斐潜摆摆手,笑着说道:『采购之事,且找公达……』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其余几人,『诸位,可是看明白了?』
一个商业的平台的好坏,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就是能否赚钱,又或是用其来赚取更多的钱,但是如果说能够提升一点点的眼界,将视角从钱财上面稍微抬高一些,那么或许就有不同的思路和方法……
大禹治水,堵不如疏。
免费和盗版,就像是滔滔洪水,斐潜现在想要进行治理,只靠『堵』能成么?还是说一咬牙一跺脚,自己也跳进这洪水当中,成为免费和盗版的一份子,同流合污?
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这道理一说起来似乎谁都知道,谁都懂,可是做起来呢?是只懂得拿大棒子恐吓,该给胡萝卜的时候却死活舍不得,眼珠转转想方设法东扣西扣,给点杂草了事?亦或是干脆将胡萝卜自己吞下肚,然后再挥舞大棒子来打劫?
斐潜拿出描金扇和这些新式扇子来,就是告诉手下这些人,看看,这就是方向,这就是去路!
这才是华夏应有的格局和未来的方向!
卓梁抢先扑将出来,五体投地,叩首连连:『主公英明!属下坐宝地而不自知,求短利而舍长远,实愚钝之极也!今得主公点拨,如久旱得甘露一般!天有五行,地有五体,川蜀多竹,当以留白竹扇为佳!若是将留白扇做到极致,亦或是以此为基,再添新品,又何尝不是天下驰名?主公在上,若是卓氏上下,还有痴妄求全,贪婪而仿者,无须主公动手,某便提头来见!望主公垂怜,属下定然粉身以报,死而后已!』
甄宓几乎是在卓梁声音落下,便立刻接口道:『将军之意,宓已明晰。盗仿之物,只得其形,不得其神。如水中月,镜中花,虽一时得利,终不可长久!豫有香樟,鲁有精绢,若将军不弃,妾身亦愿代销檀香,闺中二扇,倾甄家之力,精研后续,三年,不,两年之内,定然让此二物遍布冀豫南北,进得千万女儿闺中!』
斐潜最终便让众人一同协商制定相关细则,比如假冒仿制如何定义,产地分销如何划分,研发创新如何奖励等等,先拿出一个大体的框架出来,然后根据后续的情况,再进行修整。
而这些规矩条例的发布方,不再是骠骑将军府,而是……
大汉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