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c22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愛下-第671章 敬畏?那是什麼東西閲讀-a0bbe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方正明白帝清猗的意思。
她是担心自己是误会她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才会不让自己上前线……
但事实上。
就算方正这完全不懂兵法的人,也知道后方绝不可完全空虚……最起码,也得保留最基本的力量。
帝清猗为了应对荒人的危机,可说是真正的将所有能派出去的兵马尽都派了出去,只为应对之后即将到来的争端。
他点头道:“交给我,你放心,但凡修士,皆有神识存在,方圆数里范围之内,飞花落叶皆收于心底……虽只二十名弟子,但他们来回巡视,加上武道学院的武生们的协助,保卫祖龙城的安危不成问题!”
“那就好。”
帝清猗点头,不再看方正,转而去商议别的去了。
灵元炸弹爆发,所引发的地壳崩塌,在灵气的修复之下,大概会在七八天的时间里修整完毕。
而他们必须趁着这个时间赶到雪霄峡,重新完成布防……荒人们的单体战斗力远在人类之上,若是没有地利之助,人类与荒人之间的战斗胜算恐怕会低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在帝清猗的布置之下。
一条又一条命令有条不紊的被发布了下去……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那些文官集团们也都飞快的运作了起来……在战争时刻,所有的一切都必须为战争让步!
整个帝国的阶级系统,尽都在为战争做着准备。
粮草、军饷、弹药、武器……
等等各类战争所急需的东西,帝清猗竟是了然于胸,说话间,将所有的一切尽都计算在内,短短的时间之内做出了及时的应对,策略之高明,连众多经验丰富的元老、议员们都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方正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心头颇有几分如梦似幻的感觉……
战争就这么降临了?
三十年的平静生涯,就这么被打破了吗?
这个世界的存亡,离我竟是如此的近么……
拢在袖子里的手掌缓缓握成了拳头。
事实上,方正是真的想上前线。
以他如今的实力,纵然面对任何荒人,相信都足可一战,纵然遇到神尊级荒人,也足可凭借修士那繁多的手段脱身或自保……
可帝清猗命令他留守祖龙城。
他却也不能拒绝……
平日里的调笑也好,调~情也罢,纵然是玩些稍稍过分的情趣,帝清猗都会含羞带怯的配合,两人之间看似方正主导。
但她到底是女帝之尊。
当真正的大事来临之时,自己毕竟没有经验,还是听她的为好……
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啊。
“宗主!宗主!!!”
突然,身侧,韩坤轻轻的扯了方正一下。
方正怔了怔,转头看向了坐在自己身侧的韩坤……韩坤低声道:“宗主,陛下叫您呢。”
方正抬头看向了帝清猗。
“方宗主是否还在为不能上前线感到不甘?”
帝清猗认真道:“宗主不必如此,事实上……夏亚如今可还远远不到水深火~热之时,雪霄峡之危固然危险,但对我们而言,百多年间这种类似的危险早已经发生了无数次,你瞧,朕连三十六城池的兵力都未曾抽调,便足可应对此次危机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
方正正色道:“祖龙城的安危一样重要,你放心交给我吧。”
“朕叫你可不是这个意思。”
帝清猗说道:“之前朕听说明宗打算招收新的弟子了?”
这是之前两人床榻缠~绵之时,方正顺口说的事情……没想到帝清猗会在这个时候问出口。
方正点头道:“不错。”
“若是如此的话,纵然战事将近,此事也不能耽搁。”
帝清猗正色道:“明宗已经用这一年的时间证明了自己的能耐,二十位武尊之力,已足可应对任何挑战,此事是重中之重,韩元老,此次驰援雪霄峡,你就不必去了,留在明宗协助方宗主管理此事吧。”
韩坤闻言迟疑了一下,说道:“陛下,臣昔年助力镇守弱水汪洋整整二十年,二十年间斩杀荒人无数……累积了极其丰富的对荒人作战经验,此次雪霄峡危机,臣自以为,若是前往雪霄峡,应该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帝清猗问道:“你确定?”
韩坤笑道:“臣无子无女,自臣成年之后,便一直在镇守异次元裂缝,直至成就宗师之尊,年老受伤这才无奈退居二线,但说实话,臣一生最大的心血尽都付出给了异次元裂缝,突然回来,心里还真是有些抓挠……您莫看臣每日里抓权抓的紧,那是因为臣除了权势之外,已再没有别的可追求之物了。”
他顿了顿,提议道:“可现在不同,臣愿往雪霄峡驰援,定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明宗固然重要,但有传武长老流苏战将在,流苏长老年纪虽轻,但经验老辣不下于臣,她同样可以处理好这些……”
帝清猗点头道:“也好,你既有此心,那朕就宣流苏战将暂且回祖龙城,暂替你管理明宗,由赵安歌暂代界林市护城战将之职。”
“也好,那么所有人立即行动起来,我们只有三天,三天后,大军必须开拨,前往雪霄峡!”
帝清猗起身,喝道:“我们时间紧迫,李卿,谁若敢在这个时候玩忽职守,就地斩杀,不必上报于朕!”
“是!”
李卫高声领命!
下朝之后。
方正随着众人的脚步,离开了星辰宫。
帝清猗此时定然处于事务无比繁忙的状态,自己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
“宗主!”
背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叫声。
韩坤快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问道:“怎样,第一次上朝,感觉如何?”
“就那样吧。”
方正心道没有那种伴君如伴虎的惶恐感,坐在上面的是我的老婆……感觉就好像自己跟上司谈恋爱了一样。
没有敬畏感,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感触。
只是觉得……原来小冉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他叹道:“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要求前往雪霄峡。”
韩坤呵呵笑了两声,说道:“宗主可是觉得,我就该是那种胆小怕事,鼠目寸光,视权势重于一切,却不敢担半点责任的鼠辈?”
方正点头,嗯了一声,说道:“是我看错你了。”
韩坤摇头道:“我在朝堂之上所说是真的,我在异次元裂缝守了一辈子,伤了本源,此生难有子嗣,当时我的想法便是死在异次元裂缝里就是了……可谁料到我竟然还能活下来,还能回到祖龙城,但回来了反而没有了追求,所以我追逐权势,因为那已经是我唯一能追逐的东西了。”
他说道:“人无完人,谁还能没些弱点缺陷,但谁还能没有优点闪光呢?这世上哪有真正十恶不赦之人?”
“说的也对。”
这一刻。
甚至暗盟如此杀人如麻,但当黑沙死于自己手中时,那蒿里也是悲痛欲绝,甚至意欲与自己同归于尽以报大仇……
方正叹道:“之前是我看低了你了,韩元老……我跟你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