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htn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俠客管理員討論-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提審汪嘯風相伴-cf0r7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
郭破虏还是那么憨厚,笑了笑道:“我还年轻,多跑跑腿也是应当的。”
毕晶撇撇嘴,您都三张多了好吗,也就比萧峰小一岁,这都敢自称年轻了?不过跟郭靖和莫声谷比起来,的确是小了点。也没跟他争辩这个问题,问道:“你在这儿干嘛呢?等着我们?萧哥认路啊……”
“你都说萧哥认路了,那肯定不是等我们啊。”母老虎不屑地白他一眼,问郭破虏:“你守在这里,是……是为了拦截那些人?”
“是!”郭破虏对母老虎竖竖大拇指,压低声音道:“此地是去那地方必经之地,我爹让我守在这里,见到有去往那边的,能拦下来的就先拦下来。一来减少那边压力,免得到时候应付不过来,二来也同时让大家少去几个,省的万一有事,到时候大家不得好死。”
说着向北方望了几眼,神色郑重,叹了一口气:“这条路,不好走……”
毕晶和母老虎对视一眼,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那你现在堵到几个了?不会就这俩吧?”
“不是,”郭破虏摇摇头,神色更加严峻起来,退后两步拨开密林之间的草丛:“你们看。”
丛林内,树木间,草地上横七竖八足足十几号人,一个个劲装结束,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躺在地上或面带恐惧,或满脸愤恨,怒视郭破虏。
“不是吧?”毕晶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多?”
不但毕晶,就连刚刚被拿下的汪啸风和水笙,都忍不住大吃一惊,汪啸风更是面无人色,骇然看着郭破虏。
“还不止这些。”郭破虏脸色越来越难看,摇头道,“这都是落单的,最多也就三五个人结伙。还有三拨人,每一拨都至少十几个,我怕打草惊蛇,没能动手。”
萧峰神色也郑重起来,遥望北方,微微皱起眉头。
“所以,能否请萧前辈尽快赶过去……我怕我爹和莫七侠那边有事。”郭破虏皱眉道,“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说着,就要将汪啸风和水笙往密林里搬。
萧峰摇摇头:“不要着急,先弄明白究竟来龙去脉……今天这事情,处处透着古怪。”
毕晶也点点头,那边别说几十个人,就是再多一些,以郭靖和莫声谷的功夫,纵然不能一打几百还能得胜,自保肯定没问题。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弄明白究竟怎么回事,这宝藏掩埋的地点如此神秘,怎么会泄露出去,又是谁在暗中算计?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
而汪啸风和水笙白天出现在南城门,现在又出现在这条道路上,而且言谈之间直接说出了“宝藏”这种话,看来他们多少知道一些情况,最起码也比一般人知道的多一点——这俩人武功不怎么样,但一个是水岱的亲闺女,一个是水岱的弟子兼外甥,就凭这个身份,就决定了他们能获取一些内参。
看来萧峰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才阻止郭破虏把俩人藏起来,估计这是准备要现场提审这两位了。
看着水笙愤怒中带着恐惧的神色,毕晶忽然心中一动,问郭破虏:“你们最初发现的,知道是什么人吗?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里面有没有和尚,老和尚身穿黄袍,尖头削耳,年纪极老,脸上都是皱纹,武器是通体暗红的血色长刀的?或者年轻一点,穿得跟他差不多,但是身材极高极瘦的那种?”
萧峰一愣:“你是说血刀老祖和宝象?”
毕晶点头,和萧峰母老虎一起将目光集中到郭破虏身上。
郭破虏却摇摇头:“没有和尚,都是俗家打扮。”
俗家打扮?那就不是血刀老祖和宝象了,母老虎紧跟着问:“那有没有四个老者,一个使鬼头刀,两个使长剑,还有一个使枪的?”
“你是说落花流水南四奇?”看来郭破虏最近也没闲着,居然知道落花流水四位,皱眉思索一下,仍然摇头,“使刀使剑的到有,但并没有用枪的……应该不是。”
南四奇也没有?看来,也只能去问汪啸风和水笙了。
转过头来,看见水笙的脸上,除了愤怒、恐惧之外,还多了一丝惊讶,看来是听见落花流水那番话了。见萧峰又要想两个人问话,心里一动,指指汪啸风道:“萧哥,你把他提一边去单独问。”
这话有几分奇怪,但萧峰却知道,这胖子虽然说话不怎么着调,但对于各个武侠世界的事儿,却几乎言必有中,点点头,啪一声解开汪啸风穴道,随即大手一抓,把汪啸风提到数丈之外一片丛林中去了。汪啸风武功在这个时代多少也算个好手了,但在萧峰手中竟然全无挣扎之力,连话都说不出来。
水笙大大恐惧,却不肯服输,看着萧峰高大的声音消失在远处密林中,大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来人啊——救命啊——”
家里的声音远远传出去,在密林间回荡,却只惊起飞鸟无数,更无一人应声。
母老虎柔声道:“妹子你放心,我们没有恶意,只不过,那个宝藏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去了,只有坏处,没有半分好处……”
毕晶叹了口气,古今中外,无论何时何地,这都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啊!凭什么母老虎一说话,是个人就觉得可信?凭什么老子一说话,得谁谁都得呛呛两句?当然,用母老虎不知羞耻的话说,那就是她的笑容,就是最对江湖儿女心思,令他们由衷产生某种此人可以信赖的感觉。
母老虎似乎知道毕晶在想什么,冲他得意地扬扬眉毛,才对水笙道:“妹子你说得对,那原本就是个大阴谋,我们费尽心力想着解开这个阴谋,可是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你坚决不肯沾那东西的边,是对的……”
水笙脸色顿和,登时引母老虎为知己,随即又啊一声叫出来:“大阴谋?你怎么知道,什么阴谋……”
又被母老虎美丽和气的外表迷惑了吧?毕晶叹了口气,这单纯的小姑娘啊,起这个好奇心干什么?早晚得让我们家母老虎把话都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