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v7a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戲鬧初唐》-第二二八八章讀書-g08q2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祖宗,就是这样的,你看?”
“宝啊,那是你爹啊,你说,你爹爹能害你么,你有没有感觉到,你身边有保护你的人在?”
“没有,不对,此时,好像有感觉了,有视线在关注着我们,难道?”
“知道了吧,你爹爹能做无用功,好了,回去休息吧,一切按照你爹爹说的办就成了,也不知他哪里学的这么一些本事,无量道尊。”
好吧,全家至少嘴上都是信道的。
而且老娘多数时候的打扮,也是偏道人,嗯,不全是道人打扮,但是看起来,就是跟道家有关。
“我说,你有没有发现,好像有个黑影进入刚才出去的那辆火车的车底?”
半夜,两个东门车站的巡逻士兵正巡逻着,并交谈着,嗯,有些放松,其中一个身上还有些酒味。
“黑影,你喝醉了吧?”
“什么我喝醉了,是你喝了酒,可不是我喝了酒。”
车底,是的,这长安城,被杨乔帮着设计的,就是他,都很难出去进来的,这不,进来,是钻火车,这个,简单一些,出来麻烦,出去呢,也是钻火车,这个呢,则是进来麻烦,出去简单,是的,车到了远处,就可以下来了,这个,算是最方便的了,而且也简单一些。
那个,就是说,此时,这东城门,每天都有火车进出,甚至,晚上也有,可见,此时这交通是多么的繁忙了,就是这样,这些士兵才会有所放松了。
那个,要想个办法给李治提个醒了,嗯,自己,多年不一定进来一次,所以,这个,不影响自己的行动的。
是啊,自从老娘带着大娃跟杨乔分家之后,杨乔都是第一次正式的见到大娃呢。
以后,以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除非是大娃出了什么事情。
“算了,不争论了,车都出去了,门也落锁了,再说,那就!”
两人相视看了一下,不论是不是有人出去了,还是不要说的好。
额,自家的人,也要给予警告了。
这是第二天,杨乔打探到,这车站什么动静都没有,就知道,这件事情,嗯,他听到那个士兵说看到黑影了,如果当时他吹哨的话,这火车是出不了城门的,不过,他还真没有吹哨。
其实呢,他们的规定就是,有疑惑,必须吹哨,宁愿吹错了,也不要放过一个怀疑。
也不知这误报警多了,还是什么人吩咐的,还是这两个自己放松了警惕,发现不对,竟然没有吹哨。
这不,竟然成了杨乔教育自家护卫的反面例子了,不过,杨乔可不会说这个例子的。
而是,有一次,我呢,在东城城里也就是车站那里的自家的酒楼住下了,晚上,出来闲逛,听到了这么两个士兵的交谈,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你们说,他们,应该怎么办?
“郎君,应该,应该?”
这是一个熟识的护卫队长,跟杨乔说话有些随意,不过,杨乔也喜欢他这个随意,能够随时掌握这些护卫的想法。
这不,想法来了。
“怎么,你们是认为那些士兵应该,还是我们家的护卫应该,没有好防守的?”
“嗯,郎君,我想错了,都是有防守的地方的,城里,我们不知道,可是我们家,那些技术,都是保密的,所以,我想错了,请郎君处罚。”
是啊,多次提醒,然后,就忘记了,自然了,城里,不需要他们知道什么,没有来进攻的,就不防守了么?
这是一个小插曲。
“铁路城门巡逻士兵,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杨乔让李治知道的,自然,李治就很快知道了。
“回陛下,前一段时间,他的酒楼开业,来住了一夜,难道是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
杨乔就知道,他们会找着时间的,可对不对,就不知道了,不是杨乔不知道,而是李治不知道。
“那个时候,有什么事情发生?”
“陛下,怎么说呢,事情,还不每天都有,有非法进城的,有非法出城的,甚至有好多,还是朝廷重犯。”
“嗯,给铁路城防一个训斥吧,别的,也要警惕了。”
铁路城防,这是李二新成立的一支小队伍,就在御林军里面的,有一个从四品的将军负责,其中包括,城墙铁道,铁道城门,自然了,这铁道城门,可不只是这一个东门了,此时,还有一个南门。
“训斥?”
“算是捕风捉影的事情,训斥就足够了。”
是的,警报等级不高,就是杨乔给略微提了一个醒,而且是超时的提醒,那么,就只能是一个训斥了,或许,只能够在身后的记录史官手下能够查到记录的。
“爹爹!”
李治在训斥人的时候,杨乔则是把春生给找了过来。
“让你来呢,一个是,过来,看着我的眼睛,把手指伸出来。”
看眼睛,杨乔戴着眼镜呢,看什么,不过,春生还是听话的看着杨乔的眼睛,然后,手指则是痛了一下,被扎了。
看眼睛是假,扎这一下是真。
“我这里有个规矩,你回去看看,然后记住,口头传承下去,这个规矩就直接烧了吧。”
是的,春生,也得到传承了,不过,他的传承,则是不一样的,文三分,武九分,武其中有一个训练占了二分,也就是说,武,七分,足够了,不上不下的,中上标准,然后,有护卫,有暗卫,有暗探不过这个暗卫暗探的培训,则是掌握在春生,或者说是家主的手中了。
就是说,一切,都是直接给拷贝到脑海里,然后呢,杨乔给他来一个实践就成了。
“记住了,以后,每天夜里子时到那边的阴影里面等着我,不要让人看到,就是护卫都不成。”
“好的,爹爹!”
春生也是蒙蒙的走了,这过来干什么,一张纸,看完烧了它,然后,看着爹爹的眼睛,没有看到什么,只是看到了墨镜,再然后,那就是损失了,手指上被爹爹扎了一针。
“你听说了么,在夜市街,晚上又多了一个新鲜的吃食的摊位……”
这是?
春生一下呆了,远处,两个侍女正在交谈,等不值班的时候,出去夜市找吃的呢,还是新鲜的。
自然了,春生不是关注的这个谈话的内容,而是距离,那么远,就是大声喊,他也应该听不清楚的,可她们小声,或者不是太小声,就是普通的交流,又不是什么秘密不可说的事情,可就是大声,为啥自己能够听清楚了呢?
还有,那是什么,鲤鱼跳出水面的声音,嗯,什么时候,眼睛也这么的!
这,眼睛都有了变化,自然了,这个是最明显的,别的,打斗,没有实战,是发现不了什么的,文的方面,同样此时不是他能发现什么的,杨乔给刻录进去的文的方面,也只是暗示,只要略微努力,就会学的很好,理解的很好的,自然了,要想达到科考的标准,还是达不到的,这一支,杨乔就没有打算让进官场,就算是意外进了官场,那么,也会让人们认为是讨厌的武夫。
“两个了,接下来还有三个,也不知道该怎么选!”
这次,话痨给杨乔留了五个光脑,或者是更高级的什么脑吧,至少,杨乔这个头脑,是理解不了的,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科技,竟然在一小段的玻璃丝上就能有一个光脑,或者是什么脑,这运算速度,还有给脑海里拷贝资料,是什么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