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gbu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無限之至尊巫師笔趣-一三五八章 得失代價費思量-44n4i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时间真是把杀猪刀啊!虚空精灵们,你们这算是认清真我,深刻领悟到了虚空至大的道理,还是承认梦想丰满,现实骨感,为了生存而低头妥协,丢人也得认呢?”
凯恩的这番话,明显刺激到了兜帽人们,尤其是场中褪去法衣的三位,状若疯虎,狂大猛攻,身上那几根幽光流转的触须,用的也非常棒。
可馆长表示:我的招式虽然简单,却专治各种发飙发疯。
凯恩也是不屑,心说:“理智状态,审时度势,战术应用都赢不了,指望靠发疯不要命就能赢?当对手瞎么,那么大的漏洞看不到、不会利用?”
结结实实被馆长胖揍了几拳,其中最跳的那个,更是被馆长的蓄力回旋拳击中,若非关键时刻触手救命,攀住了一根柱子,就成了自由落体,直下塔底了。
而这时,兜帽人的为首者也看出了对方根本没有出全力,否则光是一个馆长,就能将他们活活打死在这里。
趁着还没有胜负明了到一点悬念都没有,他及时喊了停:“好了,住手,我们承认技不如人,也为之前的不礼貌道歉。但也请你们体量,毕竟那么多幽光血蝠都没了,连个种都没留下。”
凯恩也让馆长收手,大有深意的道:“绝种,都是自找的。妖怪就怪你们找了个不知进退的傻子当血蝠饲养员。”
兜帽人首领暗自吐槽:“我们倒是想安排个聪明的,可一般人就算扛的住虚空之力的侵蚀,也受不了被碎碎念的精神折磨啊!”
凯恩这时又道:“卡拉赞是无主之地,我准备在这里找处所在,作为自己的行营。先到先得的规矩我是懂的,天文馆那地方我也看不上眼。但我也希望别人明白,招惹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顿了顿,再道:“比如说你们。虽然你很聪明的及时叫停,让我之前所言强行兑现的话,显得有些霸道不讲理。但耍花招也是有惩罚的。我已经在你们身上施加了一种诅咒,每日正午和午夜各发作一次,每次一刻钟。好意提醒,届时准备好毛巾这类的咬在嘴里,以免太痛、忘乎所以,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兜帽人们面面相觑,心说这就被下了诅咒了?为毛一点察觉都没有呢?可凯恩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不像是作伪,反倒是让认觉得很有点不寒而栗。
凯恩冷哼一声,又道:“那么,现在你们是让开路,还是准备进入第二回合?”
‘唰!’路被让开了。
于是馆长继续取过之前悬浮着的奥术光球,令其以跟随状态,悬浮于自己头顶上空,化身移动的路灯杆,给凯恩照明,主仆二人不紧不慢的渐行渐远。
俗话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像卡拉赞天文馆这种虚空裂隙密集的所在,在如今的暴风王国境内,想找第二处也是挺难的。就凭这个,凯恩就确定,以后有的机会跟这帮黑化的虚空精灵打交道,不用急在一时。
而兜帽人们,尤其是那名为首者,看起来并不像之前表现的那般易怒。但不管是真性情不服就干、还是假人设找个理由试探、同时令对方轻敌,‘打输了’这一条,就足以让一切行为勇行妙策失色。
“虚空牧场毁了,我们以后吃什么?”一名兜帽人终究还是没忍住,问为首者。
“将现有的血蝠都用魔法封存起来,尽可能的避免能量流失。这能维持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我们需要作出抉择,或许没想象的那么简单也说不定……”
自由自在,是拥有自我意识的智慧生命的本性,这些前虚空精灵也不例外,尤其是他们都曾品尝过自由自在的滋味,哪怕是相对自由,也远比现在被人挟持的日子强太多。
在他们看来,自从自愿以虚空之力作为力量源泉之时起,抗争就从没有停歇过,而目前,也不过是虚空一方占据了上风,他们坚信他们还能扳回局面。
当然,他们也知道,虚空要的是彻底的臣服,并且有的是时间玩熬鹰的伎俩。
虚空血蝠对他们而言,是重要的魔法食物,虽然吃这种东西无异于饮鸩止渴,但却能让他们较长时间的保持清醒状态,而不是疯态。
牧场被毁,影响自然很严重,但就像为首者说的,坏事已经发生,就势必得为之付出代价。
而这代价就性质而言,无非就是一定程度的低头、妥协、让步。或者更形象些说,在已经欠债的基础上,进一步举债。
被深度套牢的感觉自然是很不美妙,哪怕他们的寿元比普通生命漫长的多,也不免产生绝望感。
然后呢?死吗?
既然不肯死,那就努力的活好吧。
为首者作为一名活久见,自然也知晓一些有趣的人生现象。
比如,大多数时候,现实远不及想象的那般美好,付诸于行动之后才发现,有大堆的问题需要解决。
但有时候,现实又并不像预想中的那么遭,看似绝境,却往往峰回路转,发现了新的出路。
正是这样的认知,让为首者觉得,这个毁了他们的虚空牧场的神秘恶人,或许能成为一个不那么坏的新选择,毕竟对方足够强大,并且似乎很注重规矩,且言出必践。
这是好事,意味着有理可循,哪怕是歪理,可谁让人家拳头大、能力高来着。
这年头,只要有为他人解决问题的能力,再是乖僻怪异,也照样有市场。
不得不说,这帮兜帽人也算是被现实成功调教出来的可怜人,换成以前还是虚空精灵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思路,更不用说血精灵、奎尔萨拉斯精灵、守着永恒之井的上层精灵时期,傲着呢,怎么可能被人打了脸,还想着找个机会凑上去询问有没有合作机会,或工作介绍。
而凯恩,艾泽拉斯的精灵们,虽然哪一种他都不喜欢,但他也承认,颜值高确实是一种天生的优势,毕竟无意中就让人赏心悦目了,而能让他人愉悦,这本就是许多有所图的人刻意想要达成、却未必能达成的目的。
相应的,原本高颜值的存在,现在成了丑陋的畸形,自然勾起了凯恩路人级的浅薄同情心,而于他来说,解决这种问题,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无非是需要注意由此引发的蝴蝶效应。再者,人不识惯、以及大恩如仇的道理,凯恩也都是懂的。
在馆长的陪同下,凯恩来在了卡拉赞私人图书馆。
卡拉赞的上层设施,是从馆长原本看守的展览馆开始的。
展览馆之下,是一段过度区域,包括大露台,以及卡拉赞侧面的桥门通道,都在这个过度区域。
再往下,就是歌剧院,宴会厅等贵族城堡常见的功能设施了。
而展览馆通联的另一端,便是开放式的大图书馆。
它看起来像是个广场,那些本身很巨大、数量也不少的书橱,在这空阔的环境衬托下,像是边边角角的点缀物,一点都不起眼。
从此处仰头上望,看到就是纵横交错的大跨度桥道。之前被馆长用奥爆术杀死的大量幽光血蝠,以及被馆长丢下桥的智障巨婴,最终落点,就是这个广场般的大图书馆。
也就是说,这里不是卡拉赞的底层,而只是上层区的底层,即便如此,高度都超过了300米,可见其内部空间的巨大深广。
大图书馆有两个比较醒目的、露台式的通道区,一个是通往展览馆的,另一个就是通往桥道的。
而凯恩和馆长现在所在的私人图书馆,就在通往桥道的第一个岔路口说通联的功能区域。
私人图书馆本身是个圆厅,像是五仁月饼般、呈有厚度的扁圆体形状,原本其内壁都被放满书的书橱挡住了,现在自然什么都没有,空荡荡、黑漆漆、阴沉沉,宛如墓窖。
不过只用了不到半小时,这里便在凯恩的施为下大变了模样。
他这次没有现场造物,而是开通传送门,从他在魔兽宇宙的落脚点生态船那边,运来一应物品,将这里妆点成一个五脏俱全的法师屋,有实验室的那种。
这种法师屋,可以理解成法师塔的简版,大部分没钱打造自己的法师塔,又不愿伺候某个高位法师、以此换取其法师塔的部分使用权,而想拥有较高的隐私度,自己搞点研究发明的穷鬼法师,往往就会打造法师屋。
法师屋也分好多种,一般是根据财物的投入量来分,但也有其他分法,像凯恩这种借寄式的,就明显不能以单纯的财物投入来衡量。
说起来,这种借寄式,在艾泽拉斯并不稀罕。著名的施法者之城达拉然,就有这方面的专项服务,也很受施法者们的欢迎。
但也有凯恩现在扮演的这种,对于学术交流、资源获取便利度、以及产品兜售不在意的隐世型施法者,不买达拉然的账。
不过,这类隐世型施法者,大都有自己独属的相当不错的巢穴,而不会玩借寄式的把戏,除非……
最常见的可能,就是有某种危险的实验要进行,怕毁掉自己的巢穴,实验本身却又对设施有硬性要求,寻常建筑不合用,那么就会玩借寄式。
凯恩如今具体扮演的,就是这种。
所以原本的私人图书馆,被他设计成大工作区,小生活区那种,表明了需要居住一段不短的时日,因此不能太将就,但却是以实验为主。
内部布置妥当后,凯恩又将门区域设置了一番,原本就是个简单的厚重木门,最多就是附个魔什么的,现在则要高大上一些。他现在好歹也是占据卡拉赞部分设施的一股势力了,这些方面太不讲究,反而显得不正常。
物件运送快捷,细节调整比较费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是凌晨。
布置完事后,凯恩在这里休憩了大半个小时,随即便传送离开。
临走时,他嘱咐了留守的馆长几句,主要是确定应对可能出现的造访者的态度基调。
命运四人组这边,正像凯恩之前预测的那样,这样对于他们每个人而言,都是难熬的,同时也是变化巨大、影响深远的。
这种变化和影响,主要来自于心灵建设。
可以说,四人遭逢了一系列灾厄后的自我反思、经验教训总结、都借着各自不同的际遇发威,而融合完成了。
可惜这种内在趋向的变化,能够直观的展现出来的,终究是太少了。
总的来说,今天四个人都起晚了。
日上三竿,才纷纷转醒。
在凯恩眼中,奥拉夫的变化最小,不过考虑到这人向来压的住事,是仅次于传说中的面瘫脸的内敛型人格,有这样的表现倒也在情理之中。
萨科则是顶着黑眼圈儿。凯恩法身的报告显示,这货一宿没合眼,亢奋的很,直到天都蒙蒙亮了,才如释重负般的长吁口气,面带喜悦、不管不顾的睡过去了。显然,他在昨晚应该是于黑暗魔法书方面取得了很不错的进展。
雅卡莉一觉醒来,又美丽了不少,主要是那种没见过多少市面的村姑气质彻底消失了,被一种温和柔善的、阳光圣洁的,甜白气质取代。这个方向再深化,就是圣母式了。
格鲁姆则截然相反。原本这孩子虽然谈不上多阳光,却也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有活力、朝气十足。
可现在,则变得阴郁,透着沉重感。乍看倒是比以前更显沉稳,主要是话变少了,嘴欠的毛病也就不那么凸显了。
各自经历了重大变化,再相处起来,明显多了几分客气,少了几分坦诚,凯恩看的都不免有些唏嘘,想起了名句‘若人生只如初见’。
很多人和事,成为了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也不晓得多年之后,当四个人回想起今日,会不会为失去的纯情而感到遗憾,且遗憾的又是什么,不懂行贱卖价太低?还是纯情本身的难得易失。
但也分析了找回车和修车的弊端,主要是重新被抓捕队盯上的可能,再一个就是时间上的浪费。修车不仅需要工具,还需要设施配合,静谧花园肯定不成,得去夜色城,可夜色城是抓捕队的地盘,或许抓捕队并非一手遮天,可他们赌不起。
“我知道,这不光是钱的事儿,你对那辆车有感情。那是你的作品,当初修好了,跟我显摆了足足一个月。我答应你,等把当务之急的事办完了,我们专门针对这辆车展开一次行动。倒是不管这车是仍坏在那里,还是被拆零卖了废铁,我们都把它找回来、修好了,甚至比之前还好!”
奥拉夫的这一番话,总算是打动了萨科,四人组很彻底的将过去抛在了身后,重新上路,奔他们的目的地而去,可惜,有些事,总是没完没了,有些人,总是阴魂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