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jk0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國戰隼 愛下-第688章 來吧,火力展示推薦-jjm36

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二师在西侧海域划了一块不规则的方形海域作为实弹射击区域,显而易见这次实弹射击的主要内容是对海射击。
说到这里就又要说空军和海军关于对海作战的竞争了。空军在沿海地区有大量的基地和场站,沿海地区则是海军航空兵的唯一驻扎区域,可以说沿海地区集中了我军航空兵部队的大部分精华力量。
海航部队长期处于弱小状态,空军作为老大哥主动地把远海防空、对海打击的重任挑了起来。这在过去是没有问题的,空军老大哥不挑起担子光靠海航部队是很难维护领海领空的安全的。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海航部队日益壮大,越来越多的部队成立,不但下饺子还放飞机,甚至直接从空军手里整建制地接手航空兵部队。在这样的情况下海航部队自然是希望能过把原本属于自己的远海防空、对海打击这些任务接回来。
空军老大哥却不愿意放手了,道理很简单——谁的存在感更强谁就能得到更多的资源倾斜。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个兵种就开始了激烈的竞争。你搞对海打击远海突击是吧,那我也练对地打击国土防空,反正大家都是航空兵那就公平竞争呗!
空军占据空防主导地位,海军呢则是重点发展的军种,两者的竞争慢慢的就不相上下的,索性就齐头并进,海军这边也想明白了,海航部队未来是要走向舰载化的,留在陆地上的意义不大,一些沿海地区的场站未来基本上都会变成海航部队的岸上基地,以及无法上舰的轰炸机的基地。
所以和空军抢这些没有很大的必要。
这么一来,空军这边就爽了,把范围向远海延伸,用大量的远程战斗机、轰炸机以及支援飞机来实现对远海空防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下海军最好的办法是向远洋发展,向更远的地方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军种之间的竞争是可以有效促进彼此战斗力的提升的。
在这种大背景下以至于许多人下意识地认为既然是在海上打射击那肯定是海军了,甚至许多新闻媒体配上的图片和影像资料是海军的,闹出了大笑话来。
实际上呢空军在西县场站斜对面的某地有一个勤务保障基地,那支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保障部队的训练,比如对指定海域进行禁航、部署靶子、维护禁航海域的安全,等等等等。
实弹射击海域已经准备完毕,接下来就等着部队去搞实弹射击了。
下午三时四十五分,三发信号弹升空,部队一等转进,整个场站顿时活了过来。飞行员们把任务航图迅速装入口袋里提着飞行头盔就往外冲,停在远端停机坪的飞行员由通勤车迅速送过去,另一部分飞行员则直接跑向近段停机位上的战机。
今天是两个团连续出动搞昼夜实弹射击训练,四团的歼-10A组成第一分队首先进行射击,五团的歼-11B组成第二分队。为了参与此次昼夜实弹射击,在桂北场站驻训的四团通过大批转场的方式过来了两个大队的歼-10A。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和师部驻扎在西县场站的是五团,四团去年就调到了粤北场站驻防。二师依然实行三个团转场轮训模式,锤炼三个团应对各个战术方向的战斗力。
于成林给李战安排的是一架战术编号为17的歼-10A,于成林当四团团长的时候的座机,成色很好,没泡过水没出过险保养得很到位,当然,在日常使用过程中一点剐剐蹭蹭是有的,叶子板的位置做过一点漆,轮毂也深度保养过。这个飞机比较好的地方是发动机和变速箱工况非常好,非常的顺滑非常的有力,是二手战机中的精品战机。
这种飞机看飞行里程没有很大意义的,就算是最早的一批歼-10A也远远未到大修的时候,所以李战是可以放心地拉杆的。
坐在熟悉而陌生的驾驶舱里,李战有些恍惚,冥冥之中仿佛有注定,五年前的他下部队来到二师的第一天,恰逢部队在搞大批转场训练,突然出现好几批不明空情,他被齐宏大胆启用顶了上去,在最关键的时刻于成林遭遇了空中险情,在那个时间里天上只有他能够作出反应。好在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了任务。
当时的情况和现在不是很相像吗?
歼-10A分队按照战斗编组以每批两架的方式开始了大象漫步。这种方式能够短时间内出动更多战机,越来越受部队的欢迎。机群开始以双机起飞的方式连续出动,携带各种武器弹药升空奔赴实弹射击训练海域。
李战注意到有两架歼-10A挂载了空地导弹,看样子二师是不甘落后的,也开始重视导弹射击训练了。一两百万一枚的空地导弹,打一个基数就能把一个普通县全年的财政收入给打掉。
南霸天不是浪得虚名的,这支部队是标杆,而且一直是标杆,除了在北库被鹰隼大队收拾过一次,哪次对抗演习演练都是他们获胜。折翼北库之后,二师和某兄弟部队搞了一次对抗演习,某兄弟部队看到二师在北库被收拾得那么惨下意识的没把二师放在眼里,结果被一肚子闷气的二师摁在地上狠狠摩擦。
二师还是二师,可你不是鹰隼大队。
李战是歼-10A分队最后一架起飞的战机,他携带了航火、航炮、LS-6弹药抛洒器。最后一种弹药实际上就是子母炸弹,李战对使用这种弹药很有经验,于成林有意让他给大家做个示范。
西县所在地区天气多变,作为西县人,又在西县场站工作过九个月,李战对此十分清楚。他当时遭遇的多次险情都是因为天气突变。现在已经是五月份,西县所在地区已经进入了雨季,开始非常有规律的降雨。
通常会在下午两点到四点之间降雨,一般持续一到两个小时,年降雨量非常高,当地的水资源非常的丰富。而且又属于热带海洋季风气候,有时候天气变化来得是非常的迅猛的。
这样的气候条件下客观上为二师增添了训练的难度,有效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现在部队的战训观念开始转变了,什么地方的气象比较复杂就往哪里去,在复杂气象条件下锤炼部队的战斗力。
塔台给李战下达了起飞指令,已经在起飞线等候的李战推油门放刹车滑跑起来。AL-31FN涡扇发动机狂吼着推动战机加速,在到达了允许起飞速度后,李战一个干脆利落的拉杆抬起机头,随即马上收起起落架,在爬升之前就向左大角度转弯,在转弯的同时爬升高度。
塔台指挥员是师司令部的一位中校参谋,司令部参谋长值班。部队战训观念转变也体现在这里,以前呢要求塔台指挥员有一定的级别和职务,现在则是从师长到团长,军事主官全部要全程参与战训,塔台指挥员则让飞行员们和参谋们轮流担任。
李战这随手拿出来的起飞技术让塔台指挥员叹为观止,师参谋长也不住的点头。都是老鸟,从起飞动作就能看出来飞行员的水平。他们当然知道17号歼-10A的飞行员是威名赫赫的拉杆小王子,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拉杆小王子的飞行,现在算是眼见为实了。
因为实弹射击海域距离本场仅有数十公里,所以参训战机没有编队,而是按照一定的时间间隔以双机作为一个射击小组,直接飞过去进行射击,然后左转向南脱离。
李战在最后,间隔一分钟后,于成林率领歼-11B分队起飞了。自从完成了歼-11B的改装后,于成林就很少飞歼-10A了。作为师领导,他经常带部队前往南海进行巡航。
在空军里也是有鄙视链的,重型战斗机看不起中型战斗机,中型战斗机看不起轻型战斗机,具体来说就是开歼-11系列的瞧不起开歼-10系列的,开歼-10系列的瞧不起开歼-7、歼-8的。
一般来说,除非全部装备歼-10的部队,同时装备歼-10、歼-11的部队里,领导通常都是
后来歼-10和歼-11对抗的时候狠狠的教歼-11做人,开歼-11的面对开歼-10的才没那么豪横。
按照档次来划分,空军的主力战机采取的是高低搭配,歼-11属于高档,歼-10属于低档。歼-10本来就是为了替换歼-7的。重型战斗机毕竟是有天然的优势的。尤其是对向往远海打击的空军部队来说,重型战斗机的吸引力是无比强大的。
自由空战中,歼-11根本打不过歼-10,尽管如此空军对歼-11的痴迷依然是不受影响的。相信在四代机全面服役之前,歼-11系列重型战斗机是要扛起空军部队的大旗的。
李战在爬升的时候发现东南面有一大团积雨云在向西北方向移动,马上呼叫塔台,“塔台,东南方向有大型积雨云,正在向本场移动,让气象台关注一下,完毕。”
“塔台收到,幺拐按照计划实施,完毕。”
“幺拐明白!”
李战在两千米的海高平飞,根据航图把航向调整为270度,也就是正西方向。实弹射击海域在西南方向,所以他要先向西飞,到达转弯点后再向南转向,然后建立攻击航线对指定目标进行打击。
这个时候恰好是前面战机打完射击向左转脱离的时候,其他飞行员能够通过左翼良好的视野近距离地观看李战的射击示范动作。但是没有办法做到很近的距离,安全起见,其他飞行员要和李战保持一定的距离。
李战射击的整个过程只有于成林驾驶的歼-11BS伴随行动,后舱的飞行员负责拍摄,同时他们也是李战的保障机,从外部对17号歼-10A进行观察,以防不测。
禁航海域顿时陷入了战火。
两架为一组的射击小组次第进入攻击航线,他们的攻击航线都不一样,实际上模拟的是我方空中打击机群从不同方向对敌方岛屿、海面目标进行火力打击,要求快准狠。
进入快,打得快,打得准,打得狠,撤出来快。
禁航海域里有几个岛礁,勤务保障部队在上面设置了面目标和点目标,同时在指定海域部署了有随波逐流的移动目标。最难的的莫过于随波逐流的移动目标了,有可能那只是一块几个平米大的白色布,甚至只是一条小舢板。
要击中目标首先要发现目标。
这个时候就达到了捶打部队的目的了,飞行员进入任务空域展开搜索,利用多种方式在茫茫大海之中找到目标。
前面的射击都比较顺利,固定在岛礁上的目标很好找,飞行员按照航图上的航线进入攻击航线,瞄准击发,把航火倾泻出去,在转弯脱离的时候目视毁伤效果。
和步兵打卧姿精度射击一样简单。
李战只有一个固定目标,那就是使用LS-6弹药抛洒器对以岛礁为中心的五百米范围内进行覆盖式轰炸。紧接着他需要用航火攻击那些随波逐流的移动目标。
不来点高难度的还真对不起拉杆小王子的美称。
前面的战机都完成了射击,到了李战展示他那高超帅气得无以复加的飞行射击技术的时候了。
他上下翻飞地活动着筋骨,不时的来几个桶滚让弹药和战机衔接得更加紧密,再来一个变速跑,就算是把身体活动开了。
他呼叫塔台,“塔台,幺拐准备好,请求攻击,完毕。”
“幺拐可以按照计划实施攻击,完毕。”滋滋的电子干扰声中,塔台指挥员的声音有了一些期待。
大家都想看看这位传奇人物的表演。
来吧,展示。
李战调整了飞行高度,最后定在了2300米海高,随即建立了攻击航线,机头指向岛礁。设定攻击高度非常关键,因为要扔下去的是弹药布撒器,为了保证覆盖范围的精确,战机不能像打航火那样俯冲攻击,而是采取水平轰炸的方式从目标上空飞过。所以攻击高度、飞行速度、风向风力等等因素都会影响到落点。
李战利用射击诸元计算机计算出射击诸元来,发现心算的数据有一些误差,所以他根据自己的经验做了一些调整。这才是从会使用到善于使用这个阶段里最重要的。
“幺拐发射弹药!重复,幺拐发射弹药!”
在即将到达射击点的时候,李战报告了之后马上摁下了发射按钮。挂架上的LS-6弹药布撒器脱离,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飞向下落,到达了开伞高度后,降落打开,LS-6弹药布撒器稳住了姿态,随即六枚子弹头分离出来,紧接着六枚子弹头再一次分离出更多的子弹药,一层一层的裂变,到了五百米的高度时,已经有上百枚子弹药分离出现,就像是从天上撒下了一团雨,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速度越来越快地落下去。
霎那间,岛礁方圆五百米的范围里所有的海水像是突然沸腾了一样,扬起无数道细细的水煮,就像是唐伯虎点秋香里朱茵往唐伯虎他老爹脸上撒了一把霹雳钢珠爆炸开来的场面。
李战迅速转弯脱离,向下看的时候也被这个攻击效果给震了一下。这种弹药简直是敌军轻装甲部队、步兵部队的噩梦啊!
这样的弹药也许没有很强的侵切力,也不具备攻坚能力,但是对于防护薄弱的轻装甲部队以及步兵部队,这种能够在短时间内释放出大量弹药形成覆盖弹幕的弹药,绝对是一种噩梦的存在。
除了李战,歼-10A分队全部返航重新补充准备进行第二轮实弹射击训练,他们已经看到了李战演示的LS-6弹药布撒器的使用方式。于成林驾驶着歼-11BS一直伴随着李战,近距离地观察到了整个过程。
接下来李战要跟随歼-11B分队进行实弹射击,他要充当教官的角色指点部队的射击。
歼-11B打航火的场面就没那么激动人心了,歼-10A比较灵活,进入速度比较迅猛,而歼-11B就像是老大爷遛弯一样慢吞吞的进入开火,低空低速性能方面歼-11B更加优秀的,所以常常能够打得更加准一些。再加上歼-11B机型庞大,俯冲攻击的时候能够给敌军人员很大的心理压力。
任谁看到一架三十吨重的战机朝自己俯冲都会感到害怕。
于成林要继续伴随飞行,要将李战打海面移动目标的过程拍摄下来做成视频教程。这是于成林让李战客串教官的主要目的。谁都相信,李战飞出来的就是标准,他打出来的就是标准,他是制定标准的超级王牌飞行员。
各方面的工作在稳步推行着,时间逐渐的走到该到的点,对海面移动目标进行攻击环节进入了倒计时。
那将会是一场血雨腥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