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d4le精品都市小說 元始諸天 ptt-第六五五章帝丘不詳鑒賞-8zfqb

元始諸天
小說推薦元始諸天
————
烛龙费尽心机重炼混沌珠,有着一多半是为道门三清准备的,如今被元始当面点出来,却是没了出其不意之效。
须知,道门三清一直都是许多大神通的假想敌,便是烛龙这位万龙之始也不例外,也想与道门三清一较高下。
三千大神通都不甘心头上顶着一座大山,道门三清祖师就是那一座挪不动、搬不走的大山,让人只得望而生畏。
毕竟,占据了先天‘道一’之位的道门三清,不仅有这个资格成为众矢之的,还让人毫无办法,乃至无从下手。
“元始道兄的眼力,还是一如既往……又准……又毒!!”烛龙大神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缓缓收起手中的翠绿钓竿。
钓竿横跨一道时光大河,万千时光激流碰撞,无穷涟漪在烛龙大神的眼前浮现,一枚混元宝珠悬挂在鱼线上。
其上混沌气息流转奔腾,丝丝混沌气机都带着莫大威能,任是大修行人触碰一丝一毫,元神真灵顷刻化为乌有。
烛龙大神伸手摘下鱼线上垂着的钓竿,神色间磨测高深,注视着同样神态玩味的元始大天尊,二者气机乍然一沉。
“彼岸重器,混沌珠!”元始大天尊淡淡瞥了一眼,烛龙大神手中的混沌珠,仿佛从中看到了一座雏形的小混沌。
在这一方小小的混沌天地之间,可以承载一方宇宙玄黄,就是‘混元无极’之辈进入其中,也要大吃苦头不可。
一件彼岸重器的本身,就蕴含一丝彼岸之道,与‘混元无极’级数大神通,二者存在着本质上的差距,足以让人绝望。
“都言彼岸重器玄妙无穷,超乎第一品奇珍范畴,蕴藏超脱宇宙玄黄的大道,与吾等执掌的开天至宝也不遑多让。”
元始大天尊面带笑意,一柄似斧似幡神兵落在手中,大手猛地一抖,无量量混沌气息轰然炸开,演绎辟地开天之功。
“可惜,一直无缘得见彼岸重器,今时因缘际会,倒是能在烛龙道兄手里,看到一件无上彼岸重器,自是不胜欢喜。”
元始大天尊道:“就不知彼岸重器,是否真如传说中的一般,能与吾手中的开天至宝相比,堪破宇宙玄黄之机,”
“如今烛龙道友功参造化之机,又掌着混沌珠,想必这些年岁以来,道行精进已然不可思议,能否为本尊解惑?”
元始大天尊言语之间虽无惊涛骇浪,可是波澜不惊中方见杀机凛然,让手中把玩混沌珠的烛龙大神神容一凝。
烛龙大神声音放低,带着一股阴沉:“元始道兄,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吾已是让步不少,又何必非要与吾斗上一场?”
元始天尊听着烛龙带有明显示弱意味的话语,定定的看着端坐时光大河一‘岸’的始龙,及其无穷时光环绕其身的伟岸。
“哈哈哈……”
元始大天尊豁然大笑,道:“烛龙道友何必自谦,你历经无数岁月重聚混沌珠,不就是为了与吾等三清一较高低吗?”
“如今,本尊遂了你的心思,烛龙道友应高兴才是,怎么……还要退让?这可与烛龙道友以往心性,大不一样啊!”
元始大天尊一声声大笑,在这一方时光大河之上,震的整条大河不住颤抖,一整条河岸被震的几乎断裂一角。
这就是元始大天尊,尊号‘盘古浮黎元始天王’,所具备的无量量神通,只是本身的存在,就能压塌一方天宇。
一言一行一动一静,都能造成恐怖的天灾,哪怕只是元始大天尊随意而为,都能致使这一条时光大河河床改道。
烛龙大神捧着混沌珠,瞳孔乍然一紧,心头莫名的生出一股恐慌,呢喃低语:“玉清元始道兄,你这是何意,为何苦苦相逼?”
“苦苦相逼?道友可是在说本尊?这可不是本尊苦苦相逼,实在是道友的心气太大,祖龙的‘人人如龙’也就罢了。”
元始大天尊冷笑连连道:“至少祖龙还是以人道行事,可是烛龙道友却要取祖龙而代之,再开一方宇宙玄黄。”
“将篡夺了人道气运的大小龙族,尽数收入自家的宇宙天地,自己去做创世龙神,挖断太虚宇宙的存世根基。”
“与祖龙的堂皇大气相比,烛龙道友是于无声处听惊雷,什么事都做在暗处,让吾等都蒙在鼓里,懵然不知。”
元始大天尊啧啧赞叹:“谁又能想到,一直深居简出的烛龙,其心思竟比祖龙还大,祖龙只是想要开辟人道龙庭。”
“你这是要换个宇宙天地,自己当家作主,称祖称王称霸,就这一份魄力、手段,着实让吾等三清大开眼界。”
烛龙大神淡淡道:“哼……到了现在这般地步,尔等尽可以往吾身上泼脏水,看来你们是不会让吾再开口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笑,可笑啊!”烛龙手中的混沌珠光明沉沉,照亮时空昏暗一角,时光激流奔腾不息。
“不管这是欲加之罪,还是确有其事,烛龙道友暂且就在此地与吾垂钓,等着祖龙那一面尘埃落定,吾等再论是非。”
元始天尊全然无视了烛龙大神语气中森然,好整以暇的将盘古幡一竖,这一面似斧似幡的盘古大幡猎猎作响。
“祖龙?”烛龙大神何等人物,从元始天尊的只言片语中,敏感的察觉到了关键所在,下意识的攥紧了混沌珠。
烛龙大神看着元始天尊古拙的面庞,试探着问道:“是五十六万年之期已到,祖龙的天命已尽,终是要归天了?”
只是,烛龙在元始天尊的脸上,看到的只有一片波澜不惊,当中不见任何情绪,有的只有犹如无底深渊一般的深邃。
见此,烛龙的心猛然一动,道:“是啊……这,算算时间,五十六万年期限将至,也是祂龙御归天的时候了。”
元始天尊道:“祖龙有大功果与世,不提祂‘人人如龙’之道,太招人嫉恨,只是祂自诩功盖三皇,德高五帝,故曰:皇帝!”
“这一称号出世,可让许多人道圣王大为不满,先不说始皇帝,是否有着这般功德,能否承载‘皇帝’之尊位。”
“只是,祖龙如此张扬霸道,让大神通者颇为不满,然而祖龙大势在身,就是有不满也翻不得天,逆不得大势。”
听着元始天尊的言下之意,烛龙低声自语道:“所以,在祖龙大势已尽的今时今日,就是过往对祖龙的清算。”
此时此刻,元始天尊的来意再明显不过,就是为了盯住烛龙,免得烛龙在祖龙归天之际,从中动什么手脚。
尤其是烛龙重炼混沌珠之后,正是野心勃勃,想要一出手就惊天动地,最是有可能成为祖龙归天之后的变数。
毕竟,祖龙、始龙之所以两不相容,就是因为这二位都是野心勃勃的人物,二龙的棱角太过分明,硌的对方难以忍受。
若是祖龙、始龙这二龙,有一龙的性情绵软少许,与另一龙的刚性性情契合,或许龙族大兴的道路能走的更远。
只是万事万物没有如果,祖龙、始龙就是个性太强,这才彼此不能相容,甚至二龙互相算计,有着颇多矛盾。
“也不能说是清算,只是祖龙开辟仙秦,定下九五至尊的皇帝尊位,以祖龙的性子,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同意归去。”
元始大天尊道:“吾等本来就没指望,祖龙能顺天应人,老老实实的走,祂要是不走,吾也自有对付祂的办法。”
“只是在此之前,手握混沌珠的烛龙道友,却是一大变量,让本尊不得不关注一二,直到祖龙归天之后为止。”
元始大天尊可信不过烛龙,始祖二龙各怀算计,祖龙是‘人人如龙’代替人道主角,而始龙则是要再开‘新天’。
始祖二龙的算计一个比一个大,谁都不能掉以轻心,要是一不小心让某一条龙钻了空子,那才真是天大的笑话。
尤其是烛龙刚刚重炼了混沌珠,正是心气前所未有之高的时候,祖龙一旦受挫,这位始龙难免不会动心思捡便宜。
所以,元始大天尊为了警告烛龙,也是为了减少变数的发生,不惜亲身降临时光大河,以真身盯住烛龙大神。
“哦?”烛龙听了元始天尊这一番极为直白的话,抬眼向着仙秦十二都天望去,龙目看破无穷时空,诸天万界壁垒。
“沙丘!!”
…………
仙秦,沙丘,苑台!
一座座恢宏至极,伟岸至极的宝殿,坐落苍茫大地上,难以计数的瑰宝,点缀着苑台,将苑台点缀的犹如天宫。
数以千万计的奇花异草,寻常人终生难得一见的珍馐宝物,在这一座苑台中,却如同普通饰物,简直就是随处可拾。
这些宫殿都极为空旷,一根根擎天铜柱支撑着宫梁,一尊尊万丈青铜巨人守卫着宫围,青铜大戈形若巨柱撑立。
始皇帝端坐在龙榻上,黑色的天子袍服托在地上,一位位神色凝重的秦官秦吏,矗立两旁默默等待着始皇召唤。
“沙丘,沙丘,帝丘,帝丘!”
始皇帝满怀感慨的看着苑台,道:“朕尝读史,知帝子辛于沙丘建苑台,开酒池肉林,荒淫无度,乃至国事方衰。”
“最后沦落的鹿台自焚,将帝商国祚败的一干二净,留在世上的只有商纣之名,实为可惜可叹,实为可悲可悯。”
“还有赵主父胡服骑射,也不失为一代英雄人物,与吾秦惠文王为一时天骄,最后竟被困死于沙丘,死的何其可笑。”
始皇帝轻声一笑:“如此看来,这些古今英雄人物,都与这沙丘有些干系,这沙丘……还真算是一处不详之地。”
“陛下,此言大为不详,”
丞相李斯眉头一皱,拱手道:“陛下贵为始皇帝,开一代先河之宗,自当千秋万代永传帝业,何必想此等不详之事?”
始皇帝瞥了李斯一眼,纵然这位仙秦丞相,乃是一尊先天大罗不朽级数的大神通,也在始皇帝威势下为之胆寒。
“你也不用说这些好话,秦二世而亡的天数,朕又不是不知道,五十六万年之期已至,而吾又行到了沙丘之上。”
“想必,朕也会与那帝子辛与赵公父一般,都会死在沙丘的苑台上,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轮回,你说对吗?”
始皇帝嘿然一笑,长长的袍服垂落地面,帝袍上绣着黑色纹路,正在整牙舞爪的玄水之龙,道:“千秋万代?”
“祂们是不会给吾这个机会的,内忧外患,不仅是仙秦之外的人反朕,就连仙秦之内十二都天,也有余孽反朕。”
“祂们都在等,等着朕五十六万年的大运过去,祂们不会在吾气运正盛的时候下手,却会在朕势衰时落井下石。”
“陛下……”
作为先天大罗级数大神通的李斯,如何不知祖龙化身的始皇帝,今时今日所面临的困境,只是根本就无法可想。
就连‘混元无极’级数大神通的祖龙,都只是老老实实在沙丘,等着劫数的到来,李斯这个仙秦丞相又能有什么作为。
“唉……时也命也,”始皇帝摆了摆手,神态间倒完全不似认命,反而是有着一股莫名的心气,让李斯心头蓦的一动。
倘若,祖龙真的认命,直接回归龙渊,那也就不是祖龙了!
毕竟,这一位祖龙出龙渊易,再想让其回去,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没有足够的好处,至少李斯是不信祖龙会回去。
大好的基业已经被祖龙夯实下了基础,只要在经历一两代仙秦皇帝的筑基,未必就不能实现祖龙‘人人如龙’的宏愿。
而祖龙借着完成宏愿的大功德、大愿力之功,未尝不能一步超脱而去,成为太虚宇宙之内的第四位无上彼岸者。
当然,这些也不是李斯该想的,哪怕祂是先天大罗级数的存在,也距离着‘混元无极’有不小的距离,更遑论超脱之道。
这二位先天大罗级数之上的对话,虽是在苑台之中,可是二位都是先天不朽大罗的存在,自有不可思议之能。
其中每一言每一语,只要祂们二位不想,沙丘之中的后天生命,就是法力神通再如何精进,也注定听不到分毫。